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他自己。


嗯,這臉呀,還真有點疼得慌。


葉西城那邊還在介紹,那麽多爺爺奶奶,伯伯伯母叔叔嬸嬸還有姑姑姑爺,他一一都介紹給裴寧。


全部介紹下來已經是十幾分鍾後。


最後介紹的是葉董還有葉太太。


葉西城表情很淡,“這是我爸,這是我媽。”


裴寧感覺自己手心都出了汗,咽了下唾液,“葉伯伯,伯母好。”


葉董臉色還是鐵青,他周邊的人剛才一直在看他,因為所有人都了解他的性格,他肯定是不會同意西城找這樣的女朋友。


可葉西城明顯是故意要跟他作對了,現在大家就想看他什麽態度,特別是常家夫婦。


在葉西城說裴寧是他女朋友時,常家夫婦的麵子盡失,就算葉西城最後也給了台階下,可大家都不是傻子。


一個個的,心知肚明。


葉董再生氣,可他是看著裴寧長大的,從她五歲到現在,跟親閨女一樣,他還能怎麽說?


他平複好氣息,點點頭,“嗯,有空跟西城回家吃飯。”


就這一句話,大家基本就知道什麽意思了。


一切仿佛塵埃落定,卻又暗藏波濤洶湧。


老爺子打破尷尬的氣氛,說邊吃飯邊聊。


他們紛紛按照以前習慣的位子入座。


常歆想要離開,卻被父親眼神製止。


她幽怨又隱忍的看著父親:“爸...”


“回家再說!”


常母拍拍女兒,帶著她過去。


葉西城牽著裴寧去了外麵,裴寧的手心全是汗,她現在才明白過來到底怎麽回事,葉西城將她抱在懷裏,“謝謝你沒走。”


“我想過要走。”


“我知道。”


裴寧也伸手抱住他,“你把常家徹底得罪了。”


“你說反了,是常家徹底把我得罪了。”


“......”


葉西城撫撫她的頭,示意她:“先去吃飯,既來之則安之。”


裴寧長長籲了一口氣,現在的心情已經不能簡單的用開心或是不開心來形容,後麵就是懸崖峭壁,已經沒了退路。


飯桌上,家裏小輩對她的態度都不錯,可能是給葉西城麵子,她們對她自然卻又親切,期間她們都對david感興趣,她就當翻譯,一頓飯下來,倒也吃的愉快。


葉西城跟時景岩碰碰杯,“謝了。”


時景岩:“見外。”


兩人把半杯酒都喝了下去,之後就聊起工作上的話題。


一個多小時後,這頓飯就結束。


葉家每次聚餐基本都是全天,下午大家一起聊聊天打打牌,晚上繼續吃,玩到半夜才散。


常家現在是半秒鍾都不想多待,吃過飯就跟老爺子說,回去還有事。


老爺子明白他們什麽心情,親自送他們下樓。


老爺子歎口氣,無奈又愧疚,用力拍拍常父的肩膀:“今天這事兒,大伯對不住你們,讓丫頭委屈了。”


常父早就知道裴寧,沒想到葉西城今天來真格的,什麽麵子都不顧,他到現在都如鯁在喉,可場麵話還得說:“大伯,這不怪您,是我們沒了解清楚,還以為西城跟裴寧也是鬧著玩玩,哪知道他是認真的,讓您為難了,您可別往心裏去。”


又寒暄幾句,常家人離開。


老爺子回宴會廳時,正好遇到葉董跟葉西城出來。


“大伯。”


“爺爺。”


老爺子點點頭,“你們這是?”


葉董:“出去抽支煙。”


老爺子心裏再不痛快,可卻是家裏最權威的長輩,該有的氣度不能丟,總不能跟個小輩去一般見識,他多說了幾句:“常家那邊肯定不高興,可都已經這樣了,裴寧還在裏麵呢,你就別跟西城吵了。”


葉董:“不吵,聊兩句。”


到了抽煙區,葉董自己點了支煙,看都沒看葉西城。


葉西城在父親對麵坐下,雙腿自然交疊,用打火機漫不經心敲著煙盒,父親沒說話,他也沒吱聲。


葉董半支煙已經抽下去才說話:“葉西城,你能耐了,你現在連你老子都不放眼裏了!你什麽都不顧!也不對,你倒是為寧寧考慮的挺周到!”


他先讓景岩把寧寧以朋友的身份介紹給大家,寧寧跟他們葉家遠房親戚又是老鄉,親近感無形增加,寧寧本身又優秀,大家對寧寧除了誇獎沒別的。


因為不是以女朋友身份在見家長,寧寧後來也不在乎了,跟幾位長輩聊的還算投機,表現特別加分。


然後他才來那麽一出,打了大家一個措手不及,又不得不接受。


葉董吐出煙霧,氣的心口發疼,“來都來了,你就不能安安穩穩給我吃頓飯!好好的你非要給我整幺蛾子!我是沒叮囑過你,還是要拆散你跟寧寧了?我前天是怎麽說的?你怎麽決定我不管,你還想怎樣?!”


葉西城沒說話,側臉看向窗外。


葉董又用力抽了一口,把煙頭用力在煙灰缸揉熄,“做生意最忌諱得罪關係網裏的人,你就不能給常家一個台階?”


葉西城輕描淡寫:“嗯,確實,做生意最忌諱得罪關係網裏的人,常家連這個基本常識不會不懂吧?既然懂,他們還得罪我?”


“你!”葉董一噎。


葉西城今天出來跟父親說清楚,完全是為裴寧著想,不想她回去後自責。


他說:“爸,您得搞清楚一點,不是裴寧非要嫁給你們家,是你們的兒子求著她回來的,她憑什麽要一次次委屈自己成全我?如果常家跟我大爺爺是真的不知道我有女朋友,我今天這麵子怎麽也會給。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他們在幹什麽?”


葉董也是心力交瘁:“我不是跟你說過,可能他們覺得你跟寧寧是逢場作戲,他們沒想那麽多。”


葉西城笑了聲,“逢場作戲?我真要是在外麵胡搞的人,你覺得常家會把自己閨女往火坑裏推?”


葉董張張嘴,無言反駁,又點了支煙。


葉西城淡淡來了句:“他們看上了我當他們常家的女婿,那他們有沒有問過我,我願不願意?他們高攀的起嗎?”


葉董:“......”被煙霧嗆了一下。


葉西城也含了支煙在嘴裏,火機都打著了,又熄滅。


他拿下煙彈了彈,一些話堵在心裏,不說也不痛快:“我那天專程找了大爺爺,我跟他說,我有女朋友,大爺爺沒接話,我知道,他跟您一樣。你們骨子裏的自視甚高,讓你們理所當然的以為,像寧寧那樣沒什麽背景的,就應該委屈自己,成全你們的麵子。”


他把煙頭用力撚了撚:“至於常家,他們是調查了寧寧的家庭背景,沒放在眼裏,正好又了解您的脾氣,他們以為我會什麽都聽您的。”


沉默片刻,葉西城說:“您覺得我小題大做,沒給大爺爺麵子,沒給您麵子,沒給常家人麵子,那你們給我麵子沒?明知我對寧寧怎麽樣,還非要讓我為難。他們都不考慮我的感受,還指望我讓他們好受?今天我要是不拿出我的態度,以後誰都能以各種理由來對我的婚姻指手劃腳。”


今天是三十年來,葉西城跟父親說話最多的一次,打破了記錄。


葉西城覺得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挺沒意思的,“我不喜歡說話不是我不會說,因為我不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別人。可常家人碰觸了我最在意最珍視的東西,我的尊重隻給那些值得尊重的人。”


頓了下,“爸,如果您非要扯上生意,那我再多說兩句,過去六年,我全年無休,帶著華寧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我圖什麽?就是用來換我婚姻的自由。”


葉董彈彈煙灰,沒吱聲。


葉西城把手裏的煙丟到煙灰缸,站起來:“常家不是覺得沒經過葉家長輩認可就不作數麽,那我今天就當著他們麵,給寧寧官方認可,省得他們自以為是白忙活。我先進去了。”


說完,他抬步離開。


第二十四章


宴會廳裏,裴寧靠著葉太太坐,一直聊些無關緊要的,吃飯前發生的一切誰都沒提及。


葉太太問她:“剛才吃飽了沒?要是沒吃飽等會兒跟西城回家,我讓廚師準備些吃的。”


裴寧:“吃了不少,下午我跟西城還有事。”她找了個托辭,現在葉董正在氣頭上,她還是不要去葉家給他再添堵。


她餘光掃了眼門口那邊,也不知道葉西城跟葉董有沒有起爭執。


葉太太瞧出她的擔心,寬慰她:“沒事的,你葉伯伯什麽脾氣你還不了解?他要想生氣就讓他生,過兩天他覺得沒意思自然就消了。你不用往心裏去,跟你沒關係。”


她從包裏找出一根發圈,“你今天的衣服適合把頭發紮起來。”


說著,葉太太站起來,把裴寧放下的長發攏在手裏,也沒用梳子,給她紮了個鬆散的丸子頭。


這也不是葉伯母第一次給裴寧紮頭發,裴寧沒什麽不習慣,就是今天場合特殊,葉伯母用這樣的方式在告訴家裏人,認可了她這個兒媳婦。


這時葉西城走進來,裴寧心裏踏實了。


葉太太問,“你爸回去了?”


葉西城:“沒,在懷疑人生。”


“......”葉太太:“我去看看,你跟寧寧要是有事你們就先去忙。”她也猜到裴寧不想留在這。


葉西城:“嗯。”


等葉太太離開,裴寧靠近葉西城,“吵架了?”


葉西城看著她:“吵什麽架?”


裴寧:“明知故問,除了我你們還能吵什麽?”


“沒,抽了根煙。”葉西城牽著她:“跟家裏長輩打聲招呼,我們回家。”


裴寧看了一圈,所有人都在,“現在就走好嗎?”


這樣的問題葉西城沒答,帶她跟家裏長輩簡單道別,又去找時景岩,時景岩正教david打麻將,他們那桌不時就笑出聲。


“西城哥,你過來打。”有人起身要讓位子。


葉西城:“你們玩,我跟寧寧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