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莊海生都發消息給她,說單凜有點變了,比較好說話了,公司裏的員工覺得現在每天都是神仙日子。


宋頌看來,單凜還是那個單凜,恃才傲物,說話並不好聽,懶得跟不同路的人廢話一句,但他開始願意接受並且表達善意,他心底被鎖得最死的那扇門,在向世界慢慢打開。


單凜說話的時候不時朝門口看,很快發現了宋頌,跟麵前的老師說了句什麽,他很快來到宋頌身邊,將她帶過去:“胡老師,我太太,宋頌。”


這位慈眉善目的老先生笑眯眯地看向宋頌,宋頌本能地站直了身子,連忙鞠了一躬:“胡老師好。”


老先生似乎很喜歡宋頌,問了她一些問題,宋頌一一作答,他隨後說:“我以前還擔心他這性子怎麽找老婆,嗬,白擔心,這小子脾氣多杠,我可清楚得很,你辛苦了。”


宋頌立刻護短:“沒有啊,我脾氣比較大,老作他。”


老先生嗬嗬笑出了聲,知道這姑娘護夫心切,沒反駁:“還真是結婚了,變得不一樣了,現在是比十年前讀書那會成長不少。外頭啊,太浮躁,你一直是個能靜下心的孩子,要繼續保持,別管人家說什麽。然後,有時間可以到我那裏坐坐。”


單凜一邊送胡老師出去,一邊答應著:“謝謝胡老師。”


送走胡老後,單凜告訴她,這位導師是他為數不多尊崇的人物,他很早就關注到單凜,並在他無法持續學業的那段時間,堅決保留了他作為弟子的一席之地,更是正麵引導他,他能順利按時完成學業,胡老功不可沒。


所以,雖然生活不易,但我們身邊還是有很多幫助我們的人,一個人邁不過去的坎,有人拉一把,就過去了。


宋頌和單凜慢慢走在街頭,春夜將至未至,太陽已經收工回家,但黑暗不會盤踞太久,街邊的路燈暈開溫暖的橙光,點亮了行人的視線。


宋頌摸著肚子開始尋覓吃的:“吃火鍋不?好久沒吃了。”


“嗯,我可以。”


“我搜搜噢,這附近哪裏有。”宋頌果斷打開app搜索,“川味火鍋,好像很辣,不過離我們近,就500米,去這吧?”


宋頌轉頭,卻不見了老公人影,原地轉了一圈,總算看到街邊一處塊打烊的花店前找到了單凜。


“你買什麽?”宋頌走過去問。


單凜正打量著一捧百合,直接跟老板說:“我全部要了,幫我包裝。”


宋頌一腦門問號,什麽奇怪的走向,今天是什麽特殊的日子嗎,老公竟然要送花給她?


某位平時挺機靈的小姐姐,這回傻大姐了,一個勁問:“突然買花幹嘛?”


單凜沒答,手搭在後背,開始沿著店裏隨意看,直到店主捧著包裝完美的百合給到他。


“送你。”單凜轉身遞給她。


求婚的時候,也沒有配花,這應該算是第一次。


百合花芬芳高潔,宋頌低頭聞了聞:“好香,為什麽送我百合?”


單凜壓了壓她的帽子,輕笑了下:“你猜。”


宋頌忘了自己剛才有多餓,不停地問:“老公,你告訴我嘛,今天是什麽日子,我忘了嗎……”


問了一半,她忽然停住。


樊戈形容她是野百合,她不是溫室裏的花朵,她很積極、努力、堅韌,但她本心在這個複雜的世界,其實很簡單,要不然她不會十年如一日喜歡一件事,愛一個人。她大概就像是百合吧,但比花瓶裏的百合更有生機,那麽野百合就挺適合。


而樊戈,將他最珍愛的野百合,交到了單凜手上。


他站在路燈下,側過身看她,黑發黑瞳,一瞬間,她仿佛再次看到了那個樹蔭下,令她一見便無法忘卻的男神。


送你一枝百合,我親愛的野百合姑娘,你在我心中野蠻生長,我願為你鋪平未來的路。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