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請問幾位?”一位穿著店小二服裝的年輕女孩笑咪咪地走過來。


茶樓內部布置得清新雅致,一層總共有六套紅木桌椅,互相之間以潑墨山水屏風隔開以提供私密性,木框雕花的窗扇大敞大開,讓顧客即使坐著品茗時也能一覽山頂風光。窗戶之間的牆壁上掛著名人字畫,但是過於寫意,張子安對藝術的造詣幾乎為零,實在看不懂寫的是什麽畫的又是什麽。提供店內照明的同樣是幾盞仿古燈籠。


吧台——或者說是櫃台後麵,站著一位穿著旗袍的三十歲出頭的女性。


旗袍對身材和氣質的要求極高,等閑的人穿上是很難完全發揮出旗袍的魅力的。高端旗袍都是量體定製以確保能展現出身體的玲瓏曲線。


這位女性穿起旗袍來就很得體,大概是因為她的長相就帶著些古典美,像是從民國或者晚清時期穿越過來的。她的身後是一排檀木架,架子上擺著各種各樣的陶瓷茶罐。與張子安的目光相接時,她微微點了點頭以示招呼。


沒有其他顧客。


到處彌漫著茶葉的幽香。


江千雪舉著手機正在拍攝茶樓的內部裝飾,還不時地小聲和觀眾們互動,茶樓的女掌櫃沒有阻止她拍攝的意思。張子安鬆了口氣,跟龍鳳珠寶店不同,這裏允許使用手機拍照。


店小二秒懂,看了看江千雪,問道:“客人們是一起的?”


張子安點頭,“算是吧。”


店小二說:“請隨意坐,需要的時候招呼我一聲就行。”然後就退回櫃台處,與女掌櫃並排而立,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低聲交談。櫃台旁邊安置著一台黃銅小火爐,火爐裏燃燒著木炭。四個燒水壺並排放在櫃台上,顏色分別為銀色、黃銅色、黑色和褐色。


張子安也舉起手機,在茶樓內掃視一周,立刻就發現了他的目標。


【遊戲提示】:目標確認——仁義貓。


第99章 仁義貓


何謂仁義?舍生取義,殺身成仁!


宋江和劉皇叔本身沒有多麽出眾的能耐,卻能成就一方霸業,靠的是以德服人,靠的就是仁義!先不談《水滸傳》和《三國演義》有多大的真實性,但起碼可以證明古代中國對“仁義”這兩個字的看重。


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當先。除了“孝”字大過天,“忠”“孝”難兩全之外,“仁”和“義”就高於一切了,是古代中國最為推崇的美德之二。


仔細推敲一下,官方更推崇“仁”,而民間更推崇“義”,這大概是因為“義”字總是與“造反”聯係起來……


能當得起“仁義貓”這三個字的,豈會是無名之輩?


這是他見到的第三隻精靈,而且是第一隻他能認出種類的稀有寵物。薛定諤的量子貓——星海,是純粹由於信仰和信念而無中生有的空想精靈,無法區分種類;克利奧帕特拉七世的黃金貓——菲娜,是兩千年前的原始埃及貓,現代人從未見過,也無法區分種類。


而眼前這隻貓,張子安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確認了它的種類,是一隻如假包換的黑紋中華狸花貓,恰好與極具中國特色的通稱“仁義貓”相匹配。


不過有趣的是,它還穿著一件灰色的馬褂,戴著一頂竹鬥笠。


恰恰是因為它戴著竹鬥笠,張子安無法看到它的臉,也不可能拍攝到它的正麵高清****照!


它擺著“農民揣”的姿勢臥在火爐旁邊的地上,低著頭,似乎是在烤火取暖,又似乎是在打盹。


張子安往那邊走了兩步,離近一些觀察。


這是一隻至少十歲的老貓,毛發失去了光澤,也不再濃密,胸腹部的肌肉已經鬆弛,胡須軟軟地有些彎曲。


貓的平均壽命也就是14年左右,養在室內的、體形苗條的、絕育過的貓壽命會更長一些,十歲的貓毫無疑問算是老貓了。


它似乎毫無防備,隻要走過去揭下它的鬥笠,大概就可以將它捕獲了。


張子安正想如此做的時候,突然想起遊戲的提示——強行捕獲此寵物會帶來極高的危險。


揭下它的鬥笠算不算“強行捕獲”呢?他拿不準,一想到“舍生取義,殺身成仁”這幾個字,他不敢輕易嚐試,總覺得脖子後麵涼嗖嗖的……


小雪出聲招呼他:“店長先生,來這邊坐吧!老板,我要茶水!”


女掌櫃和店小二都因為這個奇怪稱呼而側目於他,搞不清他們兩個是什麽關係。


店小二拿著菜單走過去,“客人想點些什麽?”


江千雪左手接過菜單,右手舉著手機拍攝菜單上的品種和價格。


直播間裏瞬間爆炸!


“我屮艸芔茻!最便宜的茉莉花茶和玫瑰花茶388一壺!”


“最便宜的茶點套餐588一份!”


“大紅袍988!碧螺春888!”


“鐵觀音一壺1288!極品鐵觀音1888一壺!”


“這壺要是跟水缸那麽大我還是能接受的……”


“哭!以後連茶都喝不起了……”


“這茶是不是喝了能成仙啊?”


[楚玉容止]打賞兩隻大閘蟹並留言:“小雪拿去喝茶。”


[詹氏偶人]打賞一隻大閘蟹並留言:“妖妖靈值勤民警請小雪喝茶。”


[濱海土著]打賞五隻熊掌並留言:“要喝就喝好的。”


“靠!土豪出現了!”


“值勤民警是真的假的?”


“壕大腿上缺掛件不?上過大學也被大學上過的那種。”


[濱海土著]:“不是土豪,是土著!”


小雪指著菜單對店小二說道:“要一份極品鐵觀音茶點套餐。”


“好的,2888,請先付款,現金、刷卡、網絡轉賬皆可。”店小二點頭。


江千雪轉賬2888。


“請稍等片刻。”店小二揚起聲音:“極品鐵觀音茶點套餐一份!”


“好嘞!”女掌櫃回應道。


店小二轉入後廚,似乎還身兼廚師。


女掌櫃從櫃台下拿起兩瓶斐濟礦泉水,咕咚咕咚地倒進櫃台上的銀色燒水壺裏。


直播間裏有人發話了。


[茶之道]:“俗話說,器為茶之父,水為茶之母。那幾個水壺可能分別是銀壺、銅壺、鐵壺和陶壺,按照客人和茶類來選擇不同的壺來煮水。”


“大神受教了!”


“看直播還能漲姿勢,賺到了!”


“求教大神,這幾種壺有什麽不同啊?我知道了以後好出去裝逼啊!”


[茶之道]:“大神不敢當,茶道源遠流長,我也僅僅是一知半解。簡而言之,鐵壺提韻,銀壺提香。鐵壺適合重發酵的茶,如紅茶和普洱;而銀壺可以殺菌、軟化水質,適合輕發酵的鐵觀音和綠茶。這鐵壺的造型似非凡品,應該是扶桑手工製作的老鐵壺。銅壺我用得較少,不敢評論,據說總體而言和鐵壺差不多。陶壺適合配冰山雪水……國內這情況,我是怕陶壺重金屬超標,一直不敢用,但人家那陶壺肯定是高級的,我猜配的水應該是昆侖山礦泉水。此外滇南烤茶也是用的陶壺。”


“給大神跪了啊!”


“這麽說來,考慮到從平地運到這裏的所增加的重力勢能,人家的茶水388起,還真不算貴……可惜我依然喝不起。”


“給樓上的學霸也跪了啊!”


“次奧!這茶樓逼格太高!還是老老實實地用我的祖傳電熱水壺煮茶吧……”


“我本以為鶸店長那裏300塊錢的自助洗貓已經夠黑了,沒想到一店更比一店黑啊!”


還有些觀眾提議道:“小雪,讓店長來看看這菜單,記得鏡頭對準他的臉啊,我們要做表情包的!”


“樓上的你太賤了,不過我喜歡!”


“哈哈!讚同!看他這次還怎麽裝逼!”


“按上次的套路來說,他應該會點最便宜的茉莉花茶。”


就連平時不打賞就不發言的[濱海土著]也罕見地附和道:“對!讓那臭小子眼饞一下!他娘的就不信治不住他!”


江千雪見大家想整張子安的興致都很高,不想掃了大家的興,就招呼張子安:“店長先生,你想點什麽?這裏有菜單。”


張子安的一門心思全放在如何捕獲這隻仁義貓上,她招呼了兩三次才慢騰騰地走過來。


店小二從後廚端上了一漆盤的精致點心和幹果,放在桌子上之後問道:“這位客官想點些什麽?”


全直播間的人都等著看張子安的笑話,就連遠在江氏集團大樓總裁辦公室裏的江天達也把工作推到一旁,興致勃勃地等著看張子安出醜。


張子安接過菜單隨意看了一眼,淡然說道:“一杯白水,加冰。”


第100章 白水加冰


在你裝逼的那天,整個濱海市都回蕩著這句話:一杯白水,加冰。


尼瑪這魂淡怎麽從來不按套路出牌!


江天達氣得真想一拳穿過顯示器,打在張子安那張洋洋得意的臉上。


女掌櫃已經燒好了水,正拎著銀壺用沸水衝洗蓋碗和茶杯,聞言不禁手一顫,水濺到了托盤裏少許。


店小二張大了嘴巴,愕然注視著張子安。


就連那隻火爐邊打盹的仁義貓也動了一下,令張子安確認它沒有睡覺,也沒耳聾。要知道很多貓老了之後聽力會嚴重下降,會毫無征兆地大叫起來,或者不回應主人的呼喚,這些都是老貓聽力下降的表現。


“怎麽?沒有白水麽?”張子安問道。


店小二求助似的回頭望向女掌櫃。


女掌櫃已經放下銀壺,用一支溫度計插在壺裏監視著溫度變化,她微一沉吟,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