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安走到女記者麵前,掃了一眼她胸前的記者工作證,“我想了想,我好像沒必要向你證明什麽,如果你懷疑我是詐捐,那你就去找證據吧——但是,如果你沒有證據而誹謗我詐捐,那咱們就隻好法庭見了。”


女記者幹笑幾聲,“張先生,你誤會了,我隻是出於記者的好奇而提問,心裏並沒有預設立場……”


“難道你不知道,好奇心害死貓麽?”張子安不軟不硬地扔下一句,就不再理她。


她並沒有生氣,正相反,她因為得到了第一手獨家新聞而很是興奮,原本起草的關於張子安詐捐的報道內容順理成章地改成張子安低調支持慈善事業,引得外國友人俯身獻菊花……再穿插小貓悼念主人的圖片,肯定能收獲不小的反響。


反正她隻是為了搜集能夠吸引眼球的獨家新聞,至於正麵報道還是負麵報道根本無所謂。


張子安沒猜到她的思想轉變,就算猜到了也不會如何驚奇,野雞媒體就是這樣沒節操,怎麽標題黨怎麽來。


艾迪此次來濱海市,除了向逝去的瑞恩女士致敬之外,還有另一個小小的目的。


“張先生,我到現在還不明白,你是怎麽偽裝出瑞恩女士的聲音?難道你有什麽……特殊的技巧?或者是什麽高科技設備?”他好奇地問道,“如果不是我查到瑞恩女士已經去世,真的會被你的聲音騙過去。”


張子安還沒來得及說話,一道灰影撲騰著翅膀迅疾地落到他的肩膀上。


“嘎嘎!你就是艾迪·劉易斯?幸會!我是凱瑟琳·唐娜·瑞恩,很高興見到你!”


理查德不會放過這樣出風頭的機會,模仿凱茜的聲音用英語說道。


艾迪的眼珠都快瞪出來了。


“我的老天!是……一直是這隻鸚鵡在……在跟我說話嗎?”他的腦袋嗡嗡直響,說起話來都結結巴巴。


張子安瞪了一眼理查德,意思是不說話你會死不?


理查德不以為然地用鳥喙搔啄胸前的羽毛,小黑眼珠滴溜溜亂轉,以眼神回應道——會憋死!


為了避免艾迪被嚇出心髒病,他趕緊解釋道:“隻是其中一部分,大部分是用凱茜以前的聲音進行重新剪輯的!我有一個這方麵的專家朋友,他幫我弄的。”


“哦,原來如此。”艾迪聞言,總算勉強接受了這個解釋,畢竟就算鸚鵡會模仿人說話,但按照常識來說,最多也就是日常會話吧,而他與“凱茜”的對話涉及到很多捐款方麵的流程,一隻鸚鵡怎麽可能對這些應答如流呢?


如果是經過重新剪輯的錄音,就能說得通了,有些間諜電影裏經常出現類似的內容。


他回想起來,與“凱茜”之間的對話其實並不複雜,如果是提前準備好的錄音內容,然後按照需要進行播放,有專家協助的話是可以做到的。


緊接著,他又想起另一個疑問,“張先生,你為何要假冒瑞恩女士的名義來捐款呢?我聽亞當斯律師說,是因為她在遺囑裏將她養的貓送給了你,於是這算是你的回報?”


“可以這麽說吧。”張子安點頭,正好有一隻阿比西尼亞貓從他身邊走過,他就把它抱起來。


“中國有句古話……”說到這裏,他不自覺地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希望世華沒把這句話聽岔,“中國有句古話——無功不受祿。雖然凱茜將這些貓送給了我,但我始終認為它們是屬於凱茜的——你無法想象她為了培育出這些品相優異的血統貓而付出了多麽大的努力。榮譽永遠屬於她,我隻是她的代理人而已。”他解釋道。


艾迪早已多少猜到,但親耳從張子安口中得到證實,心中依然泛起敬意——有多少人因為得到一筆遺囑而欣喜若狂,卻根本不知道向慷慨的饋贈者感恩?


他再次望向花海裏的凱茜,她笑得那麽燦爛而欣慰,像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一樣。


第826章 生病


解答了心中的疑問,艾迪向張子安提出告辭。他來中國是有工作的,不能在濱海市耽擱太久。


“張先生,如果你將來造訪舊金山,請務必來敝基金會一行——我的同事們都很想見到你,也很想知道你、凱茜和這些神奇小貓的故事。”他說道。


張子安點頭,“好的,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會去。”


他倒並不是隨口敷衍——藍色巔峰的蒂姆和勞倫夫婦也邀請他再訪美國,因為他訓練出的會跳舞的布偶貓極受歡迎,在當地奇貨可居,價格被炒到了天上。嚐到甜頭的夫婦倆希望他能抽出時間來再去一趟洛杉磯。


洛杉磯和舊金山相隔500多公裏,在人人有車的美國並不算遠,租車的話可以很方便地開過去。


上次去洛杉磯時,天氣較冷,隻逛了逛好萊塢,如果再去的話,肯定要多玩玩。


艾迪欣然說道:“好的,我們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隨時歡迎你的到來。”


張子安送他出門,這時才發現剛才的女記者和攝影師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悄悄離開了。


艾迪攔住一輛出租車,張子安幫他告訴司機去機場,然後目送出租車駛離。


小雪一直用手機對準張子安,把女記者、艾迪和他的互動完整地帶給了直播間的觀眾,胳膊舉得都酸了。


“哎呀!我把雪球給忘了!”她猛然想起雪球的毛剛剪了一半,依然可憐兮兮地趴在盆裏等她繼續剪。


“對不起,雪球,都怪我不好!”她心疼地把它抱起來,上半身毛長,下半身毛禿的它簡直不忍卒睹。


直播間的觀眾們還在討論著剛才發生的事。


“真沒想到,摳比店長偶爾也有慷慨大方的時候……”


“我不聽!我不信!我不管!這不是我認識的摳比店長!”


“出現了!否認三連!”


“你們怎麽傻fufu的?摳比店長每捐出一塊錢,勢必要從咱們身上坑走十塊錢!”


“真相了!害我白白感動了半天……”


小雪表麵上沒說什麽,但心裏也很感動,第一次知道張子安還有另外一麵。如果不是怕她的雪球受欺負,她也很想買一隻阿比西尼亞貓回去,就當是為癌症研究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因為她家有的親戚就是死於癌症——到了那個地步,就不是用錢能解決的問題,再多錢也沒用。


她拿著小剪刀為雪球剪毛,經過練手之後,動作變得嫻熟起來,膽子也更大了,不再像之前那樣戰戰兢兢下剪子,剪出來的效果反而比之前要好。


趙淇和詩詩分別選購了貓糧和狗糧,走到收銀台結賬。


趙淇拉了拉張子安的衣服,趁其他顧客沒注意,低聲說道:“再給我算便宜點兒。”


“為什麽?這已經是成本價了。”張子安皺眉,同時把她的手拍掉。


“你看,你人紅是非多,以後說不定有需要我們幫忙的時候,詩詩她可是名牌大學法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可以免費為你做法律谘詢哦!”趙淇套近乎。


詩詩蹲在地上,興致勃勃地逗那條迷你貴賓犬玩,渾然不知道閨蜜已經把自己給賣了……


“免了,好意心領。”張子安表示嗬嗬,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於是擺手拒絕道:“我信不過你們的水平,不想被你們坑進溝裏,該多少錢就多少錢,一分不能少!”


“喂!你可別後悔啊!過了這村可沒這店了!”趙淇警告道,盡管她也知道沒什麽說服力。


張子安表示別跟我來這套,你有錢買奢侈品箱包和衣服,動不動就跑到國外逛一圈,買個貓糧卻這麽磨磨嘰嘰,對得起你家蘭蘭麽?


他們兩個正在扯皮,就見門口人影一晃,一位中年婦女左手拉著一個小女孩,右手拎著貓包走進來。


張子安沒有多加留意,以為是帶著自家的貓來洗澡的,而趙淇由於角度正好對著門口,立刻認出了來人。


“呀!文英姐,你怎麽來了?”她驚訝地說道。


張子安一聽,也轉頭望過去。


來的不是別人,而是以前從他店裏買過一隻暹羅貓的劉文英與她的女兒月月。


劉文英也算是他最早的幾位顧客之一,而且打過幾次交道,他知道她是一位麵慈心軟的人,性格和善,很易於相處。


趙淇暫時把手裏的貓糧放在收銀台旁邊,等一會兒再結賬,走到劉文英麵前寒暄道:“文英姐,早知道你今天也過來,我就約你一起來了。”


她和劉文英算是鄰居,同住一個單元,又因為養貓而結識,彼此關係不錯。有時候劉文英有急事要出門,不方便帶著孩子,就暫時把月月寄放在她那裏。趙淇也挺喜歡乖巧聽話的月月,每次出國的時候都會帶著一些小禮物回來送給這個可愛的小姑娘。


劉文英養的是暹羅貓,性格活潑好動,有時候會牽著貓下樓遛彎,以前趙淇經常在樓下小區裏遇到她,但最近一段時間好像她沒怎麽下樓遛貓。


其實趙淇寒暄的話半真半假,相比於比她大十來歲的劉文英,她更喜歡跟閨蜜詩詩一起出門逛街,畢竟興趣愛好相近,偶爾還會嘻嘻哈哈打鬧在一起。


但如果提前知道劉文英今天也要過來,趙淇肯定會邀請她一起來。


劉文英勉強笑了笑,“其實我是想去北邊那個寵物診所的,路過這裏時,看裏麵這麽熱鬧,就順便進來看看——張老板你忙你的去吧,不用招呼我,我馬上就走。”


“去寵物診所?”趙淇聞言一怔,下意識地望向劉文英拎著的貓包,“怎麽?毛毛生病了嗎?”


劉文英給她的暹羅起名叫“毛毛”,因為她女兒月月以前總是口齒不清地喊“貓貓”。


然而,可能是角度不對,或者是因為毛毛蜷縮在貓包的最裏麵,趙淇看不清貓包裏的情況。


劉文英為難地點點頭,“好像是生病了,但不知道是什麽病……”


月月聽到了,突然嗚嗚地抹著眼淚哭起來,“我要毛毛!毛毛你別死啊……”


第827章 瘋狂


月月的聲音很尖,哭起來又很讓人心疼,選購寵物和寵物用品的顧客們聽到了,都不由地向這邊看過來。


劉文英大窘,一邊向顧客們陪著笑臉道歉,一邊彎腰哄月月。


“月月別哭了,毛毛不會死的,咱們一會兒就去寵物診所,請醫生把毛毛治好,好不好?”


趙淇遞給紙巾,劉文英感激地接過來,給月月擦眼淚。


大家一開始還以為是小病,但聽月月哭得這麽傷心,難道她的暹羅貓得了什麽重病?


劉文英給月月擦幹眼淚,看看周圍沒有垃圾桶,就把濕掉的紙巾裝進兜裏,拉了拉月月說道:“月月,咱們走吧,去給毛毛看病。跟叔叔阿姨們再見。”


月月的眼眶依然是紅紅的,她揚起小手搖了搖,小聲說道:“叔叔阿姨再見。”


“小朋友再見。”


“月月再見。”


不管認識不認識的,大家都友善地對她揮揮手。


“張店長,你這裏今天這麽熱鬧,我就不打擾了,先走了啊。”劉文英向張子安道別,拉起月月想走。


這時,有位剛進來不久的顧客好心提醒道:“這位大姐,我看你還是等會再去吧,我剛從診所那邊過來,那邊好幾個人帶著寵物候診,你現在過去也是排隊,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劉文英發愁地歎了口氣,“就算這樣,那也隻能排隊啊,我最近忙,就周末有時間來貓來看病。”


誰都知道,寵物診所和醫院都是周末忙,因為年輕人平時白天要上班,晚上下班了診所也關門了,隻要不是特別急的急病,像普通的小病和小手術,比如常規體檢或者絕育手術,一般都會趁周末來就診,排隊的人多也是正常的。


趙淇跟月月的關係很好,見她傷心不能坐視不理,於是悄悄戳了一下張子安,“喂,你不是認識開診所的那位獸醫麽?去跟她說一聲,先給文英姐的貓看看。”


張子安搖頭,“誰家的寵物不是當寶貝養著?誰的時間不寶貴啊?候診就要按順序排隊,你去醫院看病的時候被加塞兒難道會高興?”


“死心眼。”趙淇不屑翻了個白眼,“沒關係我無話可說,有關係誰不用啊?”


劉文英趕緊打圓場,“淇淇,別難為張店長了,張店長說的對,肯去診所花錢花時間給寵物看病的人,都是把寵物當寶貝養的,誰也不比別人高一等……誰讓我平時沒時間呢,按順序排隊就是了。”


她願意等,但趙淇的暴脾氣可不願意傻等,她看到詩詩正在逗迷你貴賓犬玩,拉住詩詩的胳膊強行把她拽起來。


“幹嘛?”詩詩很懵,“要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