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不知道你原來會唱歌,不過你聲音這麽甜,唱歌也一定很好聽,什麽時候秀一下?”


阮媛看了一眼薛靈筠,薛靈筠縮頭笑笑。


她坐下來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現在唱歌都跑調。”


沈煜的手機此時響起,他笑著指了指,阮媛和薛靈筠都很明白的沒再說話。


沈煜接通電話之後,表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淡了下去,但是唇角還掛著一點笑。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等我回去你再和我細說,我現在在外麵吃飯。”


沈煜把手機放回桌子上,又恢複了剛剛的笑容,阮媛對什麽事都很敏感,問:“發生什麽了?”


薛靈筠顯然也感覺到了不正常,手不自然的慢慢握緊。


沈煜也知道自己想瞞也是瞞不住的,頓了兩秒,才對阮媛道:“顏小楓的家人鬧事,掛橫幅,直接去了b市rs總部討要說法,被有心的媒體看見了,拍了很多照片大肆宣揚,我可能要回一趟b市,你在c市好好上學。”


第54章


把薛靈筠安全送到家, 阮媛朝她揮手告別, 這一路上薛靈筠沒好意思問為什麽顏小楓的家人會突然就鬧事, 沈煜顯然也是有些沉重的模樣。


原本阮媛和薛靈筠一直坐在後座,和她說了再見後, 看見薛靈筠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阮媛打開車門上了前座。


她側過頭去看沈煜, 問他:“是你哥哥打電話和你說的嗎?”


沈煜原本一直看著窗外,聽到阮媛在和他說話, 他轉過頭, 對她笑了一下:“不是, 是我哥身邊的助理打電話悄悄告訴我的, 估計我哥現在很忙。”


rs集團很多年都沒有出過醜聞了,規規矩矩做生意, 除了他劍走偏鋒去打了電競, 其實沈家人一直都比較低調。


顏小楓數罪並罰,十五年的有期徒刑, 他現在才二十出頭,如果真的坐牢坐滿了這十五年,到時候怕是已經廢了。


想到這裏,沈煜看了一眼阮媛。


那眼神裏的意味包含了不少。


他其實是沒有想到阮媛能夠這麽狠的, 如果是他的話就算追究起來, 頂多也就是讓顏小楓坐幾年牢,他若是安分守己不惹事端的話,那自己當然也沒有必要再計較。


可是當阮媛一插手進來, 很多事情突然就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她毫不留情,一出手就讓顏小楓直接蹲十五年,而她身後的那位大佛,似乎沒有人能夠撼動。


現在因為沈煜當時和阮媛在一起,而rs又樹大招風,所以顏小楓的家人找上了rs集團。


“我給你惹麻煩了。”阮媛歎息一聲,當她聽到沈煜把這件事說了之後,她的心瞬間就“咯噔”一下,覺得大事不妙。


那時候她隻是想報複顏小楓,不想讓他那麽囂張得意。


沈煜痛苦的神色,和她每次給沈煜上藥時,看見他背上那一長條的淤紫,心裏都會止不住的難過,和越發痛恨顏小楓。


自己於顏小楓而言明明隻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路人而已,有時候她甚至都懷疑顏小楓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要不然他為什麽會那麽極端?


沈煜搖搖頭,他起身輕輕抱住阮媛,道:“都會解決的,這件事和我也脫不了關係,如果不是我那個時候把人逼的太緊,他也不會做出那麽極端的舉動,我知道你是因為在乎我所以沒有把握好尺度,我也知道你是想保護我,沒事的,不要想太多了。”


阮媛在他懷裏點點頭,顯然非常自責。


一切都是因為她,如果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就好了,哪怕是沒有和沈煜在一起,沈煜也不會因為這些事而煩心。


係好安全帶後沈煜發動車子,在路上阮媛接了一個電話。


“喂,嗯,我現在有空,您說吧。”


阮媛心情原本也不太好,聽到那邊說的話之後更是忍不住直接沉了臉色,沈煜正在等紅燈,他輕輕側頭去看阮媛,他的眉不自然的皺了皺。


阮媛的臉色可以說是非常不好,她歪著頭笑了一聲,那笑容在夜色的襯托下看起來有些可怖:“高叔叔,您別這麽說呀,人是你們s市公安局抓的,罪是人民法院判的,就算是二審上訴也減了他五年不是,都已經是塵埃落定的事您來問我做什麽呀?該說什麽該做什麽也不是我一個小輩能教您的啊?”


沈煜的手指不自然的敲打著方向盤,綠燈亮起,他繼續開車,耳畔的聲音也緩緩傳來。


“這隻是一場輿論而已,現在他父母在b市呢,而且他的罪已經定了,那幾個少女也沉冤得雪,難道您覺得把一個社會蛀蟲抓到牢裏去是一件錯誤的事情嗎?這隻是一場再普通不過的案子了,火不會燒到s市去的,您放心睡覺吧,我這邊還有些事。”


沈煜抿抿唇,他之前聽過助理說阮媛做事如何可怕之類的,那懼怕的模樣,讓他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時候他還沒怎麽在意,現在親自體驗一下,他也有些止不住的額角冒汗。


他才開始真正明白皇親國戚的貴重,他以前應該從來沒有真正認識過阮媛。


以為她隻是一個喜歡打遊戲,飯做的好,聲音甜笑起來也迷人的軟妹,現在看來,除了這些,她真正濃重的底色,怕是還沒有顯現出來。


阮媛把手機收好,臉上的表情有些失落與難過。


她好像把事情都搞砸了,現在不僅牽連到了rs集團,還可能會給姨父沾上汙點。


“我能和你一起去b市嗎?”她雖然非常抗拒那裏,但是現在事情似乎鬧的有些大,她如果不回去,讓沈煜一個人獨自解決,她會良心不安。


沈煜在心裏考慮了一下,才道:“你留著,好好上課,期中考試考好一點,到時候我能和別人說我找了一個學霸女朋友。”


阮媛知道他這是在轉移話題了,而且還不想讓氣氛太沉重。


她突然好想哭,阮媛這輩子好像都不是很幸運,可是直到遇上沈煜之後,她還是覺得怎麽這麽大一個好事就砸在自己頭上了呢。


“可是全部都是因為我。如果你沒有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就沒有這麽多事了。”


阮媛低著頭,這是她此時最真實的想法,不知道為什麽就這樣說出來了。


剛剛還很強勢的和電話那頭的人說話,現在瞬間就變成了這樣一副溫軟的小女生的樣子,沈煜的心簡直都要軟成了一灘水,但是聽到她這句話,卻又好像有什麽刺紮在了自己心裏一樣。


車子停在地下停車庫,沈煜猶豫了很久,終於還是問了一句,“阮媛,你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嗎?”


阮媛手指動了一下,她側頭過去,抬眼問:“你這是什麽意思?”


沈煜沒有轉頭去看她,他的側臉在光影的投射下顯得十分俊朗,但是阮媛沒有心情去欣賞,她隻是覺得沈煜似乎話裏有話。


“有的時候我總是會產生一種不真實感,你對我的好,似乎不像是愛情,更多的像是對我的愧疚,亦或者是不想虧欠我什麽。”


阮媛感覺自己的喉嚨像是被什麽東西堵住了,那一股酸脹的感覺簡直令人無比痛苦。


她勉強開口:“啊,你是這樣覺得的麽。”


她想讓自己現在看起來若無其事,但是不知道為什麽,一股委屈感驟然升起。


“我隻是覺得,你總是說‘如果我們兩個沒有在一起’這樣的話,很傷人。”沈煜拔下車鑰匙,車廂裏突然萬分沉默,他轉頭去看阮媛,在那一瞬間看見她眼角滑下一滴淚。


阮媛今晚原本聽到沈煜說顏小楓鬧事的時候心裏就已經很不這麽舒服了,再加上這一路的自責,沈煜的話就好像是一根引子,瞬間點炸了阮媛內心裏那根敏感的神經。


她低下頭擦掉留下來的眼淚,唇角綻出一個微笑,但是眼底卻還是淚汪汪的,鼻子也有些紅:“對不起,我以後不會說了。如果你覺得我對你好,是因為愧疚的話,那我以後就不對你好了嘛,沒事的。”


沈煜覺得有些很怪異的感覺,他覺得自己是不是表述錯誤了,要不然她現在為什麽會是這樣的反應。


阮媛的淚根本止不住,她擦了又擦,抬眼瞪了一眼沈煜,吸了吸鼻子:“我媽以前說,要給喜歡的人做飯,所以我小時候回家,每天都有很好吃的飯等著我,後來慢慢的,爸爸不回家了,媽媽也不做飯了,那時候我就應該明白,他們已經回不去了。”


沈煜有些慌張,想去給阮媛擦眼淚,但是卻被她一把推開了,她繼續說:“你如果不喜歡的話,我以後就不做了吧,你既然覺得我對你是虧欠,是愧疚,是沒有愛的,那我也確實沒有必要再做那些讓你感覺不到我的愛的舉動了,早點睡吧,我先上去了。”


說完她就推開了車門,小跑著一邊擦眼淚一邊上電梯,留下風中淩亂的沈煜。


他發現一個問題。


他好像把自己玩脫了。


沈煜連忙下車想去追阮媛,但是就在剛剛那一瞬間她不知道跑到哪個樓梯口去了。


他仔細看了一下,還是決定先給阮媛打電話,但是阮媛就是不接,他幹脆跑到阮媛家去敲門。


但是敲了很久那邊都沒有開門。


沈煜扶額,顯然是後悔萬分。


阮媛是一個很敏感的人,他哪會不喜歡她對自己好啊,隻是今晚出了這樣的事,他一時也無法冷靜。


他又敲了敲門:“媛媛,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是我的錯啊,我以後不會再說那種話了。”


還是沒有反應,手上的電話再次響起,他以為是阮媛打過來的,看都沒看就接了,結果那邊卻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抓緊時間回來,我們這裏需要了解一些事情才好解決顏小楓家裏人的事。”


是沈賀。


沈煜“嗯”了一聲,“你要不叫私人飛機來接我,我這裏晚上可能訂不到立馬回去的機票。”


“ok。”


沈賀那邊瞬間掛掉了電話,沈煜現在心裏一團亂麻。


他會盡快解決完事情之後回來的,現在隻希望阮媛能稍微聽一聽他的話,他真的不是有意想讓她傷心的。


他轉身去乘電梯,下樓回家,在微信上留了言。


而阮媛此時才剛剛從另一個電梯上樓。


她剛剛走錯電梯了,然後去了另一棟,沈煜的電話她也確實不想接,現在她還難過著呢,等下萬一聽到沈煜的聲音自己怕是又要哭。


回到家打開燈,阮媛去洗了一把臉。


感覺自己好像是有些任性了,這種時候不應該和他鬧別扭的啊。


難過的要命,阮媛“哇”的一聲,“談戀愛好麻煩呀!”


第55章


真的感覺心好累, 阮媛把手機扔在一邊沒有再去看, 她整個人趴在床上閉著眼睛, 大腦一片空白。


迷迷糊糊感覺就這樣睡過去了,手機屏幕就沒有暗下去過, 沈煜好像一直都在給她發消息。


也許是剛剛哭了那一下, 阮媛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在下沉, 告訴自己要起來,要刷牙洗臉, 才能睡, 但是眼皮實在是太沉重, 一閉上就不想睜開了, 她就這樣徹底睡過去了。


反正再醒來的時候,阮媛打了一個噴嚏。


她吸了吸鼻子, 抬頭看了一眼, 天已經半亮了,外麵好像還下著朦朧的雨。


阮媛翻了一個身, 隻感覺自己的脖子酸疼無比,喉嚨也痛的要命。


好不容易坐起來,阮媛把外套脫掉之後又重新躺下,把被子扯過來蓋住自己, 阮媛想拿手機看看幾點鍾了, 但是怎麽摁也不亮。


應該是沒有電了吧。


阮媛又坐起身去把手機充上電,然後重新躺回床上。


按照目前這個情況來看,她應該是感冒了。


晚上睡覺沒蓋被子, 一不留神就著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