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戰爭的號角


曹永盯著屏幕上的財務報表,目光在表格的幾處關鍵數據上反複審視,麵沉似水。


雖說屋子裏開著空調,一旁的陳泰通還是緊張地抹著汗,心髒呯呯呯直跳。他彎著腰,腿都不敢站直了,就像伺候老佛爺的小太監,隨時等待曹永主管的問話。等的時間越久,他就越不安。


陳泰通知道今天這一關很難過,銷售數據下降得太厲害——若僅僅是這樣也就算了,偏偏又出了這麽檔子事,而總公司那邊又三令五申說今年是上市籌備的關鍵期,要求各地的分店不能出現損害公司形象的事。


終於,曹永的目光停在了銷售環比下降的百分點上。陳泰通的呼吸幾乎凝滯了。


“陳店長,這裏是不是寫錯了?”曹永說話還算客氣,指著那個數字問道。


“咳!這個……這個嘛……”陳泰通汗如雨下,勉強陪笑著說:“最近銷售狀況不太好,畢竟已經開學了,跟暑假期間沒法比……”


曹永是繁星集團的區域銷售主管,理論上講,比身為店長的陳泰通是高半級的。更重要的是,曹永是嫡係,而陳泰通隻是一個加盟店的店長,誰說話更有分量一望便知。


曹永深深望了他一眼,“陳店長,開學後銷量有所下降是正常的,各店都是,但哪個店也沒有出現營業額下降50%的情況——另外,外麵這是怎麽回事?”


通過窗口向外望去,在馬路對麵,大約二十幾個人舉著自製的牌子,沉默地盯著店門口。路過的行人放緩腳步,好奇地閱讀牌子上的字跡。


“繁星雇傭論壇水軍,坑我錢財!”


“繁星賣寵物以次充好,翻臉不認賬!”


“繁星的銷售欺詐消費者,隱瞞寵物健康問題!”


這些人裏有老有少,還有中年人,他們什麽也不說,僅僅是舉著牌子站在那裏,向馬路對麵的繁星濱海市東城加盟店施加壓力,產生了極大的勸退效果。本來打算來買寵物的人,一看這種情況,大都選擇另找他家。當然也有少部分人還是相信大企業,無視這些牌子上的標語,繼續進店選購寵物。


陳泰通對此無可奈何,人家是站在馬路對麵,又不是站在店門口,他有什麽權力去趕走人家?再說那些人裏還有七八十歲的老年人,一碰就倒,誰也不敢上去趕人。


他曾經試過報警,但警察來了一看這種情況也很頭痛,采取了和稀泥的方式,不僅沒有趕人,反而勸他破財消災,賠錢了事,盡快息事寧人,否則鬧大了對誰都不好。


但是陳泰通不能賠啊,賠了一個就會找來三個,多少錢都不夠往裏填的。警察看到他這態度,又去馬路對麵勸,勸那些人去找工商局,找315,實在不行就去法院起訴,氣得陳泰通肝疼,麻痹的怎麽亂出主意!


對麵似乎沒有達成統一意見,沒有采納警察的建議。警察見兩邊都不聽勸,也就直接打道回府,撒手不管了。不過從報警的第二天起,總會有一輛警車停在不遠處,時刻監視著這邊的動向,一旦出現暴力衝突的苗頭就要馬上製止。


陳泰通有苦難言,對麵的都是閑人,老頭老太太的端著馬紮在那兒一坐,中午還有人送飯送水,擺明了是要打持久戰,沒準兒過兩天就支張桌子打麻將了……人家有的是時間耗下去,他這邊還做不做生意了?


事到如今,瞞也瞞不住了,他隻好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講給曹永,並請他幫著通融通融。因為他知道繁星這麽大的公司肯定手眼通天,他搞不定的事,繁星未必搞不定。


曹永越聽臉色越冷,煩躁地用手指嗒嗒嗒敲著桌子,就像是即將爆炸的定時炸彈。麵臨上市的壓力,總公司現在對公司形象問題抓得很緊,雇傭水軍這種事其實挺普遍的,畢竟成本低見效快,大家心知肚明,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你不能留下把柄和痕跡,被人扒出來就麻煩了。


想了想,他說道:“陳店長,我明確告訴你,這件事必須要盡快壓下去,不能驚動總公司那邊,也不要指望總公司給你擦屁股,否則咱們誰都討不了好,恐怕會被總公司殺一儆百,樹個典型!”


陳泰通這下真慌了,他之前僅存的底氣就是總公司不會見死不救,但卻忘了總公司還有另一個選擇就是棄車保帥,更何況他這裏隻是一家加盟店,別說是車了,連卒都比不上。


寵物這個行業淘汰率太高,他選擇成為繁星的加盟店是想著背靠大樹好乘涼,可以享受繁星統一采購寵物的進價優勢和專屬物流,又不像直營店那樣受到嚴格的管理,樂得逍遙。然而不出事倒好,一旦出了事,也就不要指望繁星為區區一個加盟店出頭。


寵物銷量出現大滑坡,但加盟費卻該交還得交,一分錢都不能少,否則按照合同就會被扣除保證金並解除合約。


“曹主管,你得給我出個主意啊!這麽下去我就真完蛋了啊!我一家老小都得喝西北風去,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陳泰通雙腿一軟,險些跪下來。


曹永不想趟這個混水,不過若撒手不管,這店真的倒閉了,他這個區域銷售主管多少也要擔些責任,肯定會被總公司那邊視為能力不足的。他和采購主管錢芳明爭暗鬥也不是兩三天了,兩人都覬覦著區域經理的寶座。在區域經理的位置上混個三四年,業績出色的話就能被調回總公司擔任中高層領導職務。就算業績平平,區域經理也是有幹股的,在公司有可能上市這個背景下更顯得炙手可熱。


想到這裏,曹永含蓄地說道:“外麵這些人,我沒辦法。不過銷量還是有辦法解決的。”


陳泰通像是抓到救命稻草,連忙請教:“怎麽扭轉?”


“很簡單,假設東城區購買寵物的總人數是一定的,你這裏銷量下降了,必然有人是上升的。你想想,哪家店符合這個條件?”


“有個奇緣寵物店最近好像挺火的。”他回答,這是手下的員工兼水軍告訴他的。


曹永笑了笑:“這家店我知道,是家老店,不過之前一直不溫不火,沒什麽威脅。你有進貨價的優勢,還怕搞不過他?曆來沒有價格戰搞不定的東西,如果有,就來第二次價格戰。”


第92章 合作提議(為幽羽盟主加更)


清晨,靈愈寵物診所。


昨天晚上有個急診,搞得很晚,孫曉夢沒有回養殖場的家裏,而是睡在了診所裏。診所的更衣室裏被她放了一張上下鋪,用來臨時休息用,她睡下鋪,上鋪用來放雜物,省地方。反正診所隻有她一個人,也不用講究什麽。


診所從一開始的門可羅雀漸漸變得忙碌起來,孫曉夢有些覺得力不從心,也許該請個護士幫忙了,不過那又是一份額外的工資支出……現在她為了省錢,診所的日常清潔工作都是自己做。她的執業時間是早9點到晚7點,不過早上一般沒人,而晚上經常拖到9點左右才能結束,因為人們往往下班回家以後才發現家裏寵物的狀況不對,急忙抱來就醫,她也不能將生意拒之門外。


考慮到以後可能會經常睡在診所裏,她打算利用早上的時間回家一趟,拿一些換洗的衣服過來。天氣漸涼,是該換季的時候了。


拉起門口的卷簾門,卻意外地看到張子安一邊啃著包子一邊徘徊在診所門口。


“你怎麽來了?”她詫異地問道。


“咱們不是打了個賭麽,我認輸了,今天來給你當清潔工來的。”張子安三下兩下把包子塞進嘴裏,含糊不清地說道。


“打賭不是還沒到時間麽?這麽早就認輸了?”雖說是意料之中,她還是覺得有些失望和惋惜。


“早認輸晚認輸都一樣。先不談這個,我今天還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麽事?借錢的話免談。”她斬釘截鐵地說。


張子安差點咽包子噎著,“誰說我要借錢了……不過確實跟錢有關。”


“進來說吧。”她輕歎一口氣,讓開了路。


張子安還是第一次來她這裏作客,不由地左右張望一番。


診所的門麵很小,左邊是一家汽車配件店,右邊是一家裝飾裝潢公司,暫時都沒有開門營業。店麵的玻璃上貼著一張醒目的通告:寵物疫苗注射定點單位。


麻雀雖小,五髒俱全。診所內部被分隔成若幹區域,一進門是等候區,擺著幾張靠背椅供客人休息,還有一些寵物世界之類的雜誌可以隨意翻閱。左側的牆上掛著一張常規價目表,對麵的牆上則掛著《動物診療許可證》和工商營業執照。


再往裏麵是一間診療室,同時也是孫曉夢的辦公室,牆上貼著她的獸醫資格證的複印件。


診療室再往裏的一間屋子,隱約能看到不鏽鋼的手術台和小型無影燈,那應該是手術室。


可以說,診所雖小,卻很正規。


“所以說到底是什麽事?”孫曉夢問道。


“是這樣,”張子安收回目光,“我打算最近弄個會員係統,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同時買兩套的話應該是有優惠。”


“啊?”她一時沒有明白過來。


“我想了想,會員製有好處啊,一旦客人在你這裏充了錢,每當寵物生病或者需要體檢的時候,肯定會首選你這裏。你可以給持有會員卡的顧客打個折扣,5%或者10%,應該是挺有吸引力的。”他解釋道。


張子安這種一本正經的樣子令她很不適應,懷疑遇到了假張子安。片刻之後她才說道:“會員製的好處我倒是知道,大型寵物醫院有這麽做的,不過我的小診所有這個必要嗎?成本應該挺高的吧?還需要人手來操作。”


“成本肯定是有的,這就是我來的目的——咱們可以共同分擔成本和風險。”張子安說,“我有個初步設想,持你診所會員卡的顧客,來我的店裏無論是買東西還是給貓洗澡都可以享受5%的折扣,而持本店會員卡的顧客,去你的店裏打疫苗、體檢或者看病,同樣可以享受5%的折扣——5%隻是舉個例子,具體數字可以再商量,但是我覺得不要低於這個數字,否則就沒意義了。”


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提議。一旦接受這個提議,就相當於奇緣寵物店和靈愈寵物診所結成了類似於盟友或者合作夥伴,而他們二人也將由單純的朋友變成生意夥伴。


在商言商,做生意就要考慮這筆交易是否合算,是否會給自己的店鋪帶來利益,因此孫曉夢很慎重地低頭細思。


張子安這個提議的本質,就是將兩家店鋪的客流量合二為一。兩家店鋪都是寵物相關,這是合作的基礎。他們的合作有一個天然優勢,就是他們兩家的店離得很近,分別位於中華路的南北口,中間就隔著幾百米,溜達著就能走到。


稍加分析之後,孫曉夢就覺得這個提議對她來說很吃虧,因為要論客流量,她的診所肯定是要占優勢的。


合作的前提是雙方實力對等,這樣才能起到互補的作用。


想了想,她說:“給我點時間好好考慮一下,倉促之間很難決定。”


張子安表示理解,這不是單純地增加一台電腦那麽簡單,還要額外雇人,相當於額外負擔一份工資,單憑她一個人是忙不過來的。


“你考慮好了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跟別人約好了,這兩天就要去參觀一下他們的會員卡係統,如果我覺得好用的話可能就定下來了,所以最好別拖得太久。”他說。


孫曉夢懷疑地看著他。光是賣寵物和給貓洗澡,能吸引得了顧客辦會員卡嗎?


“沒別的事了?”她問。


他聳了聳肩,“還有就是給你當一次清潔工,願賭服輸嘛。工作服、手套和消毒水在哪?”


她搖頭,“不用了,開個玩笑而已。”


“不行,大丈夫說話算話。”張子安執意堅持。


其實他是想利用清潔的機會順便參觀一下她的診所內部,這也是為合作考慮的。就像是她質疑他的能力一樣,他也必須要查看一下她的診所是否正規。


她見拗不過他,隻好說:“那跟我來吧。”


跟在她後麵往裏走,穿過診療室和手術室,來到後麵的更衣室。更衣室一進門就是一對水槽,這是手術前洗手用的,一麵牆壁完全被一排更衣櫃占據,對麵則放著一張上下鋪,下鋪還有被子沒有疊起來,上鋪則散亂堆放著女式外衣。


孫曉夢拉開最邊上的一個更衣櫃,裏麵放著各種清潔用具和消毒水。


“你真要幹?”她確認道。


他點頭的同時已經戴上手套和口罩。


“那好,我正好順便回一趟家——我警告你,可別趁我不在亂翻東西啊!我這裏有監控的!”


張子安無語,我就這麽不值得信任?


第93章 維多利亞的秘密


孫曉夢的車駛離之後,張子安說話算話,開始了清潔工作。


其實這裏的清潔相對於寵物店來說並不繁重,可能也是顧客並不太多的原因。等候室隻有一些灰塵和貓毛狗毛,診療室和手術室就更幹淨了,大概是昨天夜裏營業結束之後她已經清潔過了,今天隻需要噴灑消毒液來消毒就行。


診所隻有孫曉夢一個人,設備也不足,估計也做不了大手術,頂多做做絕育和骨折外傷處理。


寵物醫院和寵物診所的收費標準很貴,可以說比人看病都貴,這是事實。


人結紮大概也就200塊錢,狗結紮要價400——起!


結論:單身狗不如寵物狗!沒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