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道:“我隻需要她一直在我身邊。”


蘇城冷笑了一下。


他再轉頭看阿錦,道:“你真的想好了?”


阿錦從陸延的手中抽出了手。


她看著蘇城認真道:“大哥,其實我選擇留下,不僅僅是因為他,而是我在這裏發現了新的挑戰和生機,很多未知的東西,我很想試著往前走。我可以選擇做回蘇錦,但蘇錦其實已經死了,可能很多人想起她的死時會感歎一聲,覺得可惜了。可是其實我自己並沒有多少遺憾。但是如果我離開了,這裏,我會覺得留下了很多的遺憾,所以我想留下,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說到這裏她突然笑了一下,道,“而且,我想活著,我喜歡活著。但是我過來了已經這麽久,正常來說我的身體應該已經完全腐爛了吧,我可不想回去之後神魂卻無身體可依,難道要隨便抓一個人就進去嗎?”


她說到這裏卻又突然住了口,張了口看著蘇城。


這種情況並不是不可能,那蘇城呢?


他回去身體還在不在?


“會在的。”


阿錦聽到腦中突然出現了歎息聲。


是很久都沒再出現的阿善的聲音。


她聽到它道,“你們的身體都還在。你的身體是我用精神力凍結著的,不過看起來你是不需要了,你的任務也完成了,我也該離開了。”


阿錦一驚,她剛想再問她什麽,腦中卻是一陣劇痛,白光閃過,就感覺到好像有什麽東西從自己的腦中飛了出去。


她按著自己的腦袋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對麵墓室的石壁上閃出了一層光影,然後裏麵慢慢就浮現出了一個影像。


和他們現在所處的墓室一模一樣,不過此時那影像中,石階上正躺了一個女子,在她的身旁還坐了一個男子。


那女子長得和她一模一樣。


而那男子,蘇城認識,阿錦認識,但陸延卻從未見過。


他剛剛察覺到阿錦的異樣,已經上前攬住了她,但阿錦抬起頭,他的目光便也被吸引了過去。


然後就愣住了。


蘇城和阿錦一看那影像就已明白了那是什麽,陸延怔了一怔,但很快也就猜到了。


不過就在三人盯著那影像半晌,陸延張了張口想說什麽的時候,那躺著的女子身體卻開始慢慢虛化,然後就在眾人的麵色各異之中,最後全部變成了點點星光就這樣消失在了影像之中。


再接著那石壁上的所有影像都開始弱了下來,直至消失在石壁中。


蘇城一直死死地盯著那影像,麵上的血色早隨著那女子身體的消失而寸寸抽離,就是所有影像都不複存在,也沒能收回目光來。


阿錦已經反應過來。


她從陸延的懷抱中睜開,看向蘇城,道:“剛剛阿善,就是帶我過來的那個東西,它已經離開了,它跟我說,我既然已經決定留下,那那個身體對我來說便也就不再有任何用處了。大哥……”


蘇城終於從那石壁上抽回目光,轉而看向了她。


他看了她好一會兒,才低聲道:“錦兒,你還記得你七歲的時候,第一次到家中的時候,跟我說的話嗎?”


阿錦愣了愣。


七歲,她怎麽記得?


蘇城看她茫然的樣子,十分艱難地笑了一下,才繼續道,“那時候,你其實很害怕,但是還是氣勢洶洶地跟我說,你是我的哥哥,以後你就應該一直讓著我。”


阿錦:……


她怎麽會說這麽混賬的話?


蘇城沒理會她臉上尷尬的表情,繼續道,“所以我一直都讓著你,你想要的東西,我千方百計的都弄來送給你,你想要做的事情,我總是會為你掃清所有的障礙,所有傷害你的人,我都會讓他們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


什麽嘛?


阿錦想腹誹一句什麽,可是眼淚卻先忍不住湧了出來。


很多事情,她不是不知道。


隻不過他是她大哥,她好像就一直理所當然地接受著他對自己的好,還討厭著他的管束。


蘇城走到她麵前,伸手幫她抹了抹淚,轉頭看向陸延,道,“我隻希望,你能做的比我更好,否則,我還會回來的。”


陸延:……


他很想將他人道毀滅,但看在他馬上就要滾的份上繼續忍了下來。


***


三個月後。


陸延拆開了一個巨大的包裹,從裏麵抽出了一疊畫紙,上麵都是一個女孩子的畫像。


他翻著那些畫像,看了很久之後,卻吐出了一句:“果然很醜。”


阿錦惱怒,伸手就去奪,道:“醜的話就不要看,就你好看。”


陸延抓住了她的手,將她扯到了自己懷中,道:“我隻是一想到以前這樣子的你,身邊都站著那個人,就很生氣。”


阿錦翻了一下白眼。


那你就慢慢氣著吧,有病。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了,感謝小可愛們的一路陪伴哦~


新文《我與前夫共枕眠》已經開文,有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去偶的專欄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