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我可不是跟蹤狂——我以後打算把店內垃圾簍裏的空飲料瓶都集中起來,放到她家附近,反正每天都要去綠地那邊遛狗,順手的事而已。”王乾稍微不好意思地解釋道。


居然是否認這個,而不是否認自己的中二病?


張子安聞言挺意外的,沒想到王乾居然會幹好事,欣然說道:“行啊,希望你能堅持下去,別三分熱度就行。”


“放心吧,絕對會堅持下去,至於水族館那邊我也會讓二師弟幫我收集空瓶子,師兄的命令他不敢不聽。”王乾信心滿滿,不過他想起一件事,隨即好奇地問道:“對了,師尊您以前說,綠地旁邊的那片老舊居民區早就說要拆遷,隻是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拆成,但如果某天真的拆遷了,那位老奶奶會不會拿到巨額賠償款一夜暴富?”


“還真沒準兒!”張子安笑道,“拆遷改變命運嘛!”


第891章 船


褚曼華付完了款,拿到發票和寵物出售協議,那條可以嗅到糖尿病人低血糖征兆的迷你貴賓犬從此屬於她。


其實,貴賓犬擁有出色的嗅覺並不令人意外,要知道據說現代貴賓犬的祖先是十五世紀英國的一種尋茹犬,它們的任務是幫助主人尋找一種叫“鬆露”的珍貴蘑菇,而它們對這種蘑菇的氣味非常敏感,也許這種蘑菇也散發著與糖尿病低血糖反應相似的味道吧。


總之,她買了一大堆寵物用品,東西太多太沉攜帶不方便,於是拜托張子安打包郵走。


她想給迷你貴賓犬係上項圈和牽引繩,但它卻並不安分,像是預感到即將離開寵物店一樣,從她的手中掙脫出來,戀戀不舍地又跑到它母親旁邊。


褚曼華問道:“那條狗是……?”


“它的媽媽。”張子安答道。


王乾想過去把它抱過來,但被褚曼華阻止了,她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自私,難道硬要拆散這血濃於水的母子天性?


迷你貴賓犬的母親,就是與它一起從愛萌寵逃出來的雌性貴賓犬,由於長期被迫連續生育,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生育導致體內鈣質流失,連牙齒都掉了幾顆,經過這段時間的調養雖然身體得到部分恢複,但始終不如其他成年狗那樣健康。


張子安暫時不打算把這條雌犬賣給顧客,就讓它在寵物店頤養天年,除非遇到非常合適的顧客。


迷你貴賓犬像是舍不得離開母親一樣,在母親繞著圈子嗅來嗅去,口中嗚咽有聲,但它的母親卻對它表現得很冷淡,最近一段時間來更是不聞不問,甚至當它靠近時會把它推開。今天也是如此,當它試著接近母親的時候,原本趴著的雌犬從地上站起來,視若無睹地轉身離開,換了一個位置繼續趴著,根本沒有拿正眼看它。


如此冷淡的態度令迷你貴賓犬很傷心,它嗅聞了一下母親剛才趴過的地方,這才垂頭喪氣地向褚曼華走過來。


褚曼華蹲下再次給它係牽引繩,這次它沒有反抗,也沒有掙脫,而是老老實實地讓她係上了。


“那我們就先走了,謝謝你,張店長,還有謝謝你們大家。”褚曼華感激地向張子安、魯怡雲和王乾致謝並告辭。


“路上小心。”張子安笑道,“有問題的話歡迎再來。”


王乾和魯怡雲也向她揮手告別。


她牽著迷你貴賓犬走出店外,平時出門一定會打車的她,今天決定走著回家,因為醫生讓她多活動身體,她要遵循遺囑,因為她還想活很久,而且活得很健康。


等她和迷你貴賓犬的身影消失,雌性貴賓犬不知什麽時候已經站起來,呆呆地盯著空蕩蕩的店門口,半響也沒有再次趴下。


在愛萌寵的那一夜,它把尚且隻有拳頭大小的孩子推向老茶和飛瑪斯,今天,它再次做了相同的事。


無論是人還是動物,當孩子長大後,父母都會將孩子半強迫地趕出家門,讓它們走向更廣闊的天地,老鷹甚至為了讓幼鷹學會飛行而將幼鷹從高高的鷹巢裏推出去,某種程度上,這也算是生物為了生存和繁衍的本能行為吧。


其他人也許沒有注意,但張子安看到了這一幕,走過去拍了拍它的後頸。它嗚咽一聲趴下來,眼睛卻依然盯著門口。


張子安見店裏暫時沒有其他事需要自己處理,王乾和魯怡雲應付得很好,便出門從五菱神光的車廂裏拿出一個用塑料布裹著的長條物體,回到二樓。


進入起居室,π如往常一樣在劈裏啪啦敲擊鍵盤,鍵帽上的許多字母都被磨得消失了,這鍵盤本來就不是什麽高級鍵盤,好在π早已適應了盲打,鍵帽上有沒有字母對它沒有影響。


張子安把手裏的東西放下,走到書桌旁說道:“π,現在有時間沒?我用一下電腦。”


“吱吱。”π高高舉起雙手,伸了個懶腰,摘下夾鼻眼鏡,揉揉眼睛,從轉椅上跳下來,示意讓他自便。


“好,π你可以先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好。”


張子安打開瀏覽器,進入萬能的淘寶,鍵入他想搜索的關鍵詞,並按下回車。


之前他沒有抱很大的希望,不過看到加載出來的圖片,他就放心了,果然不愧是萬能的淘寶,居然連這種東西也有賣的,而且賣家的數量還不少……


“吱吱?”


π也看到了屏幕上的圖片,好奇地站到書桌旁,它的身高隻比書桌高一點點,眼睛勉強超過桌麵。


它比劃著手勢,意思是問:你要買船?


沒錯,電腦屏幕上的圖片都是船,準確地說,是充氣船。


張子安說道:“買不買,我還沒有最後決定,暫時先看看,橫向比較一下各個商家的性價比。”


手機屏幕太小,不方便比較,還是電腦上比較直觀,一次可以顯示更多內容。


“其實吧,我是打算買航母的,最好是核動力航母,帶艦載戰鬥機的那種,沒想到都下架了,隻剩下模型,看來萬能的淘寶也不複當年之勇啊……”他感歎道。


“……”π一副迷茫的表情。


淘寶賣家展示的充氣船有多種型號,從一百多塊錢僅能容納單人雙槳的無動力充氣船,到兩三千塊錢帶電動馬達的四人衝鋒艇,不同檔次的船擁有不同的價格和不同的配置,令張子安這個門外漢看得眼花繚亂。


當然,理論上,一分錢一分貨,多花錢買不錯。在經濟條件許可的範圍裏,買能承受的最貴的基本沒錯。


兩三千塊錢並不算貴,他能承受得起,但他還要考慮另一個問題,就是尺寸能不能裝進五菱神光的車廂,否則怎麽帶到海邊呢?難道要扛過去?


他買充氣船是為了使用,而不是為了放在水族館裏展示用。


“吱吱?”


π納悶地比劃著手勢,意思是在問:買船做什麽?你要出海?


張子安沉吟片刻,點頭道:“有這個考慮,但還沒有最後決定。”


第892章 鯨落


π很驚訝,因為張子安之前完全沒有透露過想乘船出海的念頭。


就連張子安自己也很驚訝。


他是偶爾心血來潮,其實他並沒有一定要開船出海的理由。不過,看到那頭龐大的巨鯨之後,他產生了幾乎不可遏止的好奇,要知道那種體型的巨鯨來到近海是十分危險的,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擱淺,真正屬於它的是碧藍的深海。


是什麽令它違背生存的本能而來到近海?是世華的歌聲?還是它也受傷了?


由於世華歌聲的內容是讓東北亞受到捕殺的鯨魚來濱海市外海避難,所以理論上講它可能也受到捕殺,是聽到世華的歌聲而逃至此地。不過這又帶來一個新的疑問——世華是讓鯨魚們來到濱海市外海,沒讓它們靠近岸邊,之前的小須鯨擱淺屬於受傷後的意外。


所以說,那頭巨鯨也受傷了?


根據目前的情況,他不得不如此懷疑。


在海邊驚鴻一瞥的時候,由於距離實在太遠而且附近沒有參照物,無法精確估算那頭巨鯨的大小,但即使是粗看,它的體長至少有十幾米,體重可能在十噸以上,是一頭不折不扣的成年巨鯨。


這麽大的巨鯨,一旦在岸邊擱淺,短時間內幾乎沒有任何辦法把它弄回海裏,隻能眼睜睜看著它死亡。甚至,當它離開海水而擱淺的同時,當它失去海水浮力的同時,它的骨骼和內髒就已經被它自身的體重壓碎了,就算神仙也救不回來。


如果它真的因為受傷而冒險接近岸邊,那事情就嚴重了——它不能像小須鯨一樣幸運地擱淺在海岸上被人發現並救助,隻能等著傷勢自愈,或者等著有人主動發現它的傷勢。


張子安沒有頭腦衝動,他知道乘船靠近一頭體重十噸以上的巨鯨是非常危險的,而且還可能是一頭因為受傷而神智不清的巨鯨。


即使那頭巨鯨並沒有想要傷害他,但隻要無意間一個翻身就能把他連人帶船卷進海裏,一甩尾巴就能把他的骨頭和船全都打散架……


體型等級碾壓就是如此,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他在巨鯨麵前就像是一個成年男子麵對一隻剛出生的幼貓幼犬,體重差出百倍以上,談笑間他就灰飛煙滅了。


更何況,體重十噸隻是保守估計,要說那頭巨鯨實際有二十噸也並不令人意外。


隻要頭腦正常的人,就不應該貿然去觸摸一條陌生的狗,以防被咬。狗尚且如此,一頭陌生的巨鯨又當如何?頭腦正常的人應該敬而遠之。


更何況,他能夠接近巨鯨的唯一方式就是一條帶電動馬達的充氣艇,是提供給魚友出海釣魚用的,如果為了省錢還可能不帶電動馬達,要用手劃槳……


即使是專門研究鯨類的海洋學家,也不會乘充氣艇去接近一頭陌生的巨鯨,那是標準的作死行為。


話雖如此,就這麽放任那頭巨鯨自生自滅麽?


有一個很奇妙的詞,叫做“鯨落”,意思是當一頭鯨魚死去,它的屍體會緩緩沉入海底,將自身化為養分,反哺眾多的海底生物。


很多生長在海底,終生見不到陽光的海洋生物,它們就是靠鯨落賴以為生。


鯨骨體型巨大,鯨肉富含油脂,分解緩慢。據估計,一頭巨鯨死去,它的屍體能哺育眾多海底生物幾年甚至十幾年之久。


據說櫻花落下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那麽鯨落的速度又是多少呢?


巨鯨死後,並不會馬上沉入海底,而是會在海麵上漂浮一段時間,先被海鳥、鯊魚和北極熊啃噬,在沉入海底的過程中,同樣也會被其他魚類你一口我一口地撕扯,抵達海底後,靜止不動的屍體又會引來更多諸如盲鰻、睡鯊和深海蟹之類的生物,然後是剛毛蟲和甲殼生物,等在最後的則是厭氧菌。


在這個過程中,它的血肉被撕碎、分解,形成紛紛揚揚的“海洋雪”,被海流吹拂著播撒到更遠的地方,哺育更多的生命。


每一頭巨鯨死去,都會有眾多新生命因此而誕生。


即使當巨鯨的血肉完全消失,它灰白色的骨骼也會長久地屹立海底,形成一道詭異神秘的奇景。當人類的深海潛水器為了科學探索的目的進入深海,往往會看到鯨骨的森林,宛如海洋巨獸的紀念碑。奇形怪狀的海洋生物於鯨骨之間穿梭遊動,受到潛水器燈光的擾動而慌忙躲藏,不時攪起渾濁的海沙。


但是由於捕鯨活動和工業汙染,巨鯨的數量越來越少,鯨落的數量也隨之減少,誰也不知道深海之中有多少依賴於鯨落的生物因此而悄悄消失。


有生就有死,生老病死是天道輪回,人和鯨都不例外。


張子安看到的那頭巨鯨也可以死,但不值得這樣死,不值得死在淺海,這樣毫無意義,它的最終歸宿應該是遙遠的深海,像其他巨鯨一樣化為鯨落,哺育萬物——當然,這應該是幾十年之後的事了,鯨的壽命是很長的。


所以,他想乘船出海,去試著尋找那頭巨鯨。


如果它真的受傷了,或者生病了,他就盡力伸出援手,即使是他自己的力量不足,也可以去向那位新認識的漁政人員柯紹輝求助,畢竟這應該也在漁政的工作範圍之內。如果這樣也不行,還可以去向本地電視台的記者柳瑩尋求幫助,號召社會愛心人士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盡量挽救這頭巨鯨的生命。


眾人拾柴火焰高,一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大家的力量是強大的。就算是那頭擱淺的小須鯨,如果沒有老黃與小誌的幫助,他也無法獨立為它進行手術,將它送回大海。愛心人士始終是占多數的,大部分人都對巨獸充滿敬畏,不願意看到它就此遺憾地消亡。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就是它確實受傷或者生病了,而不是因為其他原因而來到淺海,比如說世華的歌聲。這就需要他乘船近距離親眼確認一下。


第893章 請求幫忙


張子安瀏覽淘寶賣家提供的充氣船數據和圖片,以及簡略研讀買家的評價,選出幾條看起來還算靠譜的加入購物車,準備之後再詳細比較。


另外,救生衣和救生圈也是必要的,盡管他從小在海邊城市長大,會遊泳,但淹死的都是會遊泳的,他可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驗證這條真理。


弄完這些,他把電腦讓給π,剩下的事在手機上就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