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乖乖地靠在了他的肩上,“但是我想著就疼一段,我想給阿燃最好的,我要他健健康康的長大。”


段敬懷摟住她:“但是我也要你健健康康。”


“我健康呀,我很健康。”


段敬懷冷哼了聲:“健康的基礎上還要不受罪,你看被他咬成什麽樣了,那臭小子。”


“那你也不能朝他發脾氣,他什麽都不懂呢還!”


“你現在就向著他了是吧。”


鹿桑桑頓了頓,好笑地捏了他一下:“喂喂段醫生,你現在說的是什麽呀,那是你兒子!”


“那也不行。”段敬懷道,“對麵就算是兒子你也得向著我,知道嗎?”


“噗——”


段敬懷低眸看了她一眼,“你到底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鹿桑桑悶笑,“我一定向著你,兒子嘛!遲早是別人的,你才永遠是我的,對吧!”


段敬懷聽到她這麽說,嘴角才勉強勾了勾:“你明白就好。”


——


鹿桑桑這人對自己狠起來也挺可怕的,兩個月後,她不僅把體重恢複到原本狀態,小腹上甚至都練出了一點腹肌的痕跡。


“我跟你說我現在真的不得了,我有腹肌,有腹肌你知道吧?”


電話那邊,阮沛潔笑道,“我知道了!你說了好多遍了!”


“我就是想表示我自己有點牛逼,沒別的意思。”


“行行行……這麽牛逼今晚出來啊,給我瞧瞧。”阮沛潔道,“把我幹兒子也帶出來。”


“大姐,你是為了見我還是為了見我兒子。”


“你非要聽我答案嗎?”


“……算了,你別說了。”鹿桑桑道,“不過我今晚有約了,不跟你去。”


“約?跟誰約?”


“當然是跟我老公了。”


“我去……你們老夫老妻的約個屁啊。”


“你懂什麽。”


……


今天鹿桑桑確實要跟段敬懷出門,自孩子生出來後他們兩個幾乎沒有一起出去過,昨天還是段敬懷提醒了一句,她才想起應該要過一下二人世界了。


化完妝穿好衣服出來時,兒子正被阿姨帶在樓下玩。


鹿桑桑走過去,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嗚嗚好想親一口,可是媽媽塗了口紅不能親了。”


小阿燃抓住鹿桑桑手指,咿呀咿呀地叫喚。


“寶貝,叫媽媽。”


“呀呀……”


“媽媽。”


“噫——”


“媽媽媽媽媽——”


“唔哇哇哇……”


“媽……”


“桑桑。”段敬懷從書房出來了,“你好了?”


“好了啊,我們可以出門了!”


段敬懷走過去把她拉起來,“那走吧。”


鹿桑桑依依不舍地朝兒子擺擺手,“阿燃,媽媽會早點回來的。”


“不用不用,你們不用早點回來。”李阿姨道,“剛才夫人都說了,你們今晚出去要好好玩,孩子我們會看著的。”


段敬懷笑了笑:“好,麻煩了。”


“不麻煩,阿燃現在是越來越乖了,一點都不麻煩~”


從家裏出來後,兩人一起去了預定好的餐廳吃飯,吃完飯後又看了場最近火爆的電影。簡單的程序,跟最尋常的情侶一樣,但對於兩人來說卻別有一番風味。


“好久沒有看電影了,竟然覺得有點新鮮。”從影院出來後,鹿桑桑一路嘰嘰喳喳,很興奮。


段敬懷拉住她的手,“別倒著走,小心摔了。”


“噢。”鹿桑桑規矩地挽住他的手,“你覺得好不好看?凶手竟然是那個眼鏡男誒,大反轉。”


“還行。”


“是吧!我覺得能打九分了,難怪這麽火。”


“嗯。”


“誒你看,那還有旋轉木馬啊,這廣場還挺熱鬧。”


今天大概是什麽節慶,廣場上擺放了許多娛樂設施,彩燈絢麗,看起來熱鬧極了。


“走,我們去看看,散散步。”


段敬懷都隨她:“好。”


兩人晃蕩到了旋轉木馬邊上,今天人不多,隻有幾個大人陪著幾個小孩在坐。


“你記不記得,上次我們陪著小南去遊樂園。”


“嗯。”


“那次你可高冷了……不過看在你幫我拍了那麽多照片的情況下,我現在就不怪你了。”


段敬懷轉頭看她,笑道:“那我要說謝謝嗎。”


“謝謝倒不用,要不,再幫我拍幾張照?”鹿桑桑指了指賣票的地方,“我想坐旋轉木馬!”


段敬懷眉頭微揚:“你確定?”


“這有什麽不好確定的。”鹿桑桑拉著他去買票,“快點啦,回憶回憶,你去給我買個票。”


“好。”


買完票後,鹿桑桑喜滋滋地跑去排隊了。


段敬懷站在旋轉木馬邊上,目光追隨著她的身影。


“段敬懷!我坐這匹馬了!”進去後,鹿桑桑跑到他前麵那匹,“記得要幫我拍照。”


“嗯。”


叮——


一聲清脆的鈴響,木馬開始運作起來。


段敬懷站在原處,就這樣看著鹿桑桑的笑臉從正麵到側麵,最後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


黑幕遮天,夜有些深了。但他們所處的位置卻絢爛得仿佛白日,時光重疊,她慢慢從另一側出現的時候,那瞬就好像回到當初。


那時,他不知道自己如若失去她會那般痛不欲生。


那時,他隻知道眼前的人是他這輩子都要守著的人。迷迷糊糊,情深卻不自知。


“段敬懷!”


側眸間,她從不遠處駛來。燈光下,她臉上揚著璀璨的笑意,就如當初一樣,完全把旋轉木馬的光彩給壓了下去。


她對著他揮手示意,催促著說:“拍照拍照,快點呀!”


段敬懷嘴角微微一揚,抬起已經準備好的手機,對著她,輕輕點下了快門鍵。


時間定格,滄海桑田。


曾經她的十七歲,他隻是旁觀者。


現在她的二十七歲,他終於是參與者。


而讓他感到幸福的是,未來的三十七歲、四十七歲、五十七歲……他都將永遠陪在她身邊。


至死,不渝。


(完)


作者有話要說:  好啦,又到了再見的時候。離別是為了下次的相遇,我們下本再重逢!(其實還有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