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盡職的反派扮演者,有一天他發現男主們都被人穿了。


虐戀情深文眼看要淪落成男主大開後宮文了。


盛景隻好拳踢種馬男主,親自上位當男主。


#反派摞攤子不幹了#


#反派當到一半,改行當男主#


#全世界都把我當好男人看,隻有女主看我像變態#


第一個世界:亡國暴君vs禍國妖妃


第二個世界:花心霸總vs替身白月光


第三個世界:魔道臥底vs清冷大師姐


第四個世界:裝窮富二代vs破產的白富美前女友


第五個世界:殘弱小軍師vs敵國女將軍


第六個世界:沒良心暴發戶vs妻子被穿了


……


第87章 番外


數日前,天帝遭遇了不測,突然消失不見。


鎮守在四方的四大神將,以天帝的本能法寶昊天鏡為引,開啟天地大陣,但仍然沒能尋到天帝的下落。


連天地大陣都沒能找到天帝,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天帝不在六界之內。


天宮陷入震蕩之中,魔王得知此事後,大肆舉兵入侵仙界。


少了天帝的鎮守,仙界的防禦大陣不能開啟,在魔王的率領下,魔界節節勝利,眼看天兵已經退到南天門外。


不能再退了,他們身後就是天宮。


肅穆莊重的南天門外,一具具身穿銀甲的天兵躺在血泊之中。


立在雲端的魔王黑氣繞身,他抬頭一揮,隻見一團漆黑如墨凝聚在掌心中,化作猙獰的凶獸朝著南天門的方向襲去。


忽而風起,那團化作凶獸的黑氣被風緊縛走在南天門外,桀桀聲漸漸隱沒於呼嘯中。


南天門下眾仙麵麵相覷,為首的那位仙君,明顯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波動,麵上露出一抹喜色,低聲道:“是天帝,天帝回來了。”


南天門盡頭的雲霄上迸發出一道淡金色的明光。


如湖麵投下石子蕩起一層波瀾,空間微微扭曲水光波動。


淡金色的光影中隱約顯出一道人影,一道來自天地的威壓籠在周圍,隨著那道人影輪廓漸漸清晰,周遭的威壓越來越重。


聚眾在南天門外的魔人們,心底湧上一股強烈的危險。


魔王臉色微變,心底頓生幾分警惕。


光漸漸淡了下去,眾仙人看到那人的麵容,心中頓時一驚,躬身行禮道:“恭迎天帝陛下回來!”


魔王目光頓住。走出來的那男子,一襲白衣,麵若冠玉,身形修長而挺拔,一雙淡金色的眸子凝聚著天地威壓。


魔王目光突然被什麽吸引住,漸漸下移,隻見男子懷中抱著一個嬰孩。


男子抬起腳,一步步的走過來,他走的很慢,步子似是契合著某種天地規則。


轉眼間男子便走到了南天門下,一道金色光芒閃過,身上的白衣幻化成淡金色的天帝冕服。


麵容清俊,神情淡漠。


一道金色光芒閃過,身上的白衣幻化成淡金色的天地冕服。


天帝抬了下眸,眸中日月輪交替,淡金色的眸光與降落的金光相襯,與生俱來的威嚴籠罩四方之際,令他與這方天地融為一體。


仙界防禦大陣開啟。


刺眼的金色光芒揮灑下來,幾道金光落在一魔人的身上,那魔人嘶吼尖叫了片刻,便化作一團黑氣,消失在天地之間。


仙界的防禦一旦開啟,魔人的力量被強製性的壓製,修為低的魔人在金光下,不過瞬息的功夫便魂飛魄散,消失在天地間。


數十萬魔人,最終從仙界防禦大陣中逃出去的隻有數百魔人。


天帝望著遠方,收回神識,目光平靜看不出波瀾。


眾仙人突然驚醒般,目光轉向天帝身上,一下子便被天帝懷中的嬰孩吸引了焦點。


天帝低眸,看著懷中的嬰孩,眸中情緒複雜,再抬頭麵上又恢複了一貫的威嚴,“此為吾兒明澤。”


數日前,天帝被卷入一處漩渦之中,誤入一蠻荒之地,他跟天地之間的聯係也斷了,失去了仙力,恍如凡人一般。


放眼望去這處蠻荒之地的人,似是處在原始社會,身上穿著獸皮製成的衣服。


就在此時,他感受到一股陌生力量,周圍的空間突然扭曲起來,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走了出來。


她麵容妖冶,一襲紅色長裙,唇角勾著魅人的笑意,眉心那枚紅色的火輪尤為灼眼。


“你便是跟著我嗜血獸來的方外之人?”女子勾了勾唇角,目光落在男子那張出眾的臉上時,多了分耐人尋味的味道。


“那你就是我的人了。”女子話音一落,周邊的空間再度扭曲,一股無形的力量裹卷著他,兩人之間始終保持著一步的距離。


堂堂一天帝,就在這個蠻荒之地待了整整五年,還被迫被女子各種占便宜,直到後來發生一次意外,女子占他便宜占到了床上。


再後來……


唉,不提也罷。


天帝低眸,若有所思的看著懷中的嬰孩,眸中情緒複雜,再抬頭麵上又恢複了一貫的威嚴,“此為吾兒明澤。”


天帝話音剛落,身後再起一陣水光波瀾,一道紅色的人影漸漸從裏麵走出來。


她麵容昳麗,通身氣質張揚而熱烈,走到天帝的跟前,毫不客氣的把他懷中的嬰孩搶了過來。


“蘇杭,有本事你抱著兒子再跑,我看你能逃哪兒去!”女子說完這話,見不少目光看過來,她冷眼瞪過去,“看什麽看?”


然後她拽起身側那人的袖子,化作一道流光朝著天際飛去。


“仙君,天帝他會不會有事?”


“天帝乃六界主宰,豈會有事?”


天河之畔,女子放下男子的衣袖,背對著他語氣很是不悅的問道:“你說,你跑就跑了,為什麽還把我兒子抱走。”


蘇杭抬頭看著銀河,低頭發出一聲笑聲,眉宇間的淡漠頓消,他說道:“不把兒子抱走,你舍得跟過來嗎?”


“好你個蘇杭,你真是越來越放肆,越來越囂張了!”女子抬起頭來,一臉怒火的望著說話的人,“是不是仗著我太寵你了,你設計我進輪回這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你想怎麽算?”蘇杭麵上笑意不減,看向女子的目光盡是柔光,他勾了勾唇角,垂眸看著女子懷裏的孩子,又說道:“你這樣對我不公平。”


“你人都是我的,想要什麽公平?”女子輕哼了一聲,抬頭看了眼麵前的男子。


一想到這人把她設計進入輪回世界中,進去什麽正經事都沒幹,光談戀愛了!


她就忍不住升起了一團火,一抬頭正好迎上那雙含笑的眼眸,火氣一下子自己滅了。


女子踢了下腳下的石子,有些氣悶的想,她是這種沒追求的人?!


“孩子都有,你還沒正式跟我談過戀愛,你說,對我公平嗎?”


蘇杭話頓了下,見女子故作冷著臉不說話,眼底的笑意深了些許。


他繼續說道:“而且,那幾個輪回世界裏蘊藏我這個世界的天地規則,你在那幾個世界裏,就當提前適應天地規則。”


女子抬眸,她確實沒受到這方天地的排斥,神色緩了緩,把懷中的孩子放到蘇杭的懷中。


騰出來的雙手,一隻手揪住蘇杭的一隻耳朵,“下次,還敢離家出走不?”


“不敢不敢。”


“還要公平不?”


“不要不要。”


“兒子還搶不?”


“搶!”


“不搶了,不搶了,下次直接搶你。”


.


“天帝不好了,出事了。”


天帝端坐在雲霄之中,見來人是明澤身邊的仙官,眉頭輕皺,問道:“明澤又砸壞哪家仙君的洞府了?”


帝子明澤天賦極佳,卻耐不住性子,經常在天宮裏竄來竄去的,因為動靜過大,倒是連累了不少仙君洞府被毀。


“帝子他,他離家出走了!”仙官慌亂的說道,手上的仙符跳到半空中,一道虛實的人影從那張符中跳了出來。


是一張少年的臉,看起來隻有十三四歲的樣子,他似有所感一樣,轉身望著天帝的方向。


少年眉眼精致如畫,繃著臉,麵容略顯嚴肅,他說道:“父君,我離家出走了,你自己好好反思了一下吧,這麽乖的兒子你竟然能逼的離家出走?”


“長本事了!”天帝冷哼了一聲,下一秒半空中那道人影被嚇的鑽出仙符中,還不忘丟下一句話,“父君,你要好好、反反思你的行為,不準生氣哦~”


天帝沉吟片刻,說道:“立刻派人去尋明澤,記住,動靜小一點,別驚動了天後。”


“天帝,天後她在帝子離家出走後,也跟著走了……”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啦~


下本見,麽麽噠~(^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