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藥?”


“那,那什麽,春,春……”


“藥……”


南淮咬牙重新將那襪子塞回了男人嘴裏。現在要緊的是把南翎帶出去解了藥性,等南翎好了,他再回來收拾這兩個男人!


確定兩個男人發不出聲音後,南淮換上了其中一個人的衣服抱上人從密室裏出來。


因為外頭屋簷上有兩盞燈,能照出他的模樣。所以他從屋子裏拿了兩隻筆,開門的瞬間便打熄了那兩盞燈。


外頭的幾個人還沒反應過來,就模糊看到自家少爺抱著弄來的小娘子出了小院兒。


“少爺!”


南淮沒有理會,走的飛快,他不知道這裏的地形,但他看得到山的位置,先躲進山裏再說。


進山的一路上倒是順暢的很。


進門被坑那真是南淮運氣不好。


南淮忙著爬山,沒發覺懷裏的人越來越燙。直到那雙小手開始在他身上亂摸,他才反應過來。


“你,你,別動!”


“我好熱……”


“翎,翎妹妹……你,你別亂動,咱們先找個地方躲起來。”


南淮被她摸的渾身不自在,刻意忽略掉的一些東西又漸漸的浮上了心上。


南翎當然不會聽話,她現在中了藥,腦子都是暈乎乎的,看著南淮,就仿佛是看到了白日裏的糖人兒一樣,散發著甜香,讓她忍不住的想咬。


“疼,疼,疼,南翎!”


南淮憋著火把懷裏的人拽遠了些,這丫頭竟然咬到了他的喉結上。不光疼,還有一種說不明白感覺,弄的他的心都亂了。


“我好餓……給我嘛!”


軟軟糯糯帶著哭腔的索求,南淮幾乎都要答應了,還好瞬間又清醒了過來。


給她什麽,別到時候喉嚨都被她咬破了。


先找個落腳的地方再說吧。


一邊要注意腳下,還要防著被南翎襲擊,這是南淮平生爬的最艱難的山。


一炷香後,南淮找到了一個廢屋,以前應當是住獵人的。還有些破舊的弓箭在裏頭。


屋子裏有些髒亂,南淮隻能先把炕上簡單的收拾了下把南翎放了下去。誰知這丫頭不老實的很,坐到炕上後瞬間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將他也拉到了炕上。


兩個離的很近,近到,呼吸盡在咫尺。


南淮清楚的看到了南翎那雙迷蒙的眼裏流露出的對他的渴望,還有一絲一絲的委屈。


委屈南淮不給她回應。


南淮下意識的就想哄她,但眼下這個情形不對。脖子那雙軟軟的手怎麽拽也拽不下去。


“南翎!你先放手,我去給你拿糖人!”


糊裏糊塗的南翎難得的精明了一下。


“我不要糖人!你好吃!”


她覺得麵前這個人就是她現在最需要的。


南淮真是哭笑不得,沒法子,隻好咬開了自己的手放到了南翎嘴裏。希望龍血也能解了她的藥性吧。


這下她倒是老實了,甚至收回了抱著南淮的手,改為抱著嘴邊的那隻手。


啃,添,吸……


南淮臉上的神色一時極為複雜 。


他竟然在小丫頭的動作下,對小丫頭產生了一絲欲念!


簡直罪不可恕。


南淮重新咬了下舌尖,疼痛又讓他清醒過來。


好一會兒後,吸了血的丫頭感覺已經解了一些藥性了,臉上的熱度也降下去了不少。


隻是整個人沒什麽精神,靠著牆壁沒多久就睡了過去。


南淮見她這樣,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擦幹淨她嘴上的血跡後,逃難一般的跑出了屋子。


呼吸著林間的新鮮空氣,仿佛重獲新生一般。


其實第一次見到南翎的時候,就喜歡上她了。


但是不可以,她是阿娘的女兒。


自從聽了子術的話後,他才明白,南翎的身份有多貴重。


龍爹是龍族族長,他和阿娘是龍族唯二的兩頭三階神龍。三階神龍在整個龍族的地位,不用別人說,南淮也是明白的。


而做為他們的獨生女,資質又是絕佳,想也知道她未來的夫婿必定也是妖界的佼佼者。


總而言之,不可能是他,也不可以是他。


南淮瞬間將那點兒冒出頭的芽兒重新給掐掉了。


寺廟和山上發生的事兒,南燭兩人自然都是看在眼裏的,不過二人都沒怎麽放在心上。


凡人的藥是傷不了龍族的身的。


第二天南翎醒來後,對昨晚的事兒已經忘的差不多,她的記憶到了寺廟就全沒了。


南淮鬆了一口氣,帶著她趕緊下了山。


不過下了山才發現身上的銀票丟了,也不知道是打人的時候掉的,還是翻牆的時候掉的。


反正現下兩人是身無分文了。


客棧回不去,靠著南翎身上唯一的一對耳墜,換了一兩銀子,住了最差的客棧。


兩人很是過了段苦日子,南淮甚至最後淪落到了去碼頭當搬運賺錢為生。


日子雖然苦了點兒,但兩人的感情倒是真的好了不少。


瞧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暗中觀察的夫妻兩終於現了身。


這趟出島遊玩也結束了旅程。


一回神龍島,南淮便主動去閉了關,美曰其名是修煉,但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要靠枯燥的修煉來壓製自己蠢蠢欲動的心。


南翎將他當兄長,他卻動了心。


他不該的……


作者有話要說:  之後的故事,正文差不多也有啦。


他不敢和南翎表白,隻能偷偷借小鯨的手給她送東西,一直到南翎被天雷劈死,到了下一世。


感謝為我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夏侯九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