對付大規模蟲災,光靠他一個人肯定不行,誰知道毛毛蟲的蔓延範圍有多廣?


所以他來找街道辦,希望由街道辦牽頭,聯合這條街道上的各家店鋪和各個小區的居委會,未雨綢繆地采取對抗蟲災的措施,不要等蟲災真正爆發了再想辦法,那可能為時已晚。


如果有必要,還要聯合其他街道的街道辦。


他正要把自己知曉的情況向穀奶奶說明,這時旁邊突然有電話鈴聲響起。


“喂?”


另一位留在辦公室裏的中老年婦女接通了電話。


張子安認得這個人,是街道辦的副主任,年紀比穀奶奶小幾歲,姓嚴,但是跟她不熟,平時沒打過交道。


如果是稍微懂點兒事的年輕人,可能就主動去外麵接電話了,至少也要壓低說話的音量,以免打擾別人,但嚴主任平時多大的嗓門就用多大的嗓門講電話。


街道辦的日常工作複雜繁瑣,經常要麵對耳聾眼花的孤寡老人,或者惡意拖欠衛生費管理費的商戶,因此除了幾個剛考進來的年輕公務員之外,上了年紀臨近退休的工作人員全是一副大嗓門和暴脾氣。


辦公室的空間不大,嚴主任講電話旁若無人,整個室內全回蕩著她的大嗓門,嚴重幹擾其他人的工作。


幾個辦公的年輕人大概已經見怪不怪了,從嚴主任接電話開始,他們就放下手頭的工作,無奈地相視一笑,低頭刷刷手機,或者收拾東西準備下班。


張子安是來辦事的,強龍不壓地頭蛇,更何況他也不算強龍,於是暫且閉上嘴,禮節性地等一下,反正他也不著急。


穀奶奶也覺得挺尷尬,去給他倒了杯茶水,還拿了兩塊綠豆糕,招呼他喝茶吃點心。


“喂?啊,我聽見了,怎麽著?”


“嗯,快下班了。”


“啥?隔壁老王頭的他們家死活不肯關歪飛?你怎麽說都沒用?真是廢物!我怎麽生出你這麽廢物的兒子?他不肯關你就賴在他們家別走啊!看他關不關!你不知道那玩意兒有輻射?你不心疼你老婆,我還心疼她肚子裏的娃呢!”


“什麽事都得等我回去辦?那要你這麽個大活人有啥用?你是吃幹飯的?有點兒出息行不行?從小到大都這麽窩囊!”


“閉嘴!別給我說那些沒用的!你去跟老王頭說,他要是敢不關歪飛,你媳婦肚子裏的娃要是生出來有什麽毛病,我讓他輩子都別想過舒坦了!”


啪!


她掛斷了電話,重重地把電話拍在桌子上,喃喃自語道:“真他媽氣死我了……唉,怎麽生出個這麽廢物的兒子……”


別人家的家務事,張子安不敢插言也不敢多嘴,生怕惹火燒身,這麽潑辣的中老年街道辦副主任嚇死他也惹不起。


這時,嚴主任像是才發現他的存在,皮笑肉不笑地向他笑了笑,“哎呀,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你們有事說事吧。”


不知為何,張子安突然覺得心虛氣短,沉吟了一下剛要開口,又聽她突然尖叫道:“哎,你們!你們幹什麽的?”


他差點被她嚇出心髒病,轉頭一看,原來她不是在衝他喊,而是衝恰好從窗外經過的一輛電信工程車喊的。


嚴主任從椅子上跳起來,風風火火地衝出辦公室,衝到大街上,聲音離得老遠都能聽得很清楚。


“你們!說的就是你們!我告訴你們,那個東華小區不允許新建電信機房了啊,這東西都是有輻射的……啥?領導安排的任務?你們領導問清民意沒有?啊?東華小區的居民一致要求不能再新裝設備了!誰說的?我說的,我就代表東華小區的民意!我要代表全體東華小區的居民投訴你們!”


電信工程車上的工作人員大概也慫了,被她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頓,硬是連個屁都不敢放,聲稱要回去請示領導,乖乖地調頭原路返回。


嚴主任像打了勝仗的鬥犬一樣,誌得意滿地走回辦公室,瀟灑地一甩頭發,坐回座位上。


“那個……”


張子安像生怕她聽見一樣,刻意壓低聲音,把他近日的觀察所得跟穀奶奶匯報了一下,並且強調這片區域很可能會爆發大規模的蟲災。


“哦,是這樣啊,讓我想想……”


穀奶奶沉吟不語。


因為濱海市以前從來沒爆發過類似的蟲災,她對毛毛蟲泛濫的危害沒有直觀的了解。


作為上了年紀的中老年人,前半生經曆過不少苦日子,她內心深處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麽嚴重之處,甚至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和孩子太嬌氣了,不就是幾條毛毛蟲嗎?有什麽值得大驚小怪的?


不過小安子這孩子她是從小看著長大的,不像是個危言聳聽的孩子——雖然張子安已經長大了,但在她眼裏還是個小屁孩。


於是,出於謹慎,她問道:“那依你看,如果想要治理蟲災,應該怎麽辦?”


“這個嘛……要視嚴重程度而定。”張子安盡量用平緩的語氣委婉說道,“如果情況不太嚴重,可以使用一些土方法來治理蟲害,如果情況比較嚴重,那……”


“情況嚴重怎麽辦?”穀奶奶追問。


張子安一咬牙,這時候必須把情況說明白了,否則恐怕無法引起穀奶奶的重視和警惕,粉飾太平不是他的作風。


“如果情況到了最嚴重的地步,恐怕隻能往受到毛毛蟲侵襲的樹上噴灑敵百蟲或者更具針對性的……氯氰菊酯。”他說道。


“啥?那啥紙是啥玩意兒?”穀奶奶聽得一臉懵逼,一是張子安聲音太小,她沒聽清楚,二是她沒聽過這個陌生的詞匯。


“就是……一種農藥。”張子安越說聲音越小。


“農藥?不行!”


穀奶奶還沒說什麽,嚴主任就啪地一拍桌子,怒喝道。


第1341章 引火燒身


張子安在跟穀奶奶反映蟲災的情況時,已經盡量壓低聲音不想讓嚴主任聽到,眼神更是經常悄悄瞟向嚴主任,生怕她跳出來反對。


但是怕什麽來什麽,他剛說出“農藥”二字,嚴主任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炸了毛。


“在街道上噴灑農藥?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她搖頭搖頭像撥浪鼓,不分青紅皂白地連說四個“不行”。


“不是往街道上噴灑,是往街道旁邊的樹上噴灑……”張子安試圖解釋。


“不行!”她斬釘截鐵地說道,“這條街道上,有那麽多孕婦、老人和小孩子,身子骨不像你們年輕男人這麽強壯,哪能噴灑農藥?你這是要謀財害命還是怎樣?”


這個大帽子一扣下來,張子安立刻噤若寒蟬。


其實農藥哪有那麽可怕?使用的時候都是經過稀釋的,又不是讓你仰頭往肚子裏喝……再說,平時吃的瓜果蔬菜,有哪個沒灑過農藥?不是照樣洗洗就往肚子裏吃嗎?有幾個人一日三餐能吃得起特供的有機蔬菜?


辦公室裏的年輕公務員們都在目光呆滯地盯著電腦屏幕,裝作聽不見。


隻有穀奶奶打圓場道:“哎呀,小嚴,你這脾氣太衝了,好歹聽他說完嘛……”


“穀大姐,不是我不賣您這麵子,隻要我在這辦公室裏待一天,就絕不答應往街道上噴農藥!”嚴主任把臉繃得鐵青,說完之後可能覺得有些過分,緩了一下補充道:“短期內不行,三個月之後嘛……可以再商量。”


辦公室裏的人們都心知肚明,她兒媳婦的預產期就在三個月內。


三個月……


張子安苦笑。


濱海市在夏天就沒有超過半個月不下雨的時候,一場雨下來,蟲災就可能爆發,哪還等得了三個月?


“這個……興許那農藥對人無毒呢?”穀奶奶以眼神示意張子安。


“沒毒?農藥有沒毒的?”嚴主任一聲嗤笑,側頭對一個年輕公務員說道:“小景,你在網上查一下,看看那什麽紙的,有沒有毒?”


吩咐了任務,她還故意對張子安笑道:“你們年輕人都喜歡在網上查東西,有沒有毒,看看網上怎麽說。”


小景不敢怠慢,馬上搜索出張子安提到的氯氰菊酯,然後念道:“……加熱超過220℃,該物質分解生成氰化物氣體……中等毒性,魚高毒,對蜂蠶有巨毒……”


“氰化物!”


嚴主任更加談虎色變,眼珠子都快瞪出來,氰化物在她看來就是砒霜,往街道上播撒砒霜那還了得?


“不行!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打我這兒就不同意!”


她又拍桌子又跺腳,根本不容別人發言解釋的機會。


氯氰菊酯有沒有毒性?當然有,否則怎麽能毒死毛毛蟲?說明裏也提到了,對蜂蠶有巨毒,正因為如此,這種農藥是最適合消滅各種毛毛蟲的特效藥。


拋開劑量談毒性是耍流氓,毛毛蟲才多大一點兒?把氯氰菊酯加水稀釋到恰好能毒死毛毛蟲的程度就行了,那種濃度對人的危害性可能還不如霧霾,畢竟人頂多是吸入一些,不會往肚子裏喝……


而且,想要減少對人的影響,還有很多辦法,畢竟把噴灑時間定在夜深人靜的半夜,幾乎不會影響任何人,等幾個小時後天亮了,殘餘的藥劑早就隨風飄走了。


或者也可以關注本地的天氣預報,等下雨前集中噴灑一次,讓雨水把殘餘的農藥衝走,這都是可以的。


至於氰化物,那要把氯氰菊酯加熱到220度以上才會分解成氰化物氣體,誰會這麽幹啊?


隻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但連聽都不聽而一口否定噴灑農藥的可行性,那真是沒有任何辦法了。


嚴主任一個不行百個不行,擺明了一副我弱勢群體我不講理的態度,口口聲聲為孕婦、老人和小孩子著想,令張子安啞巴吃黃連,有口說不出。


他和穀奶奶無奈地對視一眼,既然在這裏碰了個硬釘子,那多說無益,也沒必要繼續留下來陪這個瘋婆子吵架了。


“好吧……穀奶奶,那我先告辭了。”他站起來,心中仍然沒有完全放棄,打算等哪天嚴主任不在的時候,再來跟穀奶奶進言。


“好,小安子,你店裏事情多,先去忙吧,你講的東西,奶奶我會認真考慮的。”


穀奶奶心裏過意不去,站起來想送張子安出門。


“哎?等下。”


嚴主任突然叫住張子安,狐疑地打量著他。


他以為她改主意了,沒想到她話題一轉,說道:“你是那個在這條街上開寵物店的吧?你知不知道貓狗身上的寄生蟲對孕婦有害?前些天有人報告說大街上有幾條流浪狗亂躥,是不是你店裏跑出去的?”


張子安:“……”


他是為了公益而來到這裏向街道辦求助,買賣不成仁義在,人家不同意就不同意吧,那咱們就坐等後果如何……沒想到最後還引火燒身了。


“不不,我店裏的狗一條都沒有跑丟過,流浪狗不是我店裏的狗,我店裏都是小型犬或者中型犬,沒有特別大的狗……而且我店裏的貓狗都驅蟲了,平時都關在店裏,不會跟孕婦接觸的……”


他趕緊語無倫次地為自己辯護,沒有徒勞地爭論貓狗身上的寄生蟲到底對孕婦有沒有影響,而是一口咬定自己店裏的貓狗沒有寄生蟲,也不會接觸孕婦。


“是嗎?”


嚴主任並不怎麽相信,但轉念一想張子安跟穀大姐似乎挺熟,而且那家寵物店離東華小區還挺遠,大概不會有什麽影響,所以也就不再追究,權當是賣個麵子給穀大姐,她還要養精蓄銳下班後對付隔壁的老王頭呢。


張子安匆匆告辭,幾乎是像逃離塌陷的魔鬼之海一樣抱頭鼠竄,也沒讓穀奶奶送出來。


等離開街道辦的小院,他才把心放回肚子裏。


算了,好心當成驢肝肺,既然人家不在乎,那他一介屁民還有什麽可說的?老老實實獨善其身吧。


他搖搖頭,回轉寵物店。


第1342章 獎勵機製


又是一天。


“店長哥哥早上好!”


一大早,小芹菜看到張子安在店門口徘徊,立刻跑過去清脆地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