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情人節,v群裏的書友[ВОГЙТО dΙΕ]也領證結婚了,在此祝百年好合,順便也祝年年有魚吧


第684章 年年有餘


“上鉤了嗎?”小雪一下子精神起來。


“上鉤了!好家夥,似乎還是條大的!”金二從釣魚椅上站起來,全神貫注盯著魚漂。


新手釣魚,往往魚一咬鉤,就本能地使勁往回拽,但這樣往往會跑魚,若是大魚的話,更是會奮起反抗,抓杆力道不足甚至會令魚杆脫手。


金二雖然不是專業釣者,但至少做到了駕輕就熟,手裏的杆突然一沉,他本能地揚杆刺魚,令魚鉤刺入魚嘴,使其固定。由於釣鯽魚要使用細線細鉤,若鯽魚掙紮劇烈,是可能令魚線折斷的,這時就要牽引溜魚,在拉鋸戰中不斷消耗魚的體力。


他緊握魚杆,眼睛死死追蹤著魚線的移動軌跡,感受手上傳來的力道,時而收線,時而放線,始終牢牢控製著魚的反抗力度。


小雪第一次看到釣魚的過程,驚訝地半張著嘴,緊握雙拳,替金二使勁。


冬天,鯽魚的體力下降,反抗不若其他三季那般激烈,金二沒有溜太久魚,就感覺魚的反抗趨於平緩,便小心翼翼地收線,然後起杆。


嘩啦!


一尾碩大的鯽魚破水而出,它像是預感到自己即將變成貓屎的命運,離開水麵之後掙紮突然變得劇烈,不斷甩著尾巴,甩得到處都是水點。


“小雪!幫我拿下抄網!”金二喊道。


小雪一怔,忙不迭地撿起抄網,想去接那隻不停掙紮的大鯽魚。


然而,她心中慌亂手上顫抖,跟金二配合起來完全不默契,金二往東甩杆,她恰恰往西去接,等金二又甩著杆來找她,她卻又把抄網伸到東邊了,急得她直跺腳,兩人大呼小叫。


鯽魚奮起全身的力氣,終於從魚鉤上掙脫了,啪地一聲落到地上,位置就在湖邊一米左右。它扭動身體,將尾巴甩得劈裏啪啦,每掙紮一下就距離湖水近了一些,隨時可能重新跳回湖裏。


小雪扔掉抄網,金二扔掉魚杆,兩人一起彎腰去捉它,無奈它的魚身實在太滑,屢次從他們手中掙脫。


眼看就要功虧一簣,從斜刺裏殺出一道白影,揚起一爪把魚抽到一邊,再手起爪落,拍地一下把它牢牢按在地上,任其如何掙紮也無濟於事。


兩人定睛一看,來者正是雪球。


“呀!雪球好棒!”小雪高興地揉了揉雪球的腦袋,“今天多獎勵你一罐魚罐頭!”


“喵!”雪球愜意地眯起眼睛,享受主人的誇獎。


金二看看雪球,再抬眼看看自家那條在泥地裏打滾的狗,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鯽魚漸漸地不再掙紮,雪球沒有吃它的意思,移開爪子。金二用便攜稱勾住魚鉤一稱,“哇!真夠重的,9兩多,是我釣起過的最重的鯽魚!”


小雪眼巴巴地盯著他。


金二看穿了她的心思,拔出魚鉤,從地上撿起一根細長的枯枝,穿過魚嘴上的孔洞,拎著鯽魚遞給小雪,“給,拿去吧,暫時就這一條,不過我會再釣的,就當是……我送的新年紅包吧。”


“謝謝金叔叔!”小雪歡天喜地地接過來。


金二以前也送過小雪新年紅包,但從沒見她如此開心過,而且他自己也很開心,果然靠勞動和智慧獲取的東西比單純地撒錢要更有價值。


小雪猶豫了一下,是先回家把雪球送回家裏,還是直接帶著雪球去寵物店,很快她決定選擇後者,因為回家之後還能不能出來都不知道。


“金叔叔,我出去一下……如果我媽媽找過來,幫我打下掩護……”她祈求道。


“好吧……”金二咧咧嘴,他不想摻和進這件事,但又不忍心拒絕小雪,隻得硬著頭皮答應。


他用塑料水桶接了半桶水,“來,魚還活著,放桶裏吧,直接拎過去就不新鮮了。”


塑料水桶很小,就算盛滿水拎起來也不沉,裏麵頂多隻能放一條魚,反正他以往就算釣上魚來也會放回湖中。


小雪把魚放進去,蓋上蓋子,魚在桶裏半死不活,偶爾甩甩尾巴。


她招呼雪球,一人一貓向別墅區外走去,金二重新坐回釣魚椅上,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雖說空鉤釣魚的意境不錯,但偶爾實戰一把也相當心滿意足啊……


至於怎麽應付江夫人的責難……這個嘛……


小雪離開別墅區後,叫了輛出租車,帶著雪球直奔寵物店。


路上的車很少,沒過多久就抵達了目的地。


她一進門,就發覺今天的寵物店比平時冷清不少,兩個活寶不在,店裏顯得有些空蕩蕩,也沒有顧客,畢竟是大年初一。


張子安背對著門口,一手叉腰,另一隻手上揚,指著貨架頂上一隻灰白色的鸚鵡罵道:“我說的是草船借箭,什麽叫又艸船又借箭?”


“嘎嘎!”理查德不懷好意地轉轉黑眼珠,“是本大爺說錯了,你這個白癡已經夠賤了,不需要再借!”


張子安:“……”


“嘎嘎!放下拖鞋,好好說話!”理查德一縮脖子。


雖然少了兩個人,但寵物店從大年初一開始就依然雞飛狗跳啊。


“hello!店長先生,新年好啊!小雲,新年好!”


張子安回頭,發現小雪笑咪咪地站在門口,一隻雪白的波斯貓蹲在她身後。


魯怡雲從數位板上移開目光,見是小雪,驚喜地說道:“小雪!新年好!今天是來直播的嗎?”


“新年好。”張子安回應道。


小雪的出現往往與直播聯係在一起,他以為小雪正在直播,覺得手裏握著拖鞋有些不雅,趕緊扔掉。


“怎麽今天過來了,難道不需要陪家人?還是說……要直播?”他跟魯怡雲有同樣的疑問。


“嗯……那倒不是。”小雪搖頭,“今天沒打算直播,過來完全是臨時起意。對了,你店裏的公眾號不是說需要新鮮鯽魚嗎?怎麽樣,找到了嗎?”


“還沒有。”張子安遺憾地歎息道,“曾經有一條新鮮的鯽魚擺在我麵前,但我沒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這樣啊……”小雪舉起塑料水桶,“我帶來一條當作新年紅包如何?也祝大家年年有餘!”


第685章 燉湯


張子安和魯怡雲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小雪手裏的水桶上。


“你有鯽魚?新鮮的?”他懷疑地問道。


“嗯哼!”小雪得意地點頭,“超~新鮮的!剛剛釣出來的哦!”


張子安從她手裏接過水桶,打開蓋子一看,果然是一尾碩大的鯽魚,還未完全斷氣,新鮮得不能再新鮮。


“厲害了!真是幫大忙了,之前可愁死我了!”他如獲至寶,趕緊把蓋子又蓋上,防止魚蹦出來,問道:“小雪你還會釣魚?真不愧是戶外主播。”


“哪裏,我可沒那耐性,是一位長輩釣的,被我要過來了。”小雪連連擺手澄清道,“他現在還在釣,如果你需要更多的,可以給你送過來。”


張子安琢磨了一下,“今天是初一,在初三、甚至初五之前,菜市場賣魚的應該都不會出攤……所以可能真要麻煩小雪你了。”


“沒關係,能幫上忙我也很高興。”小雪露出笑容,“店長先生你不用客氣,快去燉湯吧,小奶貓們還等著吃奶吧?”


彼此也算熟人了,張子安讓魯怡雲陪小雪玩,自己把魚拎到二樓,稍加處理之後用小火煲湯。


反正也沒客人,魯怡雲便帶著小雪去看小奶貓。


“哇!好可愛啊!”


小雪一見到11隻依偎在雌貓身邊的小奶貓就驚呼道。


兩隻雌貓所在的產房是相鄰的,她看看這邊又看看那邊,越看越覺得可愛。


燉魚湯需要時間,雌貓喝了魚湯後也不會立刻就能下奶。魯怡雲按照張子安的囑咐,把熱水燒開,衝泡羊奶粉,並且添加兒童維生素和葡萄糖酸鈣口服液,然後讓其自然降溫,涼到40度時,就用吸管吸上一管奶,抱起體型較瘦弱的小奶貓一隻一隻地喂。


“我也試試可以嗎?”小雪殷切地期望。


“可以啊。”魯怡雲喂完一隻後,把吸管交給小雪,教她怎麽喂。


小雪抱起一隻小奶貓,“乖乖,小雪姐姐喂你吃飯嘍!”


雌貓對小雪不太熟悉,從窩裏站起來,帶著警惕望著她,仿佛隨時可能從她手裏搶回小奶貓。


然而,它的胸已經被幼崽們吸痛了,卻依然無法提供足夠的奶。


其他沒有睜眼的小奶貓失去母親的蹤跡,叫得更歡了。


它見小雪沒有傷害幼崽的意思,略微放心地趴回去,任幼崽們繼續吮吸疼痛的胸部。


魯怡雲糾正小雪的錯誤姿勢,現學現賣地說:“小雪你沒給小奶貓喂過奶吧?不要讓它仰著,要讓它趴著,手托著它的肚子,將頭稍稍抬高,否則會嗆到的。”


小雪依言而行。


“還有,一次隻在它的舌頭上滴一滴,不要多了。”魯怡雲又提醒道。


這跟釣魚一樣,是很磨耐性的工作,11隻小奶貓,每隻都要一滴一滴地喂奶,耐性不夠的人很快就會覺得厭煩。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小雪雖然對釣魚沒耐性,給小奶貓喂奶卻很專心,一點兒也不嫌煩,甚至問道:“我覺得這樣一隻一隻喂也挺好啊,還放了兒童維生素與葡萄糖酸鈣,營養挺豐富,為什麽一定要用鯽魚湯下奶?”


“很簡單,因為幼貓還是吃母親的奶長大比較好,完全依賴人工喂奶的幼貓,夭折率比較高,即使長大後也會比同齡貓更瘦小。”


張子安戴著燒烤用的隔熱手套,端著一盆溫熱的鯽魚湯過來了,加了羊奶粉燉成的湯呈現誘人的乳白色,一分為二的兩片鯽魚在湯中若隱若現,盡管由於沒加多餘的調料而略帶腥味,但很適合給貓吃。


“哦,原來這樣啊。”小雪明白了。


兩隻雌貓每天吃魚罐頭,不過畢竟是新鮮鯽魚燉成的湯更加鮮美,它們從窩裏出來,低頭啜飲鯽魚湯,將鮮嫩的魚肉吃進肚子裏。


“另外,小奶貓在兩周以內,需要每3小時喂一次,11隻奶貓如果光靠人工喂,那人就別幹其他事了,整天在這裏喂貓吧。”張子安說道。


小雪喂完一隻,正待把它放下,張子安指著紙巾提醒道:“把它的嘴擦幹淨,再輕輕拍打按摩它的側麵。”


她不明所以地摩挲小奶貓的側麵,片刻之後,它把嘴一張,打了個帶著奶味的嗝。


“喂完奶後要把嗝打出來,否則它會脹氣的,跟人的嬰兒一樣。”他解釋道。


“哦。”小雪這才了然。


兩隻雌貓很快將鯽魚吃得幹幹淨淨,連湯也喝了不少,其中一隻跑到牆角的貓砂處排便,排便後回到了貓窩裏。


魯怡雲見有小雪在負責喂小奶貓,她暫時沒什麽事,就端起貓砂盆,出去換貓砂。


不一會兒,她驚慌地端著貓砂盆又回來了,裏麵的貓砂還是原來的。


“店長先生,不……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