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鍾而已他就被高高掛在了禮物榜的日榜上。


沈煜看了一下月榜,由於阮媛已經很久沒有直播,月榜他也是高高懸掛在第一,而且遠超第二名一大截。


一百個火箭下去,阮媛的直播間頓時達到人氣高峰,她的直播間在每一個正在開播的主播屏幕上方劃過。


很多人都湧進直播間。


平台有規定,當主播收到了十個火箭的時候,會在直播間直接進行抽獎,有喵喵幣或者其他的虛擬道具獎勵,很多觀眾都會為了這些獎勵在直播間待上一分鍾,等待抽獎。


更多觀眾其實是來吃瓜的,十個火箭已經屬於驚天動地了,一百個火箭那是什麽樣子的壕肯下這樣的成本啊!


阮媛剛剛倒完水,泡了點枸杞和蜂蜜在自己的貓咪陶瓷杯裏,老年少女要注意養生,她剛坐下看見電腦上自己的直播間人氣突然漲到了百萬。


我的天啊……


“這是怎麽了……”她的聲音被直播間的觀眾們聽到,都覺得這個小姑娘的聲音是真的很不錯。


彈幕密密麻麻的,阮媛都看不清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麽。


看見收到禮物,她下意識的開始感謝,“謝謝你的小徒弟……送的一百個?!”


聲音驟然拔高,阮媛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禮物榜。


一百個火箭啊……


五萬塊啊。


顏小楓那邊自然也是知道了阮媛直播間的狀況,見阮媛沒有再說話,他那邊問:“阮阮,怎麽了,沒事吧?”


阮媛反應過來,連忙喝了一口水壓壓驚。


她驚異的不止是這一百個火箭,更加令她感到不可思議的,就是這個送禮物大佬的id!


你的小徒弟!


身份擺的這麽明顯了,她的小徒弟還能有誰,不就是前兩天那個瘋狂給她送皮膚的壕麽!


“小楓,我這邊先掛了啊,我靜會兒。”


“好的。”顏小楓那邊聲音的笑意明顯,他知道小軟妹是又被“禮物勸退”了。


阮媛掛了蠢鵝電話,看見直播間裏一群吃瓜群眾,再看看這高高懸掛著的禮物榜,歎了一聲。


“感謝這位大佬的禮物,我以後會盡力變得再強一點,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裏結束了,明天我再開播吧,大家晚安。”


說完她就點了結束直播,把網頁和電腦旁邊的小台燈關掉,她點進了蠢鵝,開始找自己小徒弟的聊天框。


她其實還是被嚇著了,想當年顏小楓送她一個火箭她就嚇得連忙下播,現在這一來就是一百個,她不溜就不是阮媛了。


直播間裏新來的觀眾一臉懵逼,表示看不懂這波操作。


老觀眾開始給他們科普,說小軟妹其實是個小烏龜,一有人送禮物她就嚇得不敢直播了。


所以她直播間裏其實很少有人送大的禮物給她,都是今天刷一點,明天刷一點,她很喜歡別人給她持續的關注。


阮媛的粉絲起了一個梗,叫做“禮物勸退”,你不想看小軟妹的直播?沒關係,刷禮物就好了,她會被你嚇得關閉直播的。


直播間裏一片歡聲笑語,有人說“楓楓小瘋子”那邊正在說小軟妹的事,直播間一大半人又被引流到那邊去了。


沈煜很鬱悶,但是也跟著指引去了那個“小瘋子”的直播間。


“哈哈哈,小軟妹很慫的。”


“上次我給她送了一個火箭她幾天沒理我。”


“我和她說以後不會再這樣了她才稍微理我一下。”


彈幕又開始刷起來。


——這個小軟妹是清流吧哈哈哈哈!


——直播界的泥石流好吧!別人收了禮物都是開開心心的,就她被嚇得下播了哈哈哈!


——這女孩子太可愛了,說話聲音也好聽!


沈煜退出了直播間。


他的臉有點黑。


他的心有點慫。


突然不知道該怎麽去麵對阮媛了。


原本是想送了禮物之後在她麵前耍一下帥,並且大手一揮表示這不算什麽,師傅開心我就開心。


誰知道看見那個小瘋子說他隻是送了一個火箭而已就幾天沒有理人。


那他送了這麽多,豈不是……


涼涼?


沈煜覺得現在自己的背景bgm一定是《一剪梅》了,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啊……


蠢鵝上突然來了一個消息,沈煜點開一看,是阮媛發來的:徒弟,是你嗎?


這五個字包含的意味可太多了。


阮媛沒有直接問沈煜送禮物的是不是他,而是使用了更加委婉的方式來確認。


就看他承不承認了。


沈煜很幹脆的就認了:是,師傅,禮物是我刷的,但是師傅不要不理我,我隻是想討師傅歡心。


他這麽大方的就承認了,而且還擺明了說隻是想讓她開心而已,阮媛有些鬱悶了。


按道理來說,每個主播當然都是希望自己的禮物越多越好,這樣賺的錢相對來說也比較多。


可是阮媛覺得這些都是鏡花水月,她最開始開直播的目的隻是督促自己,別人看著呢,就算搶不到法師位也千萬不能演。


沒想到直播越久,人氣也越發的高,還誤打誤撞認識了顏小楓,還沒事會和他雙排一下雙方互利,互漲人氣。


鬥喵直播的遊戲主播分三種,一種是和平台簽約,有固定工資,一般來說這種主播人氣都很強大,平台分給主播的錢也相對於會更多一些。


一種是背後有公會,助長人氣,收到的禮物和平台五五分過了之後再考慮剩下的怎麽和公會分取。


這種公會一般也會做推廣或者是助長人氣,據阮媛了解,顏小楓就是加入了一個公會之後,公會捧他,人氣才逐漸開始水漲船高的。


他的公會也拋出了橄欖枝問阮媛想不想加入,可是阮媛都拒絕了。


而阮媛自己就屬於第三種了,散養型。


沒有簽約,背後也沒有公會,全靠自己達到現在這種程度。


她也不需要有人送她禮物,她賺的錢還沒有交的個人所得稅多,所以也看開了,有人能夠關注自己已經感覺很幸福了。


而沈煜現在的行為,實在是讓阮媛感到無奈。


隻能對他說:謝謝,你太破費了,我不需要禮物的。


沈煜:對不起師傅,讓你煩心了。


阮媛沒有和沈煜打蠢鵝電話,她知道自己性格比較慫,也覺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小題大做了。


她不喜歡在三次元暴露自己太多的屬性,也不想有太高的人氣,單純的好好直播,有人看,溫暖一下她無聊的時光就很不錯了。


為了緩解二人之間現在有些凝滯的氣氛,她問:徒弟弟,你怎麽知道我在直播的呀?


那邊沈煜立馬回:我是有在某站搜教學視頻,看見了一個排行榜,點進去就看見師傅的id和正在玩的貂蟬了。


他說的都是實話,所以回複的速度很快,根本就不需要胡編亂造。


阮媛那邊說:好吧,你看我現在也下播了,現在想打遊戲嗎?我可以陪你。


看見這個話沈煜心裏有一點難過。


他覺得自己有些了解阮媛這個女孩子了。


她把金錢和勞務劃在對等的平麵上,現在主動說要“陪”他打遊戲,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了那些禮物,而感到不安。


她為什麽會產生這樣的觀念呢?沈煜真的很想知道。


但是現在對她而言,他是一塊迷霧,她看不見他,於是隻能從心底裏開始感覺到恐懼,並且想為他做一些事情,來打消這種恐懼感。


沈煜原本今晚是不想打遊戲的,但是他既然自己做錯了事,就不能讓阮媛感到不安。


她既然覺得自己送禮物是有目的可圖,不如就順著她的意思,讓她心裏稍微寬鬆一些。


沈煜:好的師傅。


阮媛那邊果真就突然鬆了一口氣。


全身癱軟在電競椅上,她發消息說:那上遊戲吧,我帶你排位。


沈煜:好。


阮媛用手撥了撥頭發,她從電腦桌上拿了一根皮筋,把自己的頭發綁好。


打出十二萬分的精神,準備開始帶自己的小徒弟排位。


沈煜那邊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就感覺到了阮媛的緊張,她這邊撥打了蠢鵝電話過來,呼吸稍微有些急促。


不知道為什麽想報複一下沈煜,阮媛故意問他:“徒弟,你不是說你在外麵有事嗎,怎麽現在又和我打起了遊戲啊。”


沈煜點了進入遊戲,他從背包裏找到耳機,插上耳機,笑著道:“師傅的邀請,我是不能拒絕的。”


第16章


沈煜的聲音依然那麽低沉,好聽,仿佛具有著天生的吸引力與誘惑力。


阮媛的眼睛輕輕眨了一下,她的睫毛也跟著顫抖。


不知為何她忽然就笑了,輕輕的像羽毛一樣落在沈煜心上,有些癢,但是沈煜卻撓不到。


“小徒弟,你真是很有趣。”阮媛說完這句話,深吸一口氣,隨即吐出。


沈煜在那邊聽得真切,他不懂女人的心思,對阮媛這一句話也感覺到莫名其妙,不敢亂接。


阮媛沒再多說什麽,她之前和顏小楓已經打過一局了,現在是星耀一五顆星,差一顆星到王者。


沈煜其實也是有硬實力的,更何況王者榮耀和英雄聯盟有很多很相似的英雄。


他也許真的隻是差一個能好好雙排的好隊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