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桂芬的眼睛隻看見了酬金那兩個字,她回複那個的私信,說她隻是顏小楓的親戚而已,具體的事情她其實也不知道,但是她覺得肯定是rs集團在後麵做的手腳,要不然怎麽可能判十五年這麽久。


那邊的人顯然對她的反應很滿意,向王桂芬要了微信號,然後他們就繼續細聊。


王桂芬對酬金顯然非常看重,她問了好幾次,但是那邊的人覺得她隻是一個瞎起哄的,可能並沒有什麽利用價值。


後來王桂芬實在沒法,幹脆問他們到底想要什麽,隻要給錢,她都做。


現在她賬上這麽大一筆虧空,到時候如果填不上那她豈不是會被她家那個打死。


那邊的人顯然是猶豫了一會兒,然後給她出了個主意,說她既然認為顏小楓是冤枉的,那為什麽不去他們那裏討要一個說法呢?


後麵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那個人給王桂芬轉了五千塊,要她把家裏麵的親戚都叫上,去b市的rs集團總部討要說法。


王桂芬看見錢了,想都沒想,說了聲好,並且萬分感謝,她沒想到這世上還是有公道的。


那邊的人說千萬不要和別人說有人聯係過她,等她回到家之後她會給她十萬塊錢。


王桂芬怎麽可能不動心,她把這事告訴了嚴康夫婦,又慫恿了一大家子去要說法,順便還給他們洗腦了一下rs集團多有錢,就算人撈不出來,補償金好歹也是有的吧!


就是這種單純而且一根筋想要錢的思想,讓王桂芬組織了這一夥親戚去b市,他們坐了十多個小時的火車,下站之後又轉了大巴,拿著一開始就準備好的橫幅,準備開幹。


這一路上她都有和那個神秘人匯報自己的行程,後來還是嚴康覺得這樣不妥,去前台問了之後前台的工作人員,前台小姐看他們穿著不是很幹淨的樣子,十分不耐煩的打發他們走。


附近的媒體已經就位,嚴康還是無奈,王桂芬還很是虛情假意的問了問到底不要這樣做,嚴康無法,隻能點頭。


這一大夥人在rs集團門口大聲喊道:“rs集團請還我們一個公道!”


王桂芬看著周圍的人越來越多,不知道為什麽還越來越有底氣,她昂首挺胸,像是一個在戰場上指揮作戰的將軍。


他們家一會被風風光光的請進了rs集團旗下的酒店,王桂芬還以為這些富麗堂皇的地方隻能在電視裏看到,她沒忍住還拍了幾張自拍,顯得十分開心。


當然,當她第二天看見那一份判決書的時候整個人就像蔫了一樣,感覺自己在夢境裏麵。


她感覺自己好像是被擺了一道,在這些親戚麵前也左右下不來台,幹脆就把事情全說了,她也怕啊。


rs集團有錢有勢,她不敢惹也惹不起啊,而且坦白的話說不定還能爭取寬大處理,不說的話她依然什麽好處都沒有啊。


王桂芬乖乖的把自己的手機交過去,和她這幾天一直都有交流的人依然沒有刪她,好像還在等著最後的結果一樣。


助理看到那邊的人之後,仔細查看了一遍微信號,心下震蕩不已,但還是把消息告訴給了沈賀。


沈賀知道消息之後把手機緊緊握在手上,他不想趕盡殺絕,可是她為什麽要做這樣的事情,為什麽,要把他們彼此都逼進絕路。


甚至不惜利用他弟弟的事件來打壓rs集團,這麽多年的情分,就真的一點都不剩了麽。


沈煜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是早上八點。


六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對他來說足夠了,和阮媛說了早安,再查了一下她的課表,她上午沒有課,怪不得這麽有恃無恐的熬夜。


他隨便穿了一套運動服,喝了半瓶水之後開始晨跑,他戴著藍牙耳機以防有人會突然給他打電話。


沈煜這輩子忘不了曾經那一段肥胖的時光,前段時間天天和阮媛在一起,她其實都有養胖他。


為了腹肌,為了好身材,為了能順利的“誘惑”到阮媛,沈煜其實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跑了一個小時之後,早上九點,沈煜去衝了一個澡後把頭發吹幹,吃了早飯,換了一身西裝,開車去了rs集團總部。


沈賀和他發消息了,說是這段日子應該都會很忙,是兄弟就來幫幫他,他準備把火再燒的大一點,最好是能把那些搞事的全都燒光。


沈煜自然是樂意的,而且……


阮媛也給他回了一個早安。


雖然隻是兩個字,但是也足夠讓沈煜的好心情保持很久。


這一忙就是很久,沈煜穩定和阮媛發早安晚安,阮媛也有時候回複一下,有時候沒看到了幹脆也不回。


她這個學期的課不是很多,主課隻有兩門,期中考試的成績還不錯,她原本拍了照之後想發給沈煜看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他現在應該很忙。


那天熬夜上了王者之後阮媛沒有在直播了,但是晚上回家之後有時候閑著無聊,還是會打遊戲。


為了保持她的國服,阮媛有時候還是會熬夜。


沈煜有叮囑她不要熬夜,阮媛幹脆就裝作沒看到,但是還是會乖乖回一句晚安。


她成為了國服貂蟬,因為每一把都很出色,所以戰力也加的多。


阮媛自己反而感覺特別空虛,沒有沈煜和她一起玩遊戲,總感覺哪裏怪怪的。


沈煜最近的照片總是能夠在微博熱搜上看見,他一身西裝筆挺,說話的樣子意氣風發,嘴角那一抹溫柔的笑容更是勾得人神魂顛倒。


而且,他還把頭發梳上去了……


那種從奶狗變成狼狗的轉換,阮媛簡直要抱著手機尖叫。


這個男人居然是真實存在在她身邊的啊,簡直帥的要昏過去。


不過她也沒有一味的犯花癡,沈煜作為rs集團的發言人,就最近一段時間對rs集團的謠言做出了澄清。


沈賀說的那一把火,當然就是關於他婚變的事情。


祝珺蘭想借著這個機會害他,那沈賀又為什麽要一再容忍。


沒錯,那個聯係王桂芬的人就是祝珺蘭背後的團隊。


祝珺蘭本身就有一家傳媒公司,她現在在這家公司裏已經是一言堂,沒有人敢違背她的意思。


她其實想借著這次機會,從rs手裏搶下這家公司的經營權,因為她知道,如果她和沈賀離婚的話,沈賀也許不會把公司給她。


她並不知道沈賀手裏有著什麽證據,她隻是想在離婚前再為自己撈一些好處,想讓沈賀去處理這次的輿論風波,自己則偷梁換柱。


很顯然,一切都沒有她想象的這麽簡單。


她出軌某小鮮肉的新聞在曝光之後她整個人都懵了,那些照片,以及視頻,她都不知道是誰弄的。


沈賀幹脆就在背後,很明顯的放出話,他要與祝珺蘭離婚,這頂綠帽子他受不起。


於是在愈發混亂的局勢下,沈煜微笑著站出來包攬一切。


第59章


沈煜以前不過問集團的事情是因為他害怕沈賀會多想, 畢竟自古以來兄弟反目的事情那麽多, 沈煜如果擋了沈賀的道, 那家庭不和睦,沈父沈母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場麵。


不過現在已經不單單是沈賀一個人的事情了, 祝珺蘭借著沈煜的由頭, 來打壓沈賀, 打壓rs集團,那這兩兄弟怎麽能不一起站出來麵對。


沈煜說話一向幹淨利落, 他先是解釋了顏小楓的家人問題, 是因為被有心人利用, 他們並不了解事情的全部經過, 所以rs集團和他們一樣,都是受害者。


第二就是關於現在網上說rs集團有錢有勢, 買通某些人讓顏小楓一坐就是十五年的牢, 沈煜解釋說,判決書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 rs集團不可能造假,而且顏小楓本人原本就做了那些令人不齒的事情,誰都沒有冤枉他,隻是因為沈煜是其中一個受害者, 就隻說這一條罪行就讓他判了十五年, 這個鍋沈煜是不會背的。


還有就是關於他哥哥沈賀的事情,首先感謝大家對沈賀家事的關心,沈賀這麽多年以來, 作為rs集團的執行人,兢兢業業,不搞緋聞,如此低調,沒想到還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沈家並不封建,所以就算是祝珺蘭嫁到沈家十年,沒有產下一子一女,沈父沈母也無話可說,隻當是沈賀和祝珺蘭想多過幾年二人世界。


但是在發現祝珺蘭出軌之後,沈家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忍受這樣的奇恥大辱,所以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就算是打官司也好,沈賀是一定會離婚的,至於財產怎麽分配,到時候會有法院判決,而且沈賀和祝珺蘭有婚前協議,不出所料的話,沈賀不會放棄絲毫屬於自己的權益。


再說到最開始,顏小楓的家人被利用,這個有心人就是祝珺蘭背後的團隊,祝女士本人是否參與,沈煜表示不知道,但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rs會使用法律手段保護自己的名譽權。


事情三下五除二就被沈煜梳理清楚,在場的媒體人感覺這簡直是一口大瓜,在提問環節紛紛舉起手,想套出更多的話。


但是沈煜這麽多年接受媒體采訪自然也是老油條一枚,四兩撥千斤躲過了很多明槍暗箭,除了一個問題,他停頓了一下,才有回答。


那個記者問:沈賀失敗的婚姻會給沈煜帶來影響嗎?眾所周知,沈賀曾在八月份高調公布自己和某主播的戀情,他覺得他們這段感情可以長久嗎?


沈煜聽了一會,他低頭笑了笑,又抬頭看著那個記者,盯了她兩秒。


“以前我總是以為,喜歡一個女生就是要對她好,然後占有她,向全世界宣布她是我的,不過在我得到她之後,我發現這種喜歡慢慢轉變成了愛。對我而言,喜歡和愛是兩種不一樣的概念,喜歡是得到,是占有,而愛則是包容,與付出。喜歡也許隻是一時的新鮮感,但是愛卻是長長久久的,我不會因為自己兄長失敗的感情而封閉掉自己愛人的能力,這樣對誰都不公平,所以這位記者朋友,你的這個問題很有問題。”


那位記者慢慢坐下,顯然她覺得麵子上有些掛不出去,但是也不是沒有東西可以寫,也算是有點小收獲。


rs集團的記著發布會結束,眾媒體人回家寫稿子,沈煜突然在想,阮媛讀的好像就是新聞專業的,她以後不會像這些人一樣問那些無聊至極的問題吧。


不過關於她的學業和事業,沈煜也管不了太多,那畢竟是她自己的事情。


一個月都沒有回去了,真的是很想她。


這段時間一直都在陪著沈賀處理事情,有沈煜的幫忙沈賀自然是輕鬆很多,他問沈煜要不要回來幫忙,沈煜還是拒絕了。


沈賀也並不意外,歎了一聲氣,沉默的去抽煙了。


沈煜知道自己很對不起沈賀,可是自己能夠做到的隻有這麽多了,他不能進rs集團,隻是現在暫時是非常時期,沈家需要他的幫助,所以他身為沈家的兒子,幫忙是應該的。


但是rs是沈賀的,沈煜從始至終就沒有想要插手的意思。


“我明天能走了麽,我一個月都沒看過我女朋友了。”


這個沒看,是真的沒看。


現在阮媛除了和他說早安晚安,他們連一次視頻通話都沒有過。


沈賀點頭,沒有再留他,這段時間rs的股價掉了很多,沈煜買了不少,他好歹也是要賺錢養家的,最低點不買進簡直對不起自己。


沈賀對自己這個表麵上看起來對什麽事情都無所謂,但是實際上又無比精明的弟弟,真是沒有任何辦法。


他太會做人做事了,雖然比他小十歲,但是卻很懂人情世故。


沈煜離開rs集團,回家和父母說了再見。


沈父沈母怎麽會不知道沈煜急著回去看他女朋友,那時沈母看了阮媛照片之後倒是很滿意,沈父反而一聲不吭。


沈煜歸心似箭,借了他哥的私人飛機就這樣回到了c市。


轉眼間都已經到了十一月,雖然還沒有冷到下雪,但是沈煜卻還是加了一件毛衣。


c市的天氣顯然比b市是要溫暖一些,沈煜回家之後叫了阿姨來把房間整理清掃一遍,他把行李放好之後看今天是星期五,開了車去阮媛的學校門口,想去接她放學。


他的車是名車,很多路過的人都會忍不住回頭看一眼,沈煜突然覺得這樣是不是太招搖了,但是他真的很想見她。


看了一下手表,阮媛星期五下午沒有課,現在應該是下課的時候,但是沈煜等了很久都沒有看見心心念念的那一抹身影。


他等了快二十分鍾,校門口的人越來越少,沈煜覺得自己應該打個電話給阮媛的,但是剛想去拿手機,就看見她手裏抱著書,和旁邊一個個子很高而且很清瘦的男生一起從學校裏走出來。


那個男生看阮媛的眼神,沈煜再熟悉不過了。


就好像那時候的自己,眷戀,癡迷。


但是阮媛倒是沒有去看身邊的這位男生,她唇角掛著的是很禮貌的笑,也沒有和這位男生走的太近。


到校門口他們停下來,好像說了一些什麽話,男生還有些意猶未盡,但是也還是說了再見。


阮媛向公交站台走去,而男生則是過了馬路。


沈煜下車,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給阮媛打了電話,然後大步朝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