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對拜。”


鄭菀對著崔望那雙深邃的星眸,彎下了頭顱。


“拜禮成——”白袍司儀道,“——結契!”


台下一陣嗡嗡作響。


“結契?什麽契?”


“雙修大典還能有什麽契?同心契!”


“同心契?”


有人咋舌。


這年頭,辦雙修大典的本就少,結同心契的,從古到今,也出不了十個。


情蠱尚且得解,而同心契,卻是比情蠱更要霸道的一種死契,一旦結下,便無可再解。


結下同心契的道侶雙方,不得對任何除道侶之外的人動心,哪怕任何一絲動搖,都會立刻暴斃當場,結局極其酷烈,非愛到極致,無人願意結這契。


且一方死,另一方也立刻追隨而去。


修仙者,壽歲綿長,有的甚至以萬年計,誰能保證,在未來,不會對其他人動心?


“真真是一對瘋子。”


天鶴道君在台下抹臉。


“離微仙君距離登仙隻一步之遙,若成道主,恐與天同壽,若……若一個不好……你這做師尊的,便不勸勸?”


“勸?怎麽沒勸?勸不動。”


天鶴道君想起那屬驢的小徒弟,便忍不住歎氣,“至情至性……自然不會給自己留後路。”


說話間,台上同心契已成。


在司儀的高喝中,那一對兒璧人突然消失了蹤影。


低階修士沒看清,天鶴道君卻看得真真的:他那小徒兒是不願招待賓客,自己撕開空間,跑了。


他磨了磨後牙槽,對著來來往往道賀之人,笑得燦爛無比:


“來,來,我等去喝一盅,不醉不歸。”


而在天鶴道君招待賓客之時,崔望已經帶著鄭菀回了峰。


峰內僻靜,空無一人。


崔望的房間,早被布置成了紅彤彤的喜房,一對兒龍鳳高燭擺於桌幾之上,燭火被風吹得明明滅滅,合巹酒杯滾落到地毯上,發出沉悶的一聲響。


水銀色月光透過窗紙,落到床前,照見一雙人影,如纏綿的交頸鴛鴦,起起伏伏、明明滅滅,一雙菱角般的赤足如在風浪中顛簸的小船,不住地搖擺。


離微峰,一月無眠。


再出峰時,鄭菀隻有一句:


“師尊,真真是老不羞!”


作者有話要說:終於寫到結局章啦~


菀菀和望崽的故事,是我期望中的理想愛情~


後麵還會有幾章番外~


另外,《我的幸運值有sss》因為題材關係,先擱置一下,下本書是開《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


希望下本還能你我還能再相遇~


文案如下:


柳餘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到睡前看的一本小說裏。


作為女主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早上她才讓自己的貓咬殘了妹妹養的灰斑雀,晚上又讓人挖下了一位落魄青年的眼睛,而他們——都是世界主宰、光明神的化身!


麵對一月後,即將被吸成人幹兒、送上絞刑架的未來,柳餘掂量了下現實:


1、暗夜公爵已經被美貌善良的灰姑娘徹底攻略,放棄。


2、洛特王子正拿著水晶鞋滿天下地找鞋子主人,放棄。


3、唯有男一光明神,還沒成為她那好妹妹的俘虜。


柳餘看著麵前被原身挖了一雙眼睛、失去所有記憶正陷入迷茫的落魄青年,捏起了嗓子:


“噢!上帝!是哪位黑心肝的如此對你!”


落魄青年:“是你救了我?”


“是我。”


——


青年蓋亞:


我愛上她時,真的以為她是世界上最善良最溫柔最純潔的女孩。


光明神蓋亞:


我從未見過世界上有任何一個女人,能比貝莉婭更惡毒、更虛偽、更荒唐,她能一邊挖了我的眼睛,又一邊說愛我。


我想殺她,


可我居然沒下得了手。


這是一個始於欺騙、終於愛情,女追男、最後追妻火葬場的真香故事。


——————


排雷:


1、女主膚白貌美大長腿,真妖豔賤貨、兩麵三刀流,男主是光明神,是世界意誌,湯姆蘇、傑克蘇。


2、格局不大,專注小情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