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安點頭,“有道理,那茶老爺子您小心些。”


“料來無妨。”


老茶微微一笑,也蹬著踏板躍上鐵梯子。


相比於菲娜剛猛的動作和風馳電掣的速度,老茶的姿態更加輕鬆寫意,每一跳都留有餘力,縱躍的距離恒定,每次都穩穩地落在踏板上,突出一個“穩”字,讓人看著就放心。


它隻在最後一躍時加了力,在空中一個鷂子翻身,輕飄飄落在洞口位置。


老茶沒急著往裏鑽,先觀察了一下洞口的寬窄,傾聽裏麵的聲音,把鼻子稍稍探入嗅聞氣味。


之前它跟著張子安進入大金字塔,就對塔內那汙濁的空氣記憶猶新,深恐這座金字塔內的空氣也是如此,不過可能是由於這條“通風道”被德國軍人打開了半個多世紀,真成了一條通風道,塔內的空氣並不像它想的那麽差。


理查德還在拚命喊救命,休說它有夜盲症,就算是貓族的眼睛,在幾近絕對黑暗的空間裏也很難發揮作用。


老茶沒聽到菲娜的聲音,因為菲娜不像理查德那麽咋乎,就算暫時看不清情況也會保持安靜,隱忍不發。


菲娜是頭下腳上滑進去的,但老茶老成持重,決定頭上腳下倒著滑進去,萬一途中突生變故,還能試著原路爬出來。


另外,它的鬥笠有些礙事,平著不能放進洞口,隻能斜著放,於是它翻了個身,後腿先伸進去。


正在這時,無人機再次起飛,小心地飛到與老茶水平的位置,距離它有數米的距離。


老茶知道張子安正通過無人機的鏡頭看著自己,而且無人機的拾音器還可以傳遞聲音,就先對著無人機揮了揮爪子,向他說明情況:“塔內異常昏暗,空氣差強人意。老朽先下去接應陛下了。”


說完,它摘下鬥笠拖在身後,用鬥笠摩擦著洞壁控製滑行速度,也滑了進去。


“塔內很黑啊,這倒也是……”


張子安控製無人機降落,自語道。


那麽……


“喵嗚~接下來是星海啦~”


張子安意外地回頭,看到星海正以非常認真的神情說道。


“星海,你也要從通風道裏進去?通道很窄,老茶也說裏麵很黑,是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你……”他擔心地提醒道。


黑和窄,簡直是星海的天敵,若隻單純一種倒還好,兩種加在一起,別說是星海,就連沒有幽閉恐懼症的普通人都很難受。


21x21見方的通風道,就跟a4紙短的邊長差不多,貓雖然能輕鬆擠進去,但恐怕也沒多少餘裕,然後向著無盡的黑暗滑落……比人被關進棺材然後釘上釘子的感覺還要糟糕。


所以他提醒星海,千萬不要勉強。


星海的神情間也流露出瞬間的畏縮,不過還是倔強地昂著頭說道:“喵嗚~星海想試試~裏麵有星海想見的人!”


這是它第二次提及有想見的人,試想一下倒也可以理解,畢竟以大金字塔的構造為模板的話,通風道應該連著墓室,雖然不清楚這條是通往國王墓室還是王後墓室,如果運氣夠好,說不定就能直接滑到石棺旁邊。


假設星海想見的真的是埃及豔後,而且她真的躺在石棺裏。


“好吧,雖然我解決不了窄的問題,但黑的問題倒是可以臨時想想辦法。”


張子安拗不過它,回到車邊,取來一把熒光棒。


熒光棒這玩意兒不僅可以用在演唱會上,在野外探險中也是必不可少的道具。它很輕,方便攜帶,不怕水,在水中也可以正常發光,產生的照明光芒是全向的,柔和、不刺眼,還可以點亮多根扔到四周,照亮一大片區域,用法多種多樣,實用性比手電還強。


他彎折一根,使其亮起來,向星海演示用法。


“哇~好厲害!”


星海驚訝地張著嘴,眼眸中反射著熒光棒的淡綠色光芒。


“很簡單吧,可以折,可以踩,可以摔,隨便怎樣都能讓它亮起來。”


張子安用細繩將一把熒光棒箍住,“菲娜和老茶應該也很需要照明,我去順著通風道把熒光棒扔進去。”


“喵嗚~星海去就行了!子安的動作太慢了!”


星海主動請纓,還順便把他鄙視了一下。


“……好吧。”


菲娜和老茶肯定等急了,而且讓他爬這麽高的梯子,他確實……有些腿軟。由於梯子的盡頭距離洞口還有兩米多遠,他不可能像精靈一樣直接跳上去,所以還要很費事地把梯子放倒再延長。


他把熒光棒交給星海,它小心地張嘴叼住。


“嗚嗚嗚~”


星海咕噥了幾句,意思是“我出發了”。


“小心啊,爬梯子的時候不要太著急,另外進去之後也要小心,相機行事……”他不厭其煩地叮囑道,畢竟星海跟菲娜和老茶不一樣。


“嗚嗚嗚~”


不等他說完,星海就撒腿蹦上梯子,輕靈地向上躍去。


它的動作既不像菲娜那麽大開大合,也不像老茶那樣行雲流水,而是很自然地跳躍,顯得很輕鬆,輕飄飄地像是一根羽毛。


很快,它來到最後一層踏板上,向上看了看,並未作勢,隻是隨隨便便一躍。


張子安剛把心揪緊,隨即眼睛一花,根本沒看清它是怎麽過去的,它就已經出現在洞口那裏。


星海把這捆熒光棒放下,用前爪按住,然後用嘴叼出一根,輕輕一咬。


熒光棒啪地彎折,這根是黃光。


它把頭探進洞口,嘴一鬆,熒光棒打著滾兒順著坡道滑下去。


“隻要跑得夠快,連光也能追上~”


它自語道,低頭叼起整捆的熒光棒,縱身躍進洞口,緊緊追逐著黃色的光芒,全力躲避身後漫卷而至的黑暗,像坐滑梯般刺溜兒一下消失不見。


第1276章 倒黴鬼


今天絕對是理查德最倒黴的一天。


它本來想趁其他人沒發現金字塔側壁上那個洞口,好好裝個逼,結果一失足成千古恨,順著通風道的斜坡一口氣滾到底,滾得它天旋地轉眼冒金星,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腦袋在通風道的四壁上磕了不知多少次,令它擔心自己的聰明腦瓜兒會不會就此磕成傻瓜……


於是它用兩支翅膀護住腦袋,顧頭不顧腚,至少比磕成傻瓜要好——畢竟它是靠腦袋吃飯的,不以風騷驚天下,但以才華動世人,不像張子安那個白癡汙蔑它的那樣,說它是靠嘴吃飯。


它感謝這個斜坡,因為是以45度角向下延伸的,如果再陡峭一些,那就不是滾落而墜落了。


同時,它也憎恨這個斜坡,為何他大爺的這麽長?像是永遠也滾不到盡頭,會一直這樣滾下去。


等斜坡終於消失了,它像被泄殖腔排出的一坨屎那樣水平橫飛出去,咚地一下撞到什麽硬物上,又吧唧摔到地上。


它以為自己會就這麽死掉,腦子裏嗡嗡的像有一千隻蒼蠅亂飛,頭痛欲裂。


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金字塔裏……


空虛……


寂寞……


冷……


等了一會兒,全身上下都疼,卻似乎一時半會死不掉,大概是因為鳥骨頭比較輕,不會輕易摔成骨折。


“嘎……”


它吐出一口氣,掙紮著想站起來,然而腦袋又磕在什麽硬物上,像是某種金屬,發出叮的一聲脆響,還帶回音的。


於是它又倒下去了。


接著,它再起,再撞,再倒……


它以為剛才自己磕到東西是因為沒睜眼,這次它努力把眼睛瞪大,卻沒什麽區別。


“嘎!嘎!難道……難道本大爺瞎了?成了一隻瞎鳥?怎麽辦?英俊瀟灑的本大爺,就這樣瞎了……”


通風道的最後一小段有個拐彎,方向由45度角轉為水平,這令洞口的光線幾乎完全被隔斷了。


“嘎……張子安你個小沒良心的,快來救本大爺!本大爺瞎了,你要給本大爺養老送終!”


它悲哀地咆哮道。


今天一整天它都壓抑著自己的嗓音,剛一說話就被瞪,現在總算能發泄一下了。


但無論它怎麽咆吼,也聽不到任何回應。


它抬起翅膀,嚐試性地在前方揮了揮,碰到很硬的金屬器皿,左邊也有,倒是右邊似乎是空的。


於是,它往右邊滾了一下,然後小心地站起來,這次終於成功了。


“嘎!張子安那個小沒良心的,就這麽拋棄本大爺了?呸!肯定還在慶賀終於擺脫本大爺了……不行,本大爺不能讓他這麽高興!就算是爬,本大爺也要從這裏爬出去!然後狠狠地在他頭上拉一坨……嘎!”


理查德的碎碎念還沒說完,就聽到通風道裏似乎傳來……嘶嘶的聲音,像是尖銳的物體,比如玻璃或者爪子,摩擦石頭的聲音。


它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被一個毛絨絨的重物碾過,差點把它壓進石頭裏。


“誰!誰特麽的……”


它從地上跳起來,罵聲還沒說完,就聽到一道悶哼,然後清冷而熟悉的聲音響起:“……好黑。”


“嘎嘎!原來是菲娜陛下!您屈尊紆貴前來救援小的,小的真是感激不盡……啊,您……您剛才沒受傷吧?小的能成為您的墊腳石,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理查德見風使舵,語無倫次地東拉西扯,語氣卑微地討好菲娜,試圖讓菲娜忽略自己之前的不敬之語。


它拎得清,這裏是兩千年沒有生物進來過的古墓,現在隻有菲娜和它兩個活物,萬一它們被困在這裏出不去,那自己的最終結局很可能是一坨貓屎……


所以它絕對不能惹菲娜生氣,盡力拖延變成貓屎的時間。


它給自己下了精準的定位,就是移動點心。


菲娜沒有理會理查德的胡言亂語,似乎因為太黑,連菲娜在落地時都無法判斷方位,撞到了牆上,所以發出一聲忍痛的悶哼。


等痛感漸漸消失,它也試探著用前爪在周圍摸索,想要找到門的位置。


但是,周圍好像是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金屬器皿,幾乎沒有落腳的地方,隨便往哪邊走都能踢到東西,在室內發出叮當的回聲,很煩人。


等一下,連菲娜都說好黑,難道我沒瞎?理查德暗暗琢磨,心中又升起希望。


“嘎嘎……菲娜陛下,您是來救小的的吧?”


理查德在求生欲的驅使下,低三下四地問道。


菲娜很冷淡地回應道:“你自己出去吧,本宮沒工夫。”


本大爺要是能出去,早就出去了,還用你說——理查德想這麽吐槽,但沒敢。


“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