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安激動地決定,“你這個建議太棒了!本來要給你打八折,現在就給你打七五折吧!”


洛青羽忍不住插言道:“你就打七折多好,幹嘛還七五折?”


“七折我太虧了。”張子安對他翻了個白眼。


莛瀛比他更高興,感覺自己也從某種意義上成為這家寵物店的一員,通過這樣的宣傳,一定會有更多人從這裏得到幸福。


正因為如此,當張子安詢問她要不要成為寵物店的會員時,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留下了自己的聯係方式,約定好等手提袋做出令人滿意的成品後,將第一個送給她。


魯怡雲聽他們談論到自己,才茫然地抬起頭,不知他們在談論什麽,還不時地看自己一眼……她有些害羞,趕緊替莛瀛辦會員然後結賬。


就在這時,一輛廂式貨車停在了人行道旁邊。


一位穿著製服戴著鴨舌帽的快遞小哥掏出運單仔細核對了一遍,又看了看奇緣寵物店的招牌,確認沒錯之後,才跳下車快步走進店裏。


洛青羽為了顯示自己的存在感,同時為了讓張子安再欠自己一個人情,聒噪不已地向提出各種餿主意,不過全被他否決了。


“請問張子安先生在嗎?”快遞小哥探頭進來問道。


“我就是。”張子安走近兩步,不認識這家快遞的製服。


快遞小哥正了正帽子,打量他幾眼,公事公辦地說:“因為是貴重物品,麻煩請出示一下證件。”


張子安掏出錢包,出示了駕照。


洛青羽暫時閉上嘴巴,對所謂的“貴重物品”有些好奇,心說難道是扶桑進口的充氣娃娃?


快遞小哥確認了張子安的身份,說道:“請稍等,我把貨搬進來。”


“我也來幫忙。”張子安知道肯定是阿瑟拉貓到了,也跟著出去。


快遞小哥對他道了聲謝,打開車廂的鎖,拉開門。


不出張子安所料,映入眼簾的果然又是美國農業部批準的航空木箱,雖然他知道裏麵僅有一隻貓,但這箱子的體積絲毫不比裝七隻阿比西尼亞貓的箱子小多少。


他這次沒去津門機場親自接機,一是因為時間不允許,二是因為對阿瑟拉貓的底細不明,不敢冒失。萬一他把手伸進箱子去捉它,結果被它咬了一口可怎麽辦?又不能當著貨運公司員工的麵把它照進手機裏……


他幫著快遞小哥,兩人合力把木箱抬進了店裏。


莛瀛和洛青羽看到這麽大一個箱子,而且箱子上還鄭重其事地貼著運單和照片,還有美國農業部的標誌,都很好奇裏麵到底是什麽。


快遞小哥打開了箱子,示意道:“請查收吧。”


張子安往裏麵一看,裏麵居然還有一個白色的塑鋼籠子。


昏暗的箱子裏,一隻矯健形如小豹子的野獸直直地盯著他,眼眸淡綠,散發著野性的光澤,左右太陽穴各有一條弧形的黑線,很像是雲豹。


“我勒個去!尼瑪這是神馬玩意兒!”洛青羽也從旁邊探進了腦袋,驚呼出聲,還本能地抬起相機想拍照。張子安一看他相機熱靴上還插著閃光燈,趕緊把他推到一邊。


“哇!這是什麽?獵豹嗎?”莛瀛隻看了一眼,就嚇得後退幾步,不敢再看。


張子安雖然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這種新型貓種,不過之前做足了功課,仔細觀察之後確認沒錯,確實是他訂購的阿瑟拉貓。


簽收之後,快遞小哥如釋重負,幫他把航空木箱完全開啟,讓阿瑟拉貓暴露於店內的燈光裏。


驟然從昏暗的木箱中來到明亮的室內,這隻阿瑟拉貓有些不適應,神態顯得頗為猶豫和畏縮,忽閃著兩扇與頭顱大小不相稱的大耳朵,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新環境,發出了一聲猶如嬰兒啼哭般的叫聲,與所有的家貓都不太一樣。


這個叫聲太奇特,連心無旁騖作畫的魯怡雲都渾身一激靈,從屏幕上移開視線,難以置信地盯著這隻阿瑟拉貓,顫聲問道:“店長先生,這就是阿瑟拉貓?看起來好凶!”


她的茉莉趴在她腿上,緊張不安地看著這位不速之客。


“阿瑟拉貓?”洛青羽和莛瀛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張子安正想解釋,就見菲娜也被奇特的叫聲驚擾,從貓爬架上跳下來,出現在自動感應門的旁邊,與這隻野性十足的阿瑟拉貓四目相對。


_______


似乎有人沒看到之前的作者感言?這裏再說一下,《九條命》這部電影裏,貓神雕像出現在1小時6分7秒時,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第454章 針尖對麥芒


菲娜與阿瑟拉貓的外形還是有些相似的,都是黃色的皮毛配上黑色的斑點,隻不過菲娜的毛皮更鮮明更靚麗。


在此之前,人們看到菲娜的樣子,都覺得它很凶很野,然而當它站在阿瑟拉貓麵前一對比,任誰都會覺得它更溫順可愛。


莛瀛好心地向菲娜揮手,緊張地說道:“小貓咪,別過去,這隻貓凶得很!”


洛青羽則唯恐天下不亂地攛掇:“上上上!加油!幹死它!”


張子安驚訝地盯著這隻阿瑟拉貓,因為它在菲娜麵前竟然隻是有些猶疑,不像其他家貓一樣聞到菲娜的氣味就瑟瑟發抖。


雪獅子和星海不怕菲娜,因為它們是空想精靈,並不是真實的家貓,老茶不怕菲娜,因為它體內湧動著“以武犯禁”的信仰之力,但麵前這隻阿瑟拉貓可不是精靈,為什麽卻不怕菲娜呢?


張子安細思,那麽這就隻有一種可能,就是阿瑟拉貓的基因主要遺傳自雲貓豹貓之類的野貓,體內家貓血液比較稀薄,令它對菲娜的威勢不太感冒。


菲娜同樣狐疑地盯著阿瑟拉貓,在它看來,這隻奇怪的動物似貓而非貓,有著說不出的怪異,這種感覺令它很不舒服。


阿瑟拉大概是被菲娜盯得不耐煩,又是張嘴叫了一聲,猶如嬰兒啼哭般的聲音裏隱含威嚇。雖然這種貓經過基因改造,體內的野性已經去了大半,但是貓科動物對於領地的天然追求令它注意到麵前這隻金色貓的威脅。


“放肆!”菲娜勃然大怒!


菲娜是托勒密王朝的守護者和布巴斯提斯貝斯特神宮的大神官,不過在這之前它首先是一位高貴的戰士,帶領群貓保護古埃及人的糧倉不受鼠類的糟蹋,保護古埃及人的家庭不受眼鏡蛇等各種毒蟲的入侵,身為戰士的驕傲令它無法接受這隻來曆不明的怪貓挑釁。


在魯怡雲等人聽來,菲娜正在以高亢尖銳的怒吼回擊阿瑟拉貓的挑釁,同時全身的毛發都炸了起來,曲腿弓腰,利爪出鞘,擺出了攻擊前的飛機耳,體型看起來比平時大了一圈有餘。


眼看這兩隻貓互不相讓,針尖對麥芒,隨時都可能打起來,莛瀛和洛青羽全都縮到收銀台桌子後麵,戰戰兢兢地防止被誤傷。


“店長,快跟它們說,讓它們別打啊……”莛瀛認為張子安是位貓語者,肯定能承擔起勸架的重任。


洛青羽把相機切換到視頻模式,雖然他也害怕,但不能錯過這麽難得的一幕,就算是傳到微博上好歹還能換來不少讚。


張子安無計可施,他倒是不怕菲娜和阿瑟拉貓打起來,畢竟阿瑟拉貓還關在籠子裏,隻是頭疼這個僵局怎麽解決——勸菲娜忍氣吞聲肯定不現實,好在這隻阿瑟拉貓在店裏停留不了多久。


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掏出一看,來電者正是林七。


接通電話後,林七懶洋洋地說道:“喂,張店長,這麽早打電話幹什麽啊?”


張子安言簡意賅地說道:“你的阿瑟拉貓到了,趕緊到店裏來取!”


林七顯然是剛睡醒,頭腦還不清楚,等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啥?我那隻貓已經到了?真是太好了……”


他還沒說完,那隻阿瑟拉不甘心在氣勢上被菲娜壓過,在籠子裏焦躁得團團亂轉,又出發一聲嬰兒啼哭般的尖銳叫聲。


“剛才那是什麽聲音?”林七在電話那邊被嚇得完全清醒了,手機咚地一聲掉在地上又匆忙撿起來,“張店長你是不是在看泰國鬼片?拜托你電視音量調小一些啊!嚇得我這小心肝撲通撲通的……”


“很遺憾,我從來不看泰國鬼片,剛才的叫聲就是你的阿瑟拉貓發出來的。”張子安告訴他這個殘酷的事實。


“哈?張店長你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貓叫聲不應該是喵喵的麽?”林七的聲音聽起來欲哭無淚,這叫聲也太特麽的滲人了!


林七平時最不敢看的就是鬼片,特別是泰國鬼片,看上一眼就能嚇得整夜不敢關燈。他買來阿瑟拉貓是想在朋友們麵前裝逼,不想在裝逼之前自己先被嚇成傻叉……


張子安也是無奈了,“我說林公子,你以為自己買的是什麽東西?阿瑟拉貓根本不算是普通家貓,它的叫聲本來就是這樣的……我說,你趕緊起床過來吧,這貓……這貓細看起來還是挺可愛的,也就是叫聲凶了點兒。”


“真……真的?你確定?不是在騙我吧?”林七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顫聲說道。


莛瀛和洛青羽無語地望著張子安,這貓可愛嗎?要說漂亮倒是能沾邊,畢竟有股難以言喻的野性之美,但要說可愛……八杆子打不著吧?店長說起瞎話來不打草稿啊!


張子安臉不變色心不跳地說:“當然是真的,你快些過來吧,把你的貓領回去裝逼。另外,這貓可不接受7天無理由退貨哦,別說我沒告訴過你。”


林七還待再說,已經被張子安掛斷了電話。


無論如何,張子安肯定不能讓這貓砸在手裏,反正錢都交了,貓也運來了,就算不想要也不能退貨。


阿瑟拉貓奇特的叫聲不僅驚動了菲娜,即使隔著一道自動感應玻璃門,其他精靈也都聽到了。


正在看電視的老茶胡須一顫,提鼻子聞了聞從店門口方向飄來的若有似無的野性味道,它心說莫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店裏來了什麽野獸不成?不知子安能不能應付得來,還是老朽過去一趟吧。


它從電熱毯上跳下來,正了正鬥笠,整了整衣襟,快步走到外間。


老茶看到阿瑟拉貓與菲娜對峙的樣子,也是吃驚非小——這貓看樣子很凶,當然就算是再凶十倍,在老茶麵前也隻不過是一隻待宰的小羊而已,隻是不知道菲娜女王能不能應付得來?以菲娜的自尊,肯定不會允許老茶去接替它對陣。


想到這裏,老茶往旁邊一閃,隱身於貓神雕像背麵的陰影裏,靜觀其變,一旦發生意外,隨時出手幹涉。


彷徨無措的理查德在二樓聽到阿瑟拉貓的叫聲,驚恐之餘倒是心生一計,它慌慌張張地飛下樓,撲騰著翅膀大叫道:“什麽聲音?嚇屎老子了!嚇屎老子了!”


它在裏間盤旋一圈兒,看到大家都在外間,本來也想跟出去,但一看到阿瑟拉貓就改變了主意,飛到店鋪最高處不敢下來——它百分百肯定,如果把這貓從籠子裏放出來,第一個遭殃的絕對是自己!


自從吃過進口的生牛腩,雪獅子對那種味道一直念念不忘,畢竟它在《金瓶梅》裏的設定是喜歡吃生牛肉,但從未真正地吃過,吃過一次後,就沉浸於生牛腩的幻想中不可自拔。它咪著眼睛,不停地念叨著:“生牛腩……生牛腩……老娘要吃生牛腩……”


即使阿瑟拉貓尖銳的叫聲,也沒有把它從幻想中驚醒。它正做著大嚼牛喃的美夢,身體就被輕輕拍了一下。


雪獅子厭煩地睜開眼,心說是哪個不開眼的敢拍老娘,如果是張子安的話,先閹了再說。


星海瞪著銀灰色的眼眸,認真地對它說:“菲娜在外麵要受欺負了。”


第455章 機智的雪獅子


快遞小哥確認貨物沒問題後,很快就離開了。%樂%文%小說 www.しwxs520.com


同樣是周末,冬天客人來的就比秋天時要晚一些,不過隨著太陽逐漸升起,慕名而來的客人陸續趕到。


不論是真心想買寵物的,還是想看小貓跳舞的,進店之後全都看呆了,七嘴八舌地問道:“這是貓還是小豹子啊?店長你還偷偷走私野生動物?”


“這兩隻貓是要打架麽?”


洛青羽一看人多了,膽氣頓壯,他靈機一動說道:“來來,開盤下注!誰押這隻金色的?誰押這隻籠子裏的?有沒有人要下注?”


可惜沒人搭理他。


眼見圍觀的顧客越來越多,阿瑟拉貓在籠子裏也愈發顯得焦躁不安,張子安正頭疼呢,王乾和李坤趕到了。


“臥槽!師尊,這就是阿瑟拉貓?實物可是比圖片上還要凶得多啊!”他們兩個驚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