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爹的也表現的太明顯了點吧,“阿寶。喊爸爸。”


阿寶心裏再是不開心,可還是站了出來。“爸爸好。”


“你好你好。”喬誌誠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都沒有和阿寶打招呼,仔細看阿寶許久,發現她沒有任何的不開心,讓他是鬆了口氣。


“阿寶,你長高好多,都讓爸爸認不出來了。”喬誌誠心裏對阿寶的印象真的是很淡,都記不清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她是何樣。


不過現在的孩子應該長的蠻快才是,喬誌誠自認說了一句沒有錯的話。


還說想她,阿寶心裏超級不開心,明明她都許久沒有站高,怎麽還說她長高許多,還是薛哥哥說的對,不能對某事期待太多,如果真的想她,怎麽之前沒有電話。


蘇姨他們去美國,每天都那麽忙,都離薛哥哥好遠,每天都會和薛哥哥聊許久,而她爸爸就在一個城市,從來沒有給她打過電話。


韓雪雅真的是直搖頭,這才剛見麵,某人已經犯了好幾個錯誤,不過也好,讓阿寶對他更加不滿意。


“走吧,阿寶今天上了一天課,我們去吃飯,然後你們父女聊聊天。”不是打著想見女兒的旗幟麽,那就不能讓某人失望才是。


啊,不會吧,和阿寶這個孩子聊天?和她說啥,喬誌誠是想和雪雅多聊聊,說說他的打算。


他這幾天也想明白,之前他做的實在是太錯,許久沒有聯係,猛的聯係,他這個前夫就提要錢,又是因為外麵有女人離婚,換成誰會樂意給他錢。


這次一定要換個方式,要讓雪雅知道他的生意真在一步步好轉起來,以後一定會讓她們母女過上好日子,當然還要重點保證不會再有出軌的行為發生。


但是現在和他說要和阿寶都說說,你說他一個大男人和阿寶能說啥?


“對了,這個孩子?”喬誌誠這個時候發現邊上有個男孩子,他想了許久,好像韓家沒有親戚家的孩子和這個男生對的上。


猛地想起之前在學校聽到的流言,不會這個是某人汽車男的兒子,也是,對方條件好,韓雪雅這個離婚女人怎麽會輪的上,但是對方是個離婚帶孩子的話,韓雪雅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她也太積極了點吧,這才離婚多久,就迫不及待想著找人家,還把這個孩子帶到他們一家聚會的場合。


看來以為薛文濤是羅成兒子,看來那些流言對他是有點打擊,“是我朋友夫妻的孩子,他們夫妻去h市處理事情,委托我照顧一二。”


韓雪雅朋友家的孩子?喬誌誠大吃一驚,“你哪個朋友,我怎麽不認識。”


韓雪雅就那麽些朋友,留在本地的就沒有幾個,就是有也在婚後慢慢疏離關係,但是好像她朋友的孩子沒有一個符合這條件才是。


我靠,這是啥態度,竟然一副追根究底的態度,韓雪雅臉也拉長,“怎麽,我所有朋友要和你說,要讓你認識,拜托你認清楚你目前的情況。”


這樣的男人不是一般的腦殘,怎麽前世她就是沒有看出來,他在外麵這麽花不就是仗著她沒有朋友,要不然怎麽會給他唬的一愣愣的。


喬誌誠給韓雪雅這麽一罵,立馬不停的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擔心你會給壞人騙。”


喬誌誠表示他真的是各種無辜,也是出於為韓雪雅考慮才會這麽說。


第188章 探望二


這話啥意思啥意思,韓雪雅真的很想吐槽一句,你丫的也太多管閑事,腦子病的不輕,必須要送醫院才成。


薛文濤是不想表態啥,對於人渣,你太耗費時間說他如何如何,絕對是耽誤時間。


可是現在都這麽點評他家人,薛文濤饒是脾氣再好也表示心情很是不好。


韓雯萱心裏是各種不滿意,爸爸不知道她喜歡吃啥,也不知道她以前身高多少,雖然傷心,可是沒有那麽難過。


現在爸爸這麽說她的好朋友,她表示很生氣,要不是擔心落跑會讓喬家人說她不懂禮貌,她真的想說她要回家。


哪怕家裏沒有吃的,她回家喝粥都開心。


看著氣鼓鼓的丫頭,薛文濤心裏的怒火下去不少,有個傻丫頭為她而著急,真的很開心。


喬誌誠哪裏去想小丫頭如何想,他忙著哄韓雪雅都來不及,至於丫頭片子,就不信到時候弄點冰淇淋,她會不開心。


韓雪雅知道喬誌誠手頭不是和寬裕,也知道不會請太高檔的東西,可特麽你好歹在好地方請客,怎麽來這裏。


“這家店以前我們經常來,可惜之後許久沒有來。”喬誌誠解釋了下為何要來從這裏吃飯的原因。


這家店對他們夫妻的意義,韓雪雅知道,可問題是,“你許久沒有來這裏吃東西了吧。”


婚後來吃過幾次。可惜自從喬誌誠覺得因為韓家把他所有努力都抹殺掉的想法後,可以說夫妻倆都很少出來,更不要說來這家店吃東西。


韓雪雅曾經帶著阿寶來這裏吃東西。老實說這裏的東西味道真的差了好多,那也是阿寶第一次吃牛排,讓她留下無比差的記憶,久久不樂意吃牛排。


哪怕之後再也沒有來這裏吃過牛排,可是從服務生無精打采的表情,已經空蕩蕩沒有一個人的餐廳,就知道東西不會好吃。


這是啥情況。喬誌誠愣了下,“有問題嗎?”


“我記得這裏味道可以。你挺喜歡。”


“你不知道人的胃口會變?”韓雪雅也是無語,用的都是以前,看來在他記憶裏麵,他們之前所有的感情都存在於過去。


“算了。我帶你換個地方吃。”韓雪雅是不想忍受這裏肮髒的環境,“阿寶,你想吃啥。”


不問薛文濤是知道這個小子一定是問阿寶喜歡吃啥,既然這樣就沒有必要耽誤時間。


“我想吃披薩。”韓雯萱皺粥小鼻子,還是上次在h市,戴叔叔請的牛排好好吃,不過媽媽說那個價格好貴,還是不要那麽浪費。


啊,吃披薩?喬誌誠的臉都有點皺起來。那東西和辛琪去吃過,東西真的一般,沒有覺得有多好吃。最重要的是價錢很貴。


“那個好像不好吃,我們換個店如何。”喬誌誠不能說阿寶敗家,整天就想著吃好的。


如果這話一出來,韓雪雅不就知道他帶著辛琪去吃過,會讓她們母女如何想。


看吧,這個小子認慫。覺得東西貴,“我付錢。”韓雪雅也不說換個地方吃飯。依著某個要麵子男人的德行,他會不付錢。


韓雪雅這麽說,喬誌誠可不敢真的應承下來,如果是以前他最多嘀咕兩句太寵孩子之類的話,可是現在他敢這麽做,那真的是不要想有下次和她們母女吃飯的機會。


“怎麽會讓你出錢,我最近生意不錯,有新的訂單來,請你們吃飯還不是小意思。”喬誌誠真的不是瞎說,是有單子過來,可是他不敢接,不都是錢鬧著。


看吧,某人不就這麽上當,韓雪雅一馬當先帶著韓雯萱他們來到讓喬誌誠此後許久都沒有敢踏進去的披薩店。


“媽媽,我要吃雞翅。”


“我要吃海鮮披薩。”


“我要吃意大利麵。”


“我要吃土豆泥。”


韓雯萱一進去剛入座,就把她想要的菜單名都報了出來,


“我也要意麵,對了,阿寶,你喝啥果汁。”薛文濤才不在意這裏的價格如何,這裏能貴到哪裏去。


“我想喝西瓜汁。”


“我也喝西瓜汁。”


兩個孩子就這麽沒有旁人一樣的商量要吃的東西,在邊上接過菜單看價格的喬誌誠手都抖了。


上次和辛琪來吃,他都已經覺得辛琪那個娘們夠能點,沒有想到今天就兩個孩子,戰鬥力也不是說的,“是不是等我們吃完再點,又是披薩又是意麵。”


“放心,這些吃的下,我帶阿寶來吃過。”韓雪雅拋了一個你付不起我付的眼神,帶孩子出來一趟,竟然還要算計著點菜,那何必出來,還不如在家裏吃,或者隨意找家蘭州拉麵成了。


“好好。”喬誌誠心在滴血,可還是隻能死要麵子應承下來,他隻能默默祈禱韓雪雅手下留情,不會和阿寶一樣這麽不考慮錢。


“我也來杯西瓜汁,對了,雞翅來兩份。”


“給我來份牛排,還有鳳尾蝦也有兩份。”


我的媽啊,喬誌誠真的要跪了,這是要逼死人的節奏嗎?


其實如果之前他沒有那麽說薛文濤,韓雯萱才不會這麽獅子大開口的點餐,但是他之前的舉動讓小丫頭很是不滿意,為了讓哥哥開心,她發誓要讓爸爸狠狠出血。


“對了,這裏的海鮮飯不錯。”


“你也可以來杯啤酒。”韓雪雅隻當沒有看到某個臉色發白,離送醫院沒有多久的某人,根據他的喜好點菜。


同情這人幹嘛,當初帶著辛琪在外麵大吃大喝也沒有想起她這個黃臉婆,你越是為男人省錢,他越是不會記得你的好,就應該如情婦一樣狠狠花錢。


海鮮飯。。。,啤酒。。。,喬誌誠說不喜歡吃那是假的,可問題是這個價格讓他的心徹底提了起來,上麵的數字提示他這不是一般的貴,“算了,我就吃點披薩就成。”


又是意麵又是牛排,預計披薩吃的不會多,到時候他稍微墊吧下肚子就成,等回去喝粥吧,就老頭子給的那麽點經費,不知道是否夠。


不點吃的?是不是想吃披薩?就讓某人等著吧,事實會告訴他,等到海枯石爛,這份披薩他都不會吃上多少,走了這麽久,時間又這麽玩,阿寶還不放開肚子吃?


第189章 探望三


“媽媽,我要吃披薩。”阿寶快速的把手上一塊披薩搞定,再次出聲提示要吃。


“韓姨,我也要吃披薩。”薛文濤吃飯是各種優雅,今天不知道是為了氣氣某人,或者是阿寶豪爽吃飯的姿勢讓他大開眼界,吃飯的速度也是加快不少。


“吃吧。”韓雪雅明白他們的小心思,不就是想著他們多吃點可以讓某人少吃點。


可憐的大戶,從食物端上來,他就吃了兩塊披薩,還有一個雞翅吧。


不是某人不想吃,而是擔心他吃的多,孩子不夠吃,然後再要點菜怎麽辦,他不能說不點吧。


為了省錢,喬誌誠隻能忍,可問題是這裏是餐廳,又是用餐時間,整個空間都漂浮著一股食物味道。


眼前兩個小朋友吃東西吃的那是一個愉快,讓喬誌誠覺得肚子更加的餓。


不行,必須要轉移目標,不然老是盯著這些食物,他遲早要發瘋,“對了,雪雅,你最近過的如何。”


“我還是老樣子。”韓雪雅都沒看喬誌誠,盯著兩個孩子看,“不要吃太快,多嚼嚼。”3


沒有看到喬誌誠都已經不拿東西吃,怎麽還吃的那麽快,這不是加重胃的工作是啥。


“我知道,可是這裏的東西不錯。”韓雯萱想說都沒有上次戴叔叔請他們吃的東西好吃,但是給薛文濤給截住話。


“嗯。沒有上次媽媽帶我們去h市吃的那家好。”現在可不能把戴叔叔說出來,不然事情會變的不可收拾。


不是戴叔叔請他們吃的東西,怎麽會變成蘇姨請客。阿寶有點不明白,這不是說假話嗎?


不是說小朋友不能說假話,怎麽薛哥哥就說了假話,阿寶是不明白為何要這麽做,不過接收到薛文濤傳遞的眼神意思,低頭吃東西,等晚點再和哥哥說。


“你們還去h市玩?”喬誌誠沒有想到離婚後的韓雪雅日子會過的這麽滋潤。


“是啊。文濤的媽媽請客,順道去h市玩玩。那邊的野生動物園不錯。”語氣這麽酸啥意思,“你那,和辛琪發展的如何。”


“當初辛琪可是說過她看中是你的人,希望我退出成全你們。”既然語氣這麽酸。還有更讓你心酸的話要說。


傷害一萬點,喬誌誠聽著這話,真的是各種心塞,“我和辛琪早就沒有聯係。”


啥看上他這個人,“她喜歡的就是錢,我也是給她騙了。”喬誌誠一臉後悔莫及的表情。


之前還想會不會今天花那麽多錢,一點進展都沒有,沒有想到效果竟然會這麽好,要不是有兩個孩子在。還有不想把韓雪雅給嚇跑,他都想深情款款的說我們複合的話出來。


我的媽啊,韓雪雅真的萬分後悔。幹嘛要為了惡心某人,最後反而惡心到自己,“沒事,你可以重新找個。”


“其實章靜不錯,在學校的名聲也不錯。”韓雪雅心想這人的臉皮啊不是一般的厚,都已經和章靜滾到一起。竟然還敢這麽裝,本事真的不小。


既然你不想提。咱就順勢提出來,看看你是何反應。


韓雪雅抬起頭裝作看阿寶他們吃相的時候,速度從喬誌誠的臉部掃過,一點變化都沒有。


想要看某人慌張的表情是不要想,要麽就是她抬頭動作有點慢?


但是依著某人一向出軌的節奏來看,他會否認這事也正常,不管在外麵如何花,如何鬧騰,回到家裏都是一副好老公的態度。


喬誌誠心裏可比臉上震驚多,他沒有想到怎麽再次提起章靜,上次提章靜,這次又提,難道她知道點啥?


不成,指不定是詐他的話,可不能和蠢妹子喬娟一樣那麽容易上當,“我和章靜沒有關係。”


要不是上次沒有否認,他都想直接和章靜認識這個事實。


沒有關係,嗯,不錯的話題,“不過人家對你挺滿意。”


這事不要某人說,喬誌誠都知道,要不然她怎麽會同意借錢給他,還說一直都相信他會成功的話,不過他唯一不不滿意的是某人太放的開。