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26章 情敵


顧秋羽的留宿讓戚彤高興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走進衛生間放水給小朋友洗澡的戚瑤,心跳卻是快的不行。


她伸手扯過一旁的冷毛巾鋪在臉上,讓自己清醒了一陣。


有些懊惱,怎麽鬼使神差就答應了呢?


戚瑤放完水,就抱著孩子進了浴室,順便指揮顧秋羽將房間的空調給打開。


顧秋羽看著眼前被拉上的門,轉身進了臥室。


戚瑤的臥室布置的很是溫馨,大約是因為女兒的緣故,到處都是粉粉嫩嫩的,床腳還放著一個毛茸茸的熊娃娃。


臥室裏就隻有一張床,一個衣櫃,空間不是很大。


顧秋羽從一旁的櫃子上找到了遙控器,將空調打開。


這個空調看著有些年頭了,打開的時候,聲音吱嘎作響,運行的時候還帶著嗡嗡的噪音。


顧秋羽看哪都覺得自己像個混蛋,讓娘倆過這樣的日子。


沒一會,戚瑤就用浴巾裹著閨女從浴室出來,抱進了房間,擦幹淨後抹上了一層身體乳,換上了毛茸茸地奶牛睡衣後將她塞進了被窩。


彤彤將頭露在外麵,眼睛亮蹭蹭地看著顧秋羽,說道:“爸爸快點去洗澡,我等你來了再睡。”


顧秋羽有些無奈的看了看戚瑤。


她打開衣櫃,上下掃了掃,根本沒有適合男人穿的衣服,而且就算這會去買新的,沒洗過那也不能穿。


顧秋羽湊近了她低聲說道:“我把她哄睡著了,然後回家拿衣服。”


戚瑤一聽,也隻能這樣了。


顧秋羽脫了外套,坐在了床邊上:“你先睡,爸爸一直在這陪你。”


戚彤:“一直陪著我嗎?”


顧秋羽:“肯定不會走的。”


戚彤:“那我醒過來的時候,爸爸一定會睡在我身邊對嗎?”


顧秋羽可算知道,小孩子也不是好糊弄的。


他伸出手,再一次說道:“爸爸跟你拉鉤。”


戚彤又一次跟老爸達成協議,然後揉了揉眼睛,喃喃道:“爸爸,你給我講故事吧!”


顧秋羽眯著眼睛靠在床邊,想了想,慢慢說道:“從前有一個王子離家出走了。”


戚彤好奇道:“什麽是離家出走啊?”


顧秋羽:“就是從家裏離開,出去了。”


“那他為什麽要離家出走呢?”


“因為他被弟弟妹妹欺負了。”


“他不是王子嗎?王子都是很厲害的呀,怎麽會有人欺負他呢?”


“因為他的弟弟妹妹不是他媽媽生的。”


“咦,不是一個媽媽怎麽會是他的弟弟和妹妹呢?”


……


顧秋羽曆經艱難險阻,終於磕磕絆絆的把故事說完了。


其中穿插了無數個為什麽,以及為什麽的為什麽。


戚瑤早在聽到一半的時候就去了書房。


等顧秋羽從臥室出來,她都已經刷卷子刷了一半了。


顧秋羽站在門口,哭笑不得地問道:“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麽……厲害的嗎?”


差點就忘了自己想講的故事是什麽。


戚瑤失笑道:“所以我一般都是拿本書直接讀,要是遇上她問問題,我就說書上就是這麽寫的,媽媽也不懂。”


顧秋羽靠在門邊,眼帶笑意地說道:“然後她就不問了嗎?”


戚瑤:“一般情況下是這樣。”


戚瑤說完。抬頭看向他。


倚在門框上的男人,神情慵懶,嘴角噙著笑,滿目溫柔地看著他。


戚瑤:“孩子睡著了?”


顧秋羽聽見這話,眼神一凝,眸色深了幾分。


“所以呢?”


戚瑤走到客廳拿起桌上的車鑰匙遞給他:“所以你可以回家了。”


顧秋羽愣了一瞬,他從戚瑤手中接過車鑰匙,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就在戚瑤抬腳準備離開的時候,顧秋羽突然伸手一把將她摁在了旁邊的牆壁上,兩隻手將她困在胸前,低著頭看著她。


戚瑤抬眸:“這是什麽意思?你可是知道我今天參加的是什麽比賽。”


顧秋羽低頭靠近她,聲音低沉帶著些許蠱惑:“我知道,可是我還是忍不住。”


忍不住想抱抱你,想親親你,想將這些年所缺失的,所有的遺憾全都填補起來。


顧秋羽沒等到戚瑤說話,便伸手將這個女人攬進了懷裏。


“瑤瑤,我們不要再分開了好不好,這些年,我想你都快想瘋了。”


戚瑤呆呆地站在原地。


“以前發生的什麽,我都不在乎了,隻要現在你還在我的身邊,好不好,瑤瑤。”


顧秋羽這些近乎卑微的請求,聽得戚瑤鼻子一酸。


她終於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他的後背,低聲呢喃:“秋羽,我們真的還能再回到過去嗎?”


顧秋羽:“我們不用回到過去,我們可以有未來,未來有你,有彤彤,那就夠了。”


兩個人抱了一會,戚瑤突然推開他:“好了,你可以走了。”


顧秋羽表情一變,像是沒弄明白,為什麽還要趕他走。


戚瑤:“不是說回家拿衣服的嗎?”


顧秋羽眼神一亮,輕聲道:“那你等我,我待會過來。”


……


這一晚,兩個人一人一邊,擠在了同一個被窩裏,戚彤睡在中間。


滿以為這是個美夢到天亮的夜晚,然而事實上,半夜孩子蹬被子,顧秋羽迷迷糊糊地爬起來蓋,一晚上醒了三四趟。


戚瑤倒是一覺睡到天亮。


第二天,顧秋羽是帶著黑眼圈起來的。


戚彤醒過來就看見了爸爸,興奮地不行,連早飯都比平時吃的多。


開車的時候,顧秋羽還不停地捂著嘴打哈切。


“她夜裏一直都喜歡踢被子嗎?”


顧秋羽這幾天連軸加班,已經很多個晚上沒睡過完整的覺了。


“嗯,小孩子貪涼,所以特別喜歡踢被子。”


“那你夜裏都要蓋?”


戚瑤摸了摸閨女的頭,毫不在意道:“這些年我都習慣了。”


顧秋羽:“當媽媽真辛苦,這些年……辛苦你了。”


戚瑤沒說話,苦嗎?


其實是苦的,隻是每一次看到彤彤,再苦也覺得沒什麽了。


決賽不在體育館,在市中心的一個小比賽場。


最後進入決賽的武館就隻有三家。


花拳繡腿算一個,另外兩家有兩個人高手。


戚瑤這一戰能不能奪冠,還有待猜測。


顧秋羽帶著戚瑤到的時候,花拳繡腿全管的人都已經到了。


花黔看著一家三口從車上下來的情形,翹了翹嘴角:“你們這一家三口的模樣可真讓人覺得酸。”


戚瑤:“酸?那你也生一個去。”


唐蕾昨天因為要帶隊,根本沒有圍觀到認親的全過程,這會好奇心爆棚地湊過來,看見顧秋羽的時候,眼睛都直了。


她湊到戚瑤身邊,小聲問道:“這樣的老公,你是從哪找的,他還有兄弟嗎?”


戚瑤無奈道:“不如你親自去問問他。”


唐蕾瞧了瞧顧秋羽那一身清冷的氣質,搖了搖頭:“不敢,看著就不像是一般人。”


戚瑤推著她往裏麵走:“走吧,別貧了,專心比賽,咱們道館怎麽也要搞個第一名。”


唐蕾:“說的是,拿了第一名,以後招生就沒這麽困難了。”


決賽開始的時候,顧秋羽抱著戚瑤坐在中間的位置上。


比賽場也就籃球館大小,戚瑤隻要一轉頭就能看見父女兩相親相愛的畫麵。


能打進決賽圈的道館都是有些實力的,戚瑤帶著一如既往認真的態度,打量著眼前的對手。


顧秋羽還在跟戚彤商量著今天吃什麽,就聽見後麵有個小夥子拿著手機在說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