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主播?”


沈煜笑笑,他用自己的qq登陸王者榮耀,隨便選了一個區,進入遊戲。


在等待加載的空擋他看見了那個彈幕,答道:“是,新人主播還請多包含一下。”


.


阮媛終於煎熬完了三千字,發了之後她攤在電腦桌上,閉了閉眼睛。


有點餓,她跑到冰箱去拿了一條排骨出來,把排骨焯水洗淨,又拿了玉米切斷,給自己煲了一鍋湯。


她媽媽也很喜歡煲湯。


她拿出手機發消息給顏小楓:晚上七點開始打遊戲吧?


顏小楓:好。


她又煮了點麵條,舀了一大勺老幹爹拌著,又給自己盛了一碗湯。


吃飽後她洗了碗把廚房收拾好,給顏小楓打了一通蠢鵝電話。


“喂?”阮媛看到已經是七點過十分,有點不好意思,“我遲到了,對不起啊。”


“沒事沒事,我和你說lol大神來搶我們飯碗了,今晚我本來要衝擊人氣王的,感覺很懸。”是電腦連線,他關掉網頁,開了自己的直播,又登陸上王者榮耀。


“是嘛……”阮媛把手機鏈接電腦,也開了直播,“那你加油吧。”


阮媛直播開了聲音,顏小楓笑嘻嘻的,他倆迅速開了一盤,阮媛沒什麽好玩的,依舊選萌妹小喬走中路。


顏小楓是個全能,他什麽都能玩,一般他都補位。


於是這天晚上破天荒的,直播平台上的沈煜大神去玩了王者榮耀,阮阮女神拿了人氣王還上了王者。


阮媛開心的把手機一扔,沒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謝謝今晚的小夥伴~感謝小楓,終於上了王者,等下我會在微博轉發抽獎,記得支持呀。”


阮媛開開心心下了播,她以前有一個習慣,就是上了王者之後去公屏浪一圈,於是她發消息,“剛剛上的王者,收個可愛的徒弟,有嗎?”


然後她看見了一條來自”syu、沈”的好友申請。


作者有話要說:  王者榮耀背景的小甜文,ballball小天使們收藏qaq~~~


推文:先撩為敬[娛樂圈]by枸杞珍珠


富n代懟天懟地大狼狗×專治黑粉各種不服女明星


文案一


富n代謝子奕認識胡輕伊時,她還是一個被全網黑的小明星,她惡毒,耍大牌,心機重,而且有點佛係……


他心道她也挺慘的,看在她將對他的欲擒故縱演得那麽真切的份上,就幫她搶一下資源吧


不過他是不會著了她的道的,否則他就叫她爸爸!


一段時間後,謝子奕發言:誰敢搶我爸爸的資源我就跟誰急!等等,我要去親她一口:)


文案二


隱藏大佬胡輕伊對富n代謝子奕的印象是,桀驁不馴,囂張跋扈,懟天懟地,徒有一張臉


看見頭條報道的關於她喜歡謝子奕許多年的新聞,胡輕伊心道她要是喜歡謝子奕,那謝子奕就是狗


隔天看見有網紅捆綁謝子奕炒作,胡輕伊用大號到下麵留言


胡輕伊v:跟我家狗子炒作經過我同意了嗎?


謝子奕緊跟著留言:汪!


ps:


男主錦鯉體質,富n代潔身自好公子哥


女主扮豬吃虎,娛樂圈隱藏的美食大佬


男主很沙雕,女主很勵誌


推一下我的完結文:涼風絕【半養成係,甜寵,天上掉下來的小媳婦~】


推一下我的預收文:攻略豪門老男人【腹黑小甜心×沉穩帥大叔】→點擊鏈接可進~


第2章


阮媛點了一圈的個人資料頁麵,就對這個syu、沈的id點了同意,因為她剛剛看了這個人的號,是青銅。


她其實還挺喜歡收青銅的小徒弟,和青銅一起打遊戲她簡直就是屠殺。


從剛剛上王者的興奮中回過神來,她和顏小楓說了晚安後打開了和syu、沈的聊天界麵。


阮阮小軟妹呀:嘿,拜師嗎?


syu、沈:嗯,剛玩不太會。


阮阮小軟妹呀:那先打幾盤吧,你先點開我的個人資料,然後拜個師,我們兩個都有獎勵的哦~


syu、沈:好。


沈煜順著阮媛所說的,點進了她的頁麵然後拜了師,右上角冒出一個小紅點,沈煜點進去看,那上麵有寫拜師任務。


然後他就收到了來自阮阮小軟妹呀的遊戲邀請。


阮媛在家裏關了直播,此時正躺在床上無比愜意,她玩的最好的英雄其實是貂蟬,又好看傷害還高,最主要的是殘血的時候秀起來簡直不要太帥了。


可惜有時候她單排,用貂蟬一打五,隊友不會支援也不會保護她,她的勝率很悲催的掉到了59.5%,現在既然有青銅的小徒弟給她拉分拉勝率,那何樂而不為,於是她就秒選了貂蟬。


自然也是要讓小徒弟看見自己能帶飛的實力啦,阮媛笑眯眯的,果然上了王者心情好。


沈煜剛玩王者,也沒什麽英雄可以選,就選擇了一個新手英雄亞瑟打他最為熟悉的上路。


他下播下得早,粉絲們一開始看見他在那開荒,都覺得沒什麽意思,都在彈幕上聊起來了,什麽美容護膚最近又有什麽好看的劇。


他好不容易熬過了新手教學,進去打了一局,戰績不算好也不算差。


有彈幕說一般新人打第一把係統都會給他們安排人機來打,沈煜又打了幾局,這遊戲他覺得還挺容易上手的。


他決定等他好好練練之後再開播,於是和粉絲們早早的說了再見,讓他們早些睡,又上了微博,之前他lol上王者的時候弄了轉發抽獎,今天就是開獎日。


然後他在遊戲內看見了阮媛用大喇叭收徒的消息,想也沒想,他就點開然後加了好友。


感覺這個女孩子很厲害的樣子,遊戲開局才幾分鍾的樣子,她就拿了大概五個人頭,還很開心的在那裏打字。


阮阮小軟妹呀:徒弟弟我起飛了哈哈哈。


沈煜知道每個遊戲有每個遊戲不一樣的玩法與規則,於是他問:這個英雄要怎麽出裝?


阮媛覺得這個徒弟是個會玩的,還知道問出裝,於是在剛剛收掉一個藍之後她在原地打字:亞瑟其實有兩種出法,一種是肉坦流一種是戰士流,反正低端局你看見哪些人血量少衝上去砍就是了。


然後她又說了兩種出裝,一種是肉坦裝:冷縮鞋,紅蓮,不死鳥,反甲,不詳征兆,魔女鬥篷。


戰士流就是沉默敵方後排配合隊友把對麵主輸出先切掉的一套出法:攻速鞋,暗影戰斧,宗師之力,反甲,破甲以及破軍。


沈煜沒想到這個妹子這麽有耐心,居然把出裝這麽細致的說出來了。


他說了一聲謝謝,阮媛說不客氣,你是我徒弟當然要好好帶你啦!


其實這些都是阮媛自己的出裝思路,隻是不知道這小徒弟用不用的慣。


阮媛繼續在線上補發育,她知道這種青銅局隊友是靠不住的,拿了藍之後她就開始四處遊走,她在哪裏哪裏就在打架,最後對麵受不了了大約玩了十幾分鍾直接投降。


時間漸漸晚了,沈煜對於遊戲的天賦還是很高的,他按照阮媛說的出裝在上路清線,沒想到王者榮耀的對線和聯盟有些不同,和他對線的是射手和一個輔助。


這樣壓力就有些大了,但是沈煜好歹是聯盟的頂級上單,擅長壓刀,對麵兩個也都是新手,沈煜打遊戲很凶,所以上路基本上都不需要阮媛管。


阮媛覺得這小徒弟是個可造之材,打了幾局把貂蟬勝率拉到60之後她心滿意足,於是在聊天裏問自己小徒弟:你是不是玩過這類遊戲呀?看你其實還蠻厲害的樣子。


syu、沈:沒有。


沈煜其實看岔了,他以為這個小軟妹問他是不是玩過王者榮耀,再看一遍才反應過來是問他有沒有玩過這一類的moba遊戲。


他不僅玩過這類遊戲,他還打過職業……不過說出去她怕也是不會信的。


阮阮小軟妹呀:那今天就這樣吧,早點睡,對了你蠢鵝多少我加你呀,有時間一起玩~


syu、沈:蠢鵝是什麽?


阮阮小軟妹呀:q……q……


syu、沈:哦,好。(隨後一串神秘數字)


阮媛退出去加了好友,卻發現他設置了拒絕添加好友,於是想回遊戲問一下,誰知道她的小徒弟居然下線了。


她留言道:你的蠢鵝設置了拒絕添加好友,xxxxxx這是我的蠢鵝,你看見了記得把我加上哦。


隨後阮媛就把手機關掉,抬眼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鍾,天啊淩晨一點了!


趕緊關燈睡覺,阮媛原本是說上了王者之後開始好好調整作息時間,想把皮膚養好一點然後和自己的同桌一起去b市準備實習一段時間的。


原本也不急,一切都在等同桌的消息。


她閉上眼睛就睡著了,沈煜在那邊卻是收到了一條短信。


lpl夏季賽早已經開賽,主辦方那邊叫他去洲際賽做一場嘉賓解說,為rs加油打氣。


自從沈煜離開rs後,rs曾有一段時間處於低迷狀態,春季賽的成績一般,隻得了一個亞軍,這一次洲際賽開賽,怎麽說沈煜也要去鼓勵自己曾經的隊友們。


想起剛剛那個小軟妹,沈煜覺得這遊戲似乎有點意思。


不需要補刀也可以拿到經濟,塔後麵有血包可以恢複血量和藍量,怎麽看都感覺很輕鬆。


腦子異常清醒,沈煜知道現在自己是睡不著的,把手機充上電又重新打開遊戲,看見了小軟妹的留言,不知道為什麽他唇角突然勾出一個笑容,上了蠢鵝後加了她的好友。


衝了些點券把所有能買的英雄、皮膚都買了之後,沈煜隨便看了一些英雄,他決定先把這些英雄技能都先看一遍,然後再試試有沒有自己比較喜歡的英雄能讓他繼續玩下去的。


兩天就這樣過去了。


阮媛最近寫的同人上了一個很好的榜單,這幾天她都沒有上遊戲玩,專心致誌趕榜單。


日萬,也就是一天寫一萬字對她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她隻能慢慢磨。


終於把這一周的榜單寫完,阮媛把章節存進存稿箱,然後趴在電腦桌上回神,


寫文本就逆天而行,死在路上很正常吧。


她拿起手機打開自己的蠢鵝,看見有一條好友申請,備注上寫著“syu、沈”,猛然反應過來她的小徒弟這兩天沒人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