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們!”


年輕的土耳其廚師也擠在人群裏,驚訝地盯著他們。


張子安向他豎起大拇指,“烤肉,很好吃!”


第721章 開幕式


在紅毯上受到的禮遇令張子安非常吃驚,如果換成別的國家,也許飛瑪斯同樣會受到關注,但絕不會如在德國一樣引發轟動,畢竟德國人對狗的喜愛是有目共睹的。


紅毯兩側的影迷們舉起手機或者相機,將威風凜凜的飛瑪斯拍攝下來,風頭之盛一時無兩,連久負盛名的大牌明星都相形失色。


不明情況的影迷們互相打聽,詢問這條狗是什麽來曆,本地的資深影迷們則打開觀影手冊裏關於《戰犬》的那一頁讓他們看。


柏林電影節為期十天的時間裏將有數百部電影輪番上映,觀影手冊裏麵關於《戰犬》的介紹隻有寥寥幾筆,配了一個並不太吸睛的封麵,若不是入圍了主競賽單元,還真沒幾個人會注意到。


沒買到《戰犬》電影票的影迷們頓時後悔不迭,覺得就算是為了這條狗也應該買張票看看啊。柏林電影節的票價是15歐元左右,以當地的收入水平來說很便宜。


幾個被家長抱在懷裏的小孩子一直嚷嚷著“狗狗”,向飛瑪斯伸出短短的小手。


“你好,能跟你的狗合個影嗎?”


一位穿著低胸透視裝的女明星笑容可掬地走過來,對張子安說道。


張子安對她的臉沒什麽印象,應該不是大牌明星,猜到對方大概是想蹭熱度的。不過蹭熱度是彼此蹭的,反過來說飛瑪斯也能蹭蹭她的熱度。


他大度比劃了個“請便”的姿勢,自己讓到一邊。


女明星小心地撫了撫飛瑪斯的後頸,見它十分溫順,眼眸裏滿是平和的神態,便放心大膽地彎腰摟住飛瑪斯的脖子,滿麵笑容地對著攝影師,同時還要提防自己晚禮服的關鍵部位不要走光……


美女與野獸的題材一向噱頭十足,永不過時,經驗老到的攝影師們抓住機會就是一頓各種角度的狂拍。


有了她的榜樣,其他明星也紛紛過來要求與飛瑪斯合影,前一波完了,又有新的一波影星來到紅毯上,飛瑪斯忙得團團轉,直到組委會員工不得不出來幹預,才跟張子安一起步入柏林電影宮的大廳,並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進入嘉賓區入座。


金碧輝煌的電影宮分成上下三層,現場音響效果極好,原本是專門上演音樂劇的劇院,不過每年這個時候都會臨時改為柏林電影節的主會場。


此時電影宮裏幾乎是座無虛席,之前進來的明星、評委會成員和各種業界人士齊聚一堂,尋找熟人互相攀談,用各種各樣的語言和口音聊著各種各樣的話題。


張子安和飛瑪斯找到自己的座位時,馮軒和林楓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進來了,安靜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馮軒並不是喜歡交際的人,跟這些國外明星也不認識。林楓麵色不豫,低頭玩手機,拇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動,似乎是在跟人聊微信。


從剛才起,張子安的手機就一直在振動,他沒有去看,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劇組微信群裏炸了鍋,誰也沒想到飛瑪斯居然引起了如此大的轟動。


現今時代的網絡媒體如此發達,雖然柏林電影節並不像奧斯卡那麽受重視,但國內至少有兩三家視頻網站派來了記者,專門對開幕式進行現場直播,走紅毯的那一幕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影響力如漣漪般逐漸擴散。


開幕式即將開始,劇場工作人員通過麥克風請嘉賓們就座,但仍然不斷有人要求跟飛瑪斯合影,直到飛瑪斯逐一滿足他們的要求後才回到座位上。


等這些難伺候的明星大腕全都落座,開幕式正式開始,一襲緊身晚禮服的女主持人帶著燦爛的笑容走上舞台。


“你們好!晚上好!歡迎大家來參加柏林國際電影節!”


她在台上繞台一周,向台下的嘉賓們頻頻揮手致意,而嘉賓們則報以熱烈的掌聲、尖叫聲和口哨聲。


等掌聲稍息,她揚聲說道:“啊!我注意到有非常多的電影明星來到了現場,很多都是我們去年見過的老朋友了,同時也有一些新朋友加入了我們——甚至還有一條可愛的狗狗!”


隨著她的聲音,現場嘉賓的目光和鏡頭全都轉向飛瑪斯。它端坐在椅子上,坦然承受眾人的注目禮。


前麵入場的嘉賓這時才剛剛見到飛瑪斯,頓時又驚訝又好奇。


“這條來自中國名叫飛瑪斯的狗狗不是作為嘉賓來到我們的電影節,而是作為一名演員,它參演的電影入圍了本次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她沒有帶講稿,也沒有帶耳機,完全是現場發揮,“如果我沒記錯,奧黛麗·赫本也有一條名為飛瑪斯的狗,看來它與電影的淵源不淺!”


現場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隻不過這次的掌聲全都送給了飛瑪斯。


經驗豐富的女主持人以飛瑪斯的話題起頭,開始逐一介紹今天來到現場的重量級嘉賓和評委會成員,嘉賓裏甚至包括柏林市市長和德國的幾位部長級人物,足見德國對柏林電影節的重視程度。


接下來的流程與國內的電影節區別不大,隻是沒那麽多莫名其妙的歌舞表演,先是由於德國文化部長和柏林市長分別致辭,向柏林電影節致以美好的祝福,然後由電影節組委會主席上台與主持人聊了聊關於電影的趣事,最後由評審團主席登場,並向全場嘉賓介紹評審團成員。


相比於那些負責致辭和走過場的嘉賓,張子安、馮軒和林楓更關於本次電影節的評委會成員,畢竟這些人將決定《戰犬》的命運。本次評委會成員一共八人,都是與電影有關的專業人員,包括演員、導演和編劇等等,五男三女,他們的眼光和個人品味將決定電影節的各項大獎歸屬,張子安隻能祈禱他們裏麵沒有討厭狗的人。


此外,組委會主席的影響力也不容小覷。


最後,由電影節評審團主席宣布柏林電影節正式開幕,上千部電影將展開為期十天的角逐。


第722章 行程更改


大清早,張子安就被一聲接一聲的信息提示音吵醒,屋裏的精靈們也一樣,還好昨天為了倒時差而睡了午覺,另外夜裏也睡得早,不算太困。


解鎖屏幕一看,全都是在奇緣寵物店認識的人發來的消息,大部分是顧客,也有生意上認識的人,要麽說在新聞裏看到他了,向他表示祝賀,要麽好奇地詢問電影片酬有多少錢,要麽直接開口要紅包,還有人表示自己想往演藝界發展,問他認不認識導演,可以接受潛規則……


其他人的消息先不管,魯怡雲說濱海電視台的人已經找上門了,目前正等在店裏,要求預約采訪,問他應該怎麽應付,是回絕還是答應?


張子安給她回複信息,讓她跟電視台的人說,他在柏林無暇抽身,等他回來再談這個問題。


至於其他人的信息,他大部分選擇了無視,簡單地向祝賀者表示感謝,然後把要紅包的人全部拉黑……


既然醒了,他不打算繼續賴床。在德國的十天時間眨眼即逝,應該多走走多逛逛,省得白來一趟。


他從枕邊拿出一張名片,是雷娜的名片,名片背麵的空白處用德文寫了一行地址,是她父親所在的地方,可惜他不認識這個陌生的地名,德國的城市他隻知道為數不多的幾座,像柏林、漢堡、不萊梅之類的大城市。


理查德認識德文但不認識地方,畢竟它不是活地圖。


今天是《戰犬》的首映,地點同樣在波茨坦廣場的柏林電影宮,另外還有一場為14歲以上少年舉行的加映,位於亞曆山大廣場上的cubix7影院。兩場電影的上映時間相差無幾,按照劇組的行程安排,他們要先去電影宮再走一次紅毯,陪同首映式的觀眾們看完電影後,再馬不停蹄地奔赴cubix7影院,差不多能趕上謝幕時間。


行程很緊張,他今天沒時間去拜訪雷娜的父親,隻能過幾天再說了。


他把飛瑪斯叫醒,又給它洗了個澡,換了另一條領結。


昨天走紅毯的照片已經在網上鋪天蓋地流傳開來,在無數攝影師的注視下,儀表上任何一處瑕疵都可能被無限放大,影響形象,特別是目前風頭正盛的飛瑪斯。


剛洗完澡,領隊聶遠又在微信群裏逐個@一會兒出席首映式的人,讓大家於樓下集合,一同乘車前往柏林電影宮,早餐在路上吃。


張子安把其他精靈收回進手機裏,自己也換了套西服,帶著飛瑪斯坐電梯來到樓下大堂。


除了他之外的人都已經到了,聶遠點齊人數,宣布道:“今天的行程臨時更改,看完首映式之後大家不用去cubix7影院了,改為去參加歐洲電影交易市場,去給我們的參展人員助威,並且期待電影海外發行權能賣個好價錢。”


其他人對這個決定沒表示什麽異議,張子安和飛瑪斯卻是一愣,怎麽行程說改就改?


“為什麽不去cubix7影院了?”張子安忍不住問道,“不是在那裏舉行14plus的加映麽?改時間了還是改地方了?”


聶遠一見他就皺眉,兩人在電影拍攝過程中就不睦,特別是聶遠的親戚,那位擔任生活製片的小哥被開除之後,暗地裏向聶遠告狀,說張子安暗中使壞。聶遠雖然恨自己這個親戚不爭氣,但畢竟那是親戚,不給親戚麵子就是不給他麵子。


從那之後,聶遠跟張子安一向是公事公辦,沒有半分私交。


“這裏團隊一致下達的決定,作為團隊的一員就應該有團隊精神,隻要執行就可以了。”聶遠不耐煩地揮揮手,“另外,隊伍裏的某些同誌喜歡嘩眾取寵,今天最好收斂一些,以免給外國友人留下壞印象,損害整個團隊的形象。”


他滿嘴官腔,顯然指的是飛瑪斯昨天戴墨鏡出風頭的事。


林楓在一邊點頭附和。


張子安嗬嗬冷笑。


“小張,過來一下。”作為副領隊的馮軒悄悄把他拉到一邊,低聲說道:“小張,我們剛剛接到組委會的通知,cubix7影院的那場加映可能不得不取消了。”


“咦?為什麽?”張子安問道,“是不是因為主競賽單元和14plus單元的組委會產生了矛盾?”


14plus單元的電影和主競賽單元的電影是不重合的,某些電影放在兩個單元裏都挺合適,就會受到兩個組委會的爭搶。《戰犬》這次被選入了主競賽單元,隻能以非參賽電影的身份參加14plus的展映。


“那倒不是。”馮軒搖頭,“組委會之間是友好競爭,共同的目的都是選拔出優秀的電影奉獻給觀眾,不會產生什麽矛盾。加映取消是因為負責這場電影的翻譯昨夜病倒了,住進了醫院,臨時找不到其他人來頂替。”


經過馮軒的詳細解釋,張子安這才明白。


原來,kplus和14plus麵向的是少年兒童——德國的少年兒童,然而被選入kplus和14plus的電影卻不一定是德語電影,大部分是英語電影以及世界其他國家的電影,這就導致一個嚴重問題,就是德國孩子們可能既聽不懂電影對白,也看不懂英文字幕,或者勉強能看懂英文字幕但是會嚴重影響對電影劇情的理解。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柏林電影節的組委會給kplus和14plus這兩個單元的展映電影安排了現場同聲傳譯,把電影裏的英文字幕實時翻譯成德語,念給孩子們聽。


擔任同聲傳譯的人不是大街上隨便找來的普通大學生,而是組委會挑選出來的具有電影從業經驗的人,有的是演員,有的是播音員或者電台主持人,不僅音色優美動聽,更能準確地將外語翻譯成德語。


這是一項非常考驗專業素質的工作。由於現場隻有一位翻譯,他需要提前好幾天就開始做準備,收到電影藍光dvd之後,他要反複觀看並揣摩,不僅要精確表達字幕的意思,更要掐準時間點、對準口型,甚至為電影人物的對白加上感情色彩……難度之高可想而知,絕不是隨便拉個人就能頂替的。


一切都是為了能讓孩子們更好地理解電影。


第723章 兵分兩路


柏林電影節是各個電影節裏最重視少年兒童觀影感受的,為每場kplus和14plus都配備了一位同聲傳譯,這一點也被其他一些電影節所效仿。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也許是糟糕的天氣,也許是徹夜的狂歡,令負責本場《戰犬》同聲傳譯的翻譯人員突然病例,又找不到合適的人來頂替,導致加映很可能被迫取消,這就是劇組臨時決定改變行程的原因。


馮軒將事情的原委告知張子安,並且說道:“小張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而且今天《戰犬》首映式的走紅毯更重要,經過昨天的開幕式,今天肯定會有很多國內外的媒體到場,咱們需要把電影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這樣無論是對國內院線的排片率還是海外發行權的販售都有利。”


張子安知道馮軒說得沒錯,給少年兒童放的電影,影響力遠遠不及給成年人放的電影,很多國人隻聽說過金熊獎和銀熊獎,根本不知道柏林電影節還有kplus和14plus這兩個專門招待少年兒童的單元。


話雖如此……


他低頭望向飛瑪斯,它若有所思。


沒有誰比飛瑪斯更渴望自己的真實名字家喻戶曉,它付出了努力,有權得到這一切。


但是,相比於這一切,它更渴望成為少年兒童的天使,就像臨終前仍然在關心餓肚子的非洲兒童的奧黛麗·赫本。


想通這件事,他的心中就已經有了答案。


於是,他微笑著對馮軒說:“馮導,我看咱們兵分兩路,你們帶隊去柏林電影宮,我帶著飛瑪斯去cubix7影院,這樣兩邊都不耽誤。”


馮軒一聽就急了,“這怎麽行?各路媒體都是衝著飛瑪斯來的,它不去露麵,豈不是放了人家的鴿子?國內有些媒體的德性你也知道,肯定會覺得你們耍大牌……”


張子安既然做出了決定,就不打算更改,笑道“馮導,您說錯了,我們不是耍大牌……”他又望了一眼飛瑪斯,與它對上視線,“我們就是大牌!”


正像林楓的助理給林楓打氣時說的那句話,要把自己當成最牛的本土明星。既然是本土明星,怎麽能不去顧及本土孩子們的感受?


更何況,德國可能真是飛瑪斯的本土。


“這……”馮軒瞠目結舌。


“胡鬧!真是胡鬧!很多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都不敢這麽做!”聶遠隱約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臉色頓時就沉下來,“還沒成名,就把自己當大牌,要是小有名氣,尾巴還不得翹到天上?我看你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很難百尺竿頭更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