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安鄭重說道。w


然而,任他如何澄清,王乾和李坤似乎已經認定他是一個隱藏得很深的女裝大佬,或者喜歡收藏比基尼泳衣的變態。


李坤趕緊把泳衣又裝回包裝箱裏,畢恭畢敬地遞給張子安,心說這泳衣不會還是原味的吧?回去得好好洗洗手,萬一傳染上什麽奇怪的病就麻煩了……


他聽說德國人都是重口味,連德國a片都是重口味,師尊去了一趟德國還真沒白去,口味也重得一言難盡啊……


張子安麵對李坤遞過來的比基尼泳衣,進退兩難,要怪隻怪為什麽幾波快遞全趕在今天送過來了。


就算他不接,恐怕也會被認為是掩耳盜鈴,於是他隻好硬著頭發接過來,然後趕緊岔開話題:“對了,你們有駕照沒?”


“駕照?有啊,去年暑假的時候剛考的,我倆一起去駕校報的名,也一起考的試。”他們一怔,不知道張子安為何有此一問。


張子安點頭,“那好吧,這幾天我準備去買輛車,大部分時間要由你們來開。”


“買車?”他們一聽,驟然激動起來,“師尊,您是要買法拉利還是蘭博基尼?不不,這兩種車配不上師尊您的逼格,肯定是要買布加迪威龍!”


“對啊,師尊,想不到我們有生之年也能摸摸布加迪威龍的方向盤!”


“我們家有個親戚過年前剛結的婚,找朋友借的奧迪a8當婚車,聽說給了車主1000塊錢的紅包,那如果用布加迪威龍當婚車,怎麽也得給1萬塊錢的紅包吧?”


“你傻啊你!布加迪威龍當婚車,至少10萬起!您還別還價!”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沉浸駕駛布加迪威龍走上人生巔峰的美好暢想中。


張子安冷臉看著他們,牙縫裏蹦出幾個字:“布加迪你妹!你們出錢啊?當然是買高性能、超耐操、巨能裝、文藝範的五菱神光s!”


他們依然不死心,“師尊,您是不是打算買輛布加迪威龍,然後在車尾貼上五菱神光s的標誌?聽說現在流行這麽裝逼!”


開水族館,沒一輛屬於自己的運輸車是不行的,無論是水族箱還是各種水族設備都非常沉重,就算是水族生物本身,由於需要連水一起運輸,又沉又占地方,光靠借車是不行的,靠以前那樣用三輪車拉效率太低,所以買車就要提上日程了。


張子安也很想買法拉利,買蘭博基尼,說不定還能在4s店被銷售看不起,然後上演裝逼打臉的經典劇情……有了豪車,泡妹子也不在話下!


至於布加迪威龍就算了,那個連想都不敢想。但問題是買不起啊,而且這些跑車拉不了貨,根本不實用,所以也隻是想想罷了。


既然以實用為主,那既能載人又能拉貨,容積大且超省油,翻山越嶺如履平地的五菱神光自然成為首選。


王乾和李坤見他真的要買五菱神光,不禁深感失望。


張子安又向他們打聽了一下附近建材市場的位置,準備去定製一批水族箱。


留下他們給手抄網貼編號,他自己先回到寵物店裏,正好魯怡雲也把送禮者的名單打印出來了,他就一手拿著名單,一手拿著比基尼包裝盒回到樓上。


π全神貫注地在電腦前打字,甚至沒有聽到他的腳步聲。


浴室裏傳來嘩嘩嬉水的聲音,他走進去一看,原來世華正泡在浴缸裏,興致勃勃地在水麵上把玩小黃鴨玩具。


她一手捏著一隻小黃鴨,一會兒讓它們兩個互啄,一會兒讓它們兩個相親相愛,嘴裏還嘰哩咕嚕地給它們配音,玩得不亦樂乎。


“給,你的泳衣來了,先穿上再玩。”張子安連包裝盒一起遞給她,“試試合不合適,不合適的話再去退換,好在我買了運費險。”


世華戀戀不舍地鬆開小黃鴨,拎出泳衣好奇地打量著,“這衣服怎麽穿?”


“別問我啊!你自己琢磨吧!我也不知道!”


張子安剛被誤會為女裝大佬,目前正處於敏感期。


“我先出去了,你穿好叫我一聲。”


他走到起居室,看著π寫了一會兒小說,便聽到世華叫道:“阿則-安!我穿好啦!”


“怎麽樣,合適嗎?”


他重又回到浴室,看到世華果然已經穿好了比基尼的上半截,正在擺弄三角泳褲。


“這個應該穿在哪裏?套頭上嗎?”她納悶地問道。


“那個你就別管了!扔在一邊就行!不是給你穿的!”張子安無語地說道。


“哦。”


她一聽還覺得挺遺憾,把泳衣扔到一邊,把海藻般墨綠色的卷曲長發也撥到一邊,叉腰說道:“怎麽樣,好看嗎?”


淡藍色的比基尼泳衣與她淡藍色的魚尾以及半透明的尾鰭很相襯,幾乎是渾然一體,無論是大小還是顏色都合適得不能再合適,更映得皮膚分外白皙。


“挺不錯。”張子安說道。


“嘻嘻!”她很高興,繼續玩她的小黃鴨。


這對小黃鴨還是張子安小時候的玩具,已經很舊了,一直扔在浴缸旁邊的收納箱角落裏,不知怎麽被她翻出來了。


仔細一聽,她還念念有詞地哼哼著自創的兒歌:“一隻小黃鴨,兩隻小黃鴨,遊去見歐巴……”


“世華,我有件事想問你。”


她穿上泳衣之後,張子安終於可以在近距離正視她了。


“嗯?”


她頭也不抬地隨口應道。


“之前在德國海灘的時候,你周圍有很多各種各樣的海洋生物,你記得吧?海裏還有一頭白鯨,像是跟你在唱歌一樣。”他詢問道。


“嗯嗯。”她點點頭,眼睛依然專注地盯著小黃鴨。


張子安斟酌片刻,“我想問的是,那些海洋生物,會不會跟著你也來到這裏?”


如果是這樣可就有些麻煩,大批罕見的海洋生物齊聚濱海市,恐怕會引起軒然大波。


“我不知道。”她甩動長發幹脆地搖頭,“也許吧。”


第756章 遠洋的哭泣


張子安這幾天有時候做夢,都能夢到那個無名的德國海岬,夢到那些密密麻麻的怪異海洋生物,甚至在夢中創造過更怪異的生物。w↑w


深不可測的海洋裏,潛藏著許許多多足以挑戰人類想象力邊界的生物,一旦這些生物因為世華出現在濱海市而全被吸引過來,難以想象會是什麽後果——惡鯊、巨鯨、大王烏賊齊聚港口,恐怕會引起大騷動。


簡直是堪比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因此,張子安很關心這個問題的答案。


世華卻茫然搖頭,表示她並不清楚。


顯然,她召來海洋生物的本領算是她的一項被動技能,根源大概就在於她特征裏那句“惹得群鱗生綺思,紛紛來與伴清眠”——因為她太過漂亮,令眾多海洋生物不知不覺地被吸引過來,想要伴她入睡。


張子安撓撓頭,這可怎麽辦呢?


世華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自顧自地哼著自創的兒歌玩小黃鴨。


“一隻小黃鴨,兩隻小黃鴨,遊去見歐巴,歐巴不在家,回來找世華……”


“嘎嘎!”


理查德從樓下撲騰翅膀飛上來,正好聽到他說話,便插言道:“你這個白癡!難道忘了嗎?她當時不是唱了一首歌,把那頭白鯨給唱走了!依本大爺之見,當時你應該把那頭白鯨帶回來,騎著它去見你心心念念的島國女優,正好應了那句話——扶桑此日騎鯨去,子安何年化鶴來!”


張子安捏起肥皂就向它擲過去,“你大爺的!這特麽的是挽聯吧!”


“嘎嘎!”理查德機靈地躲開,一溜煙地又飛到樓下去撩撥其他精靈,遠遠還能聽到它聒噪的聲音從樓梯間傳來——“仰首擲肥皂,俯身獻菊花!本大爺終於把這首千古孤聯給對上來啦!”


它一走,二樓頓時安靜下來。


張子安仔細一琢磨,它說得還挺有道理,當然並不是說俯身獻菊花,而是那頭白鯨聽了世華唱歌後就離開海岸,返回深海,這說明她雖然不能控製海洋生物讓它們別跟過來,但可以讓它們離開。


“世華,在德國海岸邊的時候,你跟那頭白鯨唱了首歌是吧?然後那頭白鯨就離開了?”他問道。


“嗯嗯。”她心不在焉地點頭。


“那你能不能如法炮製,讓正在接近濱海市的那些海洋生物離開?”


她點頭又搖頭,“太遠聽不到啊。”


“是說,海洋生物離得太遠的話,就聽不到你的歌聲?”他又問。


“嗯。”


好吧,他倒是沒考慮到這一點。


如果世華能夠離開寵物店,去海上或者海邊唱歌的話就沒問題了,但是她又暫時不能離開寵物店……


要不試試錄下她的歌聲,然後去海邊放?


但這不行吧,就算去海邊放,又能傳出多遠呢?


張子安想不出別的辦法,把這條美人魚帶到濱海市,沒想到會引來這麽大的麻煩。


他正想下樓去散散步,興許能想出辦法,這時就聽世華喃喃自語般說道:“要是歐巴聽到我的歌聲,會不會來這裏找我啊……”


“不可能吧。”張子安趁早打消她的念頭,“你的歐巴不是在韓國嗎?這裏離韓國有幾百公裏呢!”


她嘟起嘴,“幾百公裏?幾百公裏是多遠?可我明明聽到那個方向的鯨魚在哭泣。”


說著,她抬起一隻胳膊,遙指東方偏北的方向。


咦?


張子安一怔,順著她指的方向看,但隻能看到浴室的牆壁。


“等下,你剛才說的是什麽意思?”他問道,“你聽到鯨魚在哭泣?從這裏,能聽到鯨魚在哭泣?我怎麽聽不到?”


“因為你是笨蛋!剛才那隻鳥不是在喊你白癡麽!”她衝他扮了個鬼臉。


張子安沒心情跟她開玩笑,認真地問道:“世華,請認真地回答我,你現在能聽到鯨魚的聲音?”


世華狡猾地轉轉眼珠,“回答有沒有獎勵?”


“有有,當然有。”他隨口答道。


“獎勵什麽?我要看電視!”她興奮地說道。


張子安想了想,“我可以答應你,縮短你的等待時間,但馬上看電視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家裏的電視就一台,現在茶老爺子在看。你看茶老爺子年紀大了,咱們要尊老愛幼對嗎?”


“就是那隻讓我穿衣服的茶色老貓?”她孩子氣地問道。


“是的,它叫老茶,你可以跟我一樣叫它茶老爺子。”張子安回答。


她不太情願,但還是勉強同意了,“那你說話算數?”


“當然算數。”他滿口答應,“現在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