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直視著沈煜的眼睛,沈煜眼裏的光很溫暖,他輕笑著,像是能給她很大的力量。


“其實我和那個小徒弟不算很熟,我隻是帶他上上王者什麽的,交往並沒有很親密,你不要多想了。”


阮媛有些緊張,她心裏其實也很複雜,但不管怎樣,站在她的立場上來說,這些事請都必須要和沈煜說明白。


如果不解釋的話,到時候還真成她水性楊花了。


沈煜粲然一笑,他其實有時候在想,這世間女子千千萬,為什麽會喜歡阮媛。


可以說出很多理由,但是真正要說出口的時候,又覺得那些理由似乎太片麵了。


那就是一見鍾情吧,就是喜歡上了。


在乎,所以才會想著要解釋。


沈煜很開心。


這說明阮媛對他並不是沒有意思的。


“不會多想的。”沈煜突然把身體往前靠,他看著阮媛,眼神很認真:“你是我喜歡的人,你有什麽麻煩我都會為你解決。”


阮媛咬了咬唇,她連忙搖頭道:“不是的,不用了,這些事是因為我所以才會牽扯到你,我自己可以解決的。”


雖然話上麵這樣說,可是阮媛卻還沒有真正的想到辦法,現在那些事情其實有在慢慢的惡化,她最大的還是怕影響到沈煜。


如果真的形式無法收拾,大不了就退出直播界,也沒什麽,反正她還可以做其他的事情。


而且也並不影響她打遊戲什麽的。


對於網上的這些謾罵,其實阮媛並不在乎,但是如果那些人比較缺德,人肉到她這裏來,也隻能請自己的姨父幫幫忙了。


“我知道,但是你也說了,這些人不止在說你,連著我也變成男主角了。他們的目的是讓你離開直播界,出於兩種角度來考慮,一是作為你的愛慕者,我不會讓你受傷害,二是作為老板,我會查出那個想害你的蛀蟲,看看是誰這麽容不下同行,我就讓他也混不下去。”


他臉上的笑看起來人畜無害,可是說出的話卻是句句不留情。


還順帶的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情意,沈煜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天才。


按照他接下來的劇本,阮媛應該很感動的點頭,然後說一句“謝謝你”,眼中滿是對他的崇敬之情才對。


可是。


沒有。


阮媛的眉頭皺的越深了,“查出來是一回事,可是治標不治本啊。”


沈煜會用什麽方式把背後之人揪出來阮媛不知道,可是從沈煜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來,如果那個人真的被抓出來了,沈煜是不會讓他好過的。


即便如此,難道就能抵消那些外界的惡語相向了嗎?


阮媛和沈煜吃飯是事實,和小徒弟打遊戲也是事實,小徒弟給她刷了五十個火箭更是事實。


阮媛躊躇了一會兒,終是問出了從昨晚開始一直都憋在心裏的話:“我其實心裏一直有一個問題,沈煜,你能回答我嗎?”


看她這嚴肅的表情,沈煜心頭突然竄上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點頭:“你說吧。”


等了一會兒,阮媛問他:“你就是我的小徒弟吧?”


第33章


這世間總是有一種驚人的秩序與緣分, 阮媛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勇氣才問出這一句話。


沈煜其實有想象過自己爆馬甲時候的場麵, 可是沒想到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阮媛開口問他:是不是她的小徒弟?


空氣一瞬間僵滯, 阮媛看著沈煜的臉,連眼睛都沒有眨。


她的表情從小心試探到略顯尷尬,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咬了咬唇。


但是不管怎麽樣, 她還是很想知道答案。


餐桌阮媛還沒有收拾,一桌的狼藉, 阮媛的心隨著時間的推移, 慢慢的平靜下來。


她垂下眼睛, 抬手把擋在眼前的頭發撩到耳後去。


其實是怎樣的也無所謂了, 沈煜在她心中的可信任度,突然就這樣突然低了十個點。


沈煜心口也是“咚咚咚”跟打鼓一樣, 沒想到就這樣被發現了, 其實發現了也好,這樣就可以解決她剛剛問的那個問題。


如何治標又治本, 最好的辦法那就是向別人證明,沈煜就是阮媛的小徒弟,從根本上來說,這倆就是一個人, 所以也不存在阮媛究竟有沒有腳踏兩條船。


謠言會不攻自破, 而阮媛到時候也隻能和他雙排了。


沈煜輕輕笑了,他臉上隻有釋然的表情:“你知道了啊。”


他呼出一口氣,繼續道:“一直不知道怎麽和你說, 如果和你說我就是你的小徒弟,你怕是不會再理我了吧?”


阮媛抬眼,那一瞬間眼中劃過委屈。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心裏的委屈像海嘯一樣湧來,就是感覺自己傻乎乎的,好像一直在被人耍著玩一樣。


可能她還是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麽堅強,在沈煜麵前她強忍住那一股哽咽的感覺,怎麽都不能現在就在他麵前流眼淚,這樣會很丟麵子的。


阮媛這些年看似無堅不摧,其實內心裏還是一個小女孩。


很顯然沈煜此時承認自己就是小徒弟其實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和節點,因為他自己也知道不能瞞了,如果再繼續隱瞞下去,時間越久,這件事情的影響度就越大。


如果什麽都沒有發生,沈煜不會再用小徒弟這個身份出現在阮媛的世界裏,她將來的生活裏隻會有沈煜。


“我想知道你為什麽要這樣啊。”早點和她說不就好了,為什麽要用“小徒弟”這個身份在她身邊這麽久,還裝成是兩個人,沒有任何聯係。


還注冊一個新號給她砸禮物,要知道那時候她都快被嚇死了。


現在他這個樣子,阮媛感覺自己好像欠了他很多,根本就不知道改怎麽還。


男人和女人的思想上是會有一定差距的,現在他們兩個人的腦回路根本就不一樣。


但是沈煜還是直男的想了想,然後開始解釋:“這些真的都是巧合,我沒有任何惡意的想法。第一次是在洲際賽采訪看見你,但是在那之前我就是你的小徒弟了,那時候你在綜合聊天那裏發收徒弟,我就加了你好友,然後就變成了你的徒弟,這些我一點都沒忘。”


阮媛想了想,時間順序好像是這樣的,確實是自己先發的找徒弟,然後沈煜才加她的。


這世間難道真的有這麽巧合的事情嗎?


“然後洲際賽回去,我也很少再直播過,在超市裏和你又遇上了一次,那時候我隻覺得,又能看見你,真的很幸運。”


沈煜的耳根慢慢變得有些滾燙,他低了一下頭,然後鼓起勇氣看著阮媛繼續說:“也許你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是我對你……也許是第一眼就已經對你動心了。為什麽知道你是阮阮,也和我說的一樣,是因為看見了你的視頻,才知道你是阮阮小軟妹,你的聲音我聽過一次就沒有忘記過,所以……很快就知道我師傅其實就是你了。”


阮媛突然恨死了自己的遲鈍,沈煜的聲音其實也很好認,但是畢竟現實中聽到的和在電話裏的還是有一些差距的,所以阮媛沒有立刻就認出來。


“你對我很好,很熱心,認真教我應該怎麽打野,而且還帶我排位,我覺得身為男人被一個女孩子帶也許……有點丟人,當然不是貶義的!我也想變得更強到時候能夠帶飛你。那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我對你的喜歡有些一發不可收拾,然後我回了一趟家,回來之後就看見你在你家樓下,整個人顯得很茫然,我不想讓別人過多的關注你,所以……把你和你妹妹帶回了家。”


阮媛沒說話,沈煜把他視角所看見的都說出來,讓她有些羞怯。


她其實一直都是一個很怕麻煩的人,但是人總是要正常發泄自己情緒的,她三次元和二次元有些不一樣,這些阮媛自己也知道。


但是同時被一個人撞見,知道現實中的阮媛會玩遊戲,會開直播。


就算是她最親近的妹妹,虞菡都不知道的事,被沈煜知道了,阮媛還是覺得很羞恥。


以至於她聽到沈煜說這些事情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表情,還顯得十分木訥。


“之後我終於再也忍不住了,想追求你,想在你麵前表現的很好,讓你對我有多一點的好感。我喜歡你的笑,喜歡你的熱心,喜歡你的善良。我和你雙排,我沒有想別的,因為我自己很開心,我知道你身邊的都是我,但是你卻不知道,對你造成的困擾,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因為這件事就把我拒之門外?”


事情的整個經過說下來,無非就是上天給人間安排的一場再普通不過的風月。


沈煜覺得喜歡一個人就是很簡單,想對她好,讓她開心,看見她笑。


而阮媛對情愛依舊處於茫然無措的狀態,沈煜的愛讓她覺得有著些許的壓力,她在盡力的調整自己,想著說,不要辜負這一片愛意和喜歡。


該怎麽回他的這一片心意?


如果現在就答應和沈煜在一起,這種決定未免太過草率了。


沈煜的風評很好,經常會在微博上和粉絲互動,或者是轉發抽獎。


很多人都說他寵粉,而且自從退役之後,不管是直播還是其他,一直都很低調,沒有什麽大新聞。


可是他本身的光芒在那裏,是誰都沒有辦法阻礙的。


這世界上的大滿貫選手有幾個?沈煜當屬獨一無二。


而反觀自己。


阮媛看不到自己身上的任何優點。


她膽小,怯懦,又是個宅女,在上學的時候就出門,不上學的時候就在家裏待著,除了會打遊戲,會寫書,聲音甜一點,簡直一無是處。


有時候阮媛甚至會抓頭發,在想自己為什麽這麽沒用。


而有時候睡一覺醒來,感覺沒用就沒用吧,鹹魚本來就翻不了身。


阮媛突然呼出一口氣,臉色有些懊惱。


沈煜把她說的太好了,感覺自己就和仙女下凡一樣。


“謝謝你,我……都不知道原來我有那麽多的優點。”


阮媛逃避著沈煜的視線,她的手指攪在一起,她的內心此時也是糾結無比。


在心裏認真想了很久,阮媛十分慎重的開口:“你是一個很優秀的人,受關注度也非常高,是英雄聯盟世界頂尖的上單選手,你全身都是光芒,我覺得你喜歡我,是一件令人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沈煜想說些什麽,但是卻被阮媛一個手勢製止,“我知道了我想要的答案,你也很明確的告訴我了,這就夠了,至於追求,我覺得我可能還是恐懼大於對你的好感,對不起。”


“……”


他這是,被拒絕了嗎?


沈煜抬起眼,他現在的樣子有點可憐兮兮,像是一條耷拉著耳朵的拉布拉多。


“但是,並不是代表我們不能做朋友,我隻是覺得“追求”這個詞讓我聽的很有壓力感,我們兩個人是應該在平等的位置上對待彼此的,希望以後我們依然能夠愉快的相處。”


阮媛不是瞎子,她能看見沈煜任何時候情緒的變化,他的愛很稚嫩,就是單純的喜歡,所以想要對她好,想要得到。


沈煜緩緩的笑出來,他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做過山車,心情一上一下的。


“那我要怎樣,讓你同意和我在一起呢?”他其實也想了很多辦法,現在一沒忍住,居然就這樣問了出來。


阮媛也沒談過戀愛,不知道怎樣才算是在一起啊。


“那就,保持喜歡吧,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