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文看了看戚瑤,再看了看自己,立馬跟打了雞血似的。


埋頭做功課。


戚瑤有些好笑的看著她,捏了捏還有些發堵的鼻子,繼續幹活。


隻是剛算到一半,秦文又將腦袋湊了過來。


“問你個事,你聽說了嗎?星期六的時候,咱們顧總的未婚妻來公司找他了,不過顧總不在,沒見著人。”


原本就鼻子又堵又癢的戚瑤,忍不住捂著嘴打了個噴嚏,隨即看先她:“你說誰找誰?”


秦文:“顧總的未婚妻啊,長得可好看了,咱們公司不少人都看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支持,麽麽噠!


戚瑤:未婚妻不是我麽?


第30章 吃醋


顧秋羽知道自己未婚妻這個事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的點。


最近公司有新品上市,很多東西都需要他親自參與討論決策,每天一個會接著一個會。


忙的腳不沾地。


顧秋羽的午飯就是在辦公室解決的,魏時幫他訂的。


他看了看時間,估摸著這個點戚瑤應該已經吃過了,便沒有再想著叫她上來。


等他吃飽喝足,魏時才把星期六的事跟他交代了一下。


“未婚妻?”顧秋羽的語氣很是平淡,看不出波瀾,但是長時間跟他相處的助理知道,老板這是不高興了。


“她是這麽說的。”


星期六顧秋羽前腳剛走,後腳這女的就到了公司樓下。


因為開的小跑車,原以為是什麽大客戶,沒想到一進來就自報家門,說是顧總的未婚妻,跟他約好了見麵。


前台小姐看她一身名牌,且氣質不凡,不敢怠慢,這才將電話打到了魏時這。


“昨天在車上,因為有夫人在,我沒敢說,怕你們產生誤會。”


魏時算是看出來了,顧總放在心尖上的人,可就是那兩位了。


大概是夫人這兩字聽著很舒服,顧秋羽皺起的眉驟熱鬆開,語波不驚道:“以後像這類人就可以直接拒絕,要真是我未婚妻,會不直接聯係我?更何況,正主你也已經見到了。”


魏時了然的點了點頭。


隻是,話音剛落,前台的電話就接了過來。


“魏助,那位小姐又過來了,說是跟顧總有約。”


前台的姑娘看著麵前這個氣質優雅的女人,忍不住羨慕起來。


這模樣跟顧總確實挺登對的。


魏時將內容轉達給顧秋羽。


正在瀏覽文件的顧秋羽抬眼看著他:“我沒有未婚妻,讓她走吧!”


“什麽?你把電話給我,我親自跟他說。”


韋婭靜麵色有些焦灼,她根本沒有想過顧秋羽會不見他。


前台一臉歉意的看著她:“抱歉,我們總裁說了,他並沒有什麽未婚妻,所以我們不能讓您上去。”


韋婭靜沒理這些人,轉身朝著電梯走過去。


保安攔在了她麵前。


韋婭靜眼神橫了他一眼:“你要是敢碰到我,我就讓秋羽炒了你。”


大概是氣勢太過於淩人,再加上保安都是男的,不好隨便動手,趁著電梯剛好打開的時候,她竄了進去。


前台姑娘著急了,又給魏助打了電話。


魏時:“顧總,那位小姐上樓了。”


顧秋羽放下手中的筆:“前台的保安都不在?”


魏時解釋了一下:“保安都是男的,不好對人家隨便下手,而且那人堅持說自己認識您,還說出了您的名字,喊得……挺親密的。”


顧秋羽剛想開口,門被人從外麵推開,韋婭靜氣勢洶洶地跑進來,開口就質問道:“顧秋羽,你為什麽讓別人攔著我,不讓我上來。”


顧秋羽眯了眯眼,緩緩道:“是你?”


他揮了揮手讓魏時出去。


辦公室外的人全都在猜兩個人之家的關係。


魏時也有些懵,不會真的是未婚妻吧,那樓下這個算什麽?


戚瑤懶得聽這些八卦,顧秋羽是什麽人,她是相信的,盡管這麽些年沒見,但是她知道,她的男孩不是會腳踏兩條船的人。


隻是,當她拿起合同的時候算賬的時候,腦子裏全都是秦文的話。


“那人可漂亮了,開著小跑,拉風的不行,一看就是那種有錢人家的大小姐,跟顧總應該算是門當戶對吧!”


門當戶對……門當戶對個鬼啊!


戚瑤不耐煩的站起身,就算是相信,也覺得有些膈應。


她必須去問清楚,究竟是個怎麽回事。


就是人還沒有踏出門,找麻煩的就來了。


袁斌瞧了瞧辦公室的門:“戚瑤跟我出來一趟。”


戚瑤莫名其妙看著他。。


秦文有些激動地看著她:“總監找你幹嘛?”


戚瑤麵無表情地回了句:“不知道。”


戚瑤跟著袁斌進了辦公室。


袁斌揮了揮手:“坐,別太拘束。”


戚瑤:“您有什麽事?”


袁斌手裏拿著的就是戚瑤兩天前簽的那份合同。


“這兩份合同都是你自己簽的。”


袁斌將她上下打量了一下。


之前隻顧著生氣職位被奪得事情,所以心情不太好,這會平靜下來,倒是突然發現,這個新來的實習生長得真是不錯。


戚瑤心裏記掛著未婚妻的事情,嗯了兩聲沒再說話。


袁斌站起身:“沒看出來,你能力還不錯,其實按理說銷售部的實習期是三個月,你表現挺不錯的,我可以破例為你轉正。”


戚瑤不喜歡這個袁斌,但是聽見自己可以轉正倒是挺高興,轉正後的工資比實習期高。


戚瑤笑了笑:“那就謝謝總監了。”


袁斌踱步靠近她,一隻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好加油,今晚有個飯局,跟我出去一下。”


戚瑤皺著眉,閃了閃身,避過他的手,疑惑道:“什麽飯局?”


她這個小小的職員,沒到跟總監吃飯的地步吧!


袁斌對她的閃避有些不滿,但是還是耐心解釋道:“是關於新一季產品銷售的事情,我覺得你潛力不錯,帶你出去見見客戶。”


戚瑤婉拒道:“這個就不用了,我還是個實習生,怕壞了您的事,您要不找一個實力不錯的一起。”


袁斌:“這可就沒有上進心了,要知道跟我一起吃飯的可是身價都不低的人,有機會多見見大人物,對將來的發展也是有好處的。”


戚瑤實在是懶得跟他周旋,她不急不慢道:“袁總監,咱們公司應該是自願加班製度,五點以後就是私人時間,我不認為有義務陪您的客戶吃飯,還有其他事嗎?沒有的話我先走啦,畢竟還有工作。”


袁斌被堵得一時無言,眼睜睜地看著戚瑤轉身離開。


他摸了摸下巴,看著戚瑤離開的背景,眼神泛著了然的光芒。


“欲擒故縱啊,這女的還有些意思,這麽快能拿下這種單子,還非要立貞節牌坊,嗬,我倒想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出了辦公室的戚瑤簡直為這人的臉皮鼓掌。


她知道這話大概得罪他了,但是要她裝著一張笑臉陪著人吃飯,戚瑤怕吃到一半自己忍不住把這人給揍了。


戚瑤回到自己的辦公桌,隨意拿了一份文件就上了二十六樓。


魏時看見戚瑤的時候還有些驚訝。


樓上還有其他的秘書助理,他不好顯得太特別,隻是往前走了幾步,問道:“有什麽事嗎?要不要我跟顧總先……”


戚瑤咧著嘴笑了笑:“總監讓我上來送份文件,你們顧總在的吧?”


魏時看見這笑,心裏咯噔了一下,祈禱這會辦公室裏沒有什麽不合適的香豔的場景。


他心底為顧總點了一根蠟:“顧總在呢,這會有個客人,要不這文件我來……”


一聽到有客人,魏時還這麽遮遮掩掩的,戚瑤的頭就炸了,她果斷道:“不用麻煩了,總監可是特地讓我親自交到顧總手上的。”


說著戚瑤繞過魏時,一把推開了辦公室的門,閃身進去。


彼時,韋婭靜正不可思議地問道:“為什麽拒絕這個提議,我們倆聯姻對彼此最好的,你可以得到我家的支持,你爸肯定不會再小看你,把你安排在這個三流的小城市。”


顧秋羽眼角看見戚瑤進來,下意識地離韋婭靜更遠了些。


他有些忐忑的看著戚瑤,怕她因為聽見那些話誤會,剛準備開口,戚瑤便搶先道:“顧總,這是總監剛剛讓我送你的資料,急著簽字,您要不要先看一看。”


顧秋羽義正言辭地對著韋婭靜道:“這事我是不會答應你的,我還有事,您請自便。”


韋婭靜意識到有人在場,便沒再開口,隻是覺得這個職員來的真不是時候,說不定再過一會她就能說動顧秋羽了。


韋婭靜瞪了戚瑤一眼,轉身離開了辦公室,隻是關門之前,她看著顧秋羽堅定道:“我不會放棄這個想法的,還希望你也考慮一下。”


然後門就被關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