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他不直播也有收入,但是他更多的是把直播當成自己的一種興趣和愛好,能和粉絲保持一種聯係,不辜負他們。


這一路上堵了很久的車,沈煜吃上飯已經是晚上七點了,他還在那裏笑著調侃:“這下午飯和晚飯一起吃,光哥,我又給你省了一筆錢啊。”


“少貧,等下我帶你去酒店,這幾天你好好休息,決賽等著你。”言光溪顯然心情很好,語氣一直都很輕鬆。


沈煜也餓了,他原本好好吃著飯,聽言光溪這口氣,夾了一筷子菜放碗裏,“看來我們賽區這一回很有希望啊。”


沈煜最近都沒怎麽看比賽。


言光溪笑而不語,默默吃飯。


他倆吃完飯後言光溪帶沈煜去了酒店,沈煜放下行李箱,洗了個澡之後把頭發擦幹,好好睡了一覺。


之後幾天他也沒有離開酒店,他對b市太熟悉了,甚至怕一出門就遇見熟人,這多麽尷尬。


於是沈煜就在酒店裏和言光溪一起看著比賽,這兩天沒有需要言光溪解說的賽事,相比起那些職業解說,或者是沈煜這種職業選手來說,他都差的太遠了。


但是言光溪心態一直都很隨和,而且他和沈煜做了多少年的朋友,哪有因為自己朋友比自己強就嫉妒的道理。


lpl成功進入決賽,沈煜親臨解說席,看見自己曾經的隊友們在賽場認真比賽,沈煜心裏無不是自豪的,他們還在賽場上奮鬥,為了那份堅持,為了更高的目標。


和沈煜一起解說的還有另外兩個解說,他們是目前來講lpl最好的解說,詼諧幽默的解說使得很多人都不是因為比賽來看比賽,而是為了他們的解說來看比賽,人氣也是十分的高。


這倆在那裏說相聲,沈煜就適時的點評一下,預計一下之後的戰況,解答一下兩位解說提出的問題,倒也和睦。


四場比賽過去,lpl讓一追三拿下洲際賽冠軍,沈煜站在解說台鼓掌,兩個解說也是激動的有些熱淚盈眶。


冠軍就是這樣容易讓人心潮澎湃,至高無上的榮耀,隻有一個。


解說下台,剩下的就是頒獎了,沈煜準備去後台等著rs的成員們,卻在過道上突然看見了一塊牌子,他低身撿起那塊牌子,是一個已經斷掉了的工作證,工作證上的女孩眉清目秀,照片下麵寫著姓名阮媛,職位:實習生。


作者有話要說:  這一章沒有見上麵,下一章一定見上了!


希望小天使不要潛水鴨!日常求評論!親親=3=


第4章


沈煜剛撿起這個工作牌,就看見一個女孩子風風火火的往這邊跑來,好像是在尋找什麽東西一樣,沈煜側過頭看了看那女孩子的臉,再抬手看著自己手上的工作牌,連忙道:“你好,這個是你的嗎?”


阮媛聽見聲音立刻轉過頭,她臉頰側麵甚至還有汗水流下,她看看沈煜手上的工作牌,又看看沈煜,走近去看上麵的照片確認是自己的,阮媛鬆了一口氣。


她臉頰微紅,抬頭對這個好心人笑笑,眼睛看起來彎彎的,“謝謝你。”


忽如春風來。


阮媛笑起來很美,嘴角還有一個酒窩。


沈煜眼睫忽得顫了一下,好像有什麽東西突然從他的心口激蕩開來,有些癢,也有些麻。


這個女孩子的聲音很甜。


他見阮媛已經從他手裏把工作證拿走,於是收了手道:“恩,以後小心些。”


阮媛又說了一句謝謝,把斷掉的工作證上的繩子想辦法打了一個結,連忙戴上,趕緊從剛才來的地方又連忙跑回去。


沈煜轉身,唇角雖然一直掛著笑,但是眼神卻有些深邃。


他的腦海裏好像一直回放著那個笑容,經久不散。


言光溪一直在後台休息室等著沈煜,見沈煜一直不來於是自己出來尋找,看沈煜一個人在過道上笑得詭異,走過去問:“發什麽呆呢,一臉春色,那邊有采訪台有媒體要采訪你,快跟著我去。”


沈煜看著言光溪,拍了他一下,“你現在是成我私人助理了啊,這麽體貼。”


“滾。”言光溪打趣。


沈煜今天的形象也是後台化妝師好好整理了一番的,他原本隻穿了一件黑色襯衣和西裝褲,打了一條很正式的領帶,但是後台的小姐姐卻說不行。


於是乎三個解說一人一條花領帶,看起來確實青春些了。


言光熙把沈煜帶到這邊的采訪台,自己則去了另一邊,沈煜剛到采訪台,一抬眼又見到了剛剛那個掉了工作證的小姑娘。


不知道為何沈煜心底有點開心,也不知道這種開心源自於哪裏,有些怪異。


再看阮媛,她顯然已經把狀態調整好了,看見沈煜後臉上有驚訝,隨後立馬笑開,打了聲招呼,問可以開始采訪了嗎。


沈煜笑笑點頭道可以。


阮媛還是能夠還是很快反應過來的,按照一開始本子上就已經記錄好的一些問題開始采訪。


對於一些問題沈煜其實也是司空見慣,官問官答,並沒有很特別的,而阮媛平時不接觸這個圈子,所以也並不知道眼前的這個被采訪的男人究竟是什麽身份。


於是在問完之後,阮媛身後的攝像大叔關了攝影機,笑著對阮媛說:“這位職業選手我女兒特別喜歡,小阮,你幫我拍個照唄。”


然後又轉頭問沈煜:“你好,可以合個影嗎?”


沈煜自然是點頭,“可以的。”


阮媛剛剛收了話筒,這位大叔特別照顧她,沒有嫌棄她是實習生,反而指點了不少,聽見這位攝像大叔的話阮媛連忙點頭:“好的。”


他們能夠采訪的時間還剩下五分鍾,怎麽說也足夠了,阮媛拿過攝像大叔手機,那攝像大叔站在沈煜旁邊比了一個大拇指,臉上還掛著憨厚的笑容。


沈煜一直淺笑著,不得不說他現在這一副樣貌是特別令人動心的,攝像大叔照完相後手癮也上來了,對阮媛說,“俊男靚女看起來挺養眼的,你也過去照一張,好歹是第一次采訪,紀念一下。”


阮媛臉有些紅,那是第一次采訪後的緊張和青澀,她站在沈煜旁邊,嘴上道:“不好意思,今天讓你看笑話了。”


她指的是她掉工作牌的事情,沈煜自然是明白的,也並沒有太放在心上,想是新人,這些小錯誤偶爾發生也是常有的事。


她那個打了死結的工作牌還掛在脖子上,阮媛整理了一下頭發,然後才把手臂放好站直。


“沒事,新人實習生,很優秀。”沈煜的笑容好像比剛剛更加擴大了些,阮媛對著鏡頭也笑得很是燦爛。


攝像大叔照完相之後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把攝影器材慢慢收好:“我們這組的任務就算完成了,等下回去我教你怎麽剪視頻,你那邊的通稿也都盡快準備好,做好了就立馬發。”


“好的!”阮媛笑得很甜,沈煜在一旁看著,笑意收斂於眼底,阮媛對沈煜半鞠躬:“也謝謝您的誇獎,今後我會更加努力。”


攝像大叔搬著器材走了,還有一小箱輕一點的器材留給了阮媛,阮媛剛想離開,卻被沈煜叫住了。


“還有什麽事嗎?”阮媛轉身問眼神明亮,閃閃發光。


沈煜突然就忘記自己想說什麽了,像是陷入了她眼裏的漩渦。


她有很漂亮的一雙杏眼,眸色有些淺,但是卻很好看。


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沈煜反應過來後端著笑容道:“沒有,隻是聽見你是第一次采訪,沒有怯場,很厲害。”


雖然阮媛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在這個遊戲中究竟有多厲害多有名,但是她還是很感謝這種鼓勵與誇讚,無疑是讓她的自信又上了一層樓。


“也謝謝你今天幫我撿到工作證。”


後麵一家媒體已經搬東西準備過來了,阮媛趕緊拿了箱子打算離開,“那我就不打擾了。”


行業裏有規矩,來之前攝像大叔特地和阮媛說過,阮媛知道不能占用其他媒體的采訪時間,於是立馬就走了。


這在沈煜眼裏卻是有些像是避之不及的樣子,抬手撓了撓眉尾,原本是想加個微信要照片的,這下看來是全泡湯了。


阮媛提著東西上了車,那攝影大叔在車上笑著說:“誒我說小阮,你是真不認識剛剛那個采訪的沈煜啊。”


阮媛搖頭:“我平時生活中都不接觸英雄聯盟,還是謝謝李叔不嫌棄我是實習生,教我這麽多規矩。”


這小丫頭很會說話,嘴巴也甜,李飛還挺喜歡聽這種恭維話的,他笑著擺擺手,瞬間就忘了剛剛到底想和阮媛說什麽了,“沒事,新人嘛就要多提攜提攜,現在其他組的人都還沒回來,你抓緊時間起草通稿吧,我去背一箱水過來,等下他們采訪完肯定要喝水。”


阮媛看著李飛下了車,在心中感歎這大叔真的人超級好,非常會照顧人呢。


忙完一天的工作,阮媛和薛靈筠一起下班,和前輩們說了再見之後開始在b站的大街上慢慢走著。


不得不說在b市真的是快節奏,一到辦公室就開始加班加點的開始忙著,阮媛歎息一聲,揉了揉脖子。


薛靈筠手上拿著一杯奶茶,開始向阮媛吐槽著今天的工作,今天她和一個女前輩在一組,去跟著采訪這次來觀看洲際賽的觀眾們,她一句話都沒有說,卻是扛攝像機扛了一天,累得她腰酸背痛。


“我感覺這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薛靈筠吸了一口奶茶,嘴巴還吧唧吧唧的,她又問阮媛:“我看你和那位李大叔配合的很默契啊,今天你采訪誰了呀。”


二人白天沒說上一句話,現在華燈初上,b市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兩個女生也慢慢傾訴著自己著一天的工作。


“我今天其實丟了工作牌,不過幸好一個好心人幫我撿到了,之後我采訪的也是那個幫我撿到工作牌的人,很厲害,是個解說來著,叫沈煜。”


對於自己的采訪對象阮媛不可能是兩眼一抹黑就去采訪,自然也是要了解一些的,隻是她現在了解的還不是那麽的全麵而已。


薛靈筠就差當場尖叫了,她把口裏的奶茶咽下去,有些激動的抓住阮媛的手:“沈煜啊……大神啊!”


阮媛被她的動作有些嚇著了,薛靈筠連忙鬆開手,對她說:“我真的好後悔沒有分到你那一組啊,沈煜是誰,那是我男神啊!”


“你男神那麽多,我哪知道誰是誰啊……不過人確實很禮貌,應該很好相處吧。”


阮媛和薛靈筠走到一個公交站台上,薛靈筠還是有些激動,手裏的奶茶杯已經被她捏得變了形。


“lpl第一上單,rs戰隊股東,長相清俊,聲音磁性,不是男神是什麽!”薛靈筠把奶茶扔進垃圾桶,她現在已經沒有喝的心情了。


阮媛點點頭,似懂非懂的樣子,反正也就實習一星期,以後她應該是不會再和這個圈子接觸太多了。


“我以為他就是一個解說來著,沒想到是職業選手啊。”突然想起今天的合照還沒有問李大叔要來著。


薛靈筠想起自己手機裏那幾張沈煜的表情包就覺得好笑,“他已經退役啦,你可千萬別搜他以前打職業時候的照片啊,嚇哭你。”


“啊,為什麽啊。”此時公交車駛來,阮媛的問題被淹沒在風中。


在b市比起坐地鐵,其實阮媛更喜歡坐公交車,可以看見夜晚的景色,燈光斑駁,這個世界就在她的眼下,無比真實。


上車之後二人倒是沒怎麽再說話,像是都累了,占了位置之後就坐著一言不發,不過也不會感覺到尷尬,畢竟都想好好的休息一會兒。


到了站台下車後,她們倆其實還要走挺長的一段路程,二人幹脆就在路上把晚飯給解決了,走到小區再回到家已經是癱軟,薛靈筠趴在沙發上嚎叫了一聲:“好累啊!”


阮媛也癱著,道,“早點睡吧靈子,明天又是一場戰鬥。”


上班很忙,沒有停下來的時候,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在休息的時候好好補足精神。


b市的一處酒店內,沈煜看著手機上剛剛發過來的照片,唇角劃過一個得逞般的笑。


阮媛在照片裏的笑容也是格外陽光,看得人心生暖意。


第5章


實習的日子很快過去,薛靈筠是個會搞人際關係的,盡管這段時間那個女前輩對她百般刁難,她也還是把人請了過來。


在飯桌上,她端起一杯果汁,把這些天的事全部挑開:“我和阮媛這一次實習的機會來之不易,我知道諸位前輩,對我好,幫助我,或者是看我不順眼什麽的,都是因為我母親。但是我也感謝各位,這一次實習我們能圓滿結束,少不了各位的幫助。”


阮媛也站起身來舉杯道:“很感謝這些天前輩們對我們的照顧,這一杯敬各位前輩。”


除了那個女前輩臉色有一點不好看,其餘人也都站起來碰杯,顯然阮媛和薛靈筠也都是懂禮數的,碰杯的時候故意把杯子往下移,讓人挑不出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