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門還沒有合上,一隻手橫空插進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的擠了進來。


“不好意思。”


戚瑤往後退了兩步,抬頭打量眼前這人。


這男的看著不大,也就二十歲出頭,穿著公司統一的工作西裝,頭發細碎地散在額前。


關鍵長得還挺俊,戚瑤下意識地多看了兩眼,原來還有人跟她一樣,加班到這麽晚?


戚瑤沒說話,那小夥子先開口,笑著問道:“你也是加班的?”


這人笑起來有兩個酒窩,還有兩個小虎牙,看起來有點陽光,還有點......愣。


戚瑤點了點頭:“嗯”


從六樓到一樓很快,不過是兩句話的功夫,電梯就落了地。


戚瑤裹緊身上的羽絨服快步走到外麵,寒冷的北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原本就發漲的腦袋吹的暈暈的。


那個小夥子也跟著後麵走出來。


“這麽冷?”他縮了縮肩膀,看著戚瑤出去的方向,想了想,幾步跑上前。


“你家在哪,我開了車,送你呀?”


戚瑤一愣,覺得這些人除了愣,還有些傻。


她看起來像是那種一見麵就會被顏值吸引,然後傻傻跟著走的小女生嗎?


“不用了,謝謝,我有車。”


大概是戚瑤的語氣太過於冷淡,那小夥又些不知所措地撓了撓頭:“我不是那個意思......這麽晚了,又這麽冷,我們都是一個公司的,我還能......把你拐了不成。”


戚瑤忽然轉過身,原本因為冷風吹過而眯起的眼睛突然睜開,神色淡淡地看著他:“謝謝你的好意,別跟著我了,不然我就當你不懷好意了。”


“不是......你誤會了......”


戚瑤沒再理他,徑直走向車棚。


小電驢孤零零地在這呆了一夜,又飄了些雨,上麵濕漉漉的。


戚瑤熟練地從座位下麵拿出毛巾將上麵的水擦幹,然後上車。


隻是車子還沒有開動,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是顧秋羽。


她猶豫了幾秒,接起電話。


“瑤瑤,睡了沒?”顧秋羽略帶疲憊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聽起來有點啞。


“沒睡呢,你這是......還沒下班?”


戚瑤從車棚出來,抬頭看向二十六樓,隻有那一層還亮著燈光。


“還有一點事處理一下,已經好了。”


戚瑤想起來自己不過一個剛實習的銷售助理,就已經忙的團團轉,作為剛上任的總裁,顧秋羽要做的事情肯定更多。


沒由來的,心間一疼,就連自己加班的事情,戚瑤也什麽都不想說了。


她低垂著眉,聲音放低,帶著自己都未曾察覺的溫柔和憐惜:“那你早點回家,開車慢點。”


手機那頭沉默了一下,顧秋羽突然問道:“瑤瑤,你是不是還在外麵,風聲這麽大?”


戚瑤連忙顛顛地跑進大廳,隔絕了樓外的寒風,微喘著氣:“沒,剛剛出門扔垃圾了,我現在到家了。”


跑進大廳的戚瑤沒看見二十六樓已經熄滅的燈光。


顧秋羽:“那你多穿點,外麵冷......明天早上我去接你吧,明天應該又要降溫了。”


“別,我還想幹下去,你搞這麽一出,到時候流言滿天飛,我可揍你啊!”


戚瑤跺了跺腳,明知道這會應該回家接孩子了,但是還是忍不住想要多說幾句。


顧秋羽輕聲笑了笑:“你別擔心,我離得遠一點放你下車,不會有人看見的。”


戚瑤還想再說些什麽,旁邊突然傳來電梯開門的聲音。


她一回頭就看見那個男人手臂彎裏放著一件大衣,拿著手機大步走出來。


兩個人同時一愣。


第12章 一起上班


戚瑤訥訥道:“你不是……還在樓上的嗎?”


顧秋羽眼裏眼裏閃過一絲疑惑,嘴角微微挑起。


他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戚瑤身前,將她逼退到一旁的玻璃牆上。


顧秋羽微低著頭,看著鼻頭被凍得微紅的戚瑤,低聲道:“瑤瑤……你這是在等我嗎?”


戚瑤搖了搖頭:“巧合,巧合……”


顧秋羽自然知道戚瑤不會真的在公司等他到現在,不然早就該上樓找他了。


他伸出手握住戚瑤放在一旁的手。


涼冰冰的。


“你不是說出門扔垃圾的嗎?你們家垃圾桶原來這麽遠?”


顧秋羽將那隻袖長的手包進手掌,用掌心的溫度將她焐熱。


戚瑤背靠著玻璃牆,抬頭看著眼前滿眼含笑的男人,後悔剛剛一時犯賤,說謊還被抓個正著。


“我樂意,成不?”


顧秋羽握著那隻手,突然俯身一把將她給抱住。


“瑤瑤,能每天看見你,真好。”


那些沒有你的日日夜夜,他常常都在想會不會還有這麽一天,終於讓他等到了。


戚瑤僵著身子,強烈的氣息帶著男人特有的溫暖一下子將她給團團包圍,原本還有些涼意的身子從裏麵開始跟著了火一樣熱起來。


周圍滿滿的都是顧秋羽的味道,暖到她忘了掙紮,就想這麽沉溺在這份溫暖之中。


“瑤瑤,你還是愛我的對嗎?”


顧秋羽收緊了手,將心心念念的女孩死死地勒在懷裏,恨不得就這樣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這樣就再也不會分開了。


戚瑤聽見這話,一驚,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


“你不用急著回答我,瑤瑤,我現在是你的追求者,你有權利做任何的事情。”


顧秋羽鬆開手,忍不住刮了刮她的鼻尖,連動作都帶著小心翼翼地溫柔。


“顧秋羽……你別對我這麽好。”


戚瑤從來不覺的自己是個多愁善感的人,除了剛剛分手的那一夜,她哭的像個傻子,之後遇到再大的困難,她都沒有再掉過一滴淚。


可顧秋羽短短幾句話,竟然讓她覺得鼻尖發酸,仿佛隻要眨一眨眼睛,眼淚就會像開了閘一樣,噴泄而出。


“瑤瑤,我對你,永遠不夠好。”


顧秋羽用手抹去她眼角的淚花。


“走吧,我送你回去,加班這麽晚,銷售部的人是不是難為你了。”


顧秋羽將大衣外套披在戚瑤的肩膀上,拉著她的手往外麵走。


“沒,我是個新人,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花點時間多學習學習是很有必要的。”


戚瑤跟著他往外麵走。


“那也沒有必要勉強自己,事情總是做不完的,身體最重要,下次別再加班了。”


顧秋羽的本意隻是讓她待在自己的眼下,可以隨時看到她。


可從來沒有想過讓她來受苦。


“好,我知道了。”


顧秋羽的車就停在公司外麵的停車場,走過去不過一分鍾的時間。


戚瑤將自己剛擦幹淨的小毛驢忘到了九霄雲外,心不在焉地爬上了副駕駛。


直到車子駛出去,她才想起來現在還不是彤彤跟顧秋羽見麵的時候。


至少,讓她先給彤彤做個心理建設。


那姑娘雖然聽話,但是脾氣一向很倔,萬一對著顧秋羽說出什麽傷人的話,那他該有多難過。


還好這會彤彤不在家。


車子裏開了暖氣,不過一會,原本冰涼的手腳便漸漸回了暖。


戚瑤忍不住放鬆身體,靠在了座位上。


顧秋羽轉頭看著她,彎起的嘴角一直都沒有放下過。


“你家住哪?”


戚瑤腦袋有些暈乎乎的,大概是工作了一天的緣故,所有的疲憊都在這會湧了上來。


她迷迷糊糊地報了一個小區的名字,便靠在座位上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


顧秋羽將車子停在路邊,從車後麵拿過大衣蓋在了戚瑤的身上。


然後,又重新開車上路,一路開進了戚瑤所在的小區。


……


戚瑤醒過來的時候,隻覺得腰酸背痛。


她有一瞬間的懵,隨即一下子從座位上抬起身。


“彤彤!”


糟了,忘記接閨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