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這一點,靳雷震就充滿了信心。


在遙遠的澳大利亞,有一片最有名的莊園。


這裏出名,不是因為整個澳大利亞數一數二的莊園麵積,也不是因為這裏高科技的灌溉和畜牧手段,而是因為,莊園裏有著全國最大的玫瑰花莊園。


各種顏色的玫瑰花爭奇鬥豔,引來世界各地的遊客參觀。


聽說,這些玫瑰花,都是男主人親手種植,送給美麗的女主人的。


但是,很少有遊客可以看到莊園的主人,接待他們的,永遠是彬彬有禮訓練有素的仆人。


這也為這座玫瑰莊園,添上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下午,陽光靜靜的透過窗戶,照在二樓的陽台上,葉明珠站在窗前,護著微微隆起的小腹,看著窗外,不遠處,就是各色的玫瑰花海。


而這裏,就是他和葉天璽的天堂。


五年前,結婚後的兩人來到了這裏,葉天璽靠著自己的人脈,一點點的擴建著這個莊園,直到現在的規模。


現在的生活,雖然不能說很富足,但也衣食無憂。


國內的親人一切安好,梁慧子也和馮晶晶有了一個男孩。


而葉明珠他們,更是不用再過以前那種提心吊膽的日子,如今平靜的生活,才是葉明珠想要的日子。


今天吃過午飯,葉天璽就去牧場看牧草,而葉明珠則留在了家裏。


她看著外麵美好的風景,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小腹,這裏,另一個小生命,已經生根發芽。


四年前,葉明珠生下了他和葉天璽的第二個女兒,葉如夢。


當時因為懷孕的時候遇到一係列的危險,所以孩子生下來很虛弱,葉明珠也受了不少罪,讓葉天璽心疼不已。


所以,葉天璽才堅持不想讓葉明珠再生孩子受苦。


可是葉明珠還是想再給葉天璽生一個男孩,一個像自己,也像葉天璽的男孩,因為她覺得,這樣的人生,才是完整的。


所以,才有了現在這個孩子,葉明珠已經偷偷找醫生看過,說確實是一個男孩。雖然是女兒葉明珠也開心,可是,她真的想帶給葉天璽一個男孩。


她拍了拍小腹,這個孩子將出生在澳大利亞的冬天,也是國內的夏天,等孩子滿周歲,正好可以回國一趟了。


“在想什麽呢?這麽入神?”一個磁性的男聲在葉明珠背後響起,葉明珠微笑回頭,隻見葉天璽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走了過來。


那正是他們的小女兒,葉如夢。


葉明珠微笑:“我在想你,還有孩子們。”


葉天璽慢慢走了過來,一把抱起葉如夢,又摟著葉明珠的肩膀,向遠處的玫瑰花海望去:‘明珠,現在有你真好。’


葉明珠將頭放在葉天璽結實的肩膀上,輕聲說:“天璽哥哥,謝謝你在我身邊。”


“爸爸……媽媽……”小小的葉如夢一隻手摟住葉天璽,另一隻手摟住也葉明珠,奶聲奶氣的叫著爸爸媽媽。


葉天璽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親了親葉明珠,又親了親葉如夢,眼底滿是幸福的神色。


“媽媽,我也要!”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是靳如歌和靳如玉放學回來了。


他們已經十一歲了,在附近的小學上學,因為莊園太大,地廣人稀,每天都是司機開車送他們上下學。


靳如玉學習成績很好,靳如歌雖然不如哥哥,但是很有藝術天賦,而葉明珠他們卻不在意,孩子,隻要健康快樂最好。


靳如歌一溜煙的跑在前麵,靳如玉冷著臉跟在後麵。


“爸爸,你親了妹妹,也要親我,不能太偏心了!”葉天璽笑笑,抱著葉如夢蹲下身,也親了靳如歌一口,然後攔過靳如玉,也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靳如玉繃著的臉立刻就紅了。


葉明珠也微笑著摟過兩個孩子,一人親了一下,靳如玉雖然沒說什麽,但還是緊緊的靠著葉明珠,顯得格外依賴。


靳如玉在自己八歲那年,葉明珠就告訴了他他的身世,可靳如玉卻絲毫不在乎,甚至從沒有提過去看自己的親生父母,畢竟在他眼裏,葉明珠和葉天璽,才是他的爸爸媽媽。


對於這一點,葉明珠並沒有逼迫他,孩子有孩子的想法,而對於大人,隻要適當的引導,不做任何隱瞞,就足夠了。


而且無論怎麽樣,他們,永遠是一家人。


已經是傍晚,夕陽照在五個人身上,顯得格外溫柔,每一個角度,都是幸福的輪廓。


即使曾經不容易,但是在這以後,遠離了一切爭端,彼此相愛的兩人,也會一直,一直的幸福下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