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


“真的。”


張子安強調道:“我不是在意在這點兒車費。隻是為國家和社會出力,總不能讓我自掏腰包吧?今天我不留在店裏賺錢,至少不能虧錢不是麽?”


“你說的對,是我考慮不周了。”盛科像是放棄治療一樣,“不僅是回來車費,包括今天的午餐都由警局負責報銷。”


“太好了!”張子安激動地說道,“啊,對了,因為我還要帶幾隻貓一起去,以貓治貓嘛,所以……”


“貓糧也報銷。”盛科不等他說完就回答。


“不不,我的貓不吃貓糧,隻吃無調料的烤肉和烤魚。”張子安糾正他的錯誤。


電話那邊傳來一聲幽幽長歎。


“好吧。”盛科感覺就算連軸轉蹲點好幾天也沒有這麽累過,“無調料的烤魚和烤肉,我明白了,會安排下去的。”


“那就麻煩盛隊長了,一會兒見!”張子安掛斷了電話。


第204章 試探


直到張子安掛了電話,盛科仍然怔怔地望著聽筒出神。


手下一位警員正好過去拿材料,一看他這樣子,不禁擔心地問道:“盛隊,出什麽事了麽?看你臉色好差,是身體不舒服?要不我給嫂子打個電話?”


這位警員感覺很奇怪,之前盛隊長還好好的,怎麽接個電話就像失了魂一樣?


“不,不是。”盛科揉了揉眼睛,“你說,是不是有本事的人脾氣都挺怪?”


警員不知盛隊為何有此一問,大概是跟剛才那個電話有關,他想了想,謹慎地說:“有這種可能。”


盛科隻是想隨便找人說句話,目的已經達成,他就站起來吩咐道:“我出去一趟,如果有事打我手機。”


“是,您放心吧。”警員答應道。


盛科戴上大簷帽,快步走出辦公室,向樓下的停車場走去。


……


張子安掛斷電話,衝著菲娜和老茶說道:“我去吃早點,一起過馬路吧,小心點兒。”


他走在前麵,注意著左右的車輛,快速穿過馬路,掏出錢包說道:“來一碗餛飩。”然後把欠的錢連同餛飩錢一起遞過去。


李大娘和李大爺趕緊招呼他坐下。


“張大師,你這是要出門啊?”李大娘早已經注意到他離開店時把卷簾門關上了,一般張子安來吃飯都不關門,關門說明他有事要離開。


“嗯,有事去一趟市中心。”張子安隨意答道。


“額……帶著貓去?”李大娘一怔。


“嗯,帶著貓去。”張子安沒有多作解釋。


菲娜已經吃得很飽了,聞到餛飩餡的香味卻依然忍不住湊過去看。


李大爺的手速飛快,幾秒鍾就能包好一個餛飩,像是變魔術一樣。


“喲,這貓是不是也想吃啊?要不我給它也盛點兒?”李大娘給張子安端上餛飩,看著菲娜問道。


“不用給它。它剛才吃烤串已經吃飽了,再說它吃麵食也沒用,消化不了。”張子安往碗裏倒了點兒醋,天氣涼,又放了些辣椒,拿起一次性筷子開吃。


菲娜瞪了他一眼,硬生生扭過身體不再去看餛飩餡。


老茶悠閑地以隱身狀態四處溜達,嗅聞著周圍陌生的氣味,偶爾還躍上牆頭四下打量。


“對了,那隻戴著鬥笠的貓和那隻黑白小貓呢?怎麽沒見它們?是不是留在了店裏?”李大娘望向寵物店。


“嗯,它們留在了店裏。”張子安很快吃完了一碗餛飩,全身都熱乎了起來。他把筷子放下,拿起餐巾紙擦嘴。


“張大師,再來一碗吧。待在店裏也就算了,要出門的話還是多吃一些,你還年輕,一碗餛飩可撐不過一個上午。”李大娘勸道。


張子安拍了拍肚子:“我知道,如果是平時,我肯定再來一碗,但今天中午有人請客,我要留著肚子多吃一些。”


“額……”李大娘無言以對,心說張大師是在開玩笑吧。


“好啦,你們忙著吧,我先走了。”張子安站起來,“哦,對了,你們那店怎麽樣了?”他望向不遠處關著門的水果店,門口的“轉讓”牌子已經摘掉了。


“一切都好,挺順利的。”李大娘由衷地笑道,“過一陣兒就能開張了,到時候還請張大師多捧場。”


張子安衝他們揮揮手,李大爺即使在百忙之中,也放下手裏的活兒跟他揮手。


走到街邊,張子安招手攔下一輛出租車。


“師傅,貓能帶上車不?”他指著菲娜問道。


司機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不在車裏大小便就行。如果拉在車裏,你可得賠。”


“放心,沒問題。”


張子安拉開後座的車門,示意讓菲娜和老茶進去,然後關上車門,自己坐到副駕駛位置上。


司機覺得有些詫異,不太放心地問:“你不去後座看著它?”


“不用,如果弄髒了你的車,我負責給你洗幹淨。”張子安保證。


既然如此,司機也就不多說什麽了,“去哪?”


“遠華大廈。”


現在是周末上午,很多人都在睡懶覺,路上的車並不多,出租車很快駛到了遠華大廈門口。張子安付了車錢,拉開後車門讓菲娜和老茶下來。司機也下了車,仔細檢查了一下後座是否被弄髒了,確認沒問題之後就開車離開。


“茶老爺子,感覺怎麽樣?”張子安詢問老茶。


這是老茶第一次乘坐現代交通工具,感覺相當的新奇,聞言說道:“還好,就是車內的味道有些大。”


“是汽油味兒吧,這出租車的型號太舊,新型的味道就小了。”張子安表示理解,“好在您沒暈車。”


遠華大廈是一幢二十來層的寫字樓,由於是周末,樓下停車場裏隻停著寥寥數輛車。


張子安正抬頭仰望,就聽到不遠處有人喊他。


“張先生!這邊!”


他順著聲音的方向一看,正是盛隊長在衝他招手,旁邊還停著一輛警車。


“盛隊長,抱歉!周末還要把你拉過來。”


張子安走過去,向盛科致歉。他之所以決定今天來,是因為今天是周末,寫字樓裏的公司大部分都會放假,方便尋找線索。另外,由於今天樓裏的人少,星海也可以安心地玩耍。隻不過要占用盛科的休息時間,張子安多少有些過意不去——雖然過意不去,但他還不是會在錢方麵妥協的,這是原則問題。


“哪裏哪裏。”盛科也迎上來,“其實你的電話來得正好,剛才我還在警隊裏加班呢。”


“辛苦了,你可真是大忙人,周末都要加班。”張子安寒暄道。


兩人接近後,盛科為了表示熱情歡迎,向張子安伸出手,張子安同樣伸手與他握手。


手掌接觸,盛科立即注意到張子安的手掌握持有力,絕非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現代人,此外似乎也跟那些苦練外門功夫的特警不同——特警的手勁雖大,手掌卻很粗糙,跟握著一根粗木頭差不多,而張子安的手掌與常人相仿,卻隱約能感覺到其中蘊含的力道。


果然是有功夫在身,看來不像是假的,盛科心想。


第205章 曾經的生活


張子安終究是社會經驗不足,沒想到盛科會用握手來試探他,隻覺得盛科的握勁有些大,不過是一觸即收,因此也沒有多想。雖然練拳的時間沒多久,但由於老師教得好,學生學起來也算是認真,收效還是不錯的。


鬆開手,盛科的目光望向菲娜。


菲娜嫌地上髒,沒有像平時一樣蹲坐在地上,隻是隨便地站著,左顧右盼地觀察著周圍的景物與行人,主要是以挑剔的眼神打量時尚的年輕女人。


它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平時窩在店裏,張子安已經習慣了,此時來到外麵,那一身金色的毛皮和暗金色的斑點簡直就像黑洞一樣吸引著行人的注意,不少人駐足觀賞並拍照。


“那是隻小金錢豹嗎?居然有人把豹帶上街?要不要報警?”有人指著菲娜小聲說道。


“報什麽警,沒看旁邊就是個警察麽。”


“不對,我挺喜歡動物的,在紀錄片上見過豹,動物園裏也見過,豹的臉跟這個完全不一樣,這隻明顯是貓啊。”


“什麽貓啊?豹貓?”


“有點像,但肯定不是。最明顯的區別就是額頭上那奇怪的紋路——額頭上有紋路的貓比較少,即使是有,一般也是無規則的紋路或者m型紋路,像是各種虎斑貓,類似於東北虎額頭上的‘王’字型。而這隻貓的額頭紋路……肯定不是無規則的,但那圖案具體是什麽……算了,我真認不出來……”


對於這些目光與指點,菲娜坦然以待,根本不在乎,甚至還揚起臉,顯得更加高傲。


甚至還有些女孩子跑到很近的距離來逗菲娜,對於這樣的挑逗,菲娜則幹脆扭過頭,表示“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態度。然而這種傲嬌的姿態更是逗得女孩子們心癢癢的。


隱身的老茶就很悠哉了,它好奇地圍著警車打轉兒,不時貼著車窗玻璃往裏麵看一看。


寒暄已畢,張子安一看圍觀人群越來越多,指著遠華大廈問道:“咱們一起進去?”


盛科點頭,“嗯,邊走邊說吧。這棟寫字樓在周末的管理還是挺嚴的,因為怕丟東西,特別是發生了那起案件之後,沒有樓內公司的工作證進不去。”


“我記得盛隊長你說過,不止是這棟寫字樓裏丟過東西?”


“是的,不過這棟樓的案件比較典型。”


“那起案件是發生在5層,案件現場我們已經拍照存證,然並卵——”盛科居然說了一句網絡流行語,從警車的副駕駛位上取出一個牛皮紙檔案袋,“走吧。”


二人並排向遠華大廈走去,菲娜不耐煩地甩開那些犯花癡的小女生,跟著後麵。老茶則謹慎地隔上一段距離,跟在他們的側後方。


周末的遠華大廈很冷清,一樓隻有保安在值班。


看到身穿警服的盛科,保安不敢怠慢,馬上迎過來。


“盛隊長,您又來了,還是來查那個案子的?”保安恭謙地笑著,“這麽一個小案子,還要您跑這麽多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