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詩插言道:“所以我說我可以幫你養幾天蘭蘭啊!”


趙淇白了她一眼,“就你是最不靠譜的!”


近些年來,趁著春節國慶之類的七天長假出國旅遊的人越來越多,其中很多人是養著寵物的,帶寵物一起出國倒是可以,但實際操作起來很麻煩,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費事辦理一來一回的寵物托運手續,所以都喜歡找寵物店寄養幾天,既方便又省事,也花不了多少錢。


趙淇以前沒養過寵物,這是她養蘭蘭之後度過的第一個春節,不知道春節期間的寄養服務這麽緊俏,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眼看出發日期日漸臨近,難得陪父母出國旅遊一次,而且還不是花她的錢,她不想放棄這個機會,但總不能讓蘭蘭獨自在家裏待十天吧?


她去考察了幾家大一些的寵物店,寄養位置都被訂滿了,小店她又不放心,隻好打張子安的主意了。


張子安不想搞寵物寄養服務,除了人手不足的原因外,另一個原因就是這業務容易扯皮,一旦寄養的寵物生病甚至死亡,經常會發生糾紛。


他聽說過有的寵物店開展這項業務,結果就有狗在寄養期間突發急病,送到寵物醫院救治無果,最後還是死亡了,等狗主人得到通知趕過來後,硬說是店主照料不當,最後非但沒有付治療費,寵物店還要退還寄養費的兩成,並且賠償給狗主人一條同樣類型的狗。而狗主人這邊也不滿意,雖然得到一條新狗,但畢竟跟原來的狗不是同一條了。


趙淇死纏爛打,求爺爺告奶奶,最後逼得張子安沒辦法,看在她是寵物店首位客人的麵子上,草擬了一份寄養協議,把責任劃分清楚,讓她簽了字,這才把蘭蘭收下,幫她寄養十天。


弄完趙淇的事,他又問詩詩和劉叁浪幹什麽來了,如果是買了輛進口車特意來炫耀的,那就恕不奉陪。


詩詩牽著拉布拉多,劉叁浪解釋道:“不是,是我打算在年前回老家兩三天,但是帶著狗不方便,正好小拉有些感冒,我打算帶著它去北邊那個寵物診所看病,順便住幾天院,正好把這幾天過度了……”


“你這倒是一舉兩得……”


張子安一開始就注意到這條拉布拉多穿著一件紅色的小毛衣,顯得有些滑稽。


正說著,拉布拉多像是嗆到水一樣咳嗽了兩聲。


“啊,對了,張店長你既然把淇淇的貓都收下了,要不也把小拉收下吧?小拉是從你這裏買的吧?寄養在你這裏更放心一些,寵物診所那種地方……我總覺得很髒,小拉孤苦伶仃地留在那裏,可能會被其他狗狗欺負和傳染,如果遇到霸道總裁型的泰迪還可能被強上……”詩詩聽到他們談話,放下手機一本正經地說道。


“喂!你給我注意點形象好不好!大庭廣眾之下,一個女孩子整天說什麽強上不強上的,我都不好意思說認識你……”趙淇氣急敗壞地擰著詩詩的臉。


“嗚嗚~好疼啊!淇淇,我的妝要花啦!”詩詩嗚哇嗚哇地揮手亂叫。


趙淇一邊狠狠擰著詩詩的臉,一邊向張子安解釋道:“你可能沒看過霸道總裁文,這種一開頭經常是女主被霸道總裁強上之類的劇情,這丫頭已經病入膏肓了,路上看到泰迪就兩眼冒光,總是念叨著‘泰總裁’什麽的,你就當沒聽到吧!”


張子安無語地看著她們兩個的互動,三觀都被刷新了下限!


他又擔心地望了一眼劉叁浪,不明白這小子是怎麽看中詩詩的,這任務難度絕對比他從濱海市圖書館的書山裏尋找無名書還要大……


詩詩的臉被擰紅了,眼淚都快疼出來了。她個子沒趙淇高,胳膊沒趙淇長,想推開趙淇根本夠不到,反抗起來有心無力,隻得告饒道:“淇淇!淇淇!我隻說了一遍‘強上’,你都說三遍啦!”


趙淇這才驚覺自己失言,不由尷尬地一笑,替自己辯解道:“我這是在複述你的話,不算在內!”


等詩詩好不容易從趙淇的魔爪下掙脫出來,趕緊跑到劉叁浪的身後躲著了,揉著臉眼淚汪汪。


“很遺憾,這條拉布拉多我不能收下。”張子安咳嗽一聲拒絕道。


第555章 犬窩咳


詩詩本以為張子安既然收下了趙淇的貓,那再收下這條狗不成問題,聞言立即驚愕地問道:“為什麽?”


“因為它病了,有病先治病。”張子安很簡單也很堅決地回答,“本店不接受生病的寵物寄養,就算你去其他的店,人家也不會收的。”


“隻是感冒而已啊!感冒!”詩詩強調道,從地上抱起拉布拉多,“你看,小拉隻有些咳嗽打噴嚏,其實很健康啦!而且我們喂它吃過感冒藥了,過兩天就好了。”


“感冒藥?你是說給人吃的感冒藥?”張子安反問。


詩詩眨眨眼睛,一副你這話問得實在多餘的表情,“當然嘍,是很高檔的進口感冒藥,我平時感冒了都吃的。”


“狗不能服用人類的感冒藥,趁著它還沒出現什麽異常反應,我建議你盡快把它送到寵物診所好好檢查一下。”張子安鄭重說道。


“啊?為什麽?”詩詩不明所以地問道。


“因為人類的感冒藥裏可能含有對狗有害的成分。”張子安耐心地解釋道,“當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並非所有感冒藥都是這樣,退一步說,即使這種感冒藥本身的成分對狗無害,但你知道狗應該服用多少劑量麽?給寵物服藥的劑量是要根據寵物的體重來計算的——每公斤體重多少毫克多少微克,不能按人類標準簡單粗暴地每次一片兩片那麽服用,你給它服藥時計算過了麽?”


“這……”詩詩不禁啞然,“人家是文科生……”


“這跟文科生理科生有毛的關係!”張子安吐槽,並且指著拉布拉多身上穿的紅色小毛衣問道:“還有這件毛衣是怎麽回事?”


“我給小拉買的呀!天氣不是冷嘛!”她理直氣壯地回答。


“是在它感冒之前穿上的,還是感冒之後穿上的?”張子安又問。


詩詩用手指抵著額頭,作冥思苦想狀,“嗯……我想想……好像是感冒之前?”


“好吧,如果我沒猜錯,可能正是因為你給它穿了毛衣,它才會感冒的!”張子安篤定地說道。


“為什麽?前幾天變天了,我怕它感冒才給它買的毛衣呀!”詩詩難以置信地問道,這已經是她第三次問為什麽了。


張子安解釋道:“因為中大型犬不需要穿額外的衣物,它們本身的毛發和肌肉能夠產生足夠的熱量,咱們這裏又不是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你給它穿那麽厚,然後再帶它去遛狗,它運動的時候身體產生的熱量散發不出去,回家脫了衣服再往冰涼的地板上一趴,驟冷驟熱,這可能才是它感冒的誘因。”


詩詩不服氣地說:“可我看很多人都這樣啊,都給貓啊狗啊穿上各種漂亮的衣服……再說你店裏的那隻狸花貓不也穿了一件馬褂還戴著鬥笠嗎?”


她的聲音有些尖,無辜躺槍的老茶耳朵一動,向門外看了看。


張子安:“……”


老茶的事情先放在一邊,其實她說得倒也沒錯,一到冬天,經常見到有人帶著寵物出門時會給它們穿上厚實的衣物,像什麽馬甲、毛衣、帽子、圍巾、鞋之類的,打扮得人模狗樣,生怕寵物受凍。


趙淇吞吞吐吐地說:“其實我也想給我家蘭蘭弄件衣服來著……難道不對?”


“這個要分情況,貓一般都窩在家裏不出門,而且很少有貓會直接趴在地上,所以貓不用穿衣服——至於我店裏的狸花貓……因為它年紀比較大了。”為了嚴謹,張子安又補充道,“除非是斯芬克斯貓,那種貓全身基本上沒什麽毛發,冬天需要穿衣服。”


他前幾天看見《戰犬》劇組的化妝師許珺玉在朋友圈秀了一組照片,是她給她養的斯芬克斯貓親手製作了一件小衣服,他當時還點了個讚,因為斯芬克斯貓確實需要在冬天穿衣服,部分沙皮狗也需要,但其他大部分年輕力壯的貓都不需要。


貓是一種很敏感的動物,它們需要依靠身上的毛發來感知氣流,某些貓穿上衣服後可能導致它們感官紊亂,像醉酒一樣。


至於西伯利亞森林貓、挪威森林貓、布偶貓、波斯貓之類的長毛貓,給它們穿衣服更是多此一舉,即使人凍死了,它們也凍不死。


“再說了,你在大街上看到的穿衣服的狗,大部分是泰迪或者吉娃娃這樣的小狗吧?”張子安問道。


詩詩懵懂地點頭。


“這就對了,體型小的狗在冬天可能需要穿衣服,因為它們的比表麵積大,體內熱量散發快,需要衣服來保暖,而中大型犬的比表麵積小,身體保溫能力更強。”張子安指著她的拉布拉多,“你覺得拉布拉多是小狗麽?”


“不對吧?小狗的表麵積不是應該更小才對麽?”詩詩提出疑問。其實她漏聽了一個“比”字,也可能是她明明聽到了,但由於不理解而忽視掉了。


“是比表麵積!表麵積與體積的比值!拿球體來說,半徑越小,比表麵積越大,半徑越大,比表麵積越小。狗也是同理。”張子安費勁地給她科普了一些數學知識。


“哦,”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我是文科生來著……”


“別拿文科生當借口啊,文科生也應該知道這些常識吧!”張子安懷疑她是數學老師死得早!


詩詩理直氣壯地說:“可人家就是不懂嘛!你要是寫的話也可以把這些寫進去,我估計很多人不懂的。”


“說了我不寫……話說回來,這條狗得了感冒,不懂的話就不要瞎治,趕緊送到寵物診所去比較好。”張子安把話題扯回來。


“我擔心小拉被送到寵物診所去會感染其他病……”詩詩很糾結地說,“張店長你懂得這麽多,要不你就幫我家小拉治一治吧?”


“不,首先我不是執業獸醫,沒有行醫執照,其次我也不敢讓你的狗進到我的店裏,我還怕它的感冒傳染給我店裏的狗呢!”


張子安為了謹慎起見,一直頂著寒風在室外跟他們說話,沒有邀請他們進店,怕的就是這條拉布拉多的感冒傳染給其他幼犬。


“怎麽會?我家小拉得的又不是流感!隻是普通感冒而已啊!”詩詩又自以為是地說道。


劉叁浪想了想,也附和道:“我記得寵物出售上協議上寫著,你店裏的狗不是已經注射流感疫苗了嗎?還會得流感?”


張子安解釋道:“流感有很多種,而且流感病毒經常發生變異,疫苗隻是針對部分呼吸道傳染病的。另外,流感和普通感冒從症狀上是很難區分的,即使是普通感冒也分為傳染性和非傳染性的,我在這方麵不是行家,就算我的狗得了感冒照樣要與其他狗隔離,然後趕緊送到寵物診所去。”


說著,拉布拉多又噗地一聲打了個噴嚏,蔫蔫地垂下頭,明顯不如同齡的其他拉布拉多活潑。


張子安有針對性地說道:“犬類呼吸道傳染病傳染性很強,一旦患病必須要盡快送醫,否則很容易感染到家裏的其他狗,也因此被稱為‘犬窩咳’,意思是一隻狗感染,很快一窩狗就都感染了。不僅如此,如果你牽著病狗去遛狗,路上遇到別人家的狗,也可能會傳染給更多的狗。”


“好吧,我知道了,那叁浪咱們這就把小拉送去寵物診所吧。”詩詩終於無言以對,她見張子安態度堅決,便向劉叁浪說道。


“行。”劉叁浪對她的話言聽計從。


“還有,等你的狗病好了,不要再給它穿衣服了,頂多下雪天遛狗的時候給它穿件雨衣就行,別讓它的毛被雪打濕。如果不知道從哪能買到適合狗穿的雨衣,可以來本店購買。還有就是室內盡量保持幹燥,多通風,潮濕的環境更容易滋生細菌,這不僅對狗有效,對人避免感冒也有效。”


張子安給他們提出忠告,畢竟這條拉布拉多是從他的店裏買走的,這也算是售後服務吧。


劉叁浪頻頻點頭,把張子安的建議牢牢記在心裏。


詩詩已經先抱著小拉上了車,趙淇把裝著蘭蘭的航空箱留給張子安,也坐進車裏,打算蹭車回去。


劉叁浪還沒有上車,他撓撓頭,為難地說道:“張店長,其實我還有件事。”


“什麽事?借錢免談!”張子安警惕地拒絕道。


“不是借錢,是我家的小拉……有些調皮。”劉叁浪無奈地說,“有事沒事就喜歡叫,鄰居都向物業投訴好幾次了,偶爾還會在家裏或樓道裏隨地大小便……”


張子安皺眉,“你們沒訓練它不要亂叫和不要隨地大小便?我不是告訴過你,養狗跟養貓不一樣,必須要訓練麽?”


“是啊……但是每次我稍微狠些心,詩詩她就護著小拉,還說我是虐狗狂,結果就成了現在這樣……”劉叁浪苦笑,“張店長,能不能幫幫忙?幫它把壞毛病改改,我會付錢的。”


張子安沉吟了一下,“你們先把它的感冒治好,再談別的。”


第556章 信仰之力


滴!


清晨,朦朧中張子安聽到一聲輕響,把眼睛睜開一條縫,看到書桌上的筆記本電腦正在啟動,π抱著腿蜷縮在轉椅中,張開嘴打了個嗬欠,夾鼻眼鏡倒映著windows的啟動畫麵。


自從π開始寫網文後,每天早上都醒得很早,比張子安醒得還早,而且是一起來就急著進入網站後台去查看數據。


張子安披上衣服坐起來,悄悄下了床,來到π的身後。


π回頭望了望他,擠出一些笑容,臉上寫著些許緊張與期待。


它輸入用戶名和密碼,進入作品管理區,看到收藏數量的一刹那,便泄氣了,緊張與期待盡皆化為了失望。


π已經寫了2萬多字,但後台的收藏數據隻有9個,推薦票是0,點擊20多,最關鍵的是,仍然沒有簽約的跡象。


張子安拍拍它的肩膀,讓它別著急,靜下心來,不要想太多。


π勉強點點頭,打開word文檔,打字道:沒關係,等我寫完了,如果沒人看,至少可以念給大家聽。


張子安也笑著點點頭,但是心裏卻不這麽想——怎麽會沒關係呢?他可是把π寫作過程看在眼裏,它每天在電腦前從早坐到晚,如果不是他上樓提醒,它甚至根本不會站起來活動,一直枯坐盯著屏幕,不時翻閱一下無名書,從書裏找到過去發生的事,然後將其編成故事,以七分實三分虛的比例寫出來。


他一直認為,付出就應該有回報,如果π是玩票似的寫寫也就算了,但它不是,它是很認真地在寫,要把寵物店和大家的故事展現更多人看。


張子安彎腰打字道:π,我去查了下,起點各分類的書數量不同,你寫的是都市,都市的書是最多的,編輯可能還沒來得及看到,不要氣餒,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