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書房的門關上,沈母坐到沈賀旁邊,小聲問:“小煜真的在他們戰隊受欺負了?”


“哪兒能呢,他欺負別人還差不多,小煜那個性子媽一手寵出來的,您難道還不明白麽。”


沈母很是擔心的歎了一口氣,“可是我最近看了小煜的一些采訪,我總覺得他沒有以前開朗了。”


沈賀抬起手圈住自己老媽的肩,安慰道:“他是一個男人了,媽。有些苦難隻能自己品嚐了之後才能成長,我們在他身後好好支持,這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了。”


聽到這番安慰,沈母欣慰的點頭,他們兄弟和睦,這是她最願意看到的事。


沈煜聽到沈賀和自己說,事情都已經辦好了,他們戰隊到時候會被rs集體買下,重新整合,過段時間應該就會有消息了,讓他好好打比賽,他還等著沈煜給他賺錢。


掛了電話之後沈煜終於還是沒有忍住,窩在寢室的被子裏大哭了一頓。


他的聲音很小,但是還是被隊友們聽到了。


言光溪和其他幾個隊友紛紛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麽事,連忙上去安慰。


沈煜平緩好自己的情緒,深呼吸一口道:“我們應該可以不用被掛牌了,有人要來買我們的戰隊,以後你們也不用再擔心,戰隊不發你們工資了。”


第13章


沈煜的家境畢竟和他其他的隊友不太一樣。


這裏的幾個少年,有家境稍微好一些,家人也支持他們來打職業的。


也有家境一般,家裏不願意他們出來打職業,但是他們卻堅持自己的夢想,背井離鄉來打比賽。


每個人的背景都不一樣,但是他們唯一一樣的就是那一顆想要拿到冠軍的心。


他們需要證明自己,他們需要一場勝利。


可是這次春季賽他們這個戰隊隻拿了第二名,不是沒有實力,而是因為太緊張,太害怕,沒有發揮正常。


沈煜一開始是打的中單位置,為了團隊他主動去練習上單,打得成績不錯,就一直在上單位了。


而這一次春季總決賽,心不在焉的是他們的adc,李晚山。


李晚山家境一般,比沈煜還要小一歲,原本以為打職業可以賺錢,誰能想到現在這個戰隊俱樂部的老板直接拖了他們半年的工資。


還說他們拿到冠軍才會有錢發,決賽前夕,不知道是誰發出消息,說這個戰隊俱樂部的老板麵臨破產,他們很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了。


沈煜從小耳濡目染,當然明白商場上這些事情,李晚山被輪流安慰了一番,可是上場之後他還是被心裏的巨大壓力給擊垮了。


手抖,錯誤進場,謎之閃現,解說都不知道該怎麽給他們圓這個場。


聽見這個消息,原本眼神黯淡無光的李晚山小心翼翼的問沈煜:“你說的是真的嗎?”


沈煜點頭,李晚山臉上懊惱的表情卻更加深了。


沈煜覺得有些不對勁,“小三你再等等,不出一個月……”


“我已經同意轉會了,煜哥,謝謝你……”李晚山立馬就哭了出來,“但是我真的等不及了,如果我不去的話,沒有錢給我奶奶治病,我爸更不會讓我打職業了。”


在場的人都沉默了。


往往現實就是這麽殘酷,沒有人有權利指責他。


沈煜歎了一口氣,拍拍他肩膀道:“好,沒事,我們都尊重你的決定,不管在哪,都要好好打,保持初心,好嗎?”


李晚山點頭,抹了一把淚。


沈賀在電競這一塊投資的力度遠比沈煜原本說的五千萬不知道要多了多少。


高價買了幾個選手,把ad的空缺補上,rs戰隊正式開始運營。


再後來的事情,沈煜很少再去想了。


rs集團買下了這個戰隊,更名為rs戰隊,正式進軍電競行業。


高價從別的戰隊那裏挖來了兩三個成績比較出色的選手,被人調侃說是被豪門“包養”了,還說就算這樣也掩蓋不了他們的菜。


簽下股權轉讓協議,沈煜的手心那時候微微發燙。


沈賀把自家爹媽的意思給沈煜表明了,事情能做到的,家裏人都已經幫他做了,接下來的成績,還是要看他們自己。


沈煜點頭,他臉上的表情有些沉重。


“行了,別跟個小老頭一樣,簽完協議就滾回去訓練,夏季賽我不求你們有多厲害,但是我要看見戰隊的凝聚力,你是股東這件事我會把消息都壓下去,免得影響你比賽。”


沈煜點頭,“謝謝哥。”


家人是真的一直都對沈煜很好,可是沈煜不想回去,卻還是因為一件事。


那時候rs戰隊因為他和原先的幾個成員,一直都在被罵,處於風口浪尖。


沈煜的心理壓力也一直都很大,被罵聲淹沒的他開始慢慢變得有些自閉。


沈母趕快為他找了最好的心理醫生,常常去給他進行疏導,沈煜才開始慢慢的好轉。


沈父看著自己兒子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開始覺得自己當初支持沈煜去打職業的選擇簡直就是錯的。


他開始反對沈煜打職業,並且叫他立馬退役,甚至還親自放出話,如果他還想打職業,就不要再進這個家門。


很顯然沈父聰明了一世,卻在這個問題上糊塗了一時。


他實在是太在乎這個小兒子,也太擔心他因為打個職業賽把自己的心理搞出問題來。


沈煜那時候看完心理醫生,經過了幾個療程之後他的心態確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知道沈父的態度,那時候他笑地和他母親有些像。


“爸,您知道我這個性子跟您有十分像,我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您這樣,我會很難過。”


沈父長歎一口氣,臉上的表情很是陰晴不定。


沈煜還是被沈父放回了訓練基地,和上層領導說了一下,覺得他們很有必要請一個心理指導,給全隊的隊員都調整一下心態,不要太過緊張了。


沒過幾天,網上突然傳出沈煜的各種消息,什麽沈煜其實是富二代,還有人把他曾經拍過的全家福和剛來賽場時拍的照片做對比。


沈煜現在將近兩百斤,樣子慘不忍睹,但是他原來的照片別人也是有的,這麽一對比,那些無聊的吃瓜網民頓時又沸騰了。


他爹是rs集團的董事長,哥哥是現任執行官,母親是曾經高官家的女兒,家世怎麽看怎麽顯赫,怎麽就想不開來這打又苦又累的職業賽了呢?


吃瓜群眾幾乎是在一個晚上把沈煜的家世翻了個底朝天,還有人說沈煜現在其實是rs戰隊的股東,自己給自己打工,有個有錢的爹就是不一樣,戰隊都能買一個送給他。


還有人說沈煜是不是打不好職業隻能回去繼承家業了啊。


下麵有人說,他哥現在是現任執行官,輪不到沈煜做主,小兒子當然是想做什麽做什麽,家裏的重擔又挑不到他身上。


褒貶不一,沈煜被這些謠言吵得很煩。


他的隊友們知道之後其實態度也沒有多大的變化,照常訓練,但是沈煜還是有一些被影響。


他打電話給沈賀問到底是怎麽了,問他能不能查一查。


對於此事,沈賀也是很無奈,“沒法查,這位咱動不起。”


沈煜很疑惑:“誰?”


“咱爹。”


“他為什麽要這樣。”


“想逼你不打職業了吧。我有什麽辦法,咱爹什麽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邊的公關團隊都不敢找水軍,咱爹太彪悍。”


沈煜為了這件事其實憂心了許久,但是他的隊員們雖然也調侃了兩句,但是更多的還是感謝。


是因為有沈煜,才能有現在的rs,相比起之前,他們其實已經好了太多。


過了一段時間,這件事情突然峰回路轉,不知道是沈賀請了水軍還是怎麽,很多人開始紛紛跪舔沈煜,沈煜很是心煩。


有了關注度之後就更加要打好比賽,證明自己,他爹的這一波操作,直接讓沈煜兩年都不敢回家。


第14章


回歸現實。


沈煜沒有收拾行李,他隨手拿了一個大一點的深藍色背包,裝了些平時必備的東西,然後連夜開始訂機票。


他回了沈賀消息,“行,我現在訂機票,過兩天就回去,不用和媽說。”


那邊一分鍾之後回複:ok。


腦子變得有些昏漲,沈煜抬眼看了一眼掛鍾,淩晨一點。


他這個哥哥這麽晚不睡,也是不知道在幹什麽。


沈煜去衝了個澡,把頭發吹幹後就躺下了。


他趕了最快的飛機到達b市,沈賀說派了人來接他。


機場人很多,沈煜帶了副墨鏡,今天的天氣看起來很是糟糕,烏雲密布,狂風大作,幸好他來的及時,否則到時候飛機延誤麻煩就大了。


“小少爺。”一個穿著西裝的魁梧大叔走到沈煜麵前,十分恭敬,“我是大少爺派來接您的。”


沈煜點頭,迅速上車。


剛坐上車,雨就傾盆而下,沈煜坐在後座上眯著眼睛,有些困倦。


司機也不敢說話,到達沈家的時候已經將近晚上七點了,雨也慢慢停下,園子裏的花也被衝落,花瓣撒了一地。


深園,沈家之居所。


皆是按照沈母的喜好來裝飾,園中的一筆一畫都是心意。


沈煜差不多也已經睡飽,他下車之後還要步行一段。


深園內不許車輛通行,他走在一片由鵝卵石鋪就的地上,內心突然無比寧靜。


有傭人看見他連忙喊了一聲:“小少爺回來了!”


沈煜在心裏歎了口氣,每次回家都是這樣,離家久了都感覺有一絲不自在。


沈母聽見傭人的聲音,連忙站起來往大門走著,沈煜剛進內庭,把包遞給旁邊的傭人,還在換鞋。


他抬頭一看就看見了沈母,叫了一聲“媽”,沈母直接就過來抱住了沈煜。


這個兒子高她太多了,沈母拍拍他的背,然後鬆開他小聲道:“你爸知你回來了鐵定開心,我剛剛才看見他笑了一下,你哥哥和長淵也都在,這麽晚了還沒吃飯吧,快來。”


沈煜被沈母領著去了餐廳,餐廳的裝飾也十分有韻味,桌子椅子一眼望去都是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