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黎伸手抱住謝從述,緊緊抱住。


“好,一起過。”


謝從述扣緊溫知黎的腰,闔上了眼。


“謝從述。”


“嗯。”


溫知黎湊到謝從述耳邊,小聲說:“其實我說謊了,那個蛋糕有點太甜了,下次少放一點糖。”


謝從述一怔,隨後笑笑:“行,少放一點。”


“爬山好累,明年我們不爬了。”溫知黎開始討價還價。


謝從述依著她,說:“好,明年我們去潛水。”


“那後年呢?”


“後年去滑雪。”


“大後年呢?”


“去……跳傘吧。”


“為什麽總是運動?”


“因為你體力太差了。”


“謝從述!”


謝從述隻好改口:“好,那明年潛水之後,我們去南極看企鵝。”


溫知黎打了一個哈欠,脫了外套躺下來,懶洋洋地說:“行吧,不過在這之前,我想睡個覺。”


“睡吧。”謝從述拿過毯子給她蓋上,低頭吻住她的額頭,輕聲說:“日出之前,我會叫你的。”


溫知黎眯著眼,稍微活動了一下就喊疼:“我腿好酸,我覺得我明天能不能站起來都是問題。”


謝從述給她捏著腿,一邊說:“那我背你。”


“你的腿不酸嗎?”


“酸。”


“那你還怎麽背我?”


“那我不背了?”


“不可以,你帶我上山的,必須帶我下去。”


“你還賴上我了。”


“對,就賴上你了。”溫知黎坐起來,認真地看著謝從述的眼睛,“反正在我倒下之前,你不可以倒下。”


謝從述揉了揉她的腦袋,溫柔且堅定:“我答應你,放心吧。”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