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熟人啊。”


陸長淵把表情調整好,轉身對沈煜道:“今晚多謝你了,這麽說來虞菡的姐姐是和你在一個小區,你托沈賀查的也是那個人吧。”


沈煜並不否認,“長淵哥怎麽知道的?”


“資料是我給的,我當然知曉。”陸長淵笑得神秘莫測,他轉身看了一眼外麵的天色,天空已經開始慢慢泛出一絲魚肚白的顏色,快天亮了。


虞菡看著這兩人打的啞迷,她何等聰慧,眉頭一皺,看著沈煜道:“大神,你查我姐姐?”


“算不上查,隻是適當的了解。”沈煜朝著阮媛所住著的那一棟房子看去,火已經被撲滅,從黑煙變成了白煙,那是水蒸氣冒出來的白煙。


他鬆了一口氣,道:“你們要不都先在我這裏休息會兒,等那邊的煙熄滅了再回去?”


虞菡看著陸長淵,顯然在等他的指示。


“我們就先走吧,小菡呆在這裏隻能當電燈泡。”陸長淵的意思就是要帶虞菡回家了,那虞菡怎麽肯。


她退後一步,很明顯的拒絕:“什麽叫電燈泡,陸叔叔你說了準我來這裏玩七天的,不能出爾反爾。”


陸長淵笑得有些陰惻惻的,“這位沈二公子要追你姐姐,你在這裏添什麽堵?”


“我……我也就待七天,而且想追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幫忙啊。”好像突然想到什麽,虞菡突然有了氣勢。


反正她好不容易爭取來的七天悠閑時光,絕對不能就這樣被輕而易舉的給毀了。


“是嗎?”陸長淵笑得有些冷,“那你就繼續待著吧。”


沈煜心中竊喜,虞菡是阮媛身邊非常親密的人,如果她真的肯幫忙的話,自己的機會豈不是變得更多了?


陸長淵和沈煜道別,又看了虞菡一眼,自己去開門走了。


虞菡像是突然舒了一口氣,回過頭見沈煜正看著她,縮了縮脖子:“大神你幹嘛這樣看著我。”


“你剛剛說幫我追你姐姐,是真的嗎?”他語氣中帶著一絲希冀。


虞菡抬手抓了抓頭發,她剛剛隻是隨口一說,想保住自己這七天的自由時光而已。


陸長淵被她成功氣走了,眼前這位大神看起來是真的對自己姐姐很有好感的樣子。


而且他風評其實也不算差,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麽喜歡自己姐姐,但是看他這麽誠懇的眼神……


不得不說虞菡還是有被打動了,她道:“幫忙是可以啊,但是也不是白幫忙的嘛……”


沈煜麵上一喜,“有什麽條件,你說吧。”


“帶我上個王者啊什麽的……”


沈煜瞬間放下心來,還以為她要提多厲害的條件,“可以。”


虞菡“嘻嘻”笑了一聲,二人就開始聊起英雄聯盟,和如何把阮媛追到手這件事。


而阮媛還在客房睡著,對外界發生了什麽一無所知。


再睜眼時已經是早上九點了,她身上還套著沈煜給她的黑色襯衫,走出房門就聽見虞菡的笑聲。


她順著那道聲音走到客廳,客廳的桌子上都是食物,而虞菡正坐在那裏吃著一盒蛋糕。


“姐姐你醒啦,我點了外賣,來吃點。”虞菡站起來,沈煜坐著,看見阮媛睡眼迷蒙的樣子,輕輕笑了笑。


阮媛搖搖頭,“我想洗個臉,洗手間在哪?”


“我帶你去。”虞菡走到阮媛身邊,就幾個小時她已經把沈煜家的構造都已經摸透了。


阮媛跟著虞菡,去洗了個臉,沈煜拿了一套一次性使用的洗漱工具給她,阮媛接過,虞菡就一直待在她旁邊看著。


洗漱完畢,阮媛抬眼,覺得虞溱一直看著她,有些莫名其妙:“一直看著我幹什麽。”


“姐姐,你談過戀愛嗎?”虞菡突然來了這麽一句。


阮媛沒有多想,隻覺得這孩子怎麽突然想起問這種問題了。


她搖搖頭,“沒有。”


“嗯……”虞菡眼睛轉了轉,“那你喜歡什麽類型的小哥哥呀。”


阮媛把臉擦幹,睫毛還微微濕潤,她把東西都放在虞菡手裏的袋子,準備等下一起丟掉。


抬眼看著虞菡,阮媛眼裏一片澄明,“對我好的啊,女孩子都喜歡這種的吧。”


虞菡覺得這個範圍太廣了,搖頭顯然是不滿意這個回答,“一般來說女孩子喜歡的類型在心裏都會有一個模板的吧,姐姐你和我說說你喜歡……嗯,是高的還是瘦的,樂觀形的還是那種憂鬱形,這樣子。”


阮媛抬手捏了捏虞菡的臉,“小家夥,替誰探道兒呢。”


“就問一下嘛,告訴我吧!”虞菡特別能粘人,朝著阮媛撒嬌,軟磨硬泡。


阮媛把沈煜的襯衫脫下來掛在手臂上,無奈的笑笑,“有時候喜歡可能就是一瞬間的事,也許那個人並不是自己心中最標準的模樣,但是如果動心了,也不會在乎那個人究竟是不是自己模板中的樣子了吧。”


不過對於阮媛自己來說,她其實更加傾向於日久生情。


一見鍾情對她而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更喜歡那種,平淡如水的感覺。


她覺得愛情是生活中的一點一滴,不需要多麽激烈的碰撞,因為那樣也許,並不長久。


對於愛情,阮媛一直都很悲觀。


這個回答有些高深,虞菡想了一會兒,咬咬唇道,“確實是,以前我喜歡膚白貌美的小哥哥,但是就算再好看也隻是看看而已,比起心中完美的模板,真正能夠讓自己動心的才是最重要的吧。”


說完虞菡看著阮媛,女孩子提到這種事總是會有些害羞,她又問:“那姐姐,你動過心嗎?”


動心?


腦海裏瞬間竄出了沈煜著急的眉眼,從背包裏拿出襯衫的動作,和讓自己穿上的話語。


那麽清晰的畫麵,阮媛手臂上的襯衫好像在發燙,她的腦子一瞬間……好像懵了。


虞菡仔仔細細看著阮媛的表情,可是阮媛除了在那一瞬間有些呆愣,什麽反應也沒有。


沒有像是小女兒般的害羞,也沒有惱羞成怒的質問,她隻是很平靜的站在那裏,像是在很認真的思考著什麽一樣。


良久,她才像是想好了一樣,回答:“應該……是有過的吧。”


虞菡剛想繼續問下去,可是此時沈煜的聲音卻在門外傳來:“二位,是有什麽事情嗎?需要我幫忙嗎?”


她們倆在裏麵待了太久,沈煜覺得有些不對勁,才出口詢問。


他畢竟是這裏的主人,怕兩個女孩子是有什麽事情。


阮媛轉身準備出去,虞菡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恨鐵不成鋼,沈煜大神,你再晚來一點說不定我就把話套出來了!


阮媛打開門,低頭笑了一下,再抬眼看著沈煜。


沈煜的喉結不自然的動了動。


阮媛的頭發梳好,微微遮著側臉,姣好的麵容因為睡眠充足顯得有些容光煥發,她抬起手臂把襯衫遞給了沈煜。


阮媛整體給人的氣質其實感覺是有些清冷的,但是她一笑起來這種感覺又完全沒有了。


“這個,還是要謝謝你。”她的聲音依然甜軟,虞菡從阮媛身後走出來,看見沈煜接過了阮媛遞給她的襯衫。


沈煜把襯衫拿在手上,眼睛劃過一絲情緒,但是卻沒有太明顯,他道:“你們先去吃東西吧,我問一下物業那裏看看這次起火是什麽情況。”


阮媛露出一個很客氣的笑,點頭。


沈煜轉身回房,阮媛跟著虞菡又回了客廳,虞菡原本想就著剛剛的話題繼續下去,可是阮媛死活就是不開口了。


“小孩子還是多讀書,你考入b大可比姐姐厲害多了,不要一天到晚想著談戀愛。”阮媛拆開一個外賣的包裝盒,她正看著虞菡究竟都點了些什麽。


虞菡拿起小勺繼續吃著剛剛沒有吃完的蛋糕,撇嘴道:“姐姐,你和我爸說的話都一樣,你們是不是串通好的呀。”


阮媛打開一盒蒸餃,拿起筷子沾了點一旁的醬料,咬了一小口。


“姨父最近怎麽樣?”


虞菡笑笑,“該怎麽樣怎麽樣唄,接見幕僚,忙於應酬,程姨總說他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和我說了好幾次。”


兩個小姐妹在這邊聊著天,而沈煜回到自己房間,拿了一個衣架。


他把阮媛還給他的那件襯衫掛好,放在鼻尖聞了聞。


然後收進了衣櫃。


作者有話要說:  不要覺得煜哥是個變態!


他隻是一條單了二十五年第一次對女性產生衝動的單身狗╮( ̄▽ ̄)╭


第20章


沈煜又詢問了物業, 了解一下情況, 那邊說是幸好火勢不大, 撲滅的及時,沒有造成傷亡。


而且因為煙是往斜向吹的, 如果運氣好一點的話, 阮媛家應該沒有什麽影響。


沈煜把自己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說明白, 虞菡吃在嘴巴裏的蛋糕都快掉出來了。


“充個電動車都會爆炸,還有什麽是不會爆的……”


阮媛托著下巴道, “一般來說電動車都是放在家門外充電的, 不知道為什麽他居然要到家裏麵去充。”


“肯定是怕被偷啊。”虞菡把叉子放下, 她突然沒了胃口。


沈煜看著阮媛吃飯的樣子, 小口小口的,像一隻小倉鼠一樣, 很斯文。


沒救了, 真的覺得她怎麽都很可愛。


阮媛吃飽,把筷子放下, 再抬眼的時候就能捕捉到沈煜看她的眼神。


沈煜不自然的移開眼。


阮媛就幹脆裝作沒有看到,她問虞菡:“吃飽了嗎?我們回去看看吧。”


“好的。”虞菡站起來,看著沈煜又問:“大神,你一大早就吃了兩個雞蛋和一杯鮮榨, 不餓嗎?”


沈煜搖頭:“我減肥。”


前幾天在家裏被沈母喂的有點多, 沈煜感覺自己體重簡直就是直線上漲。


虞菡搖搖頭,歎了口氣:“大神你已經很帥啦。”


雖然說沈煜以前打職業的時候確實樣貌慘不忍睹,可是他現在已經是很多小女生的夢中情人了, 沒想到沈煜大神對自己的要求還是那麽高。


阮媛幫虞菡把外賣那些收拾好,離開前沈煜說了一句話:“如果還有什麽需要幫忙的話,可以聯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