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今天店慶,還能在本來就很實惠的基礎上再打8折,不過需要向收銀台報暗號才行,暗號是“店長大帥比”。


不少人都是衝著這裏的進口貓糧來的,一邊罵這個無良暗號一邊捧著貓糧去收銀台結賬並且乖乖報暗號。


張子安聽著一聲聲的“店長大帥比”,心裏那個美滋滋,感覺大仇得報!


他吩咐李坤去雜物間找來一個免打孔掛鉤,粘在一進店內的瓷磚牆上,然後將錦旗掛了上去,看著還挺像那麽回事,起碼這麵牆不再空蕩蕩的了。


不斷有顧客聽到消息趕過來,絡繹不絕地湧進店裏。


“喂!憑什麽不賣啊?還有限購這一說?”


“……是的,店長先生是這麽規定的……”


收銀台有人在大聲爭執,張子安聽到魯怡雲的聲音很細很弱,擔心她受欺負,急忙走過去察看情況。


有個穿黑衣服的胖男人懷裏抱著好幾桶進口貓糧,收銀台上還放著另外幾桶,要求魯怡雲給他結賬,魯怡雲不停地搖頭,隻是說不行。


她看到張子安過去,像是看到救星一樣,噙著眼淚站起來,“店長先生……”


張子安擺手讓她坐下,自己對那個男人說:“我是這裏的店長,請問怎麽回事?”


“你是店長?”胖男人打量他幾眼,有些蠻橫地說道:“我要買東西,憑什麽不賣啊?”


張子安沉穩地說道:“因為這些進口貓糧是提供給本店會員的福利,這個價格在外麵根本買不到,所以隻有本店會員才能購買。”


胖男人皺起眉,考慮了一下,問道:“那怎麽辦會員?是不是充10塊錢就行?”


“充10塊錢辦會員?你以為這是網吧啊?”張子安不客氣地回應道,“本店會員需要一次性充值1000塊錢才行。”


“1000塊錢?”胖男人正想發脾氣,然而仔細一琢磨,又把話咽回去,改口說道:“行,1000就1000吧,給我辦個會員。”


張子安知道他心裏打的什麽如意算盤,又補充道:“每個會員每個月隻能買兩桶貓糧。”


“這又是為什麽?我家養的貓多,難道還不能多買幾桶?”胖男人爭辯道。


張子安從容地說道:“對不起,這是本店規定,為了防止有人低價買走然後拿去倒賣,請先生諒解。這兩桶貓糧足夠三四隻成年貓吃一個月了。”


其他看熱鬧或者等待結賬的顧客一聽,原來這個男人是個二道販子,一下子買這麽多是要拿去倒賣,望向他的目光立刻就不同了,畢竟大家都討厭黃牛黨。


胖男人臉上一紅,重重地把懷裏的貓糧扔到收銀台桌子上,“真踏馬事多!老子不買了行不行!真是,送錢上門都不要!哼!”


為了挽回麵子而胡亂發了一通脾氣,他扭頭悻悻地奪路出門。


開業時間的不斷推遲,令張子安有充足的時間考慮一切細節。他提前想到,廉價進口貓糧說不準會引來二道販子,所以加了一條限購的規定。


他也想多賣貓糧賺錢,但是不行,這些貓糧是以快件的形式抵達hk再轉運至國內的,數量若是再大一些,就隻能走正式的進出口渠道,那價格就升上去了,對於顧客的吸引力就會直線下降。


魯怡雲感激對他點點頭,重又坐下,繼續為其他顧客結賬。


“做生意也不容易啊……”盛科在他身後感歎地說道。


張子安笑了笑,“幹哪行都不容易。盛隊長,請來裏麵坐坐吧。”


盛科踱著步子四下觀望,“你這裏裝修得不錯啊,跟上次來時相比簡直是大變樣……喲,這還弄了個貓的銅像啊,沒狗的?”


他彎腰盯著貓神銅像問。


“當門神用的。我看有些店鋪在門口擺著招財貓的玩偶,於是我也弄了個。至於狗的……暫時沒有。”張子安說道。


很多顧客都對這尊貓神銅像感興趣,特別是張子安還在旁邊立了塊牌子,詳細講述這尊銅像的來曆,表明它是大英博物館gayer-andeon at的完美複刻品,已經絕版了,是小雪送給本店的開業賀禮。


女生們紛紛高舉手機,嘟起小嘴比劃出剪刀手,攬著貓神銅像自拍合影留念,然後發到朋友圈去炫耀。


不少男生也在手機或相機裏留下了貓神雕像的倩影,尤其是那三個器材黨,爭論的目標已經變成要不要把貓神雕像的膚色拍得白裏透紅……


除了在寵物用品區選購貓糧的,第二道門內聚集著更多人,大家的關注重點當然是那七隻阿比西尼亞貓,畢竟這種貓太罕見了,不是任何一家貓舍或者寵物店裏都能看到的。


“哇!看它們的耳朵,好大!臉又好小!太可愛了!”


“是啊,尤其是它們的眼睛,充滿了靈性,體型跟外麵那尊銅像簡直一模一樣,果然像是來自遠古的精靈!”


不論是男生還是女生,不論家裏是否已經養著貓,都拿起手機競相拍照。王乾和李坤則忙不迭地勸阻,拍照可以,但不要開閃光燈,頻繁亮起的閃光燈對貓的眼睛不好。


小雪也很喜歡這種貓,同樣不能免俗地拍了幾張照片,準備回去帶給母親看。


劉文英帶著月月,與角落裏的幾隻小貓嬉戲。


“今天我過來時根本不知道你要重新開業,不然怎麽也要帶些禮物,空著雙手實在是不好意思……”盛科注視著熱鬧的店內,遺憾地說道。


“沒關係,盛隊長你太客氣了,能大駕光臨已經令我的小店蓬蓽生輝,再說你不是帶了一麵錦旗過來麽……”張子安時刻留意著店內的狀況,隨口應付道。


“對了,張先生你前幾天又在狗市裏大展神威啊,我聽人說了,然後看到了視頻,真是一身好功夫!”盛科由衷地讚歎,“特別是那種臨危不懼的氣質,我就算想裝都裝不來。”


“哪裏,一幫宵小之輩而已。”張子安謙虛道。


盛科很想請張子安這位功夫大師在閑暇時去警隊指導一下,但是又怕打擾他做生意,不太好意思開口。


他目光一瞥,突然注意到一直安靜趴臥在店鋪角落裏的飛瑪斯。


第407章 盛科的消息


飛瑪斯也看到了盛科,它從趴臥的狀態站起來,緩緩向他們走過來。


“嘖,這黑背不錯啊,是張先生你的狗?”盛科蹲下,仔細觀察著飛瑪斯。他覺得這隻德牧很乖、很安靜,站姿筆挺,眼睛晶亮有神,似乎比警隊裏那些久經訓練的警犬更加訓練有素,不由地心生喜愛。


“對,盛隊長也喜歡德牧?”張子安問道。


“德牧可是我們這些警察的好朋友,無論是偵緝還是搜捕都離不開它們。”盛科感慨地說道:“可惜,最近我們警隊的德牧被抽掉走了大部分,連我們的正常工作都受到了影響,我現在一看見德牧眼睛都綠了,說起來真特娘的操蛋!”


張子安聽得更糊塗了,為什麽警隊裏的警犬都被抽調走了?是發生了什麽大事麽?


從警隊抽調警犬這種事很罕見,一般隻發生在附近城市需要舉辦奧運會或者上合組織首腦會議這種級別的大事,才會從臨時從周邊城市調集警犬加強目標地點的安保工作。問題是張子安沒聽說過最近要在中國舉辦奧運會什麽的啊……


他心中有些好奇,但是想問又不敢問,擔心會是一些涉密的東西。如果真是那樣,他這個平頭老百姓還是敬而遠之比較好。


盛科身處警隊多年,察言觀色能力何等了得,他一看張子安便秘一般的表情,便笑道:“張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知道有個鐵盾影視中心吧?”


張子安點頭,“知道啊,好多刑偵方麵的電影電視劇都是那個地方拍的吧?”


“對,就是那裏。最近鐵盾影視中心要籌拍一部電影,拍攝地點選在了咱們的濱海影視城。這是一部弘揚主旋律的電影,上級要求我們全力配合,一定要拍好,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狗給狗……”盛科解釋道。


“等一下!”張子安忍不住打斷他,“要狗幹什麽?”


盛科苦笑道:“因為這部電影的主角是狗。大概內容嘛,好像是著重講述邊防戰士馴養的警犬聰明勇敢、不畏艱險,在掃雷、緝毒、打擊跨國犯罪等行動中均有出色的表現,成為邊防官兵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要調集這麽多警犬……”張子安終於理解了。


“是啊,目前電影正處於拍攝前準備階段,資金和設備都到位了,演員也已經敲定,目前的重中之重是海選出一隻能演主角的狗。這不是麽,連我們警隊的狗都全被調去海選了……”盛科一提到這事就滿腹怨氣,但這是來自上級的命令,他生氣也沒有辦法,隻得眼睜睜地看著警隊的很多工作被推後,手下的警員們也被迫加班加點工作。


“最有意思的你知道是什麽嗎?”他苦中作樂般問道。


“我猜不到。”張子安搖頭。


盛科眉飛色舞地說:“最近不是那個電影《戰狼》挺火的麽?”


“是啊,我也聽說過,可惜沒時間去看。”張子安不知道他為什麽提到這個。


“嘿嘿,電影製片方果斷決定蹭一波熱度,給這部電影起的名字就叫《戰犬》。”盛科笑道。


噗!


張子安也忍俊不禁,這蹭熱度蹭得真是喪心病狂!人家的《戰狼》又不是真講狼的,你這《戰犬》可是真講犬的啊!


“好了,”盛科拄著膝蓋站起來,“今天是你開業的大日子,我就不耽誤張先生做生意,先回去了,等改天我再送份開業賀禮過來。”


張子安知道盛科是很忙的,今天是周六,他沒留在家裏陪老婆孩子而是跑來送錦旗,可想而知忙到了什麽地步,可能這一整天都在警局裏加班……因此張子安沒有多加挽留,而是想送他出去。


然而張子安剛邁出一步,就感覺鞋後跟被踩住了。


他低頭一看,踩住他鞋後跟的不是人,而是飛瑪斯。


飛瑪斯炯炯有神的盯著他,說道:“我想去演電影試試。”


張子安一怔,過了片刻才反應過來,低聲問道:“你是想去那個電影《戰犬》試鏡?”


飛瑪斯吐著舌頭點了點頭,“可以幫我安排一下嗎?”


“呃……”張子安側頭一看,盛科正站在收銀台附近,端詳著錦旗。


“你也聽到了,那電影正在海選,所謂海選,就是一大堆人……或者狗,爭奪有限的幾個角色,其中可能還有關係戶,所以就算參加,也不一定能選上……”他委婉地說道。


“沒關係。”飛瑪斯語氣溫和而堅定,目光裏透著難以形容的自信,“我有信心能選上,隻要我有機會參加海選。”


張子安注視著它,想知道它是不是認真說出這番話的。


飛瑪斯坦然回應著張子安的注視,說道:“我也不知道什麽,但是一聽到‘電影’兩個字,全身就躁動起來……懊悔、愧疚、不安……我好像曾經做過很糟糕的事,糟糕到我需要努力忘記它們才不會心痛……”


它茫然地抬起頭,望著天花板,“我必須要去做,必須要去改變,必須要去彌補……隻有這樣,我才能成為天使。”


張子安沉默了一會兒,不再多說什麽,對它招了一下手,示意跟他過來。


“盛隊長,我跟你商量一件事。”他走到盛科旁邊,堆起笑容說道。


“哦?什麽事?說來聽聽。”盛科很意外。張子安幫過他解決過疑難案件,於情於理,他都應該投桃報李才對,隻是他有些擔心張子安要求的事情會不會涉及到原則問題。


張子安往旁邊一閃身,示意飛瑪斯過來。


“是這樣,關於那個電影……我也想讓我的狗試試,能不能請盛隊長你幫忙介紹一下?”他厚著臉皮說道。


“你想帶你的狗參加試鏡?”盛科一愣。


“對,試鏡有什麽特殊要求沒有?”張子安問。


盛科遲疑了一下,“這倒是沒有,不過聽說試鏡對狗的要求挺高的,外形、悟性、膽量、服從性、執行力什麽的,都要優中選優才行。”


“沒問題!”張子安拍著胸脯保證道。


“另外……”盛科沉吟著。


張子安見他像是很為難的樣子,便問道:“是有什麽不方便的地方嗎?”


說實在的,他不想強人所難,若不是飛瑪斯的要求,他可能就知難而退了。他覺得盛科是不是擔心飛瑪斯搶走了警隊裏警犬的角色。


“不,你想到哪去了。”盛科擺頭說,“我倒寧願你把角色全搶走,這樣警犬們就全回到警隊了……其實,我是擔心你的狗受傷,如果你執意要參加試鏡的話,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