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伸的有點酸,阮媛把弓放下,問她:“你到底做了什麽讓你的陸叔叔這麽躲著你?”


虞菡拿了一支箭,放好後抬手瞄準發射,又是一個十環。


“我和他說我喜歡他,他說我太小了不懂男女情愛,對他隻有依賴,他說我生病了,現在隻能離開我,讓我自己冷靜。”


虞菡滿臉受傷,她其實很少把自己的心情和別人說,但是旁邊這個人是她姐姐,她開始慢慢把自己的情感吐露出來。


“我記得,我從三四歲有記憶開始,我就在他身邊了,我的小學功課是他輔導的,我初中家長會是他去的,高中的時候他幫我解決我所有惹出來的壞事,他明明那麽寵我,為什麽,就是不喜歡我。”


阮媛聽完之後沉默了一會兒,她問:“那你自己呢,到底是依賴,還是喜歡?”


虞菡不假思索的回答:“是愛,依賴是我離開他就活不下去,但是愛是我想和他共度餘生。他太孤單了,我應該要在他身邊的。”


阮媛吐出一口氣,放下弓箭去揉了揉虞菡的頭,聲音輕柔和緩:“那就不要害怕,既然已經確定了自己的心,那就繼續走下去。”


虞菡點頭,終於笑了出來。


下午和虞菡一起回家,阮媛腦海裏猛然想起今天沈煜可能也是要過來的,和虞菡一起玩了一下午她都忘了去看手機。


車子停在大院門口,阮媛先下車,虞菡把車停好,和阮媛一前一後進了院子。


阮媛今天穿著一件及膝的大衣,更顯肌膚雪白,虞菡也絲毫不褪色,她穿著紅色的長到腳踝處的大衣,兩個都是很好看的女孩子,給人的感覺都很是不同。


阮媛可能更多了一絲清冷,而虞菡則多了一分嬌媚。


他們一起走進屋子的時候裏麵的客人們聊的正歡,見這倆姐妹進來他們也都稍微有些驚訝。


虞右清擺手,對虞菡說:“這是你沈叔叔,和賀阿姨,還有沈賀哥哥,還有沈煜哥哥。”


“叔叔阿姨好,沈賀哥哥好,大神,你好呀~”虞菡顯然沒那麽客套。


阮媛感覺手心也有些出汗,她也打招呼:“叔叔阿姨好,大哥好。”


她沒和沈煜打招呼,沈賀心情顯然很不錯,他從衣服內檔裏拿出兩個紅包遞給這兩個女孩子:“新年快樂。”


沈母看見阮媛,猛然反應過來,扯了扯沈父的袖子,嘴巴張了又合。


虞右清道:“這位是阮媛,我侄女兒。”


虞菡他們每年的都見過的,而沈煜父母都是第一次見到阮媛,自然是要介紹一下。


沈煜此時站起來,走到了阮媛身邊去,虞菡默默走到她爸後麵,顯然是覺得有戲看。


沈煜突然牽起阮媛的手,道:“爸,媽,虞叔叔,我和阮媛正在交往。”


虞右清表情並不意外,沈父輕輕皺了下眉頭,沈母從剛剛的震驚過後更是興高采烈的笑了,沈賀一臉淡定的微笑。


阮媛感覺自己渾身都有些發燙,手心冒的汗也不知道究竟是沈煜的還是自己的。


這麽久沒見他,在進客廳的第一眼她就看見他了,還是那麽英俊,笑容也依然那樣溫柔。


虞右清“哈哈”笑了兩聲:“是個俊秀的孩子,怪不得把我家媛媛迷的五迷三道。”


沈母也跟著笑了兩聲:“小煜這孩子也真是的,都不告訴我們一聲,搞得我和老沈這麽尷尬。”


沈母說的自然是阮媛的身份。


沈父看了一眼阮媛,和沈煜確實很配,他們倆站在一起就是一對金童玉女,而且她姨父還是虞部長,對阮媛還這樣看重,怎麽說沈家都不會虧的。


“教子無方,虞部長見諒。”沈父看了一眼沈煜,歎息一聲:“你非要把你爹嚇得不知道怎麽說話就高興了。”


沈煜見雙方家長似乎都沒有反對的意思,鼓起勇氣繼續道:“我很喜歡媛媛,我想……等她大學畢業之後就和她結婚,希望雙方家長都能同意。”


阮媛突然轉頭去看沈煜,見沈煜眼裏滿是堅定,回過頭來看著虞右清,似乎有些茫然無措。


沈煜怎麽都沒和她說呀,害得她現在根本都沒法說話。


沈母自然是一個勁的說好,說媛媛嫁到沈家那肯定是不會虧待她的,沈父也點頭默認。


虞右清的笑容似乎慢慢變得有些淡,不過還是沒有太失儀,他低頭一笑,又抬頭看著沈煜道:“小煜,你是個好孩子,你願意等媛媛大學畢業之後再討論婚嫁我也覺得你十分成熟,那就先這樣吧,媛媛喜歡你我怎麽都會隨著她的意思的。”


阮媛舒下一口氣,唇角終於勾出一個笑:“謝謝姨父,謝謝叔叔阿姨。”


沈煜也道:“謝謝爸媽,謝謝虞叔叔。”


虞右清突然站起來,對沈父道:“老沈,我們去下下棋,好久沒和你對弈了,手有點癢。”


沈父跟著他站起來,虞右清又道:“等會再一起吃晚飯吧,難得一大家子都在。”


沈父沈母自然沒有意見,虞菡和阮媛眨眨眼,去跟著他們看下棋了,沈賀也跟著過去,客廳裏隻剩下兩個傭人,以及依然牽著手的沈煜和阮媛。


阮媛感覺渾身都有些軟,她抬手撓了撓頭,轉頭問沈煜:“嚇死我了,你怎麽突然說要等我畢業了結婚?”


沈煜神色非常正經,“你不嫁給我還想嫁給誰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說,你突然就在長輩們麵前提起,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阮媛被沈煜一把抱在懷裏,他嗅著她身上的清香,一本滿足。


沈煜道:“這是最好的時機了,我其實一刻也等不及,但是隻要是你,我願意和你一起成長,我也願意等待。”


阮媛在他懷裏點頭,看旁邊還有傭人在,道:“走吧,去我房間。”


大院裏的房間其實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阮媛這一間是一直都有的,她平時就算是不住在這裏,這間房也會專門為她空出來。


沒有太多少女心的擺飾,中規中矩,阮媛自己倒是很喜歡這種感覺。


沈煜和阮媛牽著手,阮媛被他抱著,唇角輕輕勾起。


晚上的時候他們一起吃完飯,阮媛被虞菡拉著一起去玩雪,堆雪人,沈煜也一起加入。


阮媛頭上帶著個毛線織的帽子,看起來軟軟的很可愛。


門口突然傳來汽車停下的聲音,阮媛和虞菡一起轉頭去看,沒過多久門口立著一個高大的身影,正緩緩向院內走來。


沈煜把雪鋪好之後站起來,他看見了阮媛的眼神。


那目不轉睛的眼神讓沈煜心裏看著有點不舒服。


虞檀是虞菡的哥哥,他背上背著一個背包,走到這三人麵前停下,笑道:“小菡,新年好。”


然後又看見阮媛,笑容越發擴大:“媛媛,好久不見越來越漂亮了。”


阮媛也跟著笑:“檀哥哥,你長高了好多。”


虞檀把視線看著沈煜,沈煜臉上沒什麽表情,虞檀顯然也沒有從腦海中搜索出關於這個男人的記憶,於是問:“這位是?”


阮媛笑開,把沈煜的手摟著,道:“這是我男朋友,沈煜。這是虞菡的哥哥,虞檀。”


“你好。”


“你好。”


都打了招呼之後,院子裏的雪人也繼續做著,搭好之後阮媛把自己頭上的帽子放在雪人頭上,喜笑顏開的。


沈煜好像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阮媛和他一起進屋,裏麵是一片歡聲笑語。


虞檀在國外讀書,幾年都沒有回來,這一次可以說是真正的大團圓了。


阮媛和沈煜就站在旁邊,沈父沈母說太晚了就先回去了,沈煜原本準備跟著走的,卻突然被叫住了。


“可以聊聊嗎?”來自虞檀。


沈家人雖然有些差異,阮媛也有些驚訝,但是虞檀和沈煜還是一起去了院外聊天。


沈煜不抽煙,隻看見虞檀從衣夾裏拿出一根煙,抽了一根。


一根過後二人像是聊完了,表情上都沒有什麽變化,沈煜和阮媛揮手告別,而虞檀則是站在了阮媛身邊。


“哥,你和他說什麽了?”阮媛問道。


虞右清已經被虞菡陪著回了屋,阮媛心中滿是好奇。


虞檀非常高大,常年在國外的飲食讓他的身形看起來魁梧而挺拔。


“男人之間的對話,女孩子不要知道那麽多。”


後來阮媛也過去問了沈煜,沈煜也同樣和她說,女孩子不要知道太多,要不然會長痘痘。


雖然如此,但還是很好奇。


但是阮媛纏沈煜纏了很久,沈煜依然沒有說。


最後實在沒辦法了,隻能抱著她一頓猛親,她才消停一會兒。


那是男人之間的約定。


虞檀和他說,原本他今年回來,是想看看家人,也順便看看阮媛究竟長成什麽樣子了。


從小到大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客氣疏離,但是在虞檀麵前的阮媛是有些不一樣的。


這次回來看見沈煜,虞檀心裏其實有些不舒服。


就是單純的那種,自己的妹妹如花美眷,被豬拱了的感覺。


他話說的直白,沈煜當然不會不接招。


他也沒有說太多,隻是說他真心愛阮媛,也會照顧好她,希望哥哥放心。


虞檀沒再說話,沈煜就這樣叫他哥哥了,還真是不習慣。


一支煙燃盡,兩個男人就這樣對峙了幾分鍾,然後和平散場。


阮媛看見虞檀其實也是開心的,但是還是難免被某些人吃了飛醋。


過完年之後回到家,阮媛還沒有開學,沈煜整個人磨著她,一點一點的,吻她。


最後實在是一把火燒上來了根本熄滅不了,阮媛隻能用手給他解決。


沈煜躺在床上滿臉的輕鬆,他隻腰腹處蓋了一層被子,襯衫大開,精實的肌肉展現在阮媛麵前,好不誘惑。


阮媛暗暗腹誹,把手上的東西洗幹淨之後拿著枕頭打了一下他。


“沒辦法,你不讓我吃總要給我找一些別的消火方式吧。”


他還特別的厚顏無恥!


阮媛哼了一聲轉頭不去看他,沈煜掀開被子坐起來,整個人突然就抱住她,“我愛你,所以我尊重你,不碰你,等你哪天……想要了,記得和我說啊。”


他的聲音低沉有磁性,阮媛整個人就僵在那,根本不敢回頭,隻能支支吾吾的道:“你你你穿上褲子再和我說話。”


“嗯,好。”


自那次之後阮媛一直都無法直視沈煜,他誘惑人的時候阮媛是真的差點把持不住。


沈煜似乎很喜歡她臉紅的樣子,時不時逗一下她,她雙頰緋紅的樣子真是賞心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