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媛從來不和自己現實生活中的人說自己會玩遊戲以及直播這件事, 在還沒有得到阮媛的同意下,自己如果擅自把這件事說出去了, 馬甲是一定會爆的。


而且阮媛說不定會因為自己欺騙她, 從而再也不理睬自己。


想到這裏沈煜的心稍微靜了一會, 他讓自己語氣聽起來盡量變得沉穩冷靜一些, 和虞菡道:“沒什麽事,就是訂了些東西, 想……明天送給她。”


虞菡舒了一口氣, 她還以為阮媛是出了什麽不得了的大事,沈煜這語氣還真是有把她嚇一跳。


虞菡重新躺會床上, 閉上眼睛,聲音很慵懶:“給我微信留個言就可以了呀,這麽急。e棟802,我睡覺去了, 大神你再吵我我就屏蔽你了。”


沈煜“嗯”了一聲, 又說了幾句抱歉,虞菡那邊才掛掉。


他覺得自己現在真是不冷靜,居然這麽衝動, 想著要去敲阮媛的家門。


萬一她已經睡了呢?但是沈煜一直在看阮媛的直播,知道她剛剛下播,應該不可能這麽快就睡了的。


看著手上的資料,沈煜打了個電話給律師:“先發律師函,他們如果還是不肯說,我再找人去處理他們。”


怎麽說阮媛也是鬥喵直播的人,而鬥喵直播又是rs集團旗下的產業,這件事情其實也讓沈煜嗅到了一些不尋常的氣味。


這個黑阮媛的人請的水軍,通稿都是要阮媛滾出直播界,怎麽看都像是同行。


這件事先不管,反正沈煜有辦法為阮媛做好善後,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阮媛從來沒有和沈煜說過自己在直播,以及是“阮阮小軟妹”這件事。


沈煜今晚如果真的衝動的找上門了,和她把這件事一說,阮媛最先想的恐怕不是如何解決這件事,而是先質問沈煜是怎麽知道她就是阮阮小軟妹的。


二次元在馬甲在三次元曝光是一件特別尷尬的事情,沈煜一直都很替人著想,又更何況這個人是阮媛。


手足無措,恐怕就是現在形容沈煜最好的詞了。


沈煜拿著手機還是忐忑不安,他覺得自己還是必須要知道阮媛的情況。


剛換好鞋,手機震動,沈煜看是阮媛,連忙接起。


“喂,沈煜,打我這麽多電話是有什麽事嗎?”


阮媛剛洗完澡還在擦著頭發,就看見自己手機的呼吸燈一直閃著綠光,那是有新消息了,阮媛拿起一看,沈煜給她打了六通的語音通話。


想是有什麽事,她連忙回撥了過去。


沈煜一時間編不出任何瞎話。


他腦子有一瞬間的短路,甚至都想不出借口該怎麽回答阮媛。


阮媛又“喂”了兩聲,沈煜回過神,道:“你沒事吧?”


以為沈煜問的是自己為什麽這麽久都不接電話,阮媛在那邊笑了一聲:“沒事啊,我剛剛在洗澡,所以沒有接到你的電話。”


沈煜一直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他脫了鞋子又換上拖鞋,慢慢走到窗邊,看著阮媛所住著的那一棟樓。


“我其實是想……明天帶你出去玩,這麽晚還打擾你,你不會生氣吧?”


阮媛剛想說“不會生氣”,可是這熟悉的語氣讓她有一瞬間的疑惑。


腦子裏有一個想法,阮媛感覺自己的眉頭皺的越來越深。


“不會生氣,但是這兩天我不想去哪裏,要不……你明天來我家吃飯吧?上次你請我吃了飯,這次我回請你,好嗎?”


阮媛把擦頭發的毛巾放好,突然覺得頭很疼。


沈煜當然不可能拒絕阮媛的邀請,說了好之後又讓她早些睡,就這樣掛了電話。


沈煜長長吐出一口氣,原本一直跳得很快的心慢慢回歸到正常。


她沒事就好了,還以為她會因為那些不好的事情做出什麽不理智的事情,聽她的語氣一切都正常,明天還邀請自己去吃飯,應該是沒什麽事情的吧。


阮媛把吹風機的插頭連接上電源,一邊慢慢把頭發吹幹,一邊又去微博搜索了自己的id,把diss她的那篇微博全部截圖下來,還把那些“證據”也都保存下來。


顯然是不可能從這個發微博的人看出來他背後的人究竟是誰的,這個人的id叫“阮阮小軟妹滾出直播界”,全部的微博也隻有黑她的這一條,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小號。


阮媛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這條微博,那個人截取她空間的說說,備注是“小軟妹”,而她蠢鵝的昵稱是嚶嚶怪。


還是看不出什麽東西,可是這個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沈煜啊。


阮媛從來沒有和沈煜說過自己會打遊戲而且還在直播這件事,如果她影響到沈煜了那她會很自責。


可是在剛剛和沈煜語音通話,聽到那熟悉的語氣,那一瞬間阮媛簡直就要錯把沈煜當成是自己的小徒弟了。


等等。


阮媛心裏瞬間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


如果說沈煜剛好就是她的小徒弟,那麽,假設沈煜其實是知道自己直播這件事的,那沈煜今晚這莫名其妙的六通電話好像就頃刻間有了解釋。


他之前說要帶她出去玩,也像是瞬間變出來應付她的瞎話一樣。


有時候女人的第六感就是這麽神奇。


阮媛這段時間看了很多rs的紀錄片和文章,沈煜是一個有著強大心髒的職業選手,臨危不亂,殘血反殺,冷靜無比都是他的標簽。


那今晚他給她打這麽多電話,是在擔心她,還是說……想借著這次的事件,讓他在自己心裏又提升一個好感度?


這樣想人好像不太好,阮媛覺得不應該遇上什麽事都覺得是陰謀吧。


而且沈煜對她的情意這麽明顯,他做這一出完全沒有必要啊。


腦袋裏越想越亂,像是有一團迷霧一樣整理不清楚。


阮媛隻覺得渾身發涼,吹風機把她的頭發漸漸吹幹,亂成一團,她也沒有心情再去整理。


隻能明天把沈煜請過來,好好問問了。


如果他不是自己的小徒弟,那阮媛會向他道歉,不應該在和他的關係如此曖昧不清的時候去和另一個男人玩遊戲。


但如果沈煜是自己的小徒弟……阮媛不知道該如何往下去想。


她發現自己的生活越來越亂了,這都不是她樂意看到的,卻都是她自找的。


但是生活就是這樣,你不去找麻煩,麻煩還是會準時準點砸到你頭上。


阮媛把手機放下,拿梳子一邊梳一邊繼續吹。


頭發吹幹,阮媛把吹風機收好,蠢鵝上有很多消息,都是問她有沒有事,和罵她的。


這種人是怎麽混進自己列表的?拉黑。


一言不合就罵人,阮媛最討厭了。


剩下那些關心她的阮媛都一條一條回了消息,她從頭到尾翻一遍,都沒有看見小徒弟的消息。


點進和他的聊天界麵,小徒弟沒在線,他蠢鵝的昵稱是水火,頭像依舊是那蠢萌的呆鵝,空間裏也沒有兩條說說,訪客才幾百。


沒有任何值得去研究的地方,阮媛退出他的空間,又回了幾條消息才把手機放下去睡覺了。


第二天沈煜和阮媛約好了時間,阮媛一大早就出去買菜,問沈煜喜歡吃什麽,沈煜說無所謂,她做什麽自己吃什麽。


說完後沈煜去花店拿了一大束粉玫瑰,玫瑰嬌嫩,沈煜希望阮媛看到之後能不要再想那些令她不愉快的事情。


準備好一切之後,沈煜去敲了阮媛家的門。


第31章


沈煜摁了很久的門鈴, 阮媛都沒有給他開門。


於是他就一直眼巴巴的等, 從九點半等到十點, 聽到電梯那“叮”的一聲,沈煜抬眼去看, 就看見手上拎著兩大包東西的阮媛。


阮媛把手上的東西放下, 一臉驚訝的看著沈煜:“你怎麽知道我家在這的?”


早上起來她隻是說中午讓沈煜來家裏吃飯, 但是阮媛並沒有告訴沈煜自家的門牌號,她是忘記了, 但是也沒看到沈煜有問。


一個大活人捧著一把花突然出現在自己家門口, 雖然這個人是沈煜。


他現在的模樣看上去有點像大型犬類, 有點呆呆的, 眼神很迷茫。


“我……問了虞菡。”沈煜實話實說,他走到阮媛麵前, 把花遞給她。


阮媛接過這一捧花, 臉有點紅。


如果她沒有算錯的話,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花, 還這麽好看。


虞菡果然是他的小間諜。


阮媛的嘴角掩飾不住的上揚,沈煜很有眼力見的去拿起她剛才放在地上的兩個袋子,道:“你去買菜也可以叫上我,我是男人, 有力氣。”


粉色的玫瑰襯得她的臉也十分嬌美, 沈煜的喉結動了動,說話都有些不利索,“……這個花, 你喜歡的吧?”


阮媛抬頭看了他一眼,滿是嬌羞:“喜歡呀。”


“嗯。”沈煜低下頭,耳根有些發燙。


如果她是說喜歡自己就好了。


阮媛轉過身去開了門,沈煜還是第一次來到女孩子的“閨房”,他很是好奇的左右看看。


阮媛的家不大不小,在譽園來說也就一般的戶型,裝修得很是少女心,牆上畫著一個很大的小埋,整體看起來都很卡哇伊。


阮媛找了一雙一次性的拖鞋給沈煜,把頭發紮成一個丸子頭,看起來有些可愛。


“女孩子的家就是這樣的啊,不準笑話我。”


她把花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從餐廳旁邊的櫃子裏拿出了一個花瓶,當著沈煜的麵把花的外包裝拆開,然後又拿了一把剪刀,


阮媛坐在客廳桌子下鋪著的一層地攤上,開始把玫瑰花的根部剪成斜形的,再放到花瓶裏去。


沈煜坐在她對麵的沙發上,看她這樣有些不解,問:“為什麽要把花這樣斜著剪一刀,再放進花瓶?”


阮媛笑笑:“這樣它們可以開得更久一些,不至於那麽快就凋零了,畢竟是第一次收到花,還是要……多看幾天的吧?”


沈煜伸手去摸了摸那粉嫩的花瓣,看著阮媛低頭認真剪花的樣子,低聲道:“以後,會經常收到花的。”


阮媛手裏的動作停了一下,然後繼續拿起一支玫瑰剪著:“我這樣剪你送我的花,會不會覺得我很小家子氣?”


“沒有,我覺得你很會生活。”這是沈煜的真心話,他覺得阮媛這麽好的寶藏,被他發現了,真的是上天對他的厚愛。


“我今天買了挺多東西的,感覺你好像不是很會吃辣,我其實做菜也一般,真是不知道哪裏來的自信請你來家裏吃飯。”


阮媛手腳很快,把花都處理好之後,一旁的垃圾扔到垃圾桶裏,這些花被她插得很好看,在阮媛的客廳裏無疑很是亮眼。


“這是你的心意,我知道的。”沈煜不知道他眼中此時滿是深情和對眼前這個女孩子的眷戀。


阮媛覺得自己隻要和沈煜在一起,臉好像就止不住的要發燙,沈煜的眼睛很好看,說的俗套一點,他的眼裏應是有星辰大海的。


沒有想到沈煜會來的這麽早,阮媛有些無所適從,她原本是想,他們兩個人的家既然離的這麽近,那就等自己忙完之後再讓他過來吃飯就好了,也不至於看見廚房裏的任何兵荒馬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