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蘇念第二天在疼中醒過來,恍恍惚惚的看到橫在自己胸前的手,視線漸漸清晰。厲鬱就睡在身邊,他把頭埋在枕頭裏,黑色頭發睡的有些淩亂。白如玉的肌膚在光下十分誘惑,蘇念垂下視線看自己,又看厲鬱。


厲鬱的床單是深藍色,隻蓋到他的腰,露出光潔的肩膀,很顯然。他沒穿衣服,蘇念也沒穿衣服。


蘇念掀開被子往下麵看,深吸氣,動了下腿。熟悉的感覺,蘇念瞬間滿臉通紅,抬手蓋在臉上。她昨晚做了什麽?怎麽發展到這個地步?


蘇念的腦子一團漿糊,她恍惚了一會兒緩過來才小心翼翼拿起厲鬱的手,本來胸就小,被厲鬱壓平了。


“醒了?”


蘇念倏然抬頭,厲鬱翻身摟住蘇念的腰,手滑下去。蘇念一把抓住他的手,畢竟是老夫老去,害羞的有限。很多東西,一旦開頭熟悉感就上來了,“做……做什麽?”


厲鬱懶懶抬起眼皮,捏了下蘇念的腰,“還疼不疼?”


蘇念拉起被子蓋住自己,“你把手拿開。”


厲鬱收回手枕著手臂躺著,注視著蘇念的肩膀,“以後別喝酒了。”


蘇念悄悄看厲鬱,她昨晚到底幹了什麽?


“喝完酒就發酒瘋。”厲鬱的語氣是緩緩的啞,早上剛睡醒,還有著倦意。


蘇念坐起來去找衣服,斷片了,對昨晚的事全然沒有印象。沒找到衣服,她想起身但這樣在厲鬱麵前也不合適。


“找什麽?”


“衣服。”


厲鬱抬手按了下眉心,知道蘇念害羞的性格。起身下床,蘇念抬手捂眼,厲鬱邁出長腿晃到她麵前,“我穿衣服的。”


蘇念從指縫裏看到厲鬱穿著黑色短褲,精瘦的腰在麵前,蘇念漲紅著臉放下手。厲鬱打開衣帽間的門,取出一條睡裙遞給蘇念,“我不喜歡裸睡。”也就是昨晚鬧的過火,不然厲鬱還會穿戴整齊。


蘇念在被子裏套上裙子,抿了下嘴唇,“……洗過澡了?”


“嗯。”


蘇念有感覺,但沒有痕跡。她簡直想當場死過去,這一世她和厲鬱的第一次,就這麽糊裏糊塗的睡過去了。


厲鬱穿上睡衣餘光看到蘇念一臉失望,“怎麽了?”


蘇念沉默著起身,下床差點跪下去,厲鬱一把撈起蘇念打橫抱起來放到床上,手按在床上俯身平視蘇念,“不舒服?”


蘇念避無可避,隻能迎著厲鬱的目光,心跳又加快了,她搖頭。


“那是什麽?嗯?”厲鬱看蘇念不是生氣,語氣就緩了下去,“念念。”


蘇念心裏一顫,“我想不起來了,對不起,阿鬱。”


厲鬱:“……”


不氣不氣。


厲鬱衣服穿到一半,直接解開扣子抬腿上床,“來,再回憶一遍。”


蘇念本能的往後麵躲,厲鬱直接把她壓到床上,蘇念柔聲驚呼,“厲鬱!”


電話鈴響了起來,厲鬱親了下蘇念的鼻尖,“饒你一次。”


起身下床撿起手機,來電是厲瑤,他接通電話走進衣帽間給蘇念選衣服。


“媽。”


“去哪裏了?晚上怎麽沒回來?蘇念呢?”


“昨晚玩到很晚,怕打擾奶奶休息,就過來我這裏住了。”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厲瑤用很嚴肅的語氣說道,“厲鬱,我不管你怎麽想,你現在還沒有畢業,你和蘇念都還沒有長大,不能對未來負責。有些事就不能做,你明白嗎?這是底線。”


“嗯。”厲鬱這裏沒幾件蘇念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夏天的,冬天的隻有衛衣,他拿了件白色衛衣出去。蘇念已經進洗手間了,厲鬱說,“我有分寸。”


“我希望你能記住你說的話,這是一個女孩的一生。”


“我知道。”


“關於你的成長,我是失職的,我現在說什麽你也不會聽。”厲瑤歎口氣,說道,“可有些話你要聽一聽,你是男人,無論做什麽事你都要想清楚身上的責任。”


厲鬱本來想敷衍一句,他和蘇念結婚多年,有些事他自己心裏有數。但話到嘴邊,厲鬱又停住了,他走到窗戶邊看著外麵銀色的世界,太陽出來了,金光照射在晶瑩的雪地上,反射出光芒。


“做兒子我也是失職的,這個我們都不要再追責了。”厲鬱說,“我不是叛逆,我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麽。我已經是成年人,媽媽,我想我們之間需要互相留一個空間。我晚上回去,這些事不要再對念念講了。”


厲鬱掛斷電話,轉身走向浴室的方向。敲了敲門,浴室門被猛地拉開,蘇念臉上還潮濕著,“厲鬱?”


“把衛衣穿上,別凍感冒了。”厲鬱把衣服遞給蘇念,說道,“不用擔心,也不要偷著吃藥,我用了套。”


蘇念那個迷糊蛋,厲鬱怕不提醒她再做什麽傻蛋事。


“啊。”


“你洗漱好了嗎?洗好就出來。”


於是蘇念被厲鬱趕出了浴室,厲鬱要用洗手間。


蘇念換上衛衣和綿的運動褲,餓了就先下樓。厲鬱最近大部分時間都在老宅住,但這邊也會備吃的,厲鬱偶爾會過來住,他是個很需要獨立空間的人。


這點蘇念還是很了解,蘇念打開冰箱找到泡麵,拿鍋放水進去打開火。她站在灶前看窗外,明亮的陽光照射在白雪上,晶瑩剔透。


房間內暖氣十足,蘇念身體還有些不適,她彎了下腰,靠在櫥櫃上想昨晚的事。隱約有點印象,想的亂七八糟,導致水開蘇念還沒回神,水撲出了鍋蓋,唧唧作響。


蘇念連忙打開鍋蓋拿出泡麵往裏麵放,身後腳步聲,蘇念簡直想到那些記憶碎片,想把頭埋進鍋裏又怕燙死了。


“煮泡麵?”厲鬱走過來打開冰箱,“你能再出息點麽?大早上吃泡麵?”


不吃泡麵吃滿漢全席?


“其他的我不會做。”


厲鬱的廚藝也是非常不靠譜,厲鬱看著蘇念片刻,從冰箱裏拿出兩顆雞蛋,“那加個雞蛋?”


兩個人端著鍋到了餐廳,熱氣騰騰的湯麵,蘇念吃的飛快,她是餓了,昨晚的運動量超出她的承受範疇。


“那中午回家?”厲鬱不愛吃泡麵,吃了兩口就起身去冰箱裏拿了一盒午餐肉,走進廚房切片放進煎鍋。很快就端著午餐肉出來,放到蘇念麵前,又開始吃難以下咽的泡麵。蘇念沒有做飯天分,這輩子都學不會了。


午餐肉煎的外焦裏嫩,蘇念吃了一片就停不下來了,“中午回家幹什麽?”


“好吃嗎?”厲鬱給蘇念倒了一杯牛奶。


“嗯。”蘇念點頭。


“你喜歡?”厲鬱夾了一片,就是普通午餐肉。


蘇念抬頭忽的就笑了起來,十分燦爛,“你做的,我都喜歡。”


厲鬱心情大好,覺得以後可以拿打架的時間去學廚藝。


吃完飯兩個人窩在客廳,蘇念並不想立刻回老宅。雖然她也很喜歡奶奶和厲瑤,但她更喜歡和厲鬱待在一起的感覺。很自在,不用擔心自己出格。


厲鬱抱著筆記本電腦半躺在沙發上寫編程,蘇念看了眼,“這是什麽?”


“遊戲。”厲鬱跟蘇念講解理念,蘇念聽的雲裏霧裏,她一個藝術生跟理科大佬實在交流不來。蘇念繼續看電視,蹭過去順勢靠在厲鬱的肩膀上。“你要做遊戲嗎?”


“我以前就做過遊戲,你有沒有關心過我的事業?嗯?厲太太。”厲鬱敲下最後一行代碼,右上角跳出個郵件提醒,來自厲瑤。


厲鬱打開郵件,是一份文件。


蘇念十分羞愧,她那時候不想對不起厲鬱,也不想被蘇斌指責不孝。就學會了全方位屏蔽厲鬱的工作,厲鬱不說,蘇念不問。


“我那時候也不能關心你的事業,我不想害你。”


厲鬱手一頓,抬眼看向蘇念,看了片刻摸了摸蘇念的頭發。繼續看郵件,打開是一份性科普教育文件。


厲鬱看了看肩膀上的人,又看電腦屏幕。


關掉,刪除。


什麽玩意,他身體裏住著三十歲的靈魂。


成年十幾年了好嗎?


臘月二十七,徐程程突然跟蘇念打電話說求蘇念幫她,她那個唱歌節目,本來是兩個人合作。其中是一個國內小有名氣的鋼琴家,那個鋼琴家臨時出了車禍。距離跨年隻剩下兩天時間,上哪裏找一個會唱歌還會彈琴還有名氣的人來?


徐程程是立刻想到了蘇念,就跟副導演建議。蘇念在音樂圈嶄露頭角,隻不過沒有參加過商演。副導演也不知道行不行,畢竟蘇念隻會彈琴,先讓人過去,做一個備選。


蘇念掛斷電話詢問厲鬱的意見,“我可以去嗎?”


“你想去嗎?”


“想。”蘇念目光堅定,“我想試試,這是很好的機會。”


試不上,他們就是過去參加跨年,之前也答應了徐程程。


厲鬱拿出手機打電話,蘇念看他不回答,故意湊過去看厲鬱的眼,“阿鬱?”


“訂機票。”厲鬱捏著蘇念的後頸拉開,“不要靠我這麽近。”


蘇念心裏一咯噔,幾乎都要忘記機票的事,厲鬱不喜歡她靠近,“哦。”


厲鬱訂好機票,起身揉了把蘇念的頭發,看到她明顯黯淡的眼。俯身按著沙發靠背靠近蘇念的耳朵,壓低的嗓音混著熱氣落到蘇念的耳朵上,“十八歲,自製力差,容易失控。”


蘇念連忙跳開,臉上燒了起來。厲瑤從客廳路過,看了眼道,“厲鬱!不要欺負念念。”


厲鬱直起身單手插兜,潦草的點了下頭,麵向蘇念嘴角上揚,星眸浸著笑口型意味深長道,“厲太太。”


第50章


蘇念和厲鬱下午四點到c市,電視台派車來接, 蘇念有參加活動的經驗倒是沒有太怯場。


“你是?”工作人員狐疑的看向厲鬱, 非常俊美的少年,難道也是明星。


“我哥, 暫時兼職我的經紀人。”蘇念一把拉住厲鬱的手, 麵向工作人員,說道, “跟我一起。”


厲鬱輕飄飄的看過蘇念,蘇念以後肯定要簽經紀公司,誰會是蘇念的經紀人?


“這邊請。”


蘇念握住厲鬱的手,厲鬱拎著蘇念的背包,手指緩緩摩挲蘇念的手心,嗓音沉下去, “哥哥?嗯?”


蘇念假裝沒聽到, 耳朵通紅, 臉藏在帽簷下也無人能看到臉紅。


上車後蘇念的手機響了一聲,她拿起來看到徐程程發來的短信,是曲譜。“你盡快記下來, 到時候我配合你, 肯定能選上, 別緊張。”


蘇念看了一遍,回複, “別擔心,會選上。”


蘇念有多次演出經驗, 她逐漸生出了自信。鋼琴是她的主場,她來了就不可能落選。厲鬱把水遞給她,蘇念抬起頭衝厲鬱笑了下,忽然心裏湧出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