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放下咖啡杯,拿手捂著嘴。


現在她顧不上舌頭疼,心思全部在手機上。


兩分鍾又過去,一切如常。


時間從沒有像今天這麽慢過。


裴寧打開手機,集團群裏沒任何消息,相關熱點新聞也沒有。


她摁掉屏幕。


沒過幾秒,她再次解鎖。


來來回回。


反反複複。


她暗暗呼口氣,還有十多分鍾就到開會時間。


到底是哪裏出了岔子?


九點十九分,裴寧起身,帶上資料準備去會議室。


她剛站起來,手機震動起來。


公司工作群裏炸開了鍋,她點開,長長地籲了口氣。


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來。


隻不過,這還是第一步。


裴寧放下資料,認真看群裏的消息,跟她預想的一樣。


群裏跟邵之昀有關的消息瞬間刷屏。


說起演技,爐火純青她靠不上邊,可也不算拙劣。


她小跑著向邵之昀辦公室那邊,到了門口,她氣息不穩,“姐夫,你看群裏的消息沒?”


邵之昀臉色鐵青,表情凝重,他正在發呆。


過了幾秒他才注意到裴寧在門口,“你也看到了?”


裴寧點頭,走進來,“是他們正常稽查,還是?”


邵之昀對裴寧沒有任何防備之心:“一看就是有人故意舉報。”他在等電話,不知道他有多少資料在有關部門。


剛剛他接到電話,簡直一個晴天霹靂。


他和團隊裏幾個人被舉報了,舉報他們操控證券市場,私下違規操作。


證據到底有多少,他現在不得而知。


不過剛才熟人給他打電話,說證據應該不是偽造,因為合同上麵是他的簽名,那些都是上不了台麵的合同。


裴寧神情焦急,卻也沒多問。


邵之昀看著她,她本來就是行業內的人,這些操作她也司空見慣,問的多了那就是裝傻。


裴寧:“現在怎麽做?我能幫上什麽?”


邵之昀:“今天的早會你主持,先安撫他們一下。”因為不僅是他被舉報,他們管理層四個人的材料都被送了上去。


裴寧又問:“姐夫,你給西城打電話沒?”


邵之昀瞅著她,“你沒打?”


裴寧搖頭:“還沒來得及,我也不知道具體什麽情況,還是你跟他說吧,看看怎麽應對。”


邵之昀還算鎮定:“等會兒,我等個電話,看看到底什麽情況。”然後又想起來,“網上的新聞呢?”


裴寧:“我現在就跟集團的公關部聯係。”她趕緊撥了電話過去,那邊告訴她,正在處理。


看來集團領導也已經知道了。


邵之昀眼神冷靜,一直盯著暗下去的電腦屏幕看。


這次消息大麵積流出,就是在針對他。


手機響了,他立即拿起來,結果是嶽父打來的。


他看了幾秒,沒接。


辦公室的門直接被推開,是其他三人。


看到裴寧在,他們愣了下,然後點點頭打招呼。


裴寧起身,“姐夫,我開會去了。”


邵之昀:“嗯,辛苦了。”


“應該的。”


裴寧快步走出去。


辦公室門關上。


先是沉默了數秒。


有人問:“現在知不知道有多少舉報上去的材料?”


邵之昀搖頭,他虎口摩挲著下巴,若有所思。


那人接著問:“那...下午那個交易?”


邵之昀沒應聲,還在沉思。


另一個人說道:“葉總大概會讓其他團隊接手,畢竟我們現在處在敏感期,他也不放心再把那麽重要的項目交給我們,況且還是他授權的。”


邵之昀看向他們,這才吱聲,“說說你們的看法。”


“能有什麽看法?不是競爭對手就是姚熙,別的我們也沒得罪誰。”


“競爭對手好像也沒必要,說句不好聽的,我們都是一丘之貉,大家幹了些什麽,也都心知肚明。”


其他兩人:“...”


好像也沒法反駁。


有人附和了句:“如果是姚熙,那她就是就給我們提個醒,估計也就是一些違規操作的材料,頂多警告罰款。”


“嗯,姚熙這女人可比男人還狠。”


“那也沒辦法,不狠,她們熙和也保不住,兔子急了都還咬人。不知道她還有什麽損招對我們。”


正說著,邵之昀手機響了,是熟人打來的。


邵之昀立即接聽。


那邊說:“舉報人是分兩部分進行舉報,一些不重要的舉報材料發給了所有人,那些重要的實質性證據隻抄送了部分人員和領導,重要的那部分材料我暫時還看不到,估計他們會很快走流程,稍後有進展我再給你打電話。對了,我這就把舉報的郵箱給你。”


邵之昀:“謝了,兄弟。”


“老大,怎麽說?”


邵之昀:“還有點棘手。”


手機震動了下,那邊把郵箱發過來,就這一個郵箱,貌似也查不出什麽蛛絲馬跡,就算查到了,也沒什麽意義。


不過他還是讓信息部的人查了。


從事情爆出來到現在,已經過去二十多分鍾,葉西城不會不知道,他那邊才晚上七八點,也不會休息。


可葉西城一直沒給他打電話,估計是等他主動坦白。


邵之昀點了支煙,把煙盒扔到茶幾上給他們幾個。


很快,信息部門的負責人過來匯報,那個舉報的郵箱,沒查出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所有的痕跡都被抹去。


正聊著,邵之昀手機上有郵件進來的提示聲,是華寧集團發來的,董事會臨時決定,暫停他們四人的所有工作,配合相關部門調查。


邵之昀叉掉郵件,‘嗬’了聲。


董事會那幫老狐狸,向來都是丟卒保車,利益比天大。


剛才知道自己被舉報了,他就已經預料到,他在華寧投資是待不下去了,因為集團董事會那幫子不會容他。


嶽父又打來電話,他思忖兩秒,不接也不行。


“喂,爸。”


嶽父想壓住火氣的,可是沒壓住:“邵之昀,你這個混賬東西,你糊塗了是不是!”


邵之昀沒說話,想要抽煙,沒找到,剛才被他扔到了茶幾上。


嶽父喘著粗氣,“你又不缺錢,你摻和這渾水幹什麽!這就跟賭博一樣,你知不知道!你非得把自己把我們一家給作死你心裏才舒坦是不是!你老實跟我說,你到底幹了多少混賬事兒!”


邵之昀淡淡道:“忘了。”


嶽父:“......”


氣的直接掛了電話。


邵之昀把手機關了靜音,其他人也是麵麵相覷。


他讓他們先回去,把手裏的工作做個交接。


董事會對他們的處理肯定不止暫停工作這麽簡單,後麵還不知道有什麽驚濤駭浪等著他們,畢竟現在的人最熱衷的就是落井下石。


至於舉報的那些材料,等知道另一部分,再商量怎麽辦。


他們幾人離開。


邵之昀把手機丟桌上,靠在椅子裏閉目養神。


現在最窩心的不止是邵之昀,還有姚熙,她怎麽都沒想到,邵之昀發生了這樣的事。


看完消息,她揉揉眉心。


“確定不是謠傳?”姚董看著姚熙,問道。


姚熙:“不會,問過證監那邊的人了,舉報材料他們都接收了,這事兒鬧的還挺大,華寧投資本來就樹大招風,同行那麽多人盯著,想壓也壓不下去,聽說上麵領導親自催辦。”


姚董點點頭,也沒太放心上:“看來邵之昀沒少得罪人,正好給對方抓住了把柄來整他,不知道嚴不嚴重。”


姚熙:“誰知道呢,這種事可大可小,說不定就是罰款警告,也有可能會因此進去,就看葉家舍不舍得下本錢了。”說著,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