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再次點頭,輕輕打字道:我會加油的。


它不僅是說說而已,從轉椅裏跳下來,搖搖晃晃走進衛生間,摘下眼鏡,掬了一把冷水潑在臉上,瞬間從睡意中清醒。


張子安在衛生間裏為各隻精靈準備了專用的毛巾,不同顏色不同花紋,除了理查德以外沒有誰胡亂使用。星海的毛巾是深藍色,菲娜的是金色,老茶的是茶色,雪獅子是白色,理查德是灰色,飛瑪斯是黃色,而π的毛巾則繡著卡通化的數字,一眼就能區分。


π用自己的毛巾擦幹臉,回到轉椅上端端正正地坐下,用日漸嫻熟的指法在word裏打道——《第15章命運的觀察者》。


雖然有些困,但既然起床了,張子安幹脆就沒再躺下,反正他掛念著π的,即使躺下也睡不著。


他看到π已經心無旁騖地投入寫,便不再打擾它,而是拉開臥室門走出去。星海也起床了,跟在他後麵溜出來。


“星海,是去玩捉迷藏?”他隨手關上臥室門,輕聲問道。


“喵嗚~子安要玩嗎?”星海停下來。


“一會兒吧,我要先收拾一下衛生。”張子安笑道,“星海先去玩吧。”


有那麽一瞬間,他想問問星海,向星海問明π的未來,但是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如果清清楚楚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麽,那生活還有什麽意思?就像阿甘說的那句話,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將要嚐到的是什麽味道。


星海卻像猜到他心思一樣,“喵嗚~子安,π不需要星海的幫助,它需要的是大家的幫助!”


大家的幫助?


張子安以為星海是在說菲娜、老茶、理查德它們,不禁一愣。


星海像換了個話題一樣問道:“喵嗚~子安,你覺得自己的生活有意思嗎?”


“還行吧,我覺得挺有意思。”張子安承認。


“比回到濱海市之前呢?”


“比那時要有意思得多!”


回到濱海市之前的張子安隻是普通的朝九晚五上班族中的一員,生活平淡而波瀾不驚,而回到濱海市的他被誤認為武學宗師而受人推崇,遠赴國外參加貓展,親身參與了電影的拍攝,這在以前是他根本不敢想象的。


“喵嗚~π是在寫你的生活哦,而且還經過了藝術加工。”


星海兜了一個大圈子,張子安這時才明白它想說什麽——他的生活很有意思,那照著他生活寫出來的不至於無聊到沒人看,更何況他的生活裏還有星海、菲娜、老茶、理查德、雪獅子、飛瑪斯和π等一眾精靈,隻是讀者還無緣相見而已。


“好,謝謝你,星海。”張子安笑道。


星海轉身正要下樓,又像是剛想起來似的說道:“喵嗚~子安,π的信仰之力正在消散。”


他聞言心裏一沉,這件事從π作為精靈剛現身時他就知道了,不過他以為那是因為π與無名書分離所導致的,既然π已經取回了無名書,那信仰之力就應該已經趨於穩定了吧?難道他猜錯了?


張子安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喵嗚~π是π,無名書是無名書。子安,π的時間不多了,需要盡快重新凝聚信仰之力。”星海說完這句話,就飛快地跑下樓,與剛起床的溫蒂和美短玩耍了。


星海的話聽起來莫名耳熟,像是“留給中國隊的時間不多了”——凡是這句話出現的時候,中國隊基本都是悲劇結尾。


原來是這樣,無名書與π是兩套不同來源的信仰體係啊,也就是說,無名書和π大概是來自於兩個不同的思想試驗,隻是恰好互補而已,但信仰之力不能互通有無。


他想起導航精靈以前說過,如果信仰之力不足以維持精靈的形體,精靈就會消失。老茶的信仰之力雖然也在流失,但流失得很緩慢,而星海既然特意警告他,那看來π的信仰之力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π是精英級的精靈,實力本來就處於精靈中的最低檔,如果不做些什麽改變,那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想到這裏,張子安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如果信仰之力的消散會導致精靈消失,那信仰之力持續凝聚會發生什麽事呢?


第557章 晨跑者


張子安一邊思考π的事情,一邊心不在焉地收拾衛生——每天早上的工作已經形成習慣和思維定勢,即使心不在焉,身體也會像機器人一樣自動完成應該做的事。


他將裝著廚餘垃圾的垃圾袋從二樓廚房裏拎下來,拉開卷簾門,推門而出,暫時堆放到路邊指定的位置,等環衛工人清掃到這一帶時就會裝進垃圾車運走。


今天早上有霧,清晨的空氣異常濕冷,張子安隻穿了件羊毛衫,左右看了看,能見度不佳,路燈的燈泡周圍彌漫著彩色的虹暈,在外麵站了一會兒頭發就有些潮了,凍得瑟瑟發抖。


嘶——嘶——嘶——


在他扔垃圾的時候,一道身影卷起旋風,破開晨霧,邁著輕快的步伐從他身邊跑過,沉穩有節奏的呼吸聲如鍾表一樣精確,莫名帶給人一種安心感。


他側頭望去,眼角的餘光隻捕捉到一抹瑩瑩的綠色,這是運動鞋側麵的反光條,再看去就隻看到了背影,是個長發紮著馬尾辮的妹子,身材高挑,穿著寬鬆的運動衫和緊身保暖褲,戴著發箍和保暖耳套,雙腿修長,步頻穩定。


晨練的老年人居多,年輕人相對來說倒很少,畢竟在忙著工作和學習,或者忙著玩遊戲。秋天的早上經常遇到晨練的年輕人,不過這數九寒天還依然在早上堅持跑步的並不多見。張子安這不是第一次遇見她,前幾天的早上她似乎也從寵物店門外跑過,當時張子安在店裏忙碌,驚鴻一瞥之間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隻記得腳下這抹相同的綠色瑩光。


不習慣跑步的人突然跑起來總是腳步沉重呼哧帶喘,而這個妹子跑起來極具韻律感,要麽是長跑愛好者,要麽是專業運動員,體內的活力隨著每一步踏出而逸散到空氣裏,僅僅是在身後觀看,就令人很想跟著一起跑。


眨眼之間,跑步的妹子已經消失在街道另一側的晨霧中,隻聽能到嗒嗒嗒的踏地聲漸行漸遠。


能在早晨遇到這樣朝氣蓬勃的年輕人感覺不錯,張子安的心情也仿佛跟著輕快起來。他在手心裏嗬了口熱氣,搓了搓手,小跑著回到了店裏。


他看了看手機,手機收到一條信息,是孫曉夢發來的,大致意思是說詩詩和劉叁浪送過去的那條拉布拉多經過檢查以及一整夜的觀察,基本上確定是普通的感冒,不具傳染性,應該就是忽冷忽熱造成的。至於詩詩擅自喂它吃的藥,是一些兒童感冒藥,沒什麽太大的危害,今天早上身體狀況已經有些好轉,過兩三天基本上就能痊愈了。


另外,她還說,那位錢姓顧客可能最近兩天就過去買狗,看在人家的狗剛被套走去世很傷心的份上多照顧一下。


這條信息在他出門扔垃圾前還沒收到,而在他扔垃圾的過程中,又沒看到孫曉夢開車經過,這說明她大概是在寵物診所過夜了。


就在這時,門外一聲喇叭,一輛運貨的廂式卡車衝出濃霧,緩緩停在路邊,霧燈閃爍。


外麵又濕又冷,張子安抓了件外套迎出去。


廂式卡車的側麵印著“寵物之家養殖基地”的字樣和logo,孫宜年從副駕駛位置上跳下來,頭戴鴨舌帽,手裏拎著兩個鐵絲編的籠子。


“喏,你要的倉鼠,就這麽幾隻了,都給你吧。”


見到張子安出來,孫宜年把籠子遞給他,裏麵分別裝著一籠普通三線倉鼠和一籠銀狐。大籠子裏又分成許多小隔間,每隻倉鼠一個隔間,不然它們容易打架。


張子安知道小芹菜她們班要在寒假試養倉鼠,然後在開學後還要養兔子,就提前跟孫宜年打了個招呼,問寵物之家那裏的倉鼠和兔子賣完沒,沒賣完的話就留幾隻,他要送人。


“我派人過去取就好了,幹嘛還要大清早地特意跑一趟?”張子安接過籠子,有些過意不去地說道。這兩籠倉鼠的批發價不值幾個錢,他本打算過兩天讓王乾坐公交去取一趟的,沒想到孫宜年居然親自送來了,這倒是省事。


孫宜年拍了拍車廂,又指了指北邊,說道:“不是特意送的,我們今天給其他寵物店送貨,而且昨夜那丫頭沒回家,我老伴讓我去看一眼,所以順便過來——那我這就走了。”


“這霧不小,路上開慢點。”張子安提醒道。


“曉得。”孫宜年坐回廂式車裏。


廂式車啟動,很快消失在北邊的霧中。


張子安把兩籠倉鼠拎回店裏,琢磨小芹菜的期末考試結束沒有,她這一陣大概是忙著考試,沒過來。


精靈們陸續睡醒了,相繼來到一樓。


老茶打開電熱毯的開關,又用遙控打開電視機,收看早間新聞,隱約能聽到播音員關於大霧警告和交通狀況的報道。


菲娜喜歡濃烈的陽光,討厭這種大霧彌漫的天氣,因為會把毛發打濕。它望了一眼門外,懶洋洋地躍上貓爬架,半點外出的興趣都沒有。


理查德一邊嘟囔著好冷一邊晃晃悠悠從二樓飛下來,落在張子安的肩頭,打了個大大的嗬欠,睡眼朦朧地叫道:“嘎嘎!鳥非鳥,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傑夫,你從這首詩裏悟出了什麽?”


張子安瞪了它一眼,“我悟出你還沒睡醒!”


“嘎嘎!”理查德扭頭看了看四周,“傑夫,那隻猴子來了好幾天了,怎麽一直在二樓待著不下來?是不是你欺負人家?”


“你以為我是你啊?我才不會欺負誰呢!π是在寫,你閑得沒事別去打擾它。”張子安手裏忙著收拾東西,口中警告這隻無事生非的灰鸚鵡。


“嘎?寫?就憑它一隻猴子也想寫?笑掉本大爺的大牙了!”理查德撲騰著翅膀旁若無人地叫囂道。


“首先你得有大牙,才能笑掉大牙。”張子安毫不客氣地指出它的語病,“另外,π是真的在寫,寫關於寵物店、關於我還有關於你們的。”


“真的,我可以作證。”飛瑪斯從樓梯走下來,趴在張子安的躺椅邊說道。


菲娜敏銳地捕捉到這句話,“什麽?你的意思是連本宮也包括在內?”


“是啊,按照π的計劃,是要大家全都寫進去,從秋天到現在,寵物店發生的一切事。”張子安解釋道。


“那本宮登場了沒?”菲娜饒有興趣地問道。


“還沒,目前隻寫到星海,你還要等一陣兒。”他答道。


菲娜不屑地哼哼幾聲,“本宮一定是裏人氣最高的角色。”


“嘎嘎!那本大爺豈不是還要等更久?能不能打個商量提前出場?它接受py交易不?”理查德問出一連串傻問題。


“這個不行,咱們不要去幹涉π的創作,讓它按照自己的想法寫吧。”張子安想了想,又補充道:“等它寫得差不多了,沒事的時候我會念給大家聽。”


正說著,門口的玻璃門被推開了,魯怡雲裹攜著濕氣與寒意走進店裏。


“店長先生,早上好,外麵好大的霧,差點迷路了!”她摘下帽子說道,從背包裏取出茉莉,讓它隨意在店裏玩耍。


“你住的小區不就在對麵嗎?這要是也能迷路,就路癡到一定地步了……”張子安吐槽道。


過了一會兒,王乾和李坤相繼也來到店裏,大呼小叫著說道:“師尊!我們補考過了!哇哈哈!終於可以好好玩了!對了,師尊,這霧是您擺的陣法嗎?”


“你們平時也沒少玩吧?趕緊去幹活!別廢話!”張子安把掃帚扔給他們。


店裏的四人各司其職,忙著進行日常營業前的打掃,不時閑聊幾句。


“店長哥哥早上好!”


隨著一聲清脆的童音,小芹菜興衝衝地推門而入。


“喲,小芹菜好久不見。”張子安放下手頭的工作,笑道,“期末考試結束了?”


小芹菜依然背著平時的書包,但從她的動作來看,今天書包明顯輕飄飄的,裏麵似乎沒裝什麽書本之類的東西。


“嗯!”她點點頭,“今天返校,明天就正式放寒假了!”


“哈哈!小芹菜,我們也放寒假了,一起快活啊!”王乾和李坤眉飛色舞,一副補考通過萬事無憂的樣子。


“快活你妹啊!”張子安瞪了他們一眼,拎起兩個裝有倉鼠的籠子遞給小芹菜,“小芹菜,這些倉鼠你拿到學校,和同學們一起養吧,我還正發愁怎麽給你送過去呢……”


“哇!這麽多倉鼠!”


小芹菜的眼睛頓時亮了。


“啊,店長哥哥,這些倉鼠多少錢?”她像是突然想起什麽,從兜裏掏出小錢包,“我媽媽不讓我隨便拿別人的東西……”


“不用,這些倉鼠是別人送我的,我轉送給你們學校,不是送給你個人,所以小芹菜不用付錢了。”張子安大度地說。


“那……那我就替同學們謝謝店長哥哥了!”小芹菜興奮地拎起兩隻籠子,左看看右看看,兩眼放光。


張子安本想提醒她一些飼養倉鼠的注意事項,但想想還是讓他們自行發現問題解決比較好,更能起到鍛煉作用。


第558章 商業互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