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涵:“......”突然懵了。


明明心狠手辣的是她姚熙,現在竟然把髒水都潑到她身上。


她脫口而出:“姚熙,你有病吧!”


姚熙:“該去醫院的是你。”直接切斷電話。


她盯著手機屏幕籲口氣,莊涵其實壓根沒證據,四年前的莊涵就是戀愛腦,隻想著能跟葉西城在一起,其他的她壓根想不到那麽遠。


莊涵現在給她打電話無非是要從她嘴裏套話,然後再以這個錄音為證據要挾她。


姚熙揉揉眉心,她當初可能腦子進水了,竟然招惹了莊涵這麽沒腦子又性格偏激的女人!


她現在哪有時間顧這些,熙和那一攤子就已經夠她忙活了,她現在是最不希望裴寧有事的那個人,裴寧安穩,葉西城心情就好,不至於把熙和往死裏弄。


姚熙睡不著了,掀被子起床,點了支煙。


思來想去,她把剛才那段錄音直接發給了葉西城。


又發過去一條文字信息:【葉總,不好意思那麽晚了還打擾你,我實在沒辦法,之前我確實糊塗過,在知道你跟裴寧分手兩年後,慫恿莊涵去挑撥你跟裴寧的關係,求原諒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也不想給自己開脫,那次確實是我的錯。可莊涵一次次拿這件事要挾我,讓我再阻止你跟裴寧複合,我不想讓這些事把原本熙和跟華寧的正常商業競爭弄成惡意打擊報複,我也不想因為這些糟心事影響我商業上的決策,隻好將隻錄了一半的錄音發給你,隻是想讓你知道,我無意摻和你跟裴寧感情的事,我眼裏隻有利益,為了利益我會不擇手段,但為了愛情我還不至於。再次說聲抱歉,打擾了。姚熙。】


葉西城收到錄音和消息後,思忖片刻,直接將這些原原本本轉發了出去,又打了個電話。


那邊全是歉意,他也不好說什麽。


通話結束,葉西城問司機:“莊涵的車還跟在後麵?”


司機向後瞅了眼:“好像在路邊停下來了。”


葉西城吩咐道:“回別墅。”


他揉揉眉心,莊涵跟姚熙哪個都不是善茬,隻不過莊涵偏激,姚熙心機。


姚熙之所以把莊涵給賣了,還把自己說的很無奈很無辜,不過是因為怕他用其他手段對付熙和。


而莊涵,原本想要從姚熙那裏套話,哪知道被姚熙識破,姚熙將計就計,對她進行反套...莊涵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跟姚熙玩心計,她哪是對手。


司機又瞅了眼倒車鏡,後麵的車沒跟上來。


莊涵拿著手機的手都在哆嗦,長這麽大,父親是第一次對她發飆,她眼淚一直往下掉。


“莊涵,你是不是非要把我和你媽媽作死你才甘心!葉西城電話都打到我這裏來了,你說但凡他要忍得住他會連麵子都不顧了嗎?三更半夜你不回來還跟蹤他,你到底想幹什麽!你出車禍那次,裴寧跟葉西城已經知道你所作所為了,葉西城還是把醫院的事情安排妥了,他是不想跟你計較!裴寧是照顧我們長輩的交情,再不情願還是來醫院了,你又是怎麽做的!姚熙也是你能招惹的嗎?她三兩下還不弄死你?!趕緊給我滾回來!”


淩晨四點多,天際仿佛泛著一點白。


姚熙把煙滅掉,莊涵是解決了,可眼下跟葉西城還有一場硬仗要打,不知道項氏那邊到底哪裏出了差錯,項董忽然不願再續簽合同,直到現在,項氏高層還在僵持著。


五點鍾時,葉西城回到了別墅。


沒想到廚房的燈亮著,母親正在忙活。


“媽,您怎麽起這麽早?”葉西城也進了廚房。


葉太太嚇一跳,盯著他上下打量一番,“你是...?”


葉西城:“剛回來。”


葉太太不滿:“你幹什麽去了你剛回來?”她走近聞聞葉西城的衣服,都是酒味,“應酬還是玩的?”


葉西城:“四哥過生日,多玩了會兒。”路上被莊涵耽誤了那麽久他就沒說,他跟莊伯伯說了,這件事他父母不知道,他也不想因為莊涵,影響了兩家大人三十多年的交情。


這個也是裴寧的初衷。


葉西城岔開話題,“媽,您怎麽起來這麽早?”


葉太太:“高興地睡不著,你爸比我起的還早,三點多就睡不著,非要跟我聊聊天。他已經連著好幾天都這樣了。”


葉西城:“......”


竟然比他都瘋狂。


葉西城衝過澡換了幹淨衣服才去裴寧的臥室,她睡得正香,他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在她旁邊躺下。


裴寧像感覺到他來了一樣,朝他那邊湊湊,葉西城把她環在懷裏。


本來以為自己一夜沒睡,會很困,後來抱著她也沒了睡的心思。


裴寧的生物鍾在六點左右,剛六點過了幾分鍾,她就自然醒了,睜眼就是在葉西城的懷裏,他親親她,“早。”


裴寧迷迷糊糊的,摟著他的脖子,“昨晚什麽時候回來的?”


“挺晚的。”


“好玩嗎?”


“還行。”


裴寧想著昨晚他唱歌,嘴角不自覺噙著一抹幸福,把臉在脖子裏蹭蹭。


葉西城感覺她好像哪裏不對,問她笑什麽。


裴寧抬眸,“我笑了嗎?”


葉西城在她若隱若現的梨渦上親著,可能是他自己心情好,就感覺所有人都是笑著的。


兩人黏在一起,又抱著睡了一個回籠覺。


一直到七點兩人才起床,葉西城還是犯困,硬撐著起來。


下樓時,葉西城說今晚早點回來陪她。


裴寧問:“今晚不忙?”


葉西城:“回來加班一樣,正好去公寓那邊把一些東西收拾好帶過來,你用著方便。”


裴寧還不忘叮囑:“書房裏我兩個筆記本還有一些資料你都給我拿回來。”


葉西城都能猜到那些資料是什麽,“你不是說了你不再摻和?心裏就別成天想著了。”


裴寧答應他:“我不瞎摻和,晚上我們兩人可以互相討論討論,不然思維就被困在一個框框裏出不來。”


葉西城考慮片刻,就答應了她。


這幾天裴寧一直忙著投資氫能燃料電池的可行性計劃報告書,昨天晚上下班前她把報告書交給了賀競南,等著今天上會。


上午不忙,她還想著約姚教授的事情。


不知道姚遠忙不忙,她先給姚遠發了信息。


間隔不到五秒,她手機響了,姚遠直接給她打來電話,言語間掩飾不住的驚喜:“學姐,你在哪?”


裴寧說在北京。


姚遠莫名鬆口氣,之前打了她那麽多次電話,不是停機就是關機。


裴寧最近發生的那些事,他都知道了,心裏著急,卻怎麽都聯係不上她,他害怕她走極端,畢竟這世上她再也沒什麽牽掛了。


他上個月還給他朋友,也就是裴寧閨蜜打電話,問裴寧在哪,朋友說她也聯係不上。


裴寧說:“我現在沒事兒了,挺好的,謝謝你。”


姚遠這段時間休息,他退出遊戲,把電腦屏幕關了,這才想起來問她:“對了,你找我什麽事?”


裴寧就沒再跟他繞彎子,“我想約姚教授又怕打擾他做實驗,想從你那裏打聽一下他的休息時間。”


姚遠笑著說:“也就是你,換成我姐我都不一定給約。”


“姚熙見姚教授還得預約?”


“如果是公事那肯定要約,我爸這個人最不喜歡跟生意人打交道,他想的東西都特別簡單。”


因為是裴寧找他幫忙,姚遠特別爽快,一口應下來,說約好了時間就給她打電話。


忙完手頭上的工作,裴寧閑著無事,從作廢的材料裏撕下一角,又找了幾隻熒光筆出來開始畫畫。


她在開頭處畫了一枚墨綠色的小葉子,然後寫到:


見字如麵


工作時想了你大概兩三秒:)


一杯咖啡,給你勞累時提提神~


愛你的--


她沒寫名字,挑了支紅色的熒光筆,畫了一朵小玫瑰。


這張紙掌心大小,裴寧折好,帶著手機離開辦公室。


這棟大廈的十二樓是餐廳,中西式都有,還有各式茶飲。


她從手機上先下了訂單,然後直接去了十二樓,將那張紙片送給服務台,叮囑她們打包時將這張紙片一起放進去。


葉西城收到咖啡是在半小時後,他當時正要去會議室開會,秘書提著咖啡進來,聯係方式是秘書辦的座機,下單人卻是葉西城的英文名。


葉西城納悶,卻沒表現出來。


他放下筆記本,將咖啡拿出來,咖啡杯的杯壁上粘著一張紙片,撕的很不規則,看到那枚葉子,他笑了笑。


他看了眼手表,在紙片的背麵寫上收到咖啡的具體時間,然後將紙片小心翼翼的放在錢包裏。


錢包內層還有一片烘幹的葉子和一片心形的玫瑰,當初也是裴寧給他的,意思是love小葉子。


這時敲門聲響,葉西城:“請進。”他把錢包收起來。


進來的是萬特助,提醒他:“葉總,還有十分鍾開會。”


葉西城點頭,“馬上過去。”他拿起水杯去了衛生間,把杯子裏泡好的茶倒掉,快步走去外麵,將打包杯裏的咖啡倒在自己杯子裏。


萬特助:“...”


就一杯咖啡,看把他給忙的。


不用想也是裴寧送給他的,都寫在了臉上。


葉西城拿上杯子,邊看手機邊走出辦公室,他從表情圖裏找出一張兩隻小熊親嘴的圖片發給裴寧。


裴寧當時正喝水,被嗆到了。


她笑:【你還有表情圖啊?】這個萬年不發表情的男人,竟然還有表情包。


葉西城很認真的回她:【嗯,都是這幾天在群裏收藏的,以後跟你聊天時用。】


裴寧:“......”


笑的更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