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誰是主謀


夏淺語一聽孟舒燁回來就知道事情有了新的進展,她的眸光深了些。


片刻後,便見得孟舒燁帶著兩個家丁推著三個男子走了過來。


村長等人一看到那三位男子都嚇了一大跳,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道:“就是他們!他們就是那位少爺的跟班!”


夏淺語看到那三人麵色寒了些,因為她已經認出來了,這三人不是別人,都是夏氏的族人,隻是因為他們和夏府都出了五服,平時沒有太多的來往,隻是開祖祠的時候他們也會來。


夏淺語問道:“村長,你看清楚呢?”


村長咬著牙道:“自然是看清楚了,他們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識!”


這幾人跟著那位所謂的少爺在他們村子裏做威做福了幾個月,村裏有人吃盡了他們的苦頭,又豈會認不出他們來?


夏淺語冷冷地道:“既然如此,那便將他們送官吧!”


雖然沒有抓住那所謂的少爺,她也已經知道這事是夏氏的族人所為。


正常來講,夏氏的族人是沒有這種膽量的,這背後必定有人在推波助瀾。


她涼涼地朝夏明陽看去,夏明陽此時的啞穴還沒有解,他有些挑釁地看了她一眼。


那三位族人大聲哭道:“夏大小姐,我們聽從你的吩咐去村子裏圈地,擴大夏府的茶葉種植麵積,你不能過河折橋啊!”


“你怎麽能如此狠毒,既讓我們做那種事情,現在又來裝好人!”


“明明就是你吩咐我們做的,我們隻是聽命行事!你不能這樣對我們!”


此言一出,那些村民和圍觀的百姓都愣了一下,看向夏淺語的眸光裏添了三分畏懼。


畢竟這些年來夏淺語凶悍的形象可以說是深入人心,大家聽到這些人的控訴,倒有多半信了。


夏淺語聞言倒笑了,對於這種手段她並不陌生,這種在人前倒打一耙,她若是動手的話,那就是屈打成招,這事反而說不清楚了。


她走到為首的那個族人麵前道:“你說是我讓你們這麽做的?”


那族人點頭道:“沒錯,是你給了我們一人十兩銀子讓我們去做這事,還說事成之後每人再賞十兩銀子!”


夏淺語的眸光深了些:“你們的幕後指使才給你們十兩銀子,真的是太小氣了,要不這樣吧,我給你們每人一千兩銀子,你們告訴我誰是主謀。”


那三人愣了一下,一千兩銀子對他們而言誘惑實在是太大!他們的內心有些動搖。


夏淺語又不緊不慢地道:“我隻給你們一次機會,我這人雖然好說話,但是卻不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人。”


那三人互相看了看,正準備說話,卻聽得破空聲響,夏淺語暗叫不好,卻已經阻止不及,三枚飛鏢直接刺破三人的咽喉,三人當場斷了氣。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也出人意料,就算是曾平此時都沒能阻止。


曾平的反應速度很快,立即帶著人去追凶。


隻是此時突然發生命案,圍觀的老百姓又多,一個個嚇得尖叫的尖叫,四下亂跑的亂跑,曾平反倒被他們這麽一撞,一時間無法追上凶手,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凶手逃走。


夏淺語看到這一幕內心一片冰冷,這件事情擺明是有人處心積慮為她準備的。


此時那三位族人一死,有了他們之前的供認,她知道她很難從這件事情裏洗脫出來。


這種感覺實在是不好!


望林村的那些村民一個個有些畏懼地看著她,都縮成了一團,他們隻是普通的村民,何曾見過這樣的事情?


夏淺語看著他們道:“不管你們信或者不信,這件事情都和我無關,還是那句話,我會將這件事情查清楚,還你們一個公道!”


村民們嚇得沒敢說話。


黃周帶著幾個捕快過來道:“夏家主,有人告你坑害百姓,指使族人侵占望林村村民的良國,並讓他們奸淫婦女,打傷村民,還當眾行凶滅口,性質極為惡劣,還請你跟我們到衙門走一趟。”


夏淺語對於黃周等人的出現並沒有太過意外,今日的事情從本質上來講,就是有人處心積慮的設計,到黃周這一環的時候,她就知道她已經深陷局中,想要破這個局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她這一次進去之後,想要出來隻怕得費一番功夫了。


她扭頭對碧心和孟舒燁道:“我去一趟府衙,你們好好照顧家裏。”


夏明軒拉了拉她的衣袖道:“姐姐!”


夏淺語伸手輕摸了一下他的頭道:“小五乖,姐姐這幾天有事可能回不了家,你在家要乖乖聽可欣姐姐的話,不要搗蛋。”


夏明軒雖然和正常的孩子不太一樣,卻非常的敏感,他明顯覺得今日四下的氣氛和平時不太一樣,他眼裏含著淚,輕輕搖頭道:“我要姐姐。”


夏淺語的心裏有些發酸,她微笑著道:“姐姐有事要忙,小五要乖!”


夏明軒抱著她的胳膊道:“一起!”


他要和她呆在一起。


夏淺語深吸一口氣道:“姐姐要去的地方不適合帶小五,小五不要淘氣哈!”


夏明軒扁著嘴搖著頭,卻死活不肯鬆手。


夏淺語看到他的樣子心都要碎了,她知道今日如果不去府衙的話後果隻怕會更加嚴重,於是她一狠心把夏明軒的手拉開,將他塞到孟舒燁的懷裏道:“照顧好小五。”


孟舒燁有些急了:“今日之事明顯是個圈套,你不能去!”


“我是夏府的家主,出了這樣的事情我自然要去處理,你們也不用擔心,我去去就回。”夏淺語麵色清冷地道。


孟舒燁知她這樣做是對的,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擔心。


夏淺語轉身要走時,曾平站到她的身邊道:“我送夏姑娘過去。”


夏淺語知他過去其實是要找王遠橋打聽這件事情的具體情況,便沒有攔著,由得他跟了過去。


黃周上次被夏淺語狠狠收拾過一回,他對她有些畏懼,所以今日一直都很客氣,隻是再客氣,也需要把她帶到府衙那邊。


☆、其他類型一品茶美人


夏淺語上走遠後還能聽到夏明軒的哭聲,她心裏難過至極。


她還聽到路邊有人議論紛紛:“以前隻覺得夏淺語是個凶悍的,心應該不壞,卻沒料到她這一次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可不是嘛,那樣拿走望林村那些村民的田地,那是要把人往絕路上逼!”


“為了掩蓋事情的真相,居然當街殺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夏淺語聽到這些話麵無表情,他們的說法不會在她的心裏掀起任何波瀾,她此時心裏想的是如何脫身,以及這件事情到底是誰做的。


她走過轉角的時候見路邊停了一頂軟轎,她經過的時候軟轎的簾子打開,從裏麵探出一張千嬌百媚的臉來。


夏淺語看到了那張臉,是秦沁雪。


今日的秦沁雪和那日在秦府繡樓裏看到的秦沁雪完全不同,那日她一身素衣,整個人看起來弱不勝衣。


而今日的秦沁雪卻著了一件織錦長裙,裙上繡著極為華貴的花紋,頭上戴著一隻足金步搖,臉上畫著極為豔麗張揚的妝。


夏淺語的眉梢微微一掀,這也太巧了些。


秦沁雪的嘴角微勾,那雙描粉色眼影的大眼睛裏寫滿了嘲諷和不屑。


夏淺語看到她眼裏的情緒時笑了笑,秦沁雪問道:“夏淺語,感覺如何?”


夏淺語微笑道:“甚好,今日倒是辛苦秦小姐在這裏看了這麽久,這出戲,你可滿意?”


“你太讓我失望了。”秦沁雪微微一笑道:“我本以為像你這麽厲害的女人,不會被這麽一點小事就打倒的。”


“以有心算無心,任誰都防不勝防。”夏淺語淡笑道:“隻是你用打倒這個詞卻有些不妥,我夏淺語是沒有人能打倒的。”


“你做下的事情也不會像你想像中的那樣毫無破綻,這一局我現在也許是處於下風,但是我一直堅信,邪不壓正,那些卑劣的手段也許能贏得了一時,卻贏不了一世。”


“我本以為你和秦府的其他人不太一樣,至少你比他們聰明,也比他們通透,但是現在看起來,你還是和他們一樣,講真,你有些讓我失望。”


秦沁雪冷笑道:“你自己都這樣子了,還往我身上潑髒水,夏淺語,你真沒有一絲家主的風範。”


夏淺語緩緩地道:“夏蟲不可語於冰,你們如此淺薄的目光,如此狠厲的手段,終有一日會自己把自己毀了,至於我,也未必會是你們想像中的那種結局。”


“是嗎?”秦沁雪冷笑道:“我倒想看看你這一次要如何脫身。”


夏淺語淡然一笑,並未多言,跟著黃周緩緩離開。


夏淺語一被帶走,整個夏府就亂了套,孟舒燁雖然能壓得住下麵的那些人,但是他自己心裏也是慌亂的。


他們去府衙那邊打探過了,連王遠橋的麵都沒有見到,他隻打發了一個師爺來回了句話:“此案大人地嚴查,查清楚後若事情不是夏家主做的,自不會為難她。”


師爺的言外之意則是,如果事情是夏淺語做的,必定會重罰。


他們做了一些申訴,然府衙那邊根本就不聽,隻說會派衙差嚴查。


反倒是碧心很是沉穩地道:“越是這種情況越不能亂,小姐沒有做的事情,任誰都不能栽到她的身上!”


“怕隻怕這件事情沒有表麵上看到的那麽簡單!”孟舒燁沉聲道:“這事擺明了是有人處心積慮的謀劃,以前出了事,還能找林大人周旋一二,現在林大人自己都自身難保。”


碧心聽到這話心裏一緊:“林大人?小姐出事會不會和林大人的事情也有些關係?”


她這句話讓所有人愣了一下,然後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變。


如果和林誌遠有關係的話,那麽這件事情就不再簡單,而是和朝堂扯上了關係,但凡和朝堂扯上關係的事情,就不再受他們控製。


說到底,夏府在夏淺語和景淵有關係之前,隻是再普通不過的商戶,自古民不與官鬥,上麵若有什麽關於政令的東西下達下來,他們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孟舒燁問道:“曾平回來了嗎?”


“還沒有。”碧心有些擔心地道:“他出去應該是打探消息,這麽久還沒有回來,我有點擔心。”


碧水則道:“小姐是平遠王的未婚妻,上麵的人要是動她的話,怎麽也得顧及一下平遠王的麵子。”


碧心因為跟著夏淺語去過一趟京城,反倒沒有他們那麽樂觀,那一日景淵和夏淺語被太子和一眾朝庭命官算計的事情她還記得。


景淵上次能全身而出已是不易,再加上皇帝又是個昏庸多疑的,隻怕景淵都自顧不暇,根本就顧不過來。


且朝中的人敢動夏淺語,那麽表示景淵那邊可能也出了點問題。


於是碧心沉聲道:“王爺若知道此事,必定會過問的,隻是王爺那邊也頗為不易,眼下這事雖然要告知王爺,卻也不好摧促,我們還是先弄清楚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吧!”


“不管這件事情是誰的授意,小姐都是以侵奪他人財產的罪名抓進去的,所以我們首先要做的,自然是要為她脫罪。”


“她沒了罪,那麽就算是上麵的人要把罪名扣到她身上也是不可能。”


她這麽一說,幾人倒冷靜了下來,是的,不管這件事情的牽扯有多大,隻要為夏淺語脫了罪,那麽就能把她救出來。


幾人商議完畢之後,碧心發現了一件事情:“你們誰見到楊小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