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感覺渾身暖一下,冷一下,後腦勺也痛。


阮媛還是撐著站起來燒了一壺水,找了點藥吃又去洗了個澡然後把頭發吹幹,感覺全身都酸軟無力。


早上六點半。


阮媛把燈全都關掉,從衣櫃裏找了一套很厚的睡衣穿上,抱著自己的水杯輕輕吹氣,感覺涼了一點就加了些蜂蜜進去。


阮媛其實算得上是比較會照顧自己了,她會選擇把自己的生活過的精致一些,但是現在看著空空如也的房間,她感覺像是少了些什麽。


突然對做飯這種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如果是平常的話阮媛可能會給自己煮一鍋粥,或者是下一點麵條或者是米粉,但是現在,一點心情都沒有。


感覺好冷,四周的冷意像是要灌入她全身。


最後還是懶得動彈,阮媛點了一份外賣,她躺在床上,多拿了兩個枕頭墊著,突然想起了一句話:關愛孤寡老人。


她吸了吸鼻子,點完外賣後才點開了微信,那裏一長串的都是沈煜給她留的言。


“媛媛,我錯了。”


“我真的錯了。”


“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知道我說話欠考慮了,也許是我缺乏自信,我真的不想讓你難過。”


“我要怎麽才能贖罪啊。”


“要不你打我一頓好不好。”


“你連眼淚也不讓我擦了,是討厭我了嗎?”


“看見你哭我感覺我的心也在痛。”


“好想抱抱你。”


然後是一張夜景照,似乎是c市的上空,阮媛還能看見那條江。


他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沈煜給她放煙花的那一條江。


“我回b市了,你現在可能已經睡著了。”


“希望你不要把我的話放在心上,能睡個好覺。”


“晚安。”


然後是一個小時之後的消息。


“我現在已經在b市沈家,安好。”


“會順利解決的,就和你說的那樣,這隻是一場輿論,回去我和你好好解釋,這幾天要好好吃飯,明天你應該上學了,天氣好像會變冷,多穿點衣服。”


阮媛看完微信,感覺眼眶有點濕潤。


他這麽低三下四的,而且還不忘要去給她解決麻煩,阮媛覺得自己真的好過分啊。


她應該是做錯了吧。


可是現在要怎麽說啊,我不該發脾氣?對不起?你沒說錯?


感覺都好蠢,阮媛把手機一放整個人又處於神遊模式……


外賣很快就到了,阮媛叫外賣小哥把東西放在門口,然後她打了一個電話給沈煜。


沒有接。


再打。


沒接。


她去門口拿了外賣之後,又播了一個,還是沒接。


這麽忙嘛……


阮媛咬咬唇,腦子裏因為感冒更是一團亂麻。


她把外賣盒打開,點了一碗餛飩,拿了勺子開始吃。


哪怕喉嚨吞咽得再痛,東西還是要吃的,不管怎麽說,要對自己負責。


昨天晚上確實是太累,一躺著就睡著了,但是這也怪不著誰。


阮媛一邊看手機,一邊吃餛飩,她發現rs集團居然上了熱搜。


還是昨天那樣子,顏小楓的家人拉了橫幅,橫幅上麵的很大的幾個字:“請你們放過我的孩子吧!”


被一些媒體畫蛇添足,說成了是rs集團仗著自己財大氣粗,肯定是動了一些什麽手腳,要不然僅僅是沈煜被打了一下,就坐十五年的牢,這未免也太狠了一點。


那條新聞的微博評論現在已經有五萬條之多,態度各異,有人說rs集團莫不是暗地裏做了什麽,要不然人家家長為什麽會說讓他們放過自己的孩子?這個孩子不就是顏小楓嗎?


也有人說,他打人本來就不對啊,他家人這麽鬧肯定是有什麽目的的吧,而且為什麽還要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再來鬧呢?


阮媛感覺自己昨天是沒有摸清楚情況,這些吃瓜群眾也沒有搞明白顏小楓為什麽會有這十五年。


而沈煜是知道的,阮媛做了什麽他都看在眼裏,而且從來也都沒有製止過。


阮媛總覺得這裏麵有些蹊蹺,按道理來說顏小楓的老家其實離s市算是比較遠的,他的家人又是怎麽悄無聲息突然閃現到了b市去的呢?


嘴裏原本味道鮮美的餛飩慢慢失去了味道,阮媛抓了抓頭發,像是想起什麽,把電話撥給了某個人。


沈煜回到b市之後,直接被“三堂會審”了。


一個是他爹,一個是他媽,還有一個他哥,都一臉嚴肅的看著他。


這一夜的沈家注定不安寧,沈父隻知道沈煜談了個女朋友,但是卻不知道他這個女朋友是什麽身份,沈賀也沒有和他們說過。


現在沈煜因為這個女朋友住了半個月的醫院,而且還因為一個事不關己的人讓沈家白白蒙羞,沈父豈會願意。


沈賀這兩天精神顯然也不是很好,他的唇崩成一條線,顯然是不願意說太多。


沈母看著這詭異的氣氛,她其實很多年都沒有這麽晚睡過了,隻是看沈父現在這麽生氣,他就算是想睡也難得睡著。


沈煜倒是不慌不忙,一開口就解釋道:“具體的事情我都已經清楚了,顏小楓的家人前來鬧事,他們背後也許有人在資助他們,目的不清楚,但是這是我的第一直覺。但是在這之前,首先顏小楓的罪是法院定的,和我和我女朋友沒有關係,其二,不止是我一個人起訴,他在打傷我之前,猥褻少女,強迫別人與他發生關係,這些事都被他之前的經紀公司遮下了,現在隻是把一切水落石出大白於天下,判他十五年算可以的了,現在有心的媒體隻看見了他打我這一條,而沒有看見他犯下的其他罪行,這足以證明有人捕風捉影,想故意借這一次鬧事來讓rs名聲難看的。”


他邏輯一直都很清楚,沈父抬眼看著他,很是恨鐵不成鋼的歎了一聲:“談了個女朋友也這麽不省心,你哥哥結婚十年都沒有一個孩子,你們是生怕我和你媽活的不夠長是嗎?”


沈賀和沈煜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睛裏看到了疑問。


沈父其實已經離開rs集團很久了,剛剛沈煜的解釋足夠清晰,沈父當然也十分會判斷形勢,抬手揉了揉額頭,歎息一聲,站起來繼續道:“行,你們年輕人的天下,是我瞎操心了。”


沈母看了看這倆兄弟,然後走到沈煜麵前問他:“女朋友長什麽樣啊,給媽看看?”


沈煜討好的笑笑:“媽,您先去睡吧,這麽晚了明天醒來肯定會不舒服的,明天我給您看。”


他雙手輕輕落在沈母的肩膀上,沈母點點頭準備回屋睡覺。


家裏的傭人們也都被沈賀叫散,他點了一根煙,放在嘴裏輕輕吐納,看著沈煜:“真有你說的那麽簡單?”


沈煜坐下來,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他看著沈賀,眸色陰沉:“不止,這件事是阮媛為了給我出氣,動用了她姨父的關係,顏小楓家人估計以為是我們幹的,所以上這來搞事了。”


沈賀沒忍住笑了一聲:“行啊,咱沈家這是攀上高枝兒了,這小妹妹居然願意為這麽小一件事去請她姨父啊。”


沈煜卻一點都笑不出來,現在他還牽掛著阮媛,但是卻不好說不出來。


沈煜歎息一聲:“現在先要安撫好顏小楓的家人,告訴他們事實,而且要和他們說,他們有什麽要求我們都會盡量達到,然後讓他們說出背後的人,我總覺得這裏麵很蹊蹺,顏小楓是在s市收押的,他們為什麽不去s市反而直接悄無聲息的來到了b市。”


沈賀手上的煙已經快燃燒到了盡頭,把煙蒂扔到煙灰缸裏,他道:“他的家人現在已經被我手下的人送到酒店去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好好和他們談一下,如果到時候真要做一些髒事,就讓陸長淵來。”


眼睫一顫,沈煜問:“長淵哥肯麽。”


沈賀笑了笑,“他最近心情不好,正好需要發泄呢。”


沈賀和陸長淵是那麽好的兄弟,兄弟有難他不會坐視不理的。


他們聊了很多,一致認為現在應該先弄清楚顏小楓的家人來b市的目的究竟是什麽,他們如果是為了讓顏小楓減刑,那他們可以把顏小楓的判決書給他們看,如果是來討要說法,那也沒什麽好說的,顏小楓故意傷人,沈煜有權利追究責任,如果是要錢,那麽一切也都可以協商。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給rs集團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沈賀這兩天原本就已經焦頭爛額的了,現在出了這檔子事,他幹脆直接扔給沈煜:“這件事你先去解決,解決不了了再來找我。”


沈煜知道沈賀最近正因為祝珺蘭的事情煩得不行,也沒說什麽,點頭道好。


第56章


阮媛給沈煜打電話的時候沈煜把手機開了靜音, 那時候他正在和顏小楓的家人坐在一起談事情。


顏小楓的家人都是從農村來的, 一大家子人, 什麽大姑大舅都過來了,足足十幾口, 看起來架勢都非常大。


坐在酒店內一處比較大的會客室, 沈煜身後隻站了一個保鏢, 但是氣場也算強了。


那裏麵有一個女人,看起來比較年輕, 看見沈煜之後小聲嘀咕了一句, 沈煜沒有聽清楚她在說什麽。


沈煜剛問了一句, 他們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說的也都是方言,聽的沈煜頭都大了。


他沒有辦法隻能請顏小楓的父母單獨去房間內聊聊, 沈煜笑得很溫和, 他看著眼前兩位臉上滿是皺紋,皮膚還十分黝黑的叔叔阿姨, 就知道他們是那種非常辛勤勞動的農民了。


助理上了兩杯茶,站在沈煜身後,也笑得很有禮。


b市今日的天氣其實也是一般,總看得人心裏感覺有些沉悶。


沈煜穿著一套西裝, 但是卻沒有打領帶, 他想讓自己看起來盡量親和一點。


畢竟現在是過來談判的,太咄咄逼人並沒有什麽好處。


“叔叔阿姨,我是rs集團負責人的弟弟, 我叫沈煜,你們有什麽事情都可以和我說。”


沈煜很有禮貌,也沒有擺什麽架子,顏小楓的父母點點頭,他母親歎了一口氣,而顏小楓的父親則是一直都皺著眉頭,愁緒都已經擺在了臉上。


沈煜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大,他問:“你們這次來b市,是有什麽事情想做嗎?”


嚴康低下頭,臉上的表情很是糾結。


“我隻想讓我的兒子能不坐牢,他是我們全家的希望,這次如果不是他二姨,我還不知道曉峰已經進局子了。”


這些話說得磕磕絆絆,還帶著些鄉音,但是沈煜還是認真著神色在仔細聽,他聽到嚴康說到“二姨”,又問:“是顏小楓的二姨嗎?她讓你們來b市找我們的?”


嚴康點頭,“他二姨說,要見你們這些人很困難,一定要把事情鬧大你們才會重視,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確實是和你們公司門口那個小妹妹說了很久,她說要預約,要預約,我也不懂什麽意思,就聽她二姨的,在你們公司門口,這樣,拉了下橫幅,你們果然就來見我了。”


沈煜轉頭看了一下助理,這位助理還是之前和他一起去s市的那位,他尷尬的笑笑,表示這事他也不清楚啊。


“叔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讓您預約這件事情是我們的前台工作人員做的不對,現在您是希望您的兒子能夠不坐牢是嗎?”


嚴康聽到這句話,眼睛一亮,連忙點頭道:“是的!”


沈煜的臉上是遺憾的微笑:“叔叔,有一件事我要和您說清楚,顏小楓並不隻是因為打了人,所以要坐十五年的牢,還有一係列其他的罪名,法院怎麽判定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但是法院出具的判決書,我們這裏有複印件,您可以看一看。”


沈煜剛剛說完,助理就把幾張紙擺在了這兩位的麵前,嚴康根本就沒有去看那張紙,他的手在桌子下緊握著,道:“我不認識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