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煜隻知道突然有一天,沈賀就帶了一個很漂亮的姐姐回家,還和爸媽說要娶她回家。


一開始沈父沈母還有些不同意,後來見沈賀實在喜歡,隻能點頭同意了。


祝珺蘭非常漂亮,十八歲的時候她已經美得動人,經過時間的沉澱她越發成熟,一舉一動都十分讓人惦念。


“那時候你還小,後來又去打職業,我的事情你不知道也正常的。”


沈煜看得出沈賀對祝珺蘭的不舍,他說:“想開一點吧,也許等她忙過這一陣,你們再好好坐下來聊聊。”


沈賀搖頭,他突然笑了一聲:“她說她要和我離婚。”


沈煜原本以為隻是雙方到了沒有新鮮感的臨界點,但是卻沒想到他這位嫂子做事居然這麽決絕,就直接提了離婚?


沈賀繼續說道:“我以為她隻是和我開玩笑,隻是想讓我多哄哄她,但是後來我發現,她是真的,要和我離婚。”


“沒有理由嗎?如果就這樣貿然離婚的話,對誰都不好啊。”


確實是如沈煜所說,如果沈賀和祝珺蘭離婚,沈賀的形象會大打折扣,他的公信力會變得不如以前,而祝珺蘭也得不到什麽好處。


畢竟這麽多年是因為沈賀,她才有了今天在娛樂圈這樣的地位。


沈賀冷笑了一聲:“我這麽多年都沒有怎麽踏足過娛樂圈,都是叫手底下的人去管,為了保護你嫂子,那個圈子裏誰有什麽把柄,黑料,我手上基本都有,但是有一天你知道我在我手下的電腦裏看見了什麽?”


沈煜雖然很不想問,但是本能的驅使他還是問了一句:“什麽?”


“你嫂子去泰國拍戲取景,她和一個當紅一線小鮮肉的開房記錄,以及在海灘旁邊嬉鬧,還有晚上一起進入一個房間兩小時的錄像帶。”


沈煜簡直不敢相信,沈賀居然能這麽淡定的把他被綠這件事雲淡風輕的說出來。


沒想到這樣沈賀居然還能忍,沈煜感覺自己應該是聽了不該聽的,一個這麽大的驚天猛料炸在他麵前,他的心髒有些負荷不了。


“我還想給她機會的,可是她一口咬定,說就是沒感覺了,這樣的婚姻對她來說如同墳墓,我從來就沒有愛過她,也不關心她,也不在乎她。”


沈煜明白了。


沈賀隻是心軟,他現在也許還在糾結到底應不應該拆穿祝珺蘭的謊言。


他想挽回,哪怕是一頂這麽大的帽子扣在他頭上,他也裝作沒有看到,還是想盡辦法對祝珺蘭好一點,希望她能夠回心轉意。


可是沒有,她現在已經鐵了心要離婚了。


沈賀這麽多年縱橫商場,手段冷硬,強勢。


唯一能夠與他相抗衡的也許就隻有陸長淵了。


但是他們是多年好友,而且主要涉足的領域都不一樣,可以說是井水不犯河水。


離婚對沈賀來說雖然會損失一些東西,但是對一個男人來說,知道自己被綠了之後還主動挽留,這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你是我哥,我永遠支持你。”沈煜知道沈賀隻是需要一個傾訴的渠道。


他站在頂端太久,每天就是對手底下的人發號施令,告訴他們該怎麽做,在他們眼裏沈賀好像就是萬能的。


但是他的背後有多少辛酸,又有誰人能知。


把這些事說出來之後沈賀心裏好像也輕鬆了一些,他點點頭,心裏很是感動。


在這種時候能夠安慰自己的果然隻有家人了。


“小煜,以後不要犯我現在犯下的錯。”


作者有話要說:  很心疼哥哥,我感覺我對搶藍裏麵的配角似乎都不是很友好,見不得他們好過(捂臉大哭)


第52章


沈賀有錯嗎?


錯的是不懂如何表達, 讓自己的妻子像渴望自由的鳥兒一樣在手中生生飛走。


錯的是他以為結婚就是永遠。


他把自己的重心都放在事業上, 用沈家為她做鋪路石, 讓她在娛樂圈順風順水,可是這樣他好像也錯了。


沈煜把一切聽完之後笑著搖搖頭, 他不是沈賀, 也不是祝珺蘭。


他和阮媛的開始, 源自一場巧妙的緣分,與一場難忘的初見。


他不會輕易放手, 他也相信阮媛不是隨隨便便變心的人。


雖然自己在她心裏, 現在可能還不是那麽的重要。


盡管他們現在已經是男女朋友。


但是沈煜還是會不斷努力, 讓自己能夠更加的走進阮媛的心裏, 讓她相信自己,是可以給她帶來幸福的。


“哥, 你不要這樣說, 你才三十五歲,不算老, 就算是犯錯也還有改正的機會。而且這件事,我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說,也許一開始嫂子是怪你不夠關心和愛護她,但是這麽多年, 你以前為了嫂子和爸媽吵架, 我也是都看在眼裏的,你娶她其實是廢了一番功夫,但是爸媽還是為了你的感受, 妥協了。”


沈賀看著沈煜,顯然是很認真的在聽。


沈煜笑了笑,眼中的精光閃了一下:“可能我不應該當這個狗頭軍師,但是哥,我知道你現在在猶豫。”


按照沈賀的性格,他如果出手的話那必定不會給人留活路。


祝珺蘭現在應該是已經觸碰到了沈賀的底線,但是沈賀顧念舊情,所以才有今晚如此愁苦而糾結的他。


“挽回拉不回一個女人的心,既然如此那就好聚好散,婚內出軌不是說她在等你挽留,而是已經鐵了心要紅杏出牆,離婚對哥來說是留住現在僅有的一點麵子。她不敢和你說那些事也是因為害怕你的報複,那你就幹脆裝作什麽都不知道,爽快一點,放彼此一條生路,她出軌的那些證據哥最好也不要扔掉,雖然留著心裏是很不舒服,但是……娛樂圈就是這樣,留一點底牌怕她反咬。”


沈煜其實對他這個嫂子也不算很熟悉,在家裏基本就沒有看見過幾次,更別說什麽感情了。


更多的是沈賀出差,祝珺蘭的戲就在哪裏拍。


在外界看起來就是一對神仙眷侶。


沈賀閉了下眼睛,沈煜現在說的這種辦法確實目前來說是最好的,他其實也累了,真的不想在三十多歲再為了愛情去忙碌。


而且這麽多年祝珺蘭都沒有為他們家做過什麽,雖然不需要侍奉公婆,家裏的傭人也不是站著吃白飯的,但是這幾年過年的時候她都說自己在劇組,沒時間回家。


沈賀已經不知道為祝珺蘭說過多少次好話了,這樣的日子,今年也許確實可以結束了。


“小煜,你……比我成熟很多。”


沈賀原本想把祝珺蘭弄臭,把她的那個小鮮肉也一起封殺,不要講什麽情分,這種東西在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時候已經蕩然無存了。


但是仔細一想,這樣不僅他沈家會被人笑話,祝珺蘭怕也是會恨死他。


沈煜又給沈賀倒了一杯水,輕輕笑了笑:“早點睡吧,我可能在自己的愛情裏,做不到像剛剛給你出主意那時候的冷靜。”


如果阮媛真的喜歡上了別的男人,沈煜想自己怕是會瘋掉。


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她一個防備心這麽強的女孩子,別的男人也沒有機會。


沈賀站起來,拿起自己的領帶和西裝外套,把沈煜倒給他倒的那一杯水喝完,轉身去了客房。


沈煜知道沈賀現在是沒什麽事了,應該還會難過一陣子,但是長痛不如短痛,他向來是一個幹淨利落的人,沈煜是懂沈賀的。


把杯子洗幹淨收好,沈煜把客廳的燈關掉,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


他盯著阮媛住著的那一棟,一直都沒有移開過眼睛。


.


第二天早上起來,玄關處沈賀的鞋子已經不見了。


就連他昨晚住過的客房也被收拾的幹幹淨淨,被子鋪好,枕頭放好,就好像根本沒有來過一樣。


他給沈賀發了一條微信,讓他不要想那麽多,回到b市記得報平安。


沈賀那邊立馬回了“好”。


同時阮媛的微信也發過來,她問他今晚要不要直播,她同學想約著他一起吃一頓飯,就三個人。


沈煜有些激動,這已經開始向朋友介紹自己了嗎,那肯定不能給阮媛丟人啊。


c市的氣溫又有了一點回暖的意思,沈煜簡直都不知道怎麽穿衣服。


他很雞賊的和阮媛打了視頻通話。


阮媛的頭發散著,顯然她剛剛才洗完臉,皮膚光滑白皙,她正在廚房裏給自己煮早餐。


沈煜打開自己的衣櫃,一排排的,各種顏色都有,他問:“我今晚穿哪件?”


阮媛撇了一眼,把火關掉,把鍋子裏的寬米粉撈出來,放了兩個碗。


“你吃早飯了嗎?”


沈煜把鏡頭拉向自己,搖頭道:“沒有。”


“那現在給你五分鍾,來我家吃早飯喔,吃完我去你家幫你選。”


這個建議顯然非常好,沈煜隨便套了一件衛衣,出門前感覺自己頭發太亂,拿個帽子戴上就出門了。


阮媛把煮好的寬米粉調好味,燙了幾根萵苣葉,然後把自己前兩天鹵的牛肉拿出來用熱水洗了一下,切成片之後擺好。


剛弄完門鈴就響了,阮媛把兩個碗放在餐桌上,她趕緊去開門,就看見站在外麵看起來像個大學生一樣的沈煜。


簡直嫩的可以掐出水來啊,他皮膚又白。


阮媛看他把自己的帽子摘下來,頭發看著是還沒有打理的樣子,一縷呆毛直接衝天般的立起來,阮媛當場就笑了。


沈煜還沒看懂她為什麽笑,知道自己頭發很亂,但是也顧不著什麽形象了,拉著阮媛先來了個早安吻。


阮媛笑著拉住他的手,把他帶到鏡子麵前,然後抬手戳了戳他那一縷呆毛。


她笑得很甜,沈煜的心情也被她的笑容帶的高興了一點。


原本昨日還沉靜在沈賀感情失敗的惋惜中,心裏有一些害怕和彷徨,但是現在他好似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目標。


阮媛見沈煜呆著,幹脆自己伸手去整理沈煜的頭發,她仰著頭看自己的角度,那麽近,真是很美。


沈煜的頭發隨便撥兩下其實就有型了,阮媛看著自己的“傑作”,很是滿意,垂眼就看見沈煜盯著自己,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她伸手在他眼前揮揮:“去吃早餐啦,等下粉都粘在一起了。”


沈煜被她牽著手走到餐廳前,阮媛洗了兩雙筷子,遞給沈煜一雙。


然後拿了一瓶老幹媽,倒了一些,開始呼呼吃起來。


沈煜從她碗裏夾了一點,阮媛目不轉睛,仿佛她現在的敵人就是眼前這一碗粉,而她的目的就是要消滅它。


她吃東西的時候非常認真,像小鬆鼠一樣瘋狂吸入,但是給人的感覺又很秀氣,而且好看。


沈煜知道自己中了名為“阮媛”的毒,但是他不想解開,心甘情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