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件事並不是為了他自己,而且也沒有退路可言。


他可以抽身而退,繼續過著安逸的生活,但那些被殘害的小動物們怎麽辦呢?


大家都在沉默,但總要有人站出來打破沉默。


弗拉基米爾從側後方盯著他的臉,看穿了他浮於表麵的輕鬆,以及掩飾不住的緊張。


“您好!我寫了一份關於保護寵物和小動物的倡議書,想征求您的意見和簽名……”


他看到一個路過的中年男人,跑過去還沒把話說完,對方就不耐煩地揮揮手,“不用了,不用了!”


其實中年男人根本沒聽清他在說什麽,隻是把他跟街頭上發小廣告的混為一談,加快腳步迅速離開。


張子安吃了個閉門羹,雖然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被人當麵粗暴拒絕的滋味是很難受的,若他真的是在發小廣告也就罷了,然而並不是。


他自嘲地笑了笑,向弗拉基米爾聳聳肩,故作輕鬆地說道:“那句話怎麽說來著?失敗是成功他喵的母親!”


它卻沒有笑,眼神的深處甚至帶著一抹悲哀。


張子安調整了一下情緒,擠出他在寵物店裏都沒對顧客擺出的笑容,又向一個路過的年輕妹子走過去。


“您好!喜歡寵物和小動物麽?”


這次他吸取了剛才的教訓,沒有一上來就把自己的要求一股腦拋出來,而是先以這種方式來穩住對方,至少別一上來就拒人於千裏之外。


年輕妹子先是一怔,抬眼看了看他,把手裏的包捏得更緊,倒是沒像剛才中年男人那樣掉頭就走,而是帶著戒備含糊地說道:“還行吧……”


張子安稍微放鬆一些,把倡議書展示給她看,“我寫了一份保護小動物的倡議書,想征集大家的簽名,以求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能夠早一天對此立法。您看,能幫我簽個名嗎?如果對倡議內容有意見也可以提出來,隻要合情合理,我會盡量修改。”


年輕妹子像看怪人一樣盯著他,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張子安覺得自己的笑容肯定非常僵硬。


在大街上被強塞小廣告的經曆誰都有,她還好幾次被陌生男人搭訕索取微信號和手機號,但被陌生人要求在倡議書上簽名的體驗,她還是第一次。


她的心中升起懷疑,難道這是什麽新型的騙術?騙來我的簽名然後去冒刷我的信用卡?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


“這個……還是算了,抱歉,請去找別人吧。”


兩三秒之後,她回過神來,把頭一低,快步離開。


張子安原地站了一會兒,弗拉基米爾從身後看不到他的表情,隻能看到他的肩膀無力地垂落。


片刻之後,他回過頭,勉強笑道:“總算比上次有進步了,不是嗎?”


弗拉基米爾沉默地沒有答話。


今天是黃金周假期中的一天,雖說假期不假期的對他沒什麽區別,隻要他願意,哪天都是假期。


街上的行人不少,都在抓緊夏天熱起來之前最後的機會外出遊玩踏青。


張子安謹慎地選擇自己的目標,太老和太小的都不行,太老的一般不關心這種事,太小的……會被當成變態吧。


前方走過來一家三口,是介於青年和中年之間的父母帶著幾歲的孩子出來玩,當爹的拎著包拿著水壺忙前忙後,當媽的拉著孩子的手,孩子的另一隻手裏捏著一隻氣球。


一家三口都在笑,氣球隨風飄搖,給人很溫馨很有愛的感覺。


“你們好!小朋友你好!請問,你們喜歡寵物和小動物麽?”


張子安迎過去,向他們笑著揮手打招呼,覺得自己的假笑越來越熟練了。


一男一女彼此對視一眼,當媽的警惕地半擋在孩子麵前,由當爹的負責出麵說話。


“有什麽事嗎?”男人問道。


張子安把話又重新說了一遍,還把倡議書給他看。


“哦,對不起,我們家沒養著寵物,對寵物不了解,也沒興趣。”男人瞟了一眼倡議書,禮貌而堅決地搖搖頭,便轉身招呼老婆道:“咱們走吧。”


“如果你們想多了解一下,我可以給你們解釋……”張子安不甘心地追上去兩步。


“不用了,算了,請留步吧。”中年男人擋住去路,警告般地瞪了他一眼。


張子安知趣地停下腳步。


小孩子注意到弗拉基米爾,癡癡地盯著它,還嘿嘿地笑起來,可能是小孩子特有的見異思遷和喜新厭舊,小手不知不覺放鬆了,充滿氦氣的氣球離手而起。


人的反應速度沒那麽快,在場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一道藍灰色的影子躍起又落下,把剛剛脫手的氣球係繩夾在了爪間。


弗拉基米爾伸出爪子,把氣球遞向小孩子。


小孩子嬉笑著接過氣球,討好般地向母親笑道:“媽媽!這貓會抓氣球哩!”


一男一女麵露詫異,驚訝於弗拉基米爾的反應,但隱約也覺得古怪,覺得這不像是普通貓能做出來的事,這隻藍貓的眼神和動作看上去怪怪的。


“寶貝,我們走吧。”


他們甚至沒有道謝,就把孩子抱起來匆匆離開了。


孩子的小臉靠在父親的肩上,瞪著晶亮的眼睛盯著弗拉基米爾,小手又不知不覺鬆開了,氣球再次脫手升起。


隻是這次沒有誰再幫他拉住氣球了。


弗拉基米爾側頭看著張子安,說道:“夠了。”


第1057章 執著


人行道上人來人往,站在中間的張子安卻有無可奈何的無助感,以及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的挫敗感,這種感覺他曾經有過,與他剛接手寵物店時,眼睜睜看著人們從店門口路過卻無人踏入的感覺很類似。


弗拉基米爾往寵物店方向走了幾步,回頭看了看他,“不回去嗎?”


張子安搖頭,“我還想再試試——如果成功那麽容易,早就有人成功了。”


他不敢斷言自己會堅持多久,也許最終會放棄,不再進行無意義的堅持,但無論如何,現在就放棄太早了。回想起來,可能正是剛接手寵物店的那段日子磨練了他的耐心。


弗拉基米爾察言觀色,開口說道:“我有個建議。”


“什麽建議?”張子安精神一振,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建議,也許他剛才談話的方式是錯誤的,比如表情、動作、語氣沒有做到位,沒有把真誠傳遞給對方。


它似笑非笑地說道:“他們不認真聽你說話,甚至不願多停留片刻,大概是因為對你不信任吧。”


“應該是。”他承認。即使換成他,被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在街頭攔住,同樣會心生警惕。


“你可以亮明你的身份啊,亮明你市政協委員的身份。”它說道,“一上來就告訴他們,你是市政協委員,想請他們幫你做個調查,這樣應該可以換取他們的信任。”


還等張子安回應,它又繼續說道:“或者,還有其他的辦法,比如帶著菲娜訓練的貓來外麵跳舞之類的,肯定吸引一大堆人來看,看完之後趁他們還沒走,你就把你的倡議講給他們聽,肯定能有人耐心聽完。”


它說的這些確實都是可行的,但張子安認真思考之後,還是搖頭。


“辦法是好辦法,但還是不要了吧。”他說道。


弗拉基米爾頗為意外,追問道:“哦?為什麽?據我所知,你店裏第一個客人也是星海幫你帶來的吧?既然如此,為什麽要這件事上固執己見呢?反正沒有什麽區別吧?隻要你開口請求的話,菲娜應該會答應的,反正對它來說隻是舉手之勞。”


“我總感覺這兩件是有區別的,完全不能混為一談,性質不同。”張子安斟酌著措辭,“帶顧客進店的事,我很感激星海,但那是我個人的事,趙淇為了惡心那個她討厭的同事,其實潛意識裏就存在著買隻貓的念頭……而這件事,可以說是在調查民意,弄虛作假得到的民意有什麽意義呢?我寫這份倡議書並不隻是做做樣子,如果真的沒人在乎小動物的安危,那即使提出法案也無法通過……曆史已經無數次證明並且還將繼續證明,強權和利誘換來的民意終究隻是鏡花水月。”


弗拉基米爾與他對視片刻,點頭道:“好吧,那就按你的想法辦吧。”


它沒有繼續往寵物店的方向走,又退回來幾步。


張子安也發狠地說道:“網上擼貓擼狗和雲養寵物的人那麽多,我就不相信全是鍵盤俠!”


正說著,三個大學生模樣的男生說說笑笑著從街道遠處走過來,看樣子可能都是濱海大學的外地學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黃金周沒有回家,利用假期留在濱海市閑逛。


張子安迎上去,搭訕道:“你們好!喜歡寵物和小動物麽?”


可能是彼此都是男性而且拉幫結夥的原因,三個大學生並沒有流露出畏懼和警惕的神色,隻是略微有些詫異。


“還行吧,我挺喜歡的,雖然沒養過寵物。”其中一人說道。


“我一般吧,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討厭。”另一人說道。


第三人指著第二人,說道:“我跟他差不多吧,讓我自己去買寵物,我肯定是不願意的,如果送我一隻的話,我可能會考慮養。”


前兩人哈哈大笑,捶了第三人一拳,笑罵道:“說白了,你小子就是窮吧?是不是把錢都花在追女朋友上了?”


“沒有的事!你們別扯淡!哪來的女朋友?”第三人憤然爭辯道。


張子安見氣氛不錯,便笑道:“能耽擱你們幾分鍾的時間嗎?我在做一份調查和倡議書,關於保護寵物和小動物的,希望可以征求你們的意見,如果你們覺得不錯,能在倡議書上簽名就最好了……當然我也不強求,但至少希望你們可以看一看這份倡議書。”


說著,他忐忑地把倡議書遞過去。


第三人率先把倡議書搶過去,另外兩人隻得湊在他兩邊伸著脖子看。


張子安緊張地盯著他們的神色變化。


倡議書言簡意賅,他們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


“怎麽樣?”張子安問道,”有什麽意見可以提出來。“


第一人嘿嘿笑道:“我覺得還不錯啊,你們呢?”


“我沒什麽意見。”第二人無所謂地聳聳肩。


第三人又把倡議書看了一遍,好奇地盯著張子安,“這是你寫的?”


“嗯。”張子安點頭,雖然經過弗拉基米爾的修改,但主體還是他寫的。


“你為什麽要弄這個啊?”第三人又問。


張子安答道:“你們沒聽說麽?最近濱海市及周邊地區發生了很多起虐貓事件,我覺得這種行為太殘忍了,小動物的生命同樣是生命,應該給它們相應的尊重。”


他不怕他們發問,隻怕他們不問。


第一人點頭,“我聽說過,還發過朋友圈,提醒大家最近別讓自家的貓跑出去。”


“我給你這條朋友圈點過讚。”第二人說道。


“弄這個很麻煩吧?我看你的樣子好像打算收集很多簽名。”第三人又問。


“還好,我不嫌麻煩。”張子安自嘲地笑道:“反正本來就是自找麻煩的事。”


“不怕浪費時間?”


“我的時間沒那麽寶貴,再說每個人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白白浪費掉的,每過1分鍾就浪費60秒。”張子安說道。


第二人小聲嘀咕道:“我怎麽感覺每過1分鍾就浪費6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