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利姆不假思索地回答:“傑夫,你救了我的命,我願意盡一切可能提供幫助!如果你想進沙漠的話,部族裏任何一個貝都因人都能成為出色的向導!”


對於這些自吹自擂的話,聽聽也就算了,認真就輸了,就像每個中國人都會打乒乓球一樣不能當真。


張子安點頭,“那你有什麽建議呢?部族裏哪個人比較有經驗?如果你能給我提供幾個候選者名字的話就幫大忙了。”


薩利姆想了想,“如果論經驗的話,我的叔叔納巴裏是部族裏最有經驗的,他單槍匹馬進過無數次沙漠,還好幾次帶著像你一樣的遊客進入沙漠深處並安全返回,人們都說他是唯一一個能不帶任何食物和水進入沙漠還能活著出來的人!”


他講得信誓旦旦,把他叔叔的英雄事跡添油加醋地向張子安喋喋不休地說了一通,雖然這其中肯定有誇張的成分,但細節之處說得有鼻子有眼,不像是臨時瞎編出來的。


至於叔叔這個身份,倒不用懷疑薩利姆舉賢不避親,貝都因人很多都是族中通婚,部族裏一大半人都有親戚關係,隨便一個成年男子基本上都是薩利姆的叔叔。


張子安想了想,由於不知道衛康是否已經找到了合適的向導,他不好越俎代庖地決定,於是讓薩利姆先休息一下,而他則向衛康發消息說明情況。


衛康那邊剛剛結束了今天與開羅大學的學術交流,正好回到了酒店,看到張子安的消息,衛康表示向導的人選還沒定下來,他本來就打算聘請一位貝都因向導,這下倒省事了。不過,為了謹慎起見,他會請開羅大學的同行代為打聽一下這個納巴裏的底細,如果可信的話,就正式聘請納巴裏作為向導。


不僅如此,衛康稍加考慮,決定讓張子安今天不用回開羅了,而是作為科考隊代表去錫瓦綠洲附近的貝都因人部落熟悉一下情況,明天晚上或者後天再回開羅向他匯報。


得到衛康的授權,張子安底氣足了,向薩利姆詳細詢問了一下納巴裏的年齡、性格、愛好等個人情況,覺得還挺合適的。


當然,這種事不能一廂情願,也許納巴裏現在正好有事,不能或者不願帶他們科考隊進入沙漠,這也是有可能的,畢竟薩利姆已經在外麵打工一段時間了,期間沒有和部族有過多的聯係。


張子安知道薩利姆不想回部族,但還是希望他能代為引見一下納巴裏,通過熟人介紹肯定比較好說話。


為了提高吸引力,他羅列出科考隊聘請向導的優厚條件,比如進入沙漠後的日薪有200美元,全部物資由科考隊提供,順利完成任務後還有額外獎金等等。


薩利姆一聽到200美元這個數字,立刻從岩石上跳起來,瞪大眼睛驚呼道:“200美元?一天?你確定不是200埃磅?”


考慮到進入沙漠所要承受的責任和危險,200美元的日薪其實並不高,但在貝都因人眼中算是一筆巨額財富了,而且這是美元啊,國際流行的硬通貨,不是隨時可能貶值的埃磅!


張子安肯定地答複,表示他沒聽錯,確實是200美元一天。這其實是科考隊提供的底價,如果向導非常優秀還可以再商量,安全是第一的。


薩利姆激動得把自己剛剛死裏逃生的事都忘到腦後了,滿腦子都是花花綠綠的美元鈔票!


200美元一天,五天就是1000美元!在人均月收入不到1000塊人民幣、四星級酒店一天住宿費180人民幣的埃及,他要打工多久才能賺到1000美元啊!


第1184章 同意簽約


雖然200美元的日薪是提供給向導的,但薩利姆琢磨著自己作為介紹人,怎麽也應該有分成吧?


他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被刷新了,帶遊客進沙漠居然這麽賺錢?


一直以來令他無比厭惡、恨不得永遠逃離的沙漠,居然是一座盛產美元的寶庫?


那他為啥還要在馬赫魯港打工啊?每天累個臭死,辛辛苦苦賺那麽幾個微不足道的零花錢,還要忍受挑剔的客人和吝嗇的店主……


他打工是為了攢錢去大城市居住和生活,比如去亞曆山大港和開羅,甚至去其他國家,比如……遙遠的中國。


反正都是掙錢,還不如……利用自己貝都因人的身份,帶遊客進沙漠賺向導費呢!


新世界的大門打開了,他突然發現自己長久以來厭惡的身份,居然是一個不錯的生財之道!


張子安見薩利姆的臉色忽陰忽晴,不知道他心裏居然產生這麽多戲碼,其實就算知道了,張子安也能理解,這就像是總想得到城市戶口的農村人,突然發現農村戶口比城市戶口爽多了,村裏一拆遷就能分得百八十萬的……不說了,先去哭一會兒。


薩利姆一直以來對於抗拒回到部族的堅持,在金錢攻勢麵前瞬間土崩瓦解,不等張子安說什麽,他就主動表示:“傑夫,你救了我的命,我一定會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幫助你!這樣吧,我領你回到我們的部族,帶你去見我的叔叔納巴裏。”


張子安還在想辦法怎麽說服薩利姆帶他去貝都因人的部落,結果想好的說辭全白費了。他有些意外,不過這樣倒也省事了,至於薩利姆轉變想法的原因,他並不想深究。


“那個……”薩利姆做賊心虛般看看周圍,局促不安地低聲說道:“傑夫,我也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哦?請講。”張子安以為是要討價還價,嫌200美元的日薪不夠。


薩利姆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是這樣,能不能請你進入部落的時候,對酋長和納巴裏說,你是我介紹來的?這樣我的族人會對我高看一眼。”


張子安秒懂,知道這年輕人的心裏打著自己的小算盤,不過這對科考隊來說沒什麽影響,便不動聲色地點頭答應。


兩人一拍即合,約定好明天早上在馬赫魯港的城外碰麵,不見不散。


薩利姆還要回到在馬赫魯港打工的地方收拾東西和換衣服,順便炒了老板。


張子安則打算回到亞曆山大港找個地方住下,雖然在馬赫魯港也有酒店,但這種小城市的酒店顯然條件不怎麽樣,會令菲娜和世華挑三揀四的。


薩利姆駕車先行離開,海岸上隻剩下張子安自己。


在談話的期間,風暴已經徹底停歇,但天空完全放晴還要一段時間。


“走吧,星海,咱們回車裏。”


張子安招呼星海,它剛才一直在不遠的地方玩耍。


“喵嗚~”星海小跑著過來,側頭看著遠去的車影,“海裏的捉迷藏不好玩~”


張子安笑了笑,“嗯,多虧有你提醒,差點人們就找不到他了。”


他隱約猜到了其中的關係,如果他和世華沒有成功地救下薩利姆,也就沒人替科考隊引見向導納巴裏,而如果沒有這位經驗豐富的向導,他又因為報警被扣留在警察局裏,衛康等人的此次沙漠之行恐怕凶多吉少……


埃及的滾滾黃沙已經埋葬了太多中國人的生命,最好還是不要再多了。


帶著星海返回旅行車,他一邊站在車邊撣身上的沙塵,一邊把事情的經過和自己的猜想告訴精靈們。


老茶拈須欣然點頭,微微歎息道:“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你和世華救了薩利姆,反過來又受到薩利姆的幫助和指點,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其他精靈們也是心有戚戚焉。


“話說,世華今天居然立了一功,真是沒有白費子安你連日以來的教導。”老茶微笑著說道。


“哪裏,還是茶老爺子您耳提麵命的緣故。”張子安也覺得挺高興,回想世華剛來到寵物店時的刁蠻任性以自我為中心的樣子,似乎確實有所成長。


正說著,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來電的是上次打電話過來要和他簽約的那位直播平台工作人員,打通之後就轉交給另一位高管。


高管先是開門見山地詢問了一下世華的安危,以後救人的後續。


今天這事鬧大了,整個直播平台都在傳得沸沸揚揚,網友們再看其他直播都覺得索然無味。


同時,高管還隱晦地詢問了一下救人事件的真實性,是不是在作秀之類的,現在觀眾們各執一詞,在其他主播的房間裏討論這件事的真偽,如果是作秀,最好遲早向觀眾們解釋一下。


張子安則表示世華安然無恙,溺水者也被救活了,至於作秀的質疑,等明天他可以代為錄一段視頻,請世華給網友們播放,讓溺水者跟網友們見見麵。


聽到張子安的保證,高管如釋重負,否則一個能給直播平台長臉的好故事就可能變成一場鬧劇了。


最後,高管懇切地提出簽約的邀請,希望張子安不要拒絕,他表示自己明白張子安的顧慮,隻要簽約,其他一切條件都好商量,哪怕不參加平台組織的線下活動也可以。


根據各大app分發渠道的統計,今天他們直播app的單日下載量比平時暴增數倍,這些新下載app並注冊的觀眾顯然都是衝著世華來的。接下來,世華肯定要受到其他平台的高薪挖角,與其那樣,他們願意給她提供一份不同於新人主播的特殊合約。


他們很看好世華的前景,覺得她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明日巨星,希望她能與平台攜手共進。


這個條件已經很優厚了,而且解除了後顧之憂。


張子安考慮了一下,表示原則上同意,但還要征求一下世華本人的意見——雖然他能預料到世華的反應,肯定是迫不及待地答應。


掛斷電話,他最後看了一眼那座傳聞中埃及豔後曾經在裏麵洗過澡的巨岩,駕車駛向亞曆山大港。


第1185章 作秀疑雲


清晨,張子安沒有聽到尼羅河渡輪的汽笛聲,而是在亞曆山大港的海潮聲中醒來。


昨天他和精靈們從馬赫魯港折返,抵達亞曆山大港時已是入夜,恰好在進城的時候聽到開齋的鍾聲,潮水一樣的當地人從家裏湧出,綠著眼睛饑腸轆轆地找地方進餐,也導致張子安有幸遇到了交通大堵塞,在車流裏挪移了半天才算找到一家酒店。


精靈們也被堵車的噪音和尾氣折磨得失去耐心,在車裏就回到手機中睡覺了,張子安自己辦理的入住手續,倒是省了向酒店解釋帶貓狗入住的麻煩。


天還隻是蒙蒙亮,他就打著嗬欠起床了——不想起也不行,因為世華可能是在手機裏睡多了,幾乎是徹夜未眠,天剛有亮色就吵著讓他給她買手機,連一天都不能等,令他深切地懷疑她是不是已經手機上癮,需要送到羊教授那裏電療一下。


埃及人的手機五花八門,大街上能看到最新型號的高檔手機,但很多人還用著老掉牙的功能機,畢竟腎機對平民階層來說太貴了,經常還能看到走出國門的國產手機——隻要有錢,什麽型號的手機都能買到。


反正今天本來就要早起,還要驅車趕赴馬赫魯港與薩利姆會合,然後隨他一起去錫瓦綠洲附近的貝都因人部落,再返回開羅向衛康教授匯報,一天的行程安排得滿滿的,估計回開羅的時候隻能開夜車了。


張子安叫醒了精靈們,不過沒指望它們中那幾個賴床專業戶能立刻起床,然後他獨自出門,去買早飯的同時也到附近的手機店給世華買手機。


時間太早,而且恰逢店鋪普遍推遲開門時間的齋月,買完早飯回來,他發現手機店都還沒開門,店員們正在裏麵收拾準備營業。


他估摸著離開門時間也不遠了,再出來一趟不值得,隻能先蹲在店門口等會兒了,反正以埃及的氣溫,早飯一時半會兒也涼不了。


中國這時候已經中午了,他先查看了一下店員們的工作匯報,嗯,一切正常,而且店員們都對他要帶回去的禮物頗有期待。


從王乾李坤的朋友圈自拍來看,他們這幾天趁他不在,沒少跑到海邊乘衝鋒艇出海玩,膚色都曬黑了。


果然,國內也已經進入夏天了啊,雖說沒有埃及這邊酷熱難耐。


隨便看了看,他點擊啟動直播app,進入世華的直播間。


失去手機的世華當然沒有開播,直播間裏可以看到她往期的錄像,最近一期救人的視頻播放量大得嚇人,而且數字仍在不停增長。


昨天世華救人的時候,張子安看到直播中斷了,就退出直播間,在岸邊等她把薩利姆拖回來,後來跟薩利姆談話,也就沒再啟動直播app。


他想起平台高管提到的,不少觀眾質疑這場直播是性質惡劣的作秀,就打算察看一下網友們都是怎麽說的。


直播平台的每個主播都有相應的社群,類似於貼吧,供粉絲們在主播沒有開播的時候談天說地,即使是沒簽約的主播也有。


他點擊進入世華的小美人魚社群,一進去就看到一座高樓——《說一下昨天的救人直播問題》。


一般來說,能有高樓素質的帖子,發貼者的論點一定比較偏激,然後引來支持者與反對者的對噴。


果然,點進這個帖子之後,發帖者寫道:


“先聲明,我是世華的第一批粉絲,早在她剛開播時就在。以前她怎麽懟網友都沒關係,大家都看個樂嗬,但是我覺得昨天的直播過分了,明顯是在直播平台幕後操縱下的一場秀,惡意利用網友們的同情心來拉流量。要說我呢,世華這妹子擁有得天獨厚的外形條件,時間久了肯定能火起來,不用這麽著急刷粉吧?”


張子安在望海閣論壇裏也看過很多高樓的火貼,一看發帖者這套路就明白了,首先聲稱自己是世華的老粉絲,但這空口無憑的,誰能證明呢?後麵以貌似冷靜客觀的超然立場不動聲色地引導輿論,言之鑿鑿聲稱作秀,證據卻半點不提——反正你作秀了,有本事你證明自己沒作秀啊!


簡直是滑稽,難道不應該是“誰主張誰舉證”嗎?空口白牙就汙人清白。


底下的回貼者有支持有反對,不論支持者還是反對者的火氣都很大,一言不合就吵起來。


“你哪隻眼睛看見世華作秀了?造謠死全家好嗎?”


“我相信世華,她不像是那麽有心機的人,如果你真是老粉絲的話就應該懂的。”


“我表哥是平台的員工,他親口跟我說這是平台策劃的一場戲。”


“疑點1,一個平時足不出戶的主播,第一次到戶外直播就這麽巧遇到有人溺水?疑點2,大海茫茫,她是怎麽找到那名已經沉入水下的溺水者?疑點3,一開始告訴她有人溺水的那個聲音是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