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愛你,顧小楠,我愛你,從很久以前就愛你,從我第一次見到你,你就進了我的心裏,隻是——上天對我們太好了,給了我們機會,讓我們可以重聚,可以相愛,一起走過這麽多的風雨,有了孩子,有了未來!”


她的眼睛不停地眨著,淚水湧了出來。


夕陽透過窗戶照了進來,照著兩個幸福的人兒。


八月份,顧小楠和薑毓仁在z市舉辦了一個簡單的婚禮。次年,他們的孩子出生。


不管到何時,他的身邊總有心愛的那個人陪伴,不管多少的風雨和磨難,他們從未放棄過彼此的愛,直到永遠。


薑毓仁目前這一切的順風順水和成功,顧小楠很清楚,都是因為有方慕白的緣故。方慕白無私地幫助著他們,從沒要求過什麽回報,為他們做了那麽多。想要對方慕白道謝,可是每次話到了嘴邊,她都不知道該如何說出來。


顧明昌是從薑毓仁那裏知道方慕白的事的,他沒有想到當初那個男人居然現在會來幫助他的女兒和女婿。這麽多年來對方慕白的恨意,也漸漸的平複了。過去的事都過去了,人總得向著明天生活,而且方慕白願意幫助他的女兒女婿,也足以平複兩家過去的那些恩怨了。


讓顧小楠意外的是,有一次父親竟然主動跟她談起方慕白和母親的事。


“你媽已經不在了,那個人還能因為你媽的緣故幫你們,你的心裏,也該放下那些事了。”父親道。


“爸,您,什麽意思?”顧小楠問。


“爸知道你很感激那個人,畢竟人家幫了毓仁那麽多,爸雖然沒做過官,卻也知道朝中有人好做官這樣的道理,做官的曆朝曆代都是如此。毓仁為了你和常書記鬧翻,他將來需要一個人提攜他,那個人這麽看得起毓仁,你呢,就和人家好好相處,該盡的禮數就盡到,別讓人家說咱們沒規矩。”父親歎道。


“爸,對不起,我知道我不該去找他幫忙——”顧小楠道。


父親搖頭,道:“爸不是食古不化的人,一個人想成功,沒有別人的幫忙是很難取得成功的。和那個人之間的恩怨,是我們這一代人的事,和你沒有關係,人家幫你們,你要記著人家的情分,好好和人家相處,明白嗎?不要考慮爸這裏,爸啊,什麽都想得通。”


顧小楠靠著父親的肩,沉默不語。


“這麽多年過來,我也慢慢理解你媽了,我覺得很對不起她1父親說著,不禁眼眶含淚。


“爸,您別這麽說。”顧小楠道。


父親搖頭,道:“你媽那個人的性格,一般人都受不了,說起來她自己也是很孤獨的。人都是社會動物,沒有人理解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這個世上,最應該理解她的人是我,可我沒有,沒有好好去了解她,去思考她的想法。而那個男人——也許,這就是緣分吧,這世上總有一個人會理解自己,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你媽也是這樣的人。她遇上了那個男人,被那個男人理解並尊重著,怎麽會不愛上呢?人的感情啊,就是這樣產生的。可是,她為了我們,為了我們這個家,還是——”說著,父親歎了口氣,“你和毓仁能遇上那個男人,你們關係能走到這樣的地步,說明那個男人在心裏還是沒有忘記你媽,你媽泉下有知,也會欣慰的。”


顧小楠望著母親墓碑上那小小的照片,眼睛模糊了。


“你媽要是看到那個男人這樣照顧你們,她會高興的。我想,她也希望你能好好對那個男人,就像對待她一樣吧!她是不想看著你因為我的緣故,明明接受了人家的恩惠卻不感恩報答的,我也不希望我的女兒是這樣的。”父親望著她,“為了你媽,也為了毓仁,放下過去的恩怨,不要在意你爸這個老古董的想法,你爸會理解你們的,好好對待人家,小楠!跟人家道謝,我們必須這樣做1


於是,在父親的勸說下,顧小楠開始和方慕白的頻繁接觸。


盡管方慕白平時工作繁忙,極少有私人時間,就算是那極少的私人時間,也要分配給家人和一些特殊的關係人物,可是,即便如此,方慕白還是每隔半個月和顧小楠薑毓仁見麵,去薑毓仁家吃顧小楠親自做的飯菜,等顧小楠生了孩子,他甚至還會抱著小嬰兒,好像那就是他自己的外孫一般。


是啊,如果當初,他和夏雪可以修成正果的話,顧小楠也就是他的女兒了。雖然結局很感傷,可上天還是讓他和她的女兒一家相熟,讓他這樣抱著她的外孫。


每每抱著顧小楠的孩子的時候,方慕白的心頭,總是被一種甜蜜的幸福包圍著,好像這個時候是他最靠近夏雪的時候。有時候,他甚至會想象,如果夏雪活著,也會抱著這個小嬰孩給他看,讓孩子叫他爺爺!


人生總是不圓滿的,可是,上天似乎會在我們注意不到的時候,給我們一些補償,隻要發現了這些補償,其實,生活又讓人充滿了感激。


懷著對夏雪的深情,方慕白把薑毓仁當做了自己的嫡係來培養。薑毓仁和方慕白之間的聯係,讓常繼山很是意外和懊惱,不過,從一些渠道,常繼山也得知方慕白這麽器重薑毓仁的原因,也無話可說了。至於薑毓仁的父母,現在對顧小楠也是沒有以前那麽大的排斥了,雖然葉桂芝覺得和兒媳婦在一起很別扭,畢竟以前她覺得兒媳婦沒有背景,對兒子的仕途沒有幫助反倒要拖後腿,卻沒想到在兒子最艱難的時候是兒媳婦的關係起到了作用,甚至兒子未來的仕途,也在兒媳婦這邊的關係上。這麽一想,葉桂芝就更是難堪了。好在顧小楠也不在意過去那些恩怨,畢竟對方是自己的公婆,都是一家人,要好好對待。


顧小楠的大度和懂事,讓薑家的關係慢慢融洽起來。葉桂芝甚至主動搬去京城,幫著帶孫子,讓顧小楠可以去讀書。


和方慕白接觸越來越多,薑毓仁也被方慕白帶進了他的圈子,每次和方慕白的那些特殊關係聚會的時候,薑毓仁總是在方慕白身邊關鍵的位置,盡管方慕白什麽都不說,那些人也都清楚薑毓仁的份量。


方慕白的圈子裏,曾元進是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兩個人是發小,又是兒女親家,加之曾元進執掌全國官員的升遷,方慕白就特別希望曾元進可以喜歡薑毓仁。


和曾元進交流多了,自然也就和曾元進的兒子曾泉、女婿霍漱清都熟了起來。


隻是,霍漱清的生活並不那麽順利,他的妻子中槍昏迷住院很長時間,薑毓仁和顧小楠也經常去探望,看著霍漱清陪伴著妻子蘇醒,陪伴著妻子恢複正常人的生活,兩個人也很是感歎,或許,這才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吧,不管什麽情況都會不離不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