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垣也從月亮門裏鑽出來,手裏還拿著一根牛肉幹。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一種見麵的場景,特別是那牛肉幹看起來忒眼熟了。她隱晦地看一眼方駿,發現他的視線果然也集中在肉幹上。


向垣把肉幹塞口中,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熱情地對蘇小鼎伸出手,含糊道,“蘇小姐是吧?真是久仰大名。”


蘇小鼎換了向垣的手握,沒想明白自己的名字怎麽就久仰了。


方駿沒再介紹,隻有點陰森地問,“你們從哪兒翻出來的肉幹?”


沈川不覺得有什麽,“你做飯做一半就跑了,我和向垣餓得半死。沒辦法,隻好翻冰箱找東西吃了。不就是一點牛肉幹嗎?別那麽小氣——”


“挺好吃的,新做法嗎?你再多做點,我帶回去給你嫂子還有我妹嚐嚐。”向垣得寸進尺。


蘇小鼎認出那是老爹送給自己,自己再轉送給方駿的。沒想到放了這麽久,他居然沒吃完。她道,“你們喜歡的話,等下次我爸做的有多,再分一些給你們。”


沈川隻管吃的開心,馬上答應了。


向垣笑得眼睛都眯起來,“這是你送方駿的啊?他都沒舍得吃,藏得可好了。”


“對啊,對啊。他喜歡的東西就不愛和人分享,忒小氣。”沈川還故意衝蘇小鼎,“妹子,他對你也這樣小氣?”


方駿覺得有點失策,不該過早讓這幫衰人見著蘇小鼎。


蘇小鼎笑了,“小氣倒是不小氣,就是有點不讓人了。”


沈川就起哄,“方駿兒,聽見沒有?人妹子嫌你不讓人,以後讓著點唄。”


向垣打圓場,“你快去廚房收拾東西啊,咱們算是吃了肉幹墊肚子。小鼎都還餓著的吧?”


蘇小鼎其實是有點疑惑的,剛一見麵就榮升妹子和小鼎,太順利了些。不過也是好事,她便跟著方駿,一路說笑著往廚房的方向走。


這處廚房分了內外,外廚房是供應對外營業使用,裏麵有七八個白衣高帽子在忙碌;內廚房應是方駿私用,比外麵小了一半,但五髒俱全。案板上整齊地擺著處理好的新鮮蔬菜,保鮮櫃裏各種肉類齊全,水池裏養著螃蟹在吐泡泡。


蘇小鼎見過許多廚房,不拘家用,連帶許多營業的後廚。不管打掃得多麽整潔,不鏽鋼的灶台多麽閃亮,空氣裏難免會有各種油的味道。可方駿的廚房在幹淨之外,一絲油氣也沒有,甚至有淡淡的植物香氣。


以前老爹說起自然的瓜果香,便講起宮廷秘聞。說慈禧老太太講究,嫌棄屋子裏的熏香燥氣,便將蘋果之類的放入箱子裏靜置在房間一角。並非為吃,而是為了取它的香味。


自然的香味才是人類最不可抗拒的味道。


方駿的小廚房居然取了其中精髓,蘇小鼎一下就愛上了。


不禁再一次感歎,他人品確實不怎麽樣,但除此外樣樣都合她的心。就有點百爪撓心,連帶著可惜了。如果不是他對自己下手太狠,還真就主動撲上去了。


方駿不知蘇小鼎糾結的內心,進地盤第一件事就是開櫃子拿衣服。他在廚房門口做了換衣櫃,常年存放幹淨的廚師服和帽子。仔仔細細戴帽子,洗手洗臉,將廚師服的扣子扣到頸項。


他人長得好看,膚色極健康,再加上被熨燙得極板正的衣服,陡然多了點兒禁欲的味道。


蘇小鼎剛才心旌動搖,這會兒見了更有點把持不住了。


她隻好反複告誡自己,這人人品真的有問題。


心如止水。


方駿整理好自己第一件事,便是開冰箱,拿出一個密封得很好的盒子。他打開看,臉上露出心痛的表情,然後打開另一個帶鎖的小櫃門,裏麵居然還是一個小冰箱。盒子,被鎖小冰箱裏了。


蘇小鼎身後發出一聲嗤笑,她扭頭,沈川衝她,“你看他那小氣的樣兒,居然還給鎖上了。其實都沒用,我一根鐵絲給他撬開,你信不?”


她笑了笑,沒回答。


向垣招呼兩人去天井裏坐著等,“他做飯的時候,不喜歡有人打擾。”


應該又是一項怪癖。


蘇小鼎找了張竹椅坐下,向垣給上的茶,沈川不知從哪裏搗鼓出來水果。


向垣問,“小鼎,你和咱們方駿兒認識多久了?”


沈川眉頭一挑,頗有意味。


她不明其理,算了算時間,“一個多月吧。”


沈川眉頭挑得更高了,“才一個多月?”


居然全給忘了?


蘇小鼎覺得時間確實有點短,但並不值得對麵見多識廣的兩個男人驚疑吧?她笑了一下,“有什麽問題嗎?”


向垣拍了沈川一下,要他閉嘴。沈川嗬嗬一笑,說了一聲,“真可憐呀。”


可憐?蘇小鼎確實覺得自己可憐,為了錢,不得不與狼共舞。


她便不再說話,摸出手機,開始和吳悠在網上溝通婚慶設計的細節。


向垣見狀也不搭話,和沈川聊起八卦來。


大約是某個朋友結婚了,孩子已經好幾歲了才補辦的婚禮;向垣老婆帶著孩子出去玩,把他一個人丟家裏,這小半月都隻好到處蹭飯;方駿把明仁的事情捅開,又丟手不管了,現在一班老臣子天天糾著他哭訴。


沈川比他更煩躁一些,不知說到哪裏有些生氣,大聲道,“我就覺得江浩那小子不對勁,把娜妞兒哄得團團轉。”


蘇小鼎動了動耳朵。江浩?娜妞兒?


“人家馬上要結婚了,你意見還那麽大?”向垣喝了一口茶。


“要不是小姨脾氣剛,那小子肯定能把人哄出去賣了。我看見他那要笑不笑的樣子就討厭,還不如幹脆拖出去打一頓來得爽快。”沈川用力把杯子頓竹桌上,“你說,咱們沈家人,怎麽就生出那麽個軟趴趴的姑娘來了?”


沈家人?蘇小鼎眼珠動了動,轉頭去看廚房裏忙碌的那個白色人影。煙熏火燎,水汽蒸騰,他正用湯勺盛了一點點湯汁嚐味道。品評了一口,便吐去旁邊的水池。


所以,方駿讓她今天來,為的就是這個?


蘇小鼎有點兒意外,他居然能有這好心雪中送炭?


“主要是小姨認可他。”向垣勸說,“就當白得一個上門女婿。把公司把好,生個好娃,後麵的事情不一定的。小姨身體好著呢。”


零零散散,又是一些其它的話。


蘇小鼎看了沈川一眼,眉眼間和沈文麗不是很像,但疏朗大氣的感覺相似。


聽起來是沈文麗比較滿意江浩,引薦給了王娜。交往中應是江浩左右了王娜,令沈家人比較擔憂。這大概也是沈文麗說出女兒耳根子軟的原因,也是她想解決的問題。江浩的家人不怎麽看重他,對結婚不夠上心,明說是結婚,但近乎於將兒子白送了。沈文麗目前身體和精神都很不錯,繼續掌控公司二十年不成問題。


因此,她可能想要借婚禮擺明一些態度。她確實很欣賞江浩的才能,但希望他不要妄圖掌控王娜。


她垂眸,強勢的媽媽,沒什麽主意的女兒,精明的女婿。


丈母娘要幫助女兒馴服女婿,這婚禮恐怕是個戰場。


繼續保持沉默就有些刻意了,蘇小鼎便開口,“你們在聊的是江浩和王娜嗎?沈總的女兒和女婿?”


沈川扭頭看她,點頭,“對啊,你認識?”


向垣喝一口茶,“蘇小姐做婚慶的,總是有消息來源。”


第一次見麵,並沒有特別介紹,向垣就知道她是做婚慶的。


蘇小鼎想了想,幹脆地道,“葉嵐,就是上次在明仁辦喪婚的新娘。她是我朋友,也是沈總的朋友,所以幫忙介紹了。我還挺有興趣的,正在爭取中。”


沈川和向垣對視一眼,方駿真是要完蛋了。這才剛談上,姑娘對他都還沒什麽想法,他就巴巴地把人帶來了。帶人來就不說了,打的主意擺明了幫忙嘛。


正在這時候,方駿推開廚房朝外的窗戶,“吃飯了,過來擺桌子。”


蘇小鼎立刻起身,對他笑了。


方駿放窗戶上的手抖了一下,近兩個月來,他在她臉上見過虛偽,嘲諷,冷笑,熱情,憋屈等等,但像這樣毫無負擔的笑還是第一次。


仿佛回到十年前,她點著楚朝陽的肩膀笑,“你做的這個丸子超好吃。我說真的,全世界第一。”


金舌頭從不說謊,除非被愛蒙蔽。


第二十三章


蘇小鼎第二次請方駿進店喝茶,這次是真喝茶。


一般經營飯店、會所的人,多少會做點菜,隻沒想到方駿尤其出色。


她喜歡他午餐做的菜,家常新鮮美味實在。螃蟹很肥,清蒸了配上切得細細的薑絲和醋,口感肥腴;紅燒肉軟爛不膩口,皮還十分彈牙;清炒的蔬菜根根散發著清香,還有剛被摘下母體尤自掙紮的活力。


沈川問,今兒走簡樸風啊?


向垣說,家常便飯而已。


她還喜歡他做完飯後,仔細地用檸檬水洗手洗臉,連指甲縫裏都洗得幹幹淨淨;


她更喜歡他脫了廚師服,疊得整整齊齊放旁邊,一絲褶皺也無。


那一瞬間,被強壓下去的心動又起來,幹涸了許久的渴望被激活。


蘇小鼎覺得自己可能是有點變態了,怎麽會突然就被撩到了呢?明明他什麽也沒做。


回程的路上,她臉紅了又白,一直沒說話。


隻是車停店門口的時候,她立刻邀請了他。


方駿這次沒拒絕,在走進玻璃門的時候笑了一聲。那天晚上醉酒的荒唐,曆曆在目。


蘇小鼎暗罵了一聲,不由自主又想起他舌頭在口腔裏作亂的力道,整個人都渴了。


店裏很忙碌。


吳悠在電腦邊抓狂,顯然被客戶虐得淒慘;錢惠文幫搭夥的婚紗攝影處理照片,也挺忙的。


她和大家打了一聲招呼,將方駿帶去最裏麵的小辦公室。


吳悠好奇地盯著方駿,從外麵直到裏麵,等蘇小鼎倒茶的時候問,“蘇姐,你這是引狼入室吧?”


她拍她肩膀一下,“我男朋友。”


吳悠瞠目結舌,怪叫一聲後跑去和錢惠文八卦了,無外乎老板厲害之類的鬼話。


蘇小鼎被她們的咋呼逗笑了,推開小辦公室門,方駿正在看她放辦公桌上的畫。


拿到王娜和江浩的資料,蘇小鼎得找點兒感覺,便照著照片畫了幾章素描草圖。


“如何?”她放下茶杯問。


方駿抖了一下紙麵,“挺像的。”


“我是說神韻。”


神韻的話,應該是強化了。王娜氣質比較天真,但素描裏多加了一些單純;至於江浩,去除了他眼睛裏偶爾的陰霾,顯得清透許多。從設計角度,抓重點是沒錯了。


“挺好。”


蘇小鼎換一個問法,“你準備給他們什麽菜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