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少這樣直白地表露心緒,沈辭柔壓根沒想過孩子將來怎麽和皇座折騰,但聽李時和這麽說,她心頭一顫,環住他的腰:“好。”


“我前二十年昏昏沉沉,甚而算不上是人,遇見你之後才覺得我也能像人那樣活著。”李時和攏住沈辭柔的手,閉眼時濃密的睫毛垂落,“阿柔,若能長相廝守,我甘願半生淒苦,不羨長生。”


作者有話要說:嗯,完結啦。就以無憂難得的剖白來結尾吧,反正阿柔怎麽答不重要(喂)


寫到這裏其實我很痛苦啊,尤其是後期,每天都在懷疑人生,寫完自己都不敢回頭看,看評論也戰戰兢兢的。大概是因為期望太大,整個人都是應激狀態,生怕有哪裏寫得不好或者偏了,臨了還出問題。


某種程度上說,這本的主cp真的是初戀組了,是我少時對男性和女性所有的迷戀與幻想,故事裏的愛情也非常的理想化,雖然我寫著寫著,無憂還是不可控製地往秩序惡的方向去了,獨留阿柔一個人茫然地秩序善著(。)


基本上我寫這個故事,想寫的還是少年少女的戀慕和婚姻的磨合。無憂從“機械”的殼子裏脫出,回到“人”的身份,並且和過往二十年的淒苦和解;阿柔則是從不通情愛的樣子,漸漸學會接納包容愛人,並且為愛人做出一定的犧牲。


如果沒有對方,這兩個人的人生軌跡可能完全不一樣。


無憂把自己封死在皇帝的殼子裏,他是賢明的君主,但也隻是君主,沒有愛人沒有孩子甚至沒有什麽常見麵的朋友。相對應的,他也不會回想之前的苦痛,因為機器是沒有感情的,他隻要把這個帝國運轉周全就好了。


阿柔則是一生都不通情愛,不知道愛情是怎麽回事,也不能理解,但她澄澈明朗瀟灑恣意,沒人會指責她不合格,也沒人會關注她是不是有個孩子。


所以遇見對方,是最大的不幸,也是最大的幸運。無憂是個無數be支線的avg遊戲,恰巧遇上了阿柔這個一根筋的女孩,剛好走出了唯一的happy ending。


一開始完全沒想到會寫這麽多,我以為20w字頂天,寫到這裏也超了30w了,後續應該還有很多番外,類似於順著劇情往下的養孩子還有if線的黑化囚禁之類的,考慮到個人接受程度不同,就不作為正文了,有興趣的可以接著訂閱番外,買之前注意先看一下內容提要的預警再決定。


這個故事真的吸盡我的心血,能一路追文過來的估計也不容易,戰線拖得很長,如果沒有陪伴,可能我很久很久也寫不完這一本。非常感謝,謝謝正版的讀者姥爺們!!


順便我知道還有一些盜文網會把作話也盜了,所以如果是在別的渠道看見這段話的,我先和您說,這個文首發在晉江文學城,您可以動動纖纖玉指,打開百度搜索一下,打開新世界大門。當然如果您就這麽叛逆,非要看盜文,我也不知道怎麽辦,就給您拜個早年吧(。)


最後祝讀者姥爺們天天開心!!相逢一場不容易,有緣下本你還是掉我坑裏(一鏟子(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