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宮明白了,時代確實已然更疊。”它說。


張子安鬆了口氣,還好,這隻貓雖然中二,但至少還講理。


“從現在起,本宮任命你為禦前總管,負責本宮的起居事宜。”


張子安:“……”我是不是還要改名叫小安子?


它眼梢一挑,“這已是本宮的格外開恩,你還有何不滿?”


張子安歎了口氣,算了,我何必跟貓一般見識。


“沒什麽不滿。不過我應該怎麽稱呼你?”他問。


“當然是陛下!”


“不行,換一個。”


招財貓大怒,金黃色的毛發如海波湧動,“凡人!你不要得寸進尺!”


張子安陪出笑臉,“請聽我解釋,你覺得星海如何?”


它看向星海,有些猶疑地說:“堪稱與本宮旗鼓相當的對手。”


張子安說:“可是我跟星海是朋友,對吧,星海?”


星海點頭,“是朋友,子安是我的朋友!”


張子安說:“你看,我跟星海是朋友,你又和星海平級,那麽推論就是咱們倆也是平級,對不對?”


招財貓被繞蒙了,它的眼眸閃爍幾下,看看星海,又看看張子安,“那又如何?”


“平級之間就不要那麽見外了,你叫我張子安或者子安都可以,你是那什麽十三世,我就叫你小三得了……”


話音未落,嗤啦一聲,金光閃過,招財貓手起爪落,張子安的襯衣袖子被撕開一條大口子!


“大膽!”招財貓厲聲叫道,“本宮乃菲娜帕麗絲十三世,不朽神國的守護者!”


張子安也嚇出一身冷汗,隻好改口說:“我在開玩笑,那叫你菲娜可以吧?”


招財貓瞪了他幾眼,沒有說話。雖然不太滿意,但它大概接受了這個名字。


張心安暗暗心疼自己襯衣,這還是去年光棍節打折時網購的,花了99塊錢呢!不過也好,這件襯衣的實物與商家展示的圖片有色差,他本來就不太喜歡。


招財貓跳下椅子,昂首挺胸,驕傲地在店裏巡視了一圈。路過消耗品區域時,它有些好奇地多看了幾眼印著可愛貓咪的貓糧罐頭;路過寵物用品區時,它抬頭看了看貓爬架,又用爪子撥了撥貓抓板和逗貓棒,也就這時候它才表現得像隻貓;重新回到店鋪中央的寵物展示區,它逐一走過每個展示櫃,審視著裏麵的寵物。


“嗯哼,現今的貓族似乎又壯大了嘛。”它滿意地點點頭。


巡視完畢,她又跳回椅子上,對張子安說:“這裏怎麽沒有那種……”它抬起右前爪比劃了比劃,“那種閃亮的小石頭?”


張子安一愣,“閃亮的小石頭?”


招財貓碧綠的眼眸裏帶著對他深深的鄙視,似乎哀歎他怎麽這麽笨,“就是那種可以戴在手指上的,閃亮的小石頭。”


他想了想,“你是說,鑽石?”


招財貓若有所悟地低頭沉思,“鑽石?原來那叫鑽石啊……”


“沒錯,”張子安說,“鑽石鑲嵌在指環上,就叫鑽戒,可以戴在手指上。”


它抬起頭,昂然說道:“無論是鑽石還是鑽戒都可以。本宮喜歡閃亮的東西!”


它的表情似乎是在暗示著什麽。


張子安點頭,“我也喜歡,可我買不起。”


招財貓眼中的鄙夷更深了,“買?為何要買?全天下的財寶都是本宮的。隻要是本宮喜歡的東西,凡人就應該乖乖雙手奉上!”


第39章 這是最好的時代?


對於這隻自我感覺炒雞良好的貓,張子安無奈地說:“我不是說了麽,現在跟以前不同了,現在想要什麽東西,必須要花錢買……或者用暴力去搶,但是以你這麽尊貴的身份,當然不好去搶,那麽就隻能買了。”最後還小拍了一下馬屁。


招財貓對馬屁坦然笑納,“你言之有理,本宮何等身份,豈能出手搶奪凡人之物?那麽你就去買來好啦。”


說什麽豈能搶奪凡人之物……也不知道昨天是誰為了搶鑽戒還把我撞了個大跟頭!他在心裏吐槽。


“可是我沒錢,買不起。”他重複了一遍。


“錢?你是說黃金麽?”它歪頭問道。


“不是……當然黃金也算是,不過現在流通的是人民幣。”張子安解釋道。


“人民幣?”它想了想,“就是那種粉紅色的paperaa?”


張子安沒聽清楚,paperaa是什麽鬼?也許因為他是英語學渣的關係吧……


他掏出錢包,抽出裏麵僅有的一張百元大鈔,放在招財貓所在的椅麵上。


“這就是人民幣,這世界上幾乎一切東西都能用它買到,隻是多少的問題。”


它用爪子撥弄這張百元大鈔,還將它挑起、翻過來,審視鈔票的背麵。


“原來這個時代的錢是這個樣子啊……嗯,人民幣是好東西。”它注視著鈔票上的頭像,問:“此人是誰?”


“偉大開國領袖。”他回答。


“唔,這種習俗倒是千百年來一直未變。”它了然於胸地接受了。


張子安見它反複撥弄著鈔票,實在是擔心它的爪子太鋒利,把鈔票劃破了花不出去,於是伸手過去,想抽回鈔票。


招財貓用爪子按住鈔票,不鬆開。


張子安:“……”


他加大了力氣。


它也加大了力氣,並冷冷地瞪著他。


張子安:“……”


要是再用力這張鈔票就會被扯成兩半了,他隻好鬆了手。


“這是我的錢。”他指出這個事實。


“全天下的錢和財寶都是本宮的。”它說。


“我還想全天下的美女都是我的呢!”張子安學著它的語氣說。


“區區一介凡人,不要異想天開!”它鄙夷地說,態度就仿佛是在講――醒醒!工頭讓你回去搬磚了……


張子安心裏苦,被人鄙視也就算了,居然淪落到被貓鄙視的地步。


“你不是喜歡閃亮的東西麽?閃亮的鑽戒,我得有錢才能去買。像這樣的鈔票,上次那種鑽戒差不多要40張,就算是最最便宜的鑽戒也要十幾張。”他說。


它歪頭想了想,“那你還不趕緊去買!”


張子安第三次強調:“我說了,我錢不夠。”


“要怎樣能有錢?”它俯視著他。由於他彎腰扯錢,此時高低已然易位。


張子安回身指了指寵物展示區。


“我是賣寵物的,要把它們賣出去,才能有錢。”


“也就是說你是個奴隸販子?”它有些不耐煩了,貓本來就是一種沒耐心的動物。


“不……我沒那麽高端大氣上檔次,頂多也就算個寵物販子。”張子安覺得解釋起來真累,“這些貓和狗,會被喜歡它們的人買回家裏。”


招財貓的耳朵豎了起來,變得很認真,“買回家裏做什麽?捕鼠?還是巡邏?”


“不是。”張子安擺手,“現在城市裏的老鼠很少了,巡邏也用不著它們。它們什麽也不用做,隻要安心享受生活就可以了。人們把它們買回去與自己作伴,為了排遣寂寞。我的工作是為它們找到合適的主人,讓它們一輩子平安喜樂。”


它聞言若有所思,自言自語地說:“看來這個時代也不是一無是處……”


張子安苦笑,“沒錯,這是貓和狗最好的時代了。人們把它們買回家,會把它們當成主人一般小心伺候,陪它們玩,喂它們食,噓寒問暖,生了病會不惜重金為它們治療,當它們去世後人們會傷心欲絕,久久不能忘懷。”


它斜睨他一眼,“少見多怪!這個時代聽起來還不錯,但若說是最好的時代,卻有些大言不慚!”


它用爪子把百元鈔票撥到地上,“看在你為貓族盡心盡力的份上,這錢就賞賜給你吧。”


我靠!這錢本來就是我的好不?


張子安來不及吐槽,飛快地撿起錢塞回錢包,把錢包緊緊抱在懷裏,像個被街頭惡霸攔路勒索的小學生。


“也就是說,你每賣出一隻貓,不僅能得到錢,還能讓它們生活得更好?”它問。


“沒錯,在現代社會這叫‘雙贏’。”


“如此甚好,但是為什麽沒人來買?”它掃視著店內。


張子安聳聳肩,無可奈何地說:“因為我的店剛開業不久,規模小,寵物少,沒名氣,顧客自然比較少。”


“為何不招攬更多的貓族?”它又問。


“因為這店隻有我自己,一個人忙不過來。”張子安解釋,“就拿洗澡來說吧,給你們貓族洗澡是很麻煩的事,這幾隻貓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其實貓不怕水,隻是因為貓毛不防水,它們非常討厭毛被弄濕的感覺,十隻貓裏麵至少七隻痛恨洗澡。給貓洗澡無異於一項史詩任務,若非身具大智大勇者不可能完成,凡是養過貓的人多少都能體會。


還好,貓並不需要天天洗澡。比較文靜乖巧的短毛貓,比如英短,一年洗一次就差不多了,毛發偶爾髒一些,它們也會自己舔幹淨。若是長毛貓就麻煩了,活潑好動的長毛貓就更麻煩。它們不是毛絨玩具,往洗衣機裏一扔就算完事,必須小心伺候著。


張子安選的全是幼貓,因為幼貓吃得少、拉得少,便於清潔,若是要洗澡也簡單一些。極度討厭洗澡的成年貓發起瘋來至少要兩個人才能給它洗,還要冒著兩敗俱傷的風險。


很多寵物店向顧客提供給寵物洗澡的業務,主要業務對象就是極度厭惡洗澡的成年貓――主人們對它們已經放棄治療了,隻好送到寵物店來洗。


奇緣寵物店雖然有給寵物洗澡的單間,但是一直沒有對外開展這項業務,原因就是人手不夠,不論是從前的父母還是現在的張子安,對這項業務都是心有餘悸,經過再三權衡,覺得開展這項業務實在是得不償失。


招財貓聞言,不由地雙耳像天線般豎起,“這個時代的貓族不喜歡洗澡?”


它顯得非常認真而且感興趣。


第40章 開發新業務


說起給貓洗澡,張子安可是耳聞目睹過不少次聳人聽聞的事件。


還是上高中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他在二樓自己的臥室裏寫作業,突聞樓下一聲淒厲至極的慘叫,叫聲之尖銳刺耳如百鬼夜啼,嚇得他把筆都扔了,好懸嚇尿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