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你陪我去敲門。”他就不信邪了!他抱著芋圓第三次出門,準備再去試一試,經過玄遙的廂房時,忽地門開了,玄遙從中走了出來。


芋圓說:“你方才不是說師傅不在房裏麽?”


玄遙微微挑眉,一臉鎮定地道:“怎麽了?”


奎河探頭往玄遙的廂房裏看了看,跟方才一模一樣,隻是多了一個師傅,“沒什麽沒什麽,大概我方才眼花,沒瞧見師傅吧。”


玄遙道:“阿憐醒了麽?”


奎河道:“正要去叫她。”


玄遙走向走廊頂頭的天字一號房,輕敲了敲門扉。不一會兒門開了,阿憐身著一襲紫色紗衣從中走出來,婉若仙子下凡,癡癡地凝視著玄遙。


奎河瞪大眼,嗶了狗了,他明明敲了兩次門都是虯髯大漢,怎麽輪著師傅去敲門,就是阿憐出來了?


奎河十分鬱卒,跟在玄遙身後下了樓梯,誰知到了二樓,天字二號房的虯髯壯漢剛巧也出門,一瞧見奎河便嚷了起來:“臭小子!方才是不是你又來敲我門了?!”


奎河一見那虯髯壯漢,頭皮發麻。


玄遙唇角微勾,身體擋住了那壯漢的去路。


“你是個……”虯髯壯漢方要發怒,卻在對上他的一雙黑眸之後一下子呆住了,等清醒


過來,摸著腦袋傻傻地自問,“哎?我這是在哪?我這是要幹什麽去?”


奎河明白師傅這是替他解難。


玄遙氣定神閑地下了樓梯。阿憐跟在他的身後,掩著嘴,忍俊不禁。


一行人隻有芋圓不明所以。


玄遙挑了最角落的位置,安靜又隱蔽。


一頓早膳下來,奎河一雙眼睛盯著師傅看了又看,總是覺得哪裏不對。


玄遙將一個大肉包丟在他的碗裏,道:“好好吃飯,別亂想。”


奎河狠拍了一下大腿,頓時想明白過來。不是他眼花,也不是房間的號牌有問題,是師傅設了結界啊。所以,方才師傅那句也是警告。他乖乖地啃著大肉包,隻要師傅高興就好,反正他已經當阿憐是小師娘了。


忽地,玄遙以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問阿憐:“還痛麽?”


阿憐低著頭喝著粥,一下子羞紅了臉,搖了搖頭。


昨夜他給她抹的綠色藥膏真是靈丹妙藥,今晨醒來完全沒有絲毫的不適。他也問了她同樣的一句話,她搖了搖頭之後,就發現他眸底的顏色完全變了。方要起床,便被他又按了回去,隻是眨眼的瞬間,兩人身上的衣物全數消失。她本以為還會像昨夜初次一樣疼痛,可是當彼此完全契合之後完全超乎她的想象,就在她以為自己快要癱化成水之時,身體被刺激後的酥麻一下子遍布四肢百骸,那一瞬間腦子裏完全一片空白,忘記了一切。整個人猶若大


海中的一根浮木,隨波逐流,沉沉浮浮……她也終於明白為何人世間有那麽多的男男女女沉淪於此。


他咬著她的耳朵說,若不是昨夜心疼她太累,其實替她沐浴時就想狠狠再要了她。


這色胚子……


奎河第一次來敲門的時候,她驚慌失措,好似正在偷情的狗男女就怕被人發現,而他一派氣定神閑,不急不徐,擁著她不肯起床。她推攘了幾次,才將他趕下床。他慢吞吞地穿好衣衫,不情願地穿牆而過離開她的廂房。


胸前還有些脹痛,這痛感倒是與幾個月前那次醒來好像。她在更衣的時候,刻意瞅了一眼,胸前滿是昨夜和方才留下的痕跡,與那夜醒來之後發現的印跡幾乎一模一樣,而且他說他想了幾個月,也就是說幾個月前她昏沉的那三夜就差點就與他……是因為胡亂將她迷暈了麽?


啊——這家夥平日裏看起來一本正經的,沒想到背地底竟然都在想這些……真是個色胚子。


她抬眸瞅了他一眼,他神態自若,正是印證了什麽叫做道貎岸然。


他收到她睇來的視線,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道:“臉怎麽這麽紅?”


還問!一想到昨晚和今晨,她連耳朵根都紅了起來,就差沒將臉埋進碗裏。


他輕勾了唇角,附在她的耳邊輕道:“習慣就好了。”


還說!她衝著他翻了個白眼,將手中掰下來的半個包子塞進他的嘴裏。


芋圓用爪子捂住眼睛,


他快要被這對男女總是肆無忌憚的秀恩愛戳瞎了眼。受不了!他要去冥界找他的婉心。


奎河則是乖乖地全程將臉埋在飯碗裏,一言不發。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背棄(9)


“待會吃完我們就要回去了麽?”阿憐的語氣裏滿是依依不舍。


玄遙看出來她的憂慮,“多待幾日也無妨。”


“好好好!”阿憐興奮地直點頭。


“待會可以先在城裏逛一逛。你不是想要坐船回去麽?等回程的時候再去渡口坐船。”玄遙伸手將粘在她嘴角的麵屑取下。


“嗯嗯嗯。”昨日初到,匆忙趕著喜宴,經過武昌城內最繁華的地段,她瞧見不少有趣的玩意兒。


離開客棧,阿憐便拉著玄遙直往最熱鬧集市奔去,一路摸著各種稀奇的小玩意兒。半個時辰未到,玄遙和奎河師徒二人的手中掛滿了東西,就連芋圓的腦袋上都頂著一個木雕的麵具。


這女人,隻要一逛起街來就刹不住。阿憐一手抓著冰糖葫蘆,一手抓著棉花糖,像隻紫色的蝴蝶在街頭四處飄舞。


玄遙旨在隻要她開心就好,絲毫不用擔心東西搬不回廣陵。


阿憐玩得不亦樂乎,這一待便在武昌待了好幾日,甚至還花了重金向武昌最有名的天寶閣酒樓大廚學會了清蒸武昌魚這道名菜,等著回去大顯身手。


終於要啟程回廣陵,阿憐有些依依不舍,嚷著以後還要來武昌玩耍。


剛踏出客棧,正準備坐馬車去碼頭,恰巧撞見楊廣德帶著下人前來,“楊某真是孤陋寡聞,不知玄先生大名,失敬失敬。前幾日招待不周,還請玄先生海涵。今日特在別院設宴,不知玄先生能否賞個臉?





玄遙想都沒想,便回了:“抱歉,我們已經在武昌耽擱了不少時日,廣陵還有很多事,這就準備回程。”


楊廣德立即又道:“隻是一頓便飯,不會耽擱玄先生太久。別院就在前麵的一條街,離著不遠。”


玄遙依舊不客氣地回絕:“不必了。”


阿憐拉了拉他的衣袖,小聲道:“你不給媚姬姑娘一個麵子麽?”


其實從楊廣德開口說第一句話時,他便一眼看穿楊廣德,無事獻殷勤,必有所求。而有求於他的人並非是楊廣德,是那個躲在遠處的馬車裏不肯露麵的人物,楊廣德不過是受他所托罷了。


玄遙揚眉,道:“為何要給她麵子?”


阿憐聳了聳肩,“好吧,估計她一點兒也不想你去楊府的別館,巴不得你早點滾蛋。”


“玄先生,請留步。”楊廣德急得滿頭大汗。


萬沒想到玄遙是這般難搞之人,難怪昨日向媚姬提及此事時,媚姬便嗤他一臉,說玄遙肯定不會幫忙的,別白費心機了。他當時還奇怪,不是同鄉麽?而且特地攜了夫人千裏迢迢過來賀喜,怎的也會給三分薄麵吧。媚姬更是衝他翻了一個白眼,說當她什麽也沒說過。沒想到還真讓媚姬給說中了。


玄遙對楊廣德的叫喚充耳不聞,扶著阿憐上馬車。


楊廣德也不知如何是好,隻得對下人吩咐:“快去通知大人。”


那下人撒腿便跑。


玄遙登上了車子,車夫甩起馬鞭,馬車緩緩


前行,可是未行幾步,忽地,前方的人群騷動起來,一個個向兩旁閃過。正前方,另一輛馬車向著他們緩緩而來。兩輛馬車在這並不寬的道上相遇,將道路前後堵個水泄不通。


車夫回頭道:“這位老爺,前方有輛馬車堵住了去路。”


玄遙眉心都未皺一下,也沒有應聲,靜靜地坐著不動。


阿憐好奇地掀了簾子,對麵的馬車上端坐的主人正是昨夜喜宴上八卦的主角季如綿季大人。這季大人怎麽好端端地跑來堵他們的路?阿憐瞅著季如綿,心頭一驚,難道是昨日八卦被他聽著,這會兒來找茬?


楊廣德一見季如綿前來,連忙上前叩拜:“大人……”


季如綿抬手示意他噤聲。


季如綿的隨從走上前,對車內的玄遙道:“我家大人有要事相敘,還請玄先生賞臉前往。”


楊廣德也跟著過來,小心翼翼地道:“玄先生,不會耽誤你太久時間,若是你不想吃飯,那就喝盅茶?就當是看在媚姬的麵子,幫在下這個忙,就一盞茶的功夫。一盞茶?”


望著正前方麵部毫無任何情緒波瀾的季如綿,玄遙思緒微沉。這季如綿不惜當街鬧出如此大的動靜,看來今日是非得要親自聽他說一句拒絕的話才肯罷休。


楊廣德又湊上前,還沒開口說話,玄遙便道:“別館在哪?”


“不遠不遠,就在前麵一條街。”楊廣德欣喜萬分,便將別館地址告知車夫。車夫當即


駕車退後,待季如綿的馬車調轉先行。


不一會兒,馬車便停在了楊府別館的大門前,而季如綿的馬車先到一步。


玄遙方踏進廳堂,便瞧見季如綿坐在上座。


楊廣德迎著玄遙坐上座,玄遙擺了擺手,道:“不必了,不過一盞茶的功夫。”


說畢,他便在離門前最近的位置坐下,仆人立即端上沏好的新茶。楊廣德立即介紹說:“這位是樂府令季大人。在下也是聽聞季大人說起,才得知玄先生的大名,真是慚愧。”


季如綿看了一眼玄遙,道:“在京城就聽聞玄先生的大名,如雷貫耳,一直未能有幸相見,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玄遙最不喜歡凡間這些虛偽的禮數,端著茶盅,細細撫過茶湯之上漂浮不多的細沫,冷冷地道:“季大人有話直說無妨。”


季如綿微微一怔,沒想到玄遙如此直白,於是拍了拍手掌。很快,一個隨從端著一個承盤過來,承盤之上蓋著一塊黑色的絲絨布。季如綿一把揭開那絲絨布,承盤裏擺滿了白銀,足足有一百兩。


這回,連著阿憐都忍不住輕嗤出聲。玄遙不論是神還是凡人,以他那桀驁不馴的性子,再多的金銀珠寶也是無動於衷。就連她這個凡人跟在他身後久了,看著一這盤白花花的銀子也無感。啊,她何時也變得這般視錢如糞土了?這真是糟糕透頂。其實,她好奇的是這季如綿究竟有何所求。


“此次回鄉省親,不想內子染了風寒,全武昌的大夫都已經瞧過,說內子得的可能不是病,怕是遇見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在京城的時候,就聽聞玄先生接一單生意,一個牌號便是二十兩,這裏有一百兩,隻要玄先生能醫好內子的病,這一百兩便歸玄先生所有。”季如綿說話不急不徐,謙謙有禮。


第一百五十二章 背棄(10)


玄遙輕啜一口新茶,咂了咂,味道比起婚宴那日,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放下茶盅,淡淡地道:“令夫人有病,就該去找名醫,而不是危言聳聽耽誤了病情。況且我離開京城許久,多年前在京城的時候便已不接生意。”


季如綿二話不說,又拍了拍手掌,還是先前那個隨從,端了一個承盤上來,又是一百兩。


季如綿又道:“若是玄先生嫌一百兩太少,玄先生隻管開口,銀兩不是問題。”


阿憐突然好奇,那位季夫人究竟是得了什麽怪病?


“季大人似乎沒聽清楚,玄某早在多年前就已經不接任何生意。季大人就是將全部家底拿出來,玄某依舊不會做這筆交易。”玄遙毫不猶豫地拒絕,倏然站起身。


楊廣德難堪地道:“玄先生,有話慢慢話……”


玄遙眈了楊廣德一眼,冷道:“若不是看在梅雪英與內子多年的情分上,玄某根本不會來此。現茶已品完,時間已到,就此告辭。”


玄遙這話不僅令楊廣德難堪,更叫阿憐吃驚。怎的她與媚姬姑娘有多年情分?不是他與媚姬有孽緣麽?這話怎麽聽上去就像她與媚姬是拜過把子的好姐妹啊。她怎麽一點印象也沒有啊?


“走咯。”他牽過阿憐的手,不想多待一刻。


他厭煩了世間凡人各種貪嗔癡的需求,打算回到廣陵之後,尋個日子便要帶阿憐重回天界,將婚事定下。


出了別院大門,坐上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